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巴豆默默立新功

第二十四章 巴豆默默立新功

次日一早,那管家已经安排人叫小姐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伊人仍旧轻纱隐隐,看不出来休息的如何,身旁那灵儿到是瞧得真切,两个眼睛红红地,不知是不是吓到后一晚上没睡好觉。

“小姐,咱们回吧,老爷昨晚又派快马寻到此处传话来催了,说是老太太想你,让你回去陪陪老太太,况且这出来时日也已经不短,该见该玩的一路上没少经历,回去的事情可不能再耽搁,万一有个差池,老奴这罪可就大喽!”

那管家围在正等着吃饭的小姐旁边喋喋不休说着应该回去之类的话,莫说是被催之人,就连陪着吃饭的杨大小姐都直皱眉头,无奈地听着,店霄珥端坐在边上一动不动,面部表情从始至终愣是没变过。

“小姐昨夜没有休息好,今天应该再稍做整顿后才能谈是否回去。”

灵儿明显想在这地方多呆几天,可惜她不能做任何决定,只好找一些借口拖延时间。

“胡闹,这里哪有你个丫鬟说话的份?小姐去留自有老爷决定,再多事,家法侍侯!”

这管家嘴中训斥着,眼睛使劲瞪了灵儿一下。

“你敢?我可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你个老东西回去那位置在不在都是两说,这时候居然敢吓唬我,我,我…”

“灵儿,别说了,等吃过饭,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吧,这位杨妹妹,一直你都不知道我姓什么,这要走了,总不能连个姓都不说,我姓柳,名碧旋,希望日后还能相见。”

止住了灵儿,柳碧旋把姓名具都告诉给杨紫萱,到是有一种不舍之意。

“小姐,这如归酒楼的菜咱们还没尝全呢。”

即便是早上饭,为了让马上要回去的客人尝尝如归酒楼招牌菜,也愣是整治出满满一桌,杨紫萱和那位柳小姐相对而坐,灵儿跟在一旁侍侯,不时拿眼睛往管家那桌瞟,瞪一眼管家,又看一眼陪在管家身边的店霄珥,希望这个人能有传说中那般能耐,劝住管家别再多事。

店霄珥却晃若未见,就着桌上几个菜不停给管家劝酒,这一会可没少喝。

“来,咱喝,古人咋说来着,恩,对,劝君更进一杯酒,无故事的人往西走,我也叫您一声管家,喝完这酒,故事就是故事,管他往东还往西呢,好走。”

管家厌烦地看着这个店小二狠地牙根直痒痒,本想也跟着尝尝如归这些菜,他到好,没完没了在那劝酒,这一会菜没吃两口,酒干下去好几碗,还要听这小子胡言乱语,就这样连句西出阳关无故人都记不住的货色,还能力压八方,呸呀!小姐在那边坐着呢,别让人说少礼数,再干一碗吧!

“痛快,小的我佩服,管家你真行,说干就干,好,可惜了,相聚地时间太短了,能象您这样陪着咱们喝碗酒的人,整个杭州府,都找不出第二个,来,再干!”

店霄珥把酒帮着满上,举着碗东拉西扯。

管家脸色一沉,没理那碗酒,看着店霄珥说道:“你认为几碗米酒就能把我给灌醉了?不妨告诉你,我就是死这,他也有人今天给我抬回去,你就别想着能拦住小姐了,好好吃顿饭,一会儿多给你几个赏钱,啊~”

两个桌子离的比较近,说话声互相都能听到,这时灵儿才明白,原来那个店小二是想把管家灌醉好多耽搁一下啊,好人呢,可惜被识破了。

“管家,你这话说地可就不对了,小子从来就没想留你们,现在走,小子我才高兴呢,你可能不知道,这两天由拳镇风水不好,吃坏肚子的人是越来越多,你们还是早早离去吧,小狗子你说是不是?”

店霄珥说完这话,刚好看到小狗子帮他办事回来,随口问着。

“小二哥你说的没错,是坏肚子,这位管家你别不信,几十上百人的一起跑肚都是常事,前些日子迎鸿跟泰来,那厨子都倒啦~两天没开张。”

小狗子打着证实,对着店霄珥一点头,转身噔噔噔下楼了,好象他专门为说这一句话上来的。

杨紫萱想多留她们一会儿,灵儿跟她家小姐也不想马上就走,结果拖了一个时辰,这才把早饭吃完,那管家也跟着站起来。

“小姐,咱们是不是稍做准备后就要回了。”

“恩,回吧!”

“来人,准备车辆,陪小姐回家。”

管家对着楼下喊一嗓子半天后才见一个人捂着肚子上来。

“管家,兄弟们都坏肚子了,浑身没力气,您看能不能缓一缓?”

“什么?坏肚子?没力气?不缓,死也要给我抬回去,我到要看看都谁撑不住了?”

