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心愿得偿露笑容

第二十八章 心愿得偿露笑容

“由拳镇抗灾物资总汇,麻布三百二十匹,精选蚝油十九坛,一等木炭两千一百四十斤,二等……”

一片汪洋,看不到那曾经繁华的模样,只有那地势高处的房屋,及由拳镇中依然耸立的三家酒楼,才在天地间显出身影,平平地水面漂浮着各种杂物,凄凉、空旷。

孩童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雨滴,远远地传了出去,在青山间回荡,在所有人耳边畅响。

那些由拳镇中的人听着这一种种东西的数量,心中不停盘算着能够用多少天,用完了以后怎么办?却一直没有个准确的数,脸上更多的是等待和迷茫。

听着孩子这动听地声音,看着眼前这个店小二,童公子额头上开始不停涌出汗珠,哪怕是现下正阴雨绵绵清晨泛冷的时候,哪怕旁边有姑娘细心帮他擦拭过一回,也没有什么效果,汗水依然在淌。

“等,等一下,我问一声,这些东西都是你的?这不是属于由拳镇的么?这可不行,不能够拿来充当那彩头做赌的。”

费半天劲,童公子终于想出一个借口来否认这些东西作为赌资,他心中也开始没底了,这孩子分明就是提前背诵好了,这得下多少工夫能背下来?难道说这个人一直再等着自己过来?恩,也或是等着和自己同样的人?

还行,不是太傻,这是店霄珥对他的评价,可不傻归不傻,东西还要想办法弄过来才行啊,不然这么些灾民吃什么?用什么?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死在自己身前吧。

“童公子,这些东西的归属您就暂时不要操心了,还是想一想比试什么?如何比试的事情吧,这些东西他确实是小子的,不信?可问一问大家。”

店霄珥自信的对着童公子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中是充满了对他的怜悯,说到问大家的时候已经转回身高声喊道:“众位乡亲们,你们说这些东西是不是我的?我要拿着和童公子讨教一番了。”

那些百姓这一会儿工夫就一个传一个把这边事情弄明白了,听到店霄珥问话声,处于对他的信任,同时叫着“是,是,都是小二哥的,连我们人都是小二哥的。”

一千多人声音汇聚在一起,在树林间来回的响着,嗡嗡做声,把童公子吓的连续退出好几步,差点出溜到水里去。

这时店霄珥伸手过来又拉了他一把轻声说道:“童公子小心,可别沾水着了凉,至于这些东西你也看到了,确实是属于我的,不知可否开始讨教?”

那说话时候盯着童公子的眼神中分明是在说‘小子,怕了吧,知道厉害了吧?这就是主场优势。还想趁着由拳水灾的时候来挑我场子,留下吧您呐!’

两个人目光间的较量眨眼间即过,由拳镇这些百姓眼神齐齐威压过来,把陪同这童公子那些人都给吓到了,其中过来一人,头带逍遥巾,身罩锦丝袍,那风度比起童公子是更胜一筹,此刻他来到童公子身边叹了口气说道:

“哎~俊臣兄,事已如此你还是认了吧,不然你可有办法封得住这悠悠众口?听那些东西应是倾尽整个由拳镇所有了,可要小心出题,人家若没那能耐,又怎能得到这般支持?若真输了,兄弟几个尽量帮你凑齐就是,也算为这一方百姓尽份力。”

这人叫着童公子的字,把事情分析一遍,看那样子既希望能给百姓帮个忙,又不希望输太多。

店霄珥在一旁听着对这人到是有些好感,相信就是自己真输了,他也未必能忍心收下这些关乎由拳百姓生存的东西。

童公子见已经没有了退路,回头看向陪自己一起来的这些人,得到的是大家支持的目光,这才深吸口气说道:“好,那就比,这些东西公子我还输得起,待我想出题来,稍候!”

说是等他想出题来,却见他一转身到那些公子哥中一起商议去了,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一副不与外人道的模样。

店霄珥懒得去想他们出什么题,到时候见招拆招,不行就搅和,自己也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那些百姓也安静下来,等待着一会儿那题目的揭晓,他们相信店霄珥能赢,可依然是心情紧张。

灵儿和柳小姐也躲在一边撑着伞往这边观瞧,这救灾开始后,她二人就无事可做,想帮着杨大小姐一些忙,却发现这个应该也是有着良好家教的女孩子,居然能帮着弄起粗活来,还是干的有条不紊,她两个可没这本事,羡慕的同时只得自己先找地方呆着,别碍事。

啪啪声中,雨不停打到伞上,两个人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到店霄珥身上。

“小姐,你说小店子他能赢么?我看着悬啊,人家那么多人一起研究,还对付不了他?真要是输了,这些人的东西可就没了,要不咱们帮帮他?”

