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琐碎忙乱不轻松

第二十六章 琐碎忙乱不轻松

由拳镇,迎鸿酒楼,大掌柜郑永德来回度着步,满脸忧愁,由拳镇发水了,那些百姓的情况自己也看到了,可看到了又如何,迎鸿没有那个能力单独处理这个事情,等老百姓都没了,由拳镇也就垮了,苍天啊!

‘噔噔噔~’脚步声传来,一个下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大掌柜的,楼下来了一个如归酒楼的店小二,说如归酒楼杨大小姐请您过去议事,商量由拳镇救灾事宜。”

“一个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办法?连点礼数都不懂,若是商量事情,理应她过来才是,不去。”

郑永德心中那如归的大小姐一直就是一个整天只知道胡闹的孩子,从这里到如归需要趟着水才行。

“小的明白,这就去回。”

下人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又跑了回来说道:“大掌柜的,刚才那个店小二又说了,这个事情其实是由那个店霄珥来主持的,您看?”

这下人心中清楚店霄珥在由拳镇的分量,没有人敢真正把他当成一个侍侯人的店小二那样对待,因此才上来提醒下大掌柜的。

“他呀?那个,叫上帐房,跟我去一趟吧,咱们不能就看着由拳镇老百姓受苦。”

泰来酒楼中。

“掌柜的,掌柜的,如归酒楼一个店小二趟水过来说他们小二哥请您移步到如归商议救灾事宜。”

“去告诉传话之人,我马上就到,还有通知帐房一声。”

如归酒楼三楼,由拳镇一些能说得上话的人都围在店霄珥身边,想听听他准备怎么办,他们都是被相邀而来的,若是换一个人请,他们都不会扔下手头之事跑来,惟独这如归八方接应不同,他会的东西最多,鬼点子也多,能亲近还是亲近的好。

店霄珥看到邀请之人都已经过来,站起身对着众人鞠了一躬说道:“诸位能在今天如此时刻前来,霄珥感激不尽。”

其他人也都纷纷还礼:“好说!好说!”

“找大家其实就一件事情,由拳镇水灾怎么办?说实话,我也没有好办法,如果各位能够相帮,或许可以合理调配一些资源来帮着减少水灾造成的损失,尤其是由拳镇百姓的死伤,我需要知道你们每家有多少东西,包括粮食、药物、柴火、衣服等所有东西的具体数量,还有能够调动的人手,就这意思,若是想哪位继续保密,那大可退出。”

说完话,店霄珥用眼睛扫视着这些人,那目光充满了阴狠和冷漠,微微抿着地嘴角更是在告诉众人,这个平时在如归一楼见到谁都点头哈腰满脸和气地店小二报其实报复心很重。

“我代表迎鸿酒楼同意,稍后就把具体东西数量整理出来。”

迎鸿酒楼郑永德当下站出来表态。

“泰来酒楼也同意。”

又一个站出来支持。

其他人一看,由拳镇三大酒楼都出来了,自己也别藏着了,一个个纷纷表示支持。

这一下,店霄珥觉得有底气了,救灾的时候,就怕大家都不往一起想。

半个时辰以后,各家数据都聚集在店霄珥面前,这次组织的总指挥他也是当仁不让。

“煜儿,你过来,听好了,一会儿我跟你说事情,你要一字不差的记住,包括东西和人有多少,等宇儿问你数量的时候你要告诉他,宇儿你也过来,一会儿我会把这些东西说一遍,你帮着把总数和分类数量都算出来,然后告诉给煜儿,如此这般就成了,这两天还会随时有人把事情告诉告诉给你两个,都要记住、算好,明白没有?”

店霄珥看着这两个五岁的孩子,心中说不上是高兴,还是羡慕,或嫉妒,一个过目不忘,一个心算如电。

“记住啦!小店子哥哥。”

两个小家伙认真地点着脑袋,同时开口答道。

———

“陈管家,小子来看你来了,最近身体如何?”

店霄珥来到那个柳碧旋小姐管家这亲切的问候,这管家姓陈也是前几天知道的。

“好,好多了,一点事情都没有了,你带着小姐去玩,放心,我不急,什么时候小姐说回去了,什么时候我在张罗!”

这管家现在一看到店霄珥就觉得后怕,心中想着万一那天反应慢些,到今日恐怕尸骨都寒了。

“由拳镇发大水了。”

店霄珥对着陈管家看了两眼后就说出七个字。

“恩,是发水了,那个,需要我干些什么?”

