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干戈转眼变玉帛

第二十三章 干戈转眼变玉帛

见人家出面赔不是,杨大小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若说是调皮捣蛋、凑凑乐子她愿意干,真要是动起家伙见血时她就怕了,想不出办法扭头看向店霄珥,盼着他能给拿个主意。

“无妨,无妨,远来是客,如归,如归,宾至如归!小狗子给这些贵客挑好的汤一些。”

做买卖求财不求气,店霄珥笑着吩咐小狗子给人家烫串吃,自己把那条九截鞭顺着腰再次围上,往腰带后面一藏,舒舒服服,正好。

小狗子痛快答应声中已经把那又大又鲜地虾串挑出来,往一个单独小锅中浸去,这可不是一个铜钱买四串那个,那小锅中放的是加进河豚粉地汤汁。

大小姐一直觉得小店子这人可靠,心中想着‘他说卖,那就卖吧!’,看着周围这些护卫对他们摆了摆手。

“都下去吧!打赏,打赏。”

刷,那些护卫收刀闪人,眨眼间又不知躲哪去了。

紧张气氛一时得到缓解,唯一一个吃亏的人就是挨了店霄珥一鞭子那个,揉着已经肿起来地手腕在活血,心中清楚人家已经手下留情,可还是闷闷地咽不下这口气,目光依然透着些怨恨。

“你这人咋这样呢?这是你方才先要动手,打不过我家小店子,光瞪有什么用?”

杨大小姐就见不得别人用这样眼神看店霄珥,最喜欢地是羡慕、震惊这样的目光。

“我…我…”

“退下,还嫌不够丢人?回去后自己领二十板子。”

那蒙着面纱的小姐打断这人要说的话,挥挥手让他下去。

“是!小姐。”

这时店霄珥已经来到迎鸿跟泰来掌柜这边,拱着手说道:“多谢二位掌柜及时带人前来维护,小的代我家小姐乘情了。”

“好说好说,店公子不要客气,咱们由拳三家酒楼本就是一体啊,早在成立之初就已经定下了这个规矩,有外来势力到此动粗,哪个要敢袖手旁观,酒楼负责之人就一定会死无全尸。”

迎鸿酒楼掌柜回礼时解释了一下他为什么来。

泰来酒楼掌柜也是在一旁认同说道:“没错,别说袖手旁观,就是来的晚了都不成,这也是为什么由拳镇经常有一些外来人到此享受,大笔花钱而没有其他势力介入的因由。”

店霄珥点头称赞“好,好规矩,诶?二位可曾知道一种小吃的做法?”

“恩?什么小吃?”

两个人一听小吃来精神了,很明显,这是人家如归准备答谢送的,不要白不要啊!

“它是这样,把一些黍、豆之类的东西磨成粉,放到一个烙煎饼用的熬子上摊,想多卖钱呢就打个鸡蛋上去,刷上些风味酱,辣椒粉,最后往上放一两根用油炸好的面食东西,他这个面食也有讲究地,应是如此这般……小的这也是听说地,不知道成还是不成。”

“成,成,太成了,呵呵!店公子以后若是又听说什么东西的话,可要跟我两个唠唠才是,放心,酬谢少不了。”

郑永德心中使劲记着,嘴里给予一个肯定,泰来掌柜也跟着点头。

“如此就不打扰二位琢磨,小的先回去了。”

“好,我们也回。”

等二人高高兴兴拉着队伍走后,店霄珥这才松了口气,刚才他还真怕还不起这个人情啊,人家万一要那河豚粉配方,给还是不给?嘴中嘀咕着‘人情债、压死人!’晃荡着往回走。

“这位姐姐,你快尝尝这烫好的虾串,可好吃啦!我平时都不敢吃,怕吃上瘾把东西吃了赚不到钱。”

杨大小姐这一会儿工夫不知怎么和人家小姐套上近乎了,手中端这一个托盘,里面盛着几串一寸来长虾肉窜成的虾串,献宝一样的递到那小姐面前,嘴中还称呼人家姐姐。

“真的?我就是听说由拳镇如归有一种东西特别好吃,才远远赶来的,恩,闻着味道就觉得香,只不知妹妹在这如归负责何事?”

这位小姐伸手轻捏过一串到近前,稍微挑起些面纱来吃,依旧不愿露面,同时打听着杨大小姐的身份。

“那是,我们如归做的这东西是最好的,刚才涮的汤只有我如归一家才有,至于我?我其实什么都不负责,只是最近一些日子,大掌柜不知跑哪去了,我才在一旁跟着瞎闹,晚上出来赚些私房钱,补贴一下。”

小狗子那几个店小二在一旁听着大小姐的话,认同地点着头,他们每天都可以从那最便宜地烫串收入中分一些,三个人一月收入就能赶上一个二掌柜。

那丫鬟灵儿看到店霄珥往回走,伸手一指问道:“这个应该是如归二掌柜吧?”