灵儿一脸忧愁模样跟自家小姐商量要帮店霄珥的忙。

柳小姐却是不象她这般急切,手腕轻轻抖动了一下伞,甩落不少水珠后,声音柔柔地说道:“我们不是已经帮了么,手下的人,还有管家都交给他来帮着做事。”

“小姐,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情,我说的是咱们应该从别地方弄些东西过来,只要您把您的那个身份亮出来,那整个……”

“住口,以后休得再提这个事情。”

这灵儿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小姐给断喝住了。

撅着嘴委屈地说道:“知道啦!不说就不说,希望小店子可以赢下来。”

这时那边已经出结果了,童俊臣跟着一帮哥们终于是研究出一个方案来,脸上带着一丝算计的微笑走到店霄珥面前说道:

“可以比了,知道你会的东西多,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刀枪…这些你都会,公子我了解,可我不比,你有这能耐使不出来,今天公子我和你比猜谜,怎么样?傻了吧?哈哈!”

这话说完,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英明,哈哈大笑起来。

店霄珥愣愣地看着他,张了张嘴一字都说不出,两个手捂着憋得通红地脸,蹲地上半天才起来。

店霄珥无语了,这童公子去那边研究半天,结果过来说了一堆没用的话后,就一猜谜,心中感慨,哎呀,这些公子哥娱乐生活也太不丰富了,一个猜谜居然给乐成这样。

“哎!小二,怎么样?认输不?”

那童公子看到店霄珥这个表情,以为是被他吓怕了呢,这还没问呢,就想让人家认输。

“不认!”

“真不认?好,等着,两个字,虫二,打一成语,嘿嘿!”

看他笑成这样店霄珥也陪着苦笑一下,轻轻地说道:“風月無邊”

童俊臣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不知道猜谜的人还能知道这个?想了想开口道:

“诶呀?居然懵上来了,行,再来一个,评头论足,还是成语,再懵一个我看看?”

“言不由‘衷’。”

店霄珥还是轻松的表情。

“又懵了一个,等着,还就不信了。”

童俊臣自己想不出来,转身回去又问一个回来。

“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

这回店霄珥对水上漂着的一个东西比较干兴趣,看着那东西随意说道:

“日”

“恩?等着…先主若在,不失街亭。”

童公子跑去跑回再问。

“有备无患。”

“呀呵!等着……邪门了?”

噔噔噔跑过去,噔噔噔跑回来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

店霄珥这回没搭理他,在旁边拣起个棍子去扒拉水中漂着的东西,那是一个封着口的坛子。

“咋样?答不上来了吧?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呢?”

问半天了,童俊臣终于看到这个店小二不说话了,以为人家答不上来,这才出言相问。

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现在头都低到腰上了,这是羞的,那几个青楼的姑娘也都把伞斜着打,尽量躲避众人目光,哪怕那雨淋身上都无所谓了。

“本公子是赢了不?怎么没有人说话呢?”

林子中的那些人现在都自己找活干呢,在他们心中本来应该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试,居然出现这么个结果,他问的不烦,人家听的都烦了,可不能浪费时间,找个好地方避雨也比看着他一个人来回跑强。

看童俊臣这个样子,刚才说话那个公子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把扇子,打开来,遮上半个脸,凑到他旁边说道:

“俊臣兄,咱回吧,回去哥几个凑凑把东西弄齐了,给人家送来,天还下雨呢,别一会儿晚了到不了家。”

“给谁凑东西?我赢了,他没答上来,你看他都不好意思转过身来面对我。”

童俊臣这一阵子好象问迷糊了,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伸手指着继续捞东西的店霄珥说道。

那个人用扇子把另外半个脸也遮住了,隔着扇子说道:“俊臣兄,这事儿回去兄弟跟你说,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兄弟你就站到那木排上去,其他事情我来弄。”

把童俊臣好不容易劝回去,这人来到店霄珥面前说道:“刚才让霄珥兄看笑话了,鄙人姓马,名德,字浩良,霄珥兄若是不嫌弃就称呼我一声浩良,前些日子听闻别人说起你,兄弟还有些不信,今天相见才知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一筹,那些东西我们回去就给凑出来,可其中并不是什么都有用,还望霄珥兄把一些东西换成有用的,列出来,明日我派人来取,如何?”

店霄珥看着他又看看那个姓童的,心中感叹,这两个人怎么能在一起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后,诚恳地说道:

“霄珥在这代众位乡亲多谢浩良兄了,现在最急的是药、干的木炭和避寒衣物,其他的可以缓一缓,恩,还有一个事情需要浩良兄帮忙,且附耳过来。”

———

看着那几个木排再次送人渐渐远去后,心中安定了一些,店霄珥这才打开个坛子,顿时一股气味传出,深吸口气后店霄珥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凑过来要夸他两觉得大小姐说道:“等水退了,咱们就用这东西帮着由拳镇的百姓重建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