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雪中送碳遇贵人

第二十七章 雪中送碳遇贵人

喊话这个人嗓子是又尖又细,周围那些人也都顺着他那目光往水中观瞧,果然,那水里正有一个人从远处向这边游来,只是前进的速度很慢,由于水流关系,他选择斜着方向过来,看起来应该是个好手,并没有出现危险情况。

店霄珥拉过旁边站着的那个里正抬起手来指着在水中游动之人关心地问道:“这个人认识不?会不会是核算人数的时候漏掉了一个?”

这边说着话,已经有人划着木排顺着流水的方向往那方接应去了。

那个里正揉了揉眼睛还看不真切,拉过刚才喊出一嗓子那个人说道:“三儿,你看那人是咱镇子上的不?可别真是漏下了。”

他比店霄珥还急,这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和人家亲人交代?

那叫三儿的小子又仔细瞪个眼睛看了下,这才对着里正咧嘴一笑:“张老伯,那绝对不是咱镇子上的,您放心,三儿我还能骗您不成,你仔细看看,咱镇子上谁能游出那个花样啊。”

店霄珥一看,可不是么,那过来的人蛙泳、狗刨、蝶泳、自由泳来回换着用,这个熟练啊,那是没得说,这不?眼下又玩上潜泳了,真行,顶着水都潜进去约有半分钟,还没上来,这人有发展前途,哎呀!看错了,不是潜泳,是被下面东西挂住了。

那游过来的人应该庆幸木排速度够快,及时把他给捞起来,不然由拳镇此次灾害不死人的奇迹就要被打破了。

捞完人以后木排往回走,那人趴在边上使劲吐水,一口接一口的,真没少喝,等离近了以后,几乎所有热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刚才那提心吊胆的里正几步蹿过来,一伸手揪住这人脸蛋,愤恨着问道:“你干什么地?没看着发着大水呢?怎么没把你呛死!。”

“哎~哎!放手,你这个老头把手松开,你知道我谁么?小爷我是临安县的衙役。”

那人使劲把里正手掰下来气急败坏地说着,同时一双眼睛四下里好象在寻找着什么。

一听是个当官的,里正这才压下心中那差点被冤枉的怨气,站到一边揉着手腕子,平时真看不出来,这个老头子还有些倔脾气。

那人使劲咳嗽两下觉得喘气舒服了,这才提了提裤子,至于上身那是直接光膀子,又用手按了按刚才在水下面撞青的地方,抬起头带着一丝傲气的问道:“你们里正呢,这怎么发水了呢?害得老爷我游过来。”

里正听他这话有些不舒服,什么叫怎么发水了?弄的象是我让这水出来一样,可当面他不敢这样说,一改刚才那凶狠地模样,换上一幅笑脸说道:

“这位官爷,小老儿就是这由拳镇的里正,镇子连天下雨,下的就发水了,好在乡亲们都转移到这边林子当中,一个没少,您是专门过来问这个事情的吧?”

这小子一见刚才掐自己那人过来吓一跳,以为没掐够还要仗着人多势众再掐呢,听这话后才知道这个老头就是里正啊,还真有把子力气,掐的挺疼,反射性的用手往嘴上挡了一下后说道:

“发水的事情,我家老爷不知道,也管不过来,现在不少地方都这样,别说由拳镇这小地方,就是临安县那边发水,老爷也不能亲自去堵吧,听说你这由拳镇有个如归酒楼是吧?”

“是,是有这么一个如归酒楼,还有迎鸿、泰来两家,这三家是由拳镇上最大的酒楼,您不会是顶着雨游过来吃菜吧?”

这里正有些不明白,来人问如归是什么意思,这雨没停,水还发着的情况下,那三家酒楼第三层楼可都成了临时帮着做饭的地方,哪有时间和人给这官爷弄饭吃啊?

这个衙役一听有这么个地方,顿时就高兴起来,冲着里正摆摆手说:“真有这地方就行,这次出来是陪着我家少爷来游玩的,这蒙蒙细雨中找些美味一吃,再拉几个能书会文之人当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准备一下吧,弄几个木排把我家少爷他们接来,做些饭菜,去吧!”

刚开始他说的时候大家挺生气,等他说道后来大家就都不和他一般见识了,这明显是一个缺心眼,谁正常人能说出这话?谁正常人能跑到大水中游花样?

这人看着周围老百姓都用一种‘敬畏’的目光愣愣地看着自己,当下更是开心,继续说道:“对了,我家公子特意说要如归的什么八方接应侍侯,听说有一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把他吹的那个厉害呦,正好,我家公子有这个心情来吃饭,顺便让这个店小二知道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噗嗵,哗啦!’

店霄珥抬起腿只接把这小子给踹水里去了,这都如此情况了,他还来找什么酒楼吃饭玩乐,还天外有天?还让自己陪着,姥姥地,那个所谓的公子也是个傻子吧?