管家急了,刚跟那店小二说出的狠话,这要是耽搁上,脸都丢没了,转头对柳碧旋说道:“小姐莫急,待我下去看个究竟,绝不能误了您的事儿。”

说完一把拽着那小子往楼下走去。

店霄珥站起身,几步来到楼梯口这,探个头往下看了看,嘴中嘀咕着:“想回去?那得有回去的招啊,这老家伙身板到硬朗,挺到现在还没事儿,难道说东西放少了?”

“小店子,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地,说让他们坏肚子他们就坏肚子,这下柳姐姐就不用回去了,小店子你想个好玩地方,咱们陪柳姐姐一起去玩。”

杨大小姐一脸恍然,使劲夸着店霄珥,比画着小拳头,兴奋啊!

那丫鬟灵儿高兴地蹦出来指着店霄珥说道:“原来如此,你都安排好了,说,你怎么做的?他们都拉肚子了?”

“这两天由拳镇风水不怎么好,不少人都这样,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对此事我也表示无奈,管家不容易啊!”

———

站在由拳山下面小路上,店霄珥背着个大布兜子慢慢走着,三个女孩子换上一身略微厚实的长袖衣衫紧腿裤,每人手小臂上挽着一个精致地小筐,跟在店霄珥身后,再往是如归十来个护卫被小狗子暂时统领。

“小店子,你这个玩的地方真不错,今天我一定采多多蘑菇拿回去炖着吃,柳姐姐你放心吧,小店子说你那个管家起不来,他就绝对起不来,你要和我一样相信小店子。”

杨大小姐一边用脚踢着路边青草,一边跟众人说话,那双大眼睛看什么都觉得好玩。

依然不肯把面纱摘下的柳碧旋,轻轻跟在后面,又走了一会儿才略微担心的说道:

“我到不是怕他现在来找我回去,我是怕他那么大岁数挺不过来,这些日子,他也没少跑前跑后,一些事情若没有他来处理,凭我一介女子可撑不住。”

“小姐,我觉得管家能挺住,那不是有人专门给抓药跟在旁边侍侯么,咱们还是采蘑菇吧,从来就没这样开心过。”

灵儿觉得管家没问题,不愿意把好心情浪费到他身上,在一旁跟着劝。

“小狗子”

店霄珥回头喊道。

“小二哥,来了,让我干什么?”

“领着那些人用木头棍把我们要采蘑菇所走的路周围都给敲打一遍,注意脚下,别压到蘑菇,遇到蛇自行处理掉,恩,酒楼方面安排谁侍侯那个管家呢?”

“是布头,新来那几个小二都不错,在一楼被胖墩领着呢,布头才抽出时间。”

小狗子表情中明显带着幸灾乐祸。

“那我就放心了,你领着人去弄去吧,希望那个管家能突然醒悟。”

雨水多,天气热,山上各种杂草长的好,蘑菇也多,看到一个,周围就能找到一片,店霄珥把几个大个的蘑菇扔到兜子里后,看到大小姐专门挑那长的归正,个头小的蘑菇采,走到近前劝道:

“大小姐,别采这小的,不经吃,也好给别人留一些。”

“对哦!小的还可以长大,不能让别人空跑一趟,亏你提醒,不然采不到蘑菇的人该在背后咒骂了,唉!小店子你说柳姐姐能在这留几天?那个老头病好了是不是又要柳姐姐回去?”

“大小姐放心,只要她自己不想走,你愿意留她多长时间就留多长时间,那管家估计一时半会好不了了。”

———

“诶呦!诶呦~那个布头儿,你过来,我问你,这药吃下去怎么就不见效呢?”

管家半靠在椅子上,斜伸着腿,一手掐腰一手捂肚子,边哼哼边问布头那药效的问题。

布头伸手摸了摸怀中的纸包,小跑过来恭敬地说道:“管家,您这别急,越急他病就越不容易好,您要学着想些开心地事情。”

“我能不急么?这时间都耽搁到病上了,小姐要是现在能回去,我就开心。”

“您说的是,小的不懂这些,那药也都是郎中给开的,小的只负责熬好了给您,您吉人自有天相,一会儿那药就能喝了,我先去看看。”

布头说完攥着那包东西去看药了。

———

“哇,这个蘑菇漂亮,居然有两种颜色,拿回去,一定好吃,小店子你快来,这边不少好看的蘑菇呢,柳姐姐我看看你这个,恩,是粉色的,我刚采到一个黄色带绿斑点的呢。”

三个女孩子在一起采蘑菇,杨大小姐脑袋上面插着些野花,看到好看的蘑菇就拣起来,三个人之间也比较谁的那个鲜艳,眼下附近蘑菇比较多,都是各种颜色的,三人觉得那装饰用的小筐装不下,喊着店霄珥过来。

“哇,这么多看的蘑菇”

店霄珥盯着这些蘑菇嘴中夸奖着。

大小姐露出得意神色说道:“那当然了,有本小姐出马,漂亮地蘑菇都要自己跑过来,可惜,不知道还能来采几次,万一那管家病好了呢?”

“大小姐放心,我多采一些好看的蘑菇,那老小子要是敢说回去,就做成汤给他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