她那个小姐也是不舍地停下嘴,扭头看,作出一副询问样子。

“他?才不是呢,二掌柜?二掌柜出去做别的事情了,他是负责一楼的店小二,嘻嘻!我亲自招来地,哪天我再招一个二掌柜,把以前的那个替下去,对,替下去。”

杨大小姐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那是充满了幸福和骄傲。

‘可以随意调动如归酒楼人力、物力、武力给自己赚私房钱,可以自由指定店小二、二掌柜,这是什么身份?’

那蒙着面的大小姐看着杨紫萱不停地思索,目光也转到了店霄珥身上,这个店小二和这赚私房钱地姑娘给人的感觉都是那么神秘。

“你,原来你就一店小二?哼!看你刚才指手画脚那样子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得人物呢?”

灵儿明显不服气,一个小二而已,自己的事情还得让他来说?对着刚回来的店霄珥用手指着说道。

“你不也就是一丫鬟么?刚才又是指派我家小姐,又是指挥抓人的,还把旁边吃东西人都吓跑了,你就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啊?”

店霄珥最后那个‘啊’字是对着周围人说的,他这话音刚落,就听到周围人喊道:“是,过分!”

好家伙,当真是一呼百应啊,把店霄珥乐地抱个拳头对四周拱手“谢了,小店子谢谢诸位父老乡亲了,一会儿家中有孩子的,都过来领一串吃。”

“好!”

这是那些孩子的声音。

“灵儿,不许多话,过来尝尝这东西,不信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那小姐够机敏,知道在人家地盘上容易吃亏,出言把丫鬟叫过来。

“小姐,他,他就是一个登徒浪子,不信你看看,他居然敢自己偷吃东西。”

可不是么,店霄珥在她面前展示了一下人民群众地伟大后跑到一边自己烫串吃去了,小狗子几个人也想吃,可舍不得,吃多少就从分红中扣多少,至于店霄珥,他有多少红利都会被大小姐给‘公平’分配的。

那小姐看到事实真如丫鬟说的这样,那店小二在吃东西,可面前这个女孩却没有任何表示,遂开口说道:“由拳镇,趣事多,如归有个小二哥,八方接应显神威,艺压群雄状元夺……这位妹妹,如归小二哥说地就是他吧?八方接应?彩云追月?如归酒楼的擎天帛玉柱,架海紫金梁。”

“嗯!”杨大小姐使劲应了一声。

“这就对了,怪不得刚才那迎鸿和泰来领头人跟他一个店小二如此客气,灵儿,记住了,下回千万不要用身份来看人。”

“人家知道啦~一看他就是个自私地人,只顾着自己在那吃,也不说拿过来些给咱们。”

———

一路奔波,吃了顿饱的,这乘车来的小姐就近住在如归这边,其他人也是安排好自己房间轮流守卫。

“本来是一个人没有的空房子,多年前就闲置下了,那窗纸早已破烂不堪,门盈也四残缺不全,却从中隐约传来嗒嗒地脚步声……夜,更深了,那偶尔从天上照下来的月光,惨白惨白地……突然!”

“妈呀~”

杨大小姐紧紧把两个被吓坏了的小家伙搂在怀里,那位小姐也和丫鬟灵儿相互抱着,刚才喊出声的人正是灵儿。

店霄珥坐在他们对面不远处,也用手拂着胸口,他是被那声‘妈呀’给吓的,一脸郁闷地看着众人,觉得自己很失败。

过了好一会才对着他们说道:“既然大家都害怕,那我换个轻松地来讲。”

“不用,就这个继续讲,我们不怕的,是不是?”

杨大小姐用心有余辜地眼神看着其他人,征求意见。

其他人也是带着恐惧和兴奋地表情点着头。

本来这主仆二人是想睡觉的,杨大小姐非不停的跟她们说小店子讲故事如何如何地好,就这样,被吸引来的二人听到了店霄珥讲的鬼故事,越怕越想听,越听越怕。

“小姐,你说要是多找几个这样的故事,讲给那些姐妹们听,那该多好玩。”

听完一个故事被吓得脸色苍白地灵儿在一旁对她家小姐出主意。

“恩,对呀,最好是印成册子,不同人看有不同感觉。”

小姐轻声提议着。

店霄珥心说‘好主意,名字就叫聊斋志异’

“小店子,你再讲一个。”

大小姐意尤未尽地催促着。

“好,下一个故事,《画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