“咳!咳!呸~”

“干什么,你小子敢算计老子?告诉你们我家公子可是在那边等着呢,若过了时候还见不到人去接,可别说让你们这些人吃不了兜着走,哼!你谁啊?是你踹的老子不?”

这个满嘴说胡话的衙役又吐出两口水,边威胁着众人边瞪着店霄珥,做出一副随时防备的姿势。

“诶呦!对不住您了,刚才小的没站稳,不是故意要踹您,您多包涵。小的就那个会点东西的八方接应,真是不小心,不好意思,您看这事儿应该?”

店霄珥站在那灵光一闪说出这番话来。

“你就是如归那个店小二?被吹上天的那小子?”

“对,我就是,都是别人不知道,瞎说,您回去跟那你公子少爷什么的说一说,小的一定恭候大架,这就派人送您回去接他们过来,如何?”

店霄珥在一边陪着好话,看那意思是同意接那公子过来了。

目送着木排渐渐离去,杨大小姐当先跑过来气愤地说道:“小店子,你怎么能答应他这个事情呢?由拳镇这些人都等着救命呢,你还有闲心陪着玩,不要怕那什么公子少爷的,临安县那边不就是一个破县令么,他还没有那胆子跟我杨家撕破脸。”

“诶!这句话说的对,他一个县令是不敢在由拳镇如何的,只有要我三家在此,他要动这地方还需要掂量掂量才行啊。”

迎鸿的郑永德也给店霄珥打气,并稍微透露些东西让他知道不用害怕那一个临安县令。

呵呵一笑,店霄珥看着几个愿意站在他身后支持他的人神秘地说道:“我不是怕他那个县令,我是期盼着他快点到这边,刚才听那衙役的话想必大家就已经明白,那个县令不是什么好东西,正愁着没有东西熬过这场大水呢,他们这就给咱送来了,看我的,绝对不会亏了山上这些人。”

大小姐几个人一听店霄珥说出此话就都知道他要使坏了,这是要出主意骗人家,看来不用担心耽误正事,也都点头同意,并表示到时候一起配合。

———

大概约有半个时辰后,那边已经看到几个木排一起回来,上面隐约有几个没见过的人,前面几个公子哥模样的人站在那,每人身边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打着伞的不知哪家青楼姑娘。

离得近了以后,仔细一瞧,还真不错,一个个长的人模狗样的,当先一个领头的公子身穿白衣站在那伞下面,轻轻摇着伞子,道不尽的风liu,说不出的潇洒,伴着绵绵细雨,就这造型把树林中这些老百姓都给震住了。

店霄珥见要到地方后,几步跑过来伸手搀扶,把手上那些水全给抹这位身上了。

“这位面目清秀俊朗的公子,想必定是那青天高三尺地童县令家中的少爷吧?果真是人中龙凤,您这一来,小的才发现,这雨居然小了,水居然少了,心情居然好了,呵呵!您请,请~”

这一通马屁把这童公子子给拍的从头舒服到脚,心中暗想‘人家都说如归有一个店小二能说会道,有时心情不好,就跑由拳镇这边吃上顿饭,现在看来还真是有道理,就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

“你?就是那个店霄珥?会数几下嘴皮子的人?恩,不错,只到公子我今天来干什么吗?”

“知道,知道,刚才您那个身边的人都说了,您是来教导小的来了,让小的知道比试时候应该添什么彩头,小的已经记住了,公子你可千万别反悔!”

店霄珥说着往后面一个木排上看,冲那个刚才游过来的人点了点头,那个人也自然的回点了一下他那个头,正好被听到店霄珥话的几个人看到,认为是证明如此说的。

“啊,对,对,是这么个事儿,反悔?不,不反悔?这有什么悔的!笑话。”

这童公子不好意思当着众人面下不来台,只好硬撑着承认。

“那个,本公子让你先说,你准备比什么,彩头怎么订,等你说完,本公子再告诉你是多是少。”

“谢您了,小的知道您什么都精通,故此不敢提比什么,您就挑几个您不在行的方面也可以让小的学到不少,还是由您来定。”

店霄珥这话说完,童公子才暗暗松口气,刚才话说大了,万一人家说一个自己不会的可就麻烦了,还好,这小子有点傻,把这主动权让给自己了。

想罢,对着店霄珥点了点头,恩了一声算是答应。

店霄珥接着又说道:“至于彩头,小的其实到是想赢些钱,可公子您和您这些朋友一定会觉得俗不可耐,故此小的就琢磨着赢点东西,您觉得如何?”

童公子一听钱俗气,想想也对,点头。

“如此,小的就贪图一把了。”

“说把赌多少东西,都什么东西,你有多少我就陪着你赌多少,你若是输光了,本公子还可以借你一些。”

童公子说这话时候那是真有气魄。

“那小的就先谢过,哎!就用我现在的所有东西和您做赌了吧!煜儿、宇儿,过来,把咱还剩的那些东西的种类和数量给童公子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