异世神相

第七 卷66信仰

第七卷 66 信仰

登耳城,是处于大食国西南面的一个交通重要枢纽要城,登耳城东南方向,便是大宛国境,东北方向是与京国紧紧相依的大食国,西北方向则是以铁骑为主的西突厥,而正西方向,便是处于三个小国之间的神秘的西域魔教的势力范围。

在西域,明里说是只有三个小国,其实在三个小国的皇族里面,他们都知道,其实应该是四个国家,而且这第四个国家才是整个西域的核心,那就是西域的魔教。

西域魔教自教主霍拉堤以下,一共有十三法王,教众据说有近十万人,而信徒则是遍布整个西域,在大食、大宛、突厥等三个小国里,不但到处都分布着魔教的教众,而且其百姓有一大半都是魔教的信徒。可以说,魔教虽然没有立国,但已隐隐然成了西域一带真正的统治者。

而登耳城以西八十里,便是魔教的总坛所在,神秘而神圣,让魔教信徒长期顶礼膜拜的布拉尔圣山。据说,一旦进入布拉尔圣山一带五十里境内,无人敢大声喧哗,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不然不用魔教(当然,在西域,魔教被称为圣教)教众动手,那些圣教信徒们都会把你赶出去。在西域,布拉尔圣山在魔教的信徒们的眼中,那是神一般的存在。

寒晓依然是那一身流里流气的打扮,方灵素为了配合他的那一身装束,已经换上最朴素的百姓装束,但是仍然难掩饰她那绝世之姿,一走进登耳城,立即便引来了不少男人们的带色目光。

不过方灵素在外人面前却是能够保持着清幽淡雅的意境,对于众多男子的色色的目光,她竟然能对之视而未见,眼睛目不斜视,淡若出尘。

两人找了一家城中较大的客栈,便走了进去。

“店家,来两间上房。”寒晓“啪”的一声将一锭二十两重的银子丢在柜台上。

“嘿嘿,上房有,不过客官,今天真是不巧,这两天的客人很多,现在只剩下一间天字号房,十二两银子一天,两位……”留着山羊胡须的掌柜瞅了两人一眼,意思是两位若是那种关系的,可以同住一间。

寒晓看了方灵素一眼,只见她粉脸一红,低声道:“那就将就着吧。”

寒晓便道:“那就将就着吧,对了,掌柜的,顺便帮我们弄几个小菜送到房间来。”

掌柜的笑哈哈的道:“好嘞。收你二十两,剩下八两作押,酒菜钱另算。”抬头便喊:“小二,带两位客官去天字二号房。”说罢便喜滋滋的收下了那一锭银子。

一个小二哥便噔噔噔的冲了过来,手一引道:“两位客官楼上请。”

天字二号房在二楼的倒数第二间,房间挺大,分成里外主次两个房间,里主外次,各有一个床铺,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会客厅,看来平时也是顾着有钱人带了丫环之类的来住方便侍候主人。

小二哥将他们引进之后便问道:“两位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我们这里其他的都方便,唯独沐浴用水比较困难,若是这位小姐要沐浴的要先事交待我们提前准备,当然费用另算。”

寒晓微笑道:“好的,谢谢你小二哥,那就麻烦你先准备着吧,我妹子赶了一天路了,这风沙都挺大,不梳洗一下会很难受,银两不是问题。对了,待会儿顺便帮我拿一壶酒来。”说着掏出一块小碎银来打赏给他。

小二哥更是满脸的谄笑,道:“好,小的马上去准备。”

方灵素待得那小二哥出去了,方才问道:“寒郎,这里的水真的很缺乏吗,要沐个浴真的那么难?”

寒晓微笑道:“这里地处极西边陲,水资源甚是缺乏,这里有几个民族都是一辈子才洗衣三次澡的。你说缺乏不缺乏?”

方灵素皱了皱鼻子,奇道:“不会吧?一辈子才洗三次澡,那岂不是臭死啦?”

寒晓笑道:“是有一点,不过他们也有他们的驱除异味之法,比如把香草放在身上。”

方灵素又问道:“一辈子洗三次澡,那都是什么时候才洗呢?”寒晓道:“出生、婚嫁、下葬,在这三种情况下各洗一次。”

方灵素皱眉道:“其实真正说来那岂不是自己知道的就是婚嫁那一次了,出生、下葬之时自己都不可能知道。若是让我生活在这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痒都痒死人了。”

寒晓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你不是在这里出生的,所以你不知道,其实他们之所以一生只洗三次澡,除了客观条件不容许之外,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信仰。一般这些民族都是信西佛教的,对于这些信教的民族而言,洗澡可是件不敬的事情啊。据说洗澡会洗去他们前世的记忆包括苦难的积累,也可以通过此看出洗澡对他们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而且他们相信洗澡会使今生的对佛的修养降低,就是洗去了自己的精神修养,还会洗去今生的经验和对佛的感悟。总之,对于多数虔诚的教民,洗澡绝对是件对佛祖的不忠的事情。”

方灵素若有所悟的道:“原来如此,那他们这里的宗教的代表就是那所谓的圣教了是吧?为什么传到中原就变成了魔教了呢?”

寒晓微笑道:“其实以前我也不是很了解,前段时间我认真参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其实都是两个地方的信仰不同而产生的分歧。”

“信仰不同造成的?若都是信佛,佛还有不同的吗?”方灵素更是不解了。

寒晓微笑道:“其实这里面有方方面面的原因,一时之间也难说得清楚,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就明白了。”见她不语,寒晓便续道:“在中原,和尚是不能沾女色的,而在这里,番僧可以参欢喜惮,也可以娶妻生子。仅此一项,在中原人的眼里他们便成了**僧。”

方灵素脸一红,啧道:“果然是**僧。”

寒晓笑道:“灵素,此言差矣。”

说到这些羞人的事,方灵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微低着头问道:“哪里不对了,出家之人还参欢那个什么惮,那不是**僧是什么。”

寒晓笑道:“你且听我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