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谁敢峥峥搏急流

第二十五章 谁敢峥峥搏急流

乌云滚滚,细雨绵绵。

“哎呀!我睡不着,闷死了!”

店霄珥翻身掀开那觉得都能攥出水来地毯子,坐直身体双目无神的盯着黑暗中某一处,外面雨声滴滴答答。

“小二哥,原来你也没睡呢,是闷,雨还多,这是每年天上的龙王纳妾了,迎来送往地要几个月才行,却不顾咱们这些百姓死活,雨下的早,地里种的东西就要遭殃,昨我回家看了,都是被水泡着,我爹挖出不少沟,没有什么用。”

胖墩儿晃悠着他那胖胖地身子摆出一个认为是最舒适的动作,在一旁附和出声,说到家中眼睛里有一丝忧虑。

“天上哪里有什么龙王?这天上的事情可不是神仙说的算,哎!明天不用起早了,远路的人来的少,近路的吃不起,本是应该赚钱的节气上,却变得如此惨淡。”

店霄珥没有地,对农作物是否被水泡了不关心,酒楼赚钱才重要,自己在那菜肴中还有两成纯利呢。

“小二哥,我也睡不着,浑身上下都粘粘地难受,你知道事情多,你给讲讲天上的事情吧,熬过这一会儿就天亮了。”

小狗子和布头也都醒着呢。

“听故事总比讲故事舒服,好吧,就给你们讲讲天上的事情,这天上有无数个星星,每一个都跟地上的人相合,地上少一个人,天上就少一颗星星,有的人默默离去,有的人让生命照亮天际,变成我们看到的飞星……。”

———

店霄珥早上到一楼点个卯直接跑去教孩子,小狗子三个人披着蓑衣也偷偷跑回家看情况去了,剩下那几个店小二老老实实守在岗位上,一句怨言都没有,当别人问起是不是都学会了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小子说道‘什么时候能象小二哥那样,让一些想来找茬儿的人不敢出题,什么时候才算学会。’却不知这一句话以后成了所有店小二共同追求地目标。

“杨姐姐,昨天我学了一首诗,我咏给你听哦,一去二三里,烟熏四五家,楼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杨汶宇带着兴奋地表情一句一句说着诗,还不时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旁边的煜儿。

杨大小姐鼓励地抱起宇儿亲一口夸道:“宇儿真聪明,以后要多听小店子哥哥地话。”

宇儿听这话后挑衅一般说道:“恩,至少要比某人聪明。”

被他这一说煜儿不干了,撇着嘴:“聪明,聪明的知道用烟熏了,那四五家被烟熏的房子一定都是你干的吧?那叫烟村四五家,还熏,看你就是被熏出来的。”

“你,我,我,我问你,你知道这些数加起来是多少么?烟熏地也比你不识数的强,哼!”

“还能多少?就那些呗!烟熏地!”

“你不识数。”

大小姐的院子当中,用浸过油的麻布在中间临时支起来一座小亭,杨大小姐、柳小姐、灵儿加上两个一直斗嘴的小家伙,坐在那等着吃中午饭。

从店霄珥来后,大小姐院子中那厨房就成为他一个人专属之地,此刻他正用一湿手巾蒙着嘴,哗哗翻炒锅中的东西,烈火伴着浓烟,眼睛都要被辣出眼泪了。

干煸肉丝、辣子鸡丁、红椒爆大虾、炝土豆丝四个菜加上一个水煮鱼,清一色的川味,这天气连续如此,店霄珥不得不做些这样的菜来抵抗潮湿。

“杨姐姐,那个小店子还会炒菜?”

灵儿看着坐在一边不停斗嘴还同时关注着厨房流口水的两个小家伙,扭头对着杨大小姐说出自己心中疑问。

“会!小店子哥哥,什么都会。”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证明着,看那认真的模样,好象谁要是不信就能跟谁急似的。

“可自古不都是君子远庖厨么?”

灵儿不死心地继续问。

杨大小姐也是不时扫视着厨房,一脸期盼模样,听到灵儿问这个有些心不在焉说道:“以前我也问过小店子,小店子说,凡是君子不会的东西都要把那东西说成不好的,君子更多的时候是在逃避。”

“他,他居然敢这么说圣人?”

“恩,他说圣人不跟他一般见识,没有找他亲自责问,已经原谅他了。”

“菜来嘞~阴雨绵绵天地凉,世间美味在身旁,有人若是不相信,来来来!诸位客观请品尝。”

店霄珥手中端个大托盘,一个胳膊轻松架起来,另一只手还甩着衬巾念腔。

“哦?真是如此,不知道都有些什么菜啊!”