聪明人就是好说话,陈管家马上就明白这个店小二的意思了,这是有事情要让他来做啊。

“筹备、调配物资给由拳镇的所有人,这个方面需要你来做,我不在行。”

店霄珥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认真,态度恭谦,在这方面人家才是权威。

“如此,我就接下这个活了。”

转回头有把由拳镇里正给找来,这里正姓张,本地人,祖籍就在此处,在镇子上还有一定威望,五十多岁年纪,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他都过去管一管,因有这三家酒楼在此,他权利少了一些,不敢管,属于居委会性质,额外的钱到是多了不少。

“霄珥啊,老头子我来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告诉我去办。”

张里正已经知道店霄珥找到由拳镇这边一些人共同帮着抗灾,找自己来一定是有事情。

看着他湿到腰间的裤子,带着皱纹地脸,还有那两鬓白发,店霄珥才觉得应该自己过去找他才对。

“张老伯,咱由拳镇现在情况您也看到了,你帮着多找几个熟悉镇子的大小伙子挨家先救人后搬东西,往那林子里去,记得找找树多的地方,唉!只能先把这阵子躲过去再想其他办法了。”

“好嘞!交给老头子我你就放心吧!”

———

“快点,快点,不要弄那么细致,哎呀!你这慢腾腾地绣花呢?”

杨大小姐在如归酒楼二楼这弄出一个地方,把所有炉子都直接支出来,烙饼、炒菜、烧开水,此时她正站在一个平时烙饼技术最好的师傅旁边。

这师傅看大小姐站边上本想卖弄下技术,想把那饼摊的更圆一些,结果却挨了一顿骂。

“迎鸿酒楼米两千二百石、泰来酒楼两千五百石,如归酒楼三千四百石,家传粮店五千一百石,由拳小吃……”

“一共一万一千六百二十三石。”

“黍面,迎鸿一千一百石,泰来九百七十石,如归……”

“一共五千五百二十石。”

“盐,迎鸿……”

“一共……”

煜儿背个手一个一个说着别人过来告诉他各种东西的数量,宇儿也同样背个手站他旁边及时给出总数,这就是两个人现在的工作,每项数据改变时就有人来告诉煜儿,由煜儿记住再交给宇儿算。

那些来跑动汇报的人开始时还以为这两个孩子是谁家出来玩的公子呢,几次之后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刚才算的数和那个孩子一样,不同的是自己算半天,那孩子张口就来,还有旁边那个居然提醒自己忘了一项东西。

快到晚上时候,整个镇子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被转移到山上,零星的几个火堆被人用雨布遮着燃烧起来。

“确定所有人都在这边了?”

看着那些尽量互相靠在一起的人,店霄珥向张里正问道。

“都过来了,别说是人,按照你说的那样,畜生都没少一只,安排在不远的地方呢。”

张里正现在看着店霄珥眼神都不一样了,心中想着,若是没有这个人,由拳镇不知要死都少人呢。

“小店子,你在哪呢?”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喊,象杨大小姐的声音,店霄珥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在那都淹过房子的水中,漂过来几个木排,上面站着人。

到近前时就看到真是大小姐,怀中还抱着一个包裹,脸上带着兴奋,站在第二个木排上,除了几个人外,这些木排上还有不少东西堆叠在一起,应该是吃的东西。

果然,木排停住后,就听杨大小姐喊道:“过来些人,把吃的东西分一下,记得带碗,还有汤呢。”

听到这声音,自有专门负责人前来帮着分发东西。

杨大小姐径直来到店霄珥身前说道:“小店子,你真厉害,你知道么?刚才他们说,由拳镇一个人都没有死,多亏及时弄到山上,那房子倒塌了好些,正有人用那漂起来的大梁扎木排呢。”

“事情是大家做的,功劳其实应该给那些每天宣传我的小孩子才对,是他们让别人愿意信任我,我的作用在于指路。”

店霄珥如实说道。

“对,你就是那个路标,活的。”

夜晚,分属四个势力的二百多人轮流游走在丛林中,手中拿着武器,暗示给那些害怕的人一个信息,他们一直都是安全的。

等到了第二天清晨时,冒着雨吃完从三家酒楼做出来的粥,一些人开始准备下水,捞取有用的东西。

“快看,那边有人游过来了。”

一个眼尖的人指着镇子远处没过屋顶的水面大声的叫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