灵儿在一边凑趣问道。

“姑娘若问什么菜,这一道精品先上来,红红地辣子去湿寒,方方地肉块摆一排,几色相伴如云彩,您拿起筷子尝一口,包管笑开怀……”

店霄珥一边摆着菜一边滔滔不绝介绍着材料跟好处,还不忘偶尔夸上几句话,说些奉承语。

“我知道这几天,为什么还有人顶着雨来如归吃饭,专让小店子陪同了,这菜还没吃,光听着就觉得应该给赏钱,真好玩,以后顿顿吃饭都要说上两句。”

这一刻灵儿不得不佩服地说出心里话,柳碧旋也在那颔首表示赞同。

“恩,就是,就是,你们都不知道,那迎鸿和泰来为了找到一个象小店子这样的小二,都贴出月工钱一百两银子的告示了,可惜还没有找到。”

杨大小姐夹下一块虾肉,开心的说着,还被辣的吐了吐舌头。

“哇!那么多?一个月一百两银子?那为什么还没找到?”灵儿现在看着店霄珥觉得‘小店子=一百两银子/每月’。

“人家一听说要比试八方接应,当时就都吓跑了,再有,你们知道小店子一月赚多少钱么?告诉你们,光是煜儿和宇儿就平分到不下五十两银子。”

大小姐稍微透露出一些收入来源。

“那一个月他不是要赚二百两?”

“那个,那个,好象,能多一些,恩,多一些,来吃菜,这菜不错。”

大小姐说话有些踌躇,赶紧让大家吃菜。

“在这吃的好,玩的也好,你们人也好,可终归我们还是要回去的,即便管家不提这事儿,老爷那边也还会派人来催。”

吃着,吃着,灵儿就有些伤感,含着一片鱼肉眼泪在眼圈中打转。

“灵儿你怎么了?别哭。”

“我没事儿,辣的。”

“那就好,其实至少管家现在不提这事情了,再加上下雨,还能多呆一些天的。”

大小姐安慰着灵儿,同时也是安慰自己,并把目光看向小店子,她觉得这时候只要小店子说能留下,那就一定能留下,前几天不也说管家能同意嘛!结果真的同意了,小店子是最厉害的。

原来那天店霄珥带着三女回来后,就说一定能劝管家回心转意,特意去探望了一下管家,管家那时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委顿在一个角落中,瑟瑟发抖。

布头很尽责的陪在一边,不停给管家鼓气,让他振作起来,同时还用手摸着放在怀中的纸包,计算着用量,可别一下子给弄死了。

店霄珥当时就跟管家说:“管家大人,您看,小子没说错吧?这由拳镇最近不太平啊,现在很多人都用喝酒来预防这拉肚子,故此小的才不停给您敬酒,可惜您想差了,哎!事已如此只能好好修养,您看,今天我们上山采了不少蘑菇,一会儿做汤给你喝。”

说着话,店霄珥把手中拎着地一串五颜六色地蘑菇在管家眼前晃了一下,转身要离开。

那管家勉强撑起半个身子,虚脱无力地张开嘴。

“等,等一下,小店,不,小二哥,您先别走,我有话说,有话说啊,别走,我,我想明白了,小姐出来一次,不容易,不容易啊,就让她在由拳镇玩个痛快吧,有你们照顾她,我就放心了,你们不用再操心我这边,我能挺住,真的不容易啊!”

这管家一边虚弱说着话,一边用眼睛死死盯着店霄珥手中那串漂亮地蘑菇,从他听到说给他吃那蘑菇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明白了,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说拉肚子,大家一起拉,别人身体吃过药都好一些,自己还这么差?再不说点好听的,就真要让人给抬回去了。

“哦?真明白了?你家小姐那明白没?”

“真明白了,小姐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说,她也能明白,您放心!”

结果第二天,他身体突然好了一些,赶忙找到自家小姐说整个队伍身体不行,需要暂时休息一下云云。

———

“发水了,发水了!”

几日来不停下雨,山上那雨水都聚集到一起,加上地面饱和,大水终于从山上冲了下来,由拳镇上的水都已经没过了膝盖,可雨还在下,水还在涨。

店霄珥和酒楼这边的人都躲到二楼以上,看着那在水中来回奔命的人,默默无言,那房屋倒塌的声音,孩子哭泣的声音,救护之人嘶哑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听得人揪心。

“小店子,你是最厉害的,告诉我,你能帮着解决这个大水的事情,是不是?”

杨大小姐看着这样的惨况,红着眼睛问店霄珥,身边其他人也都同时向店霄珥看去。

感受到周围人聚集过来那期盼地目光,店霄珥紧紧攥着拳头,咬咬牙,坚定地吐出一个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