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0章 十倍价钱不算多

第三十章 十倍价钱不算多

“小店子,定十倍的价钱是不是有些高了?”

杨大小姐手中拿着一份如归酒楼新制定出的菜单,惊讶地看着后面标注的价格,原本就已经很贵的东西,现在整整翻了十倍。

店霄珥跟大小姐并排站在木排上,听着她的问话,看着不远处燃起了灯火的如归酒楼,还有那自己早上写出来的幌子,半晌才说道:

“他们若是带着现在咱们能够用上的东西前来帮忙,如归全员出动陪着他们也不为过,可他们现在是来体验灾区生活的,用咱们这边的痛苦,来寄托他们的感慨,各取所需,不贵,十倍卖便宜了,明早起,二十倍。”

“听你这样一说,也是哦!看来那被你算计的童公子比起他们都要强一些,还有那个马公子,刚才已经派人送过一批木炭。”

此时如归酒楼三楼那敞开地方已经坐着不下十桌,旁边专门有人给打着伞,提着灯,这写人听着哗哗流水之声,看着远处山间火光闪烁,连绵成片,再加上如归这些菜的味道确实不错,一个个吃喝得高兴,便开始互相间吹嘘卖弄。

其中靠着外面一桌上坐着六个人,推杯换盏时就见那背北朝南上首位一个身着华服的老者,一手轻拂着额下那零星几缕飘然,一手托着酒杯,目光看着远处漆黑夜色中,还在挑灯干活的木排,感慨地说道:

“诸位,老朽看着这由拳镇此时风光,当真是有一种沧海桑田之感,谁能想到前几日还是炊烟袅袅的地方,到此时就变成汪洋一片了呢,这人生也当如此啊,可惜这样的景色可遇不可求,咱们今天能有如此心情还真托了这洪水之福,来,大家为此干了这杯酒!”

“是呀,李员外说得正是,这样的好景致不好寻,只是难为这边的人了,这个时候就应该离开此处,寻找其他生存之所,象现在那些百姓跑林子当中又有何用,山水之威,岂是人力可为?不过这水发的到是奇巧,正好形成这处观赏之地,当真是夺天地兆化,鬼斧神工!”

坐其左边下首位一个三十来许的人出声附和。

旁边其他人也是举杯为这番话扶一大白,各种称颂之声不停,好一个热闹场面。

在如此喧嚣之地,却有一桌只是静静吃菜,很少说话,这独特地一桌坐了四个人,一个眉青目秀、朱唇盈盈、及笄岁数的女子;一个风华正茂、书生气浓、志学时候的公子;还有一个老成持重、举止进退有距、花甲之龄的管家;最后端坐之人是一满头华发、慈祥和蔼的古稀老者,两道长寿眉下那一双偶尔闪过精光的双目,不时地来扫视着其他人。

刚才那桌人说话声大了些,被周围人听到,有人出声附和两句,其他人都各谈各地,而这桌的人却反应不一,那老者依然吃着刚才女孩子给布在碟子中的菜,旁边的管家安静地陪着,那公子已经是涨红了脸,只有这个女子皱着眉头,瞪着双美目气呼呼出声说道:

“爷爷,你听到没有,这些人太不象话了,跑到这里来逍遥。”

这时那个年青人再也沉不住气,把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墩,接着那女子话说道:“要我看就是那个什么店小二目光短浅,都这时候了,居然还想着赚钱?这不是故意让别人来拿由拳百姓的痛楚作乐么?”

“泽恩你不要瞎说,不赚钱,拿什么买东西,你看看今天吃这点东西的价钱,我一个月的月例钱就够吃一顿,八个菜,一坛子酒,纹银二百两,要我说就怪杨伯伯,有钱不拿出来,非要让紫萱表妹在这硬撑,那迎鸿跟泰来两家后台也是,抠门。”

这女子不同意他的说法,在一旁反驳着。

“姐,我又没说表妹,我说的是那个店小二,还什么八方接应,那是别家都没派厉害人上去,至于那彩云追月,说不定是再哪学人家的呢。”

这个做弟弟的明显不服气。

正在此时,就听到又有一桌人喝得多了,站起一个略胖的人拉着旁边给打着伞的店小二说道:“不是说,如归有个挺厉害地店小二么?老爷我怎么没见到呢?听说会唱曲,给老爷我唱一首,高兴了赏钱少不了,去,找来。”

那个被拉的店小二正是三楼曾经给店霄珥钱那个,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没有了,强忍着怒气说道:“回这位老爷,小二哥正忙着处理这水灾之事,无暇分身,您若是想听什么曲子,小的唱给您听好了。”

这话他可没瞎说,能在三楼当店小二的那都不是一般人,搁到别地方那也能算一才子,只不过如归因有店霄珥这么个让人仰望的家伙,这才使得他们不被人重视。

那人眯缝个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店小二,半晌方才说道:“哦!你也能唱?看来如归酒楼果真是有些底子啊,怪不得这一顿饭如此价格!你愿意唱,那你就唱吧,就唱一唱由拳镇这次大水吧,我就喜欢听别人遇到难处时的感受,你唱的越艰难我就越高兴,打赏的钱就越多,快唱啊?”

他这话一说完,那桌四人桌上的小伙子咬着牙手一按桌子就想冲过去,结果被旁边那个管家用手轻轻一搭肩膀压得一动都动不了,红个脸说道:“林爷爷你?”

“老实些!”

对面那老者一声断喝后,这年青人才满脸委屈地没再动作。

不但是他这桌,就是其他几桌也觉得这人说的过分,即便是有这个想法,你也不能当众说出来啊?

店小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气的眼泪都在眼眶中转悠,可他也没办法,这感受怎么唱啊?根本没学过。

“你到是唱啊?”

那人再次醉熏熏紧逼了一步。

正在这为难时候,就听得水面不远处传来声音:“不知是哪位老爷想听听咱由拳镇受灾时候的想法啊?若出得起纹银千两,小的就给您唱一首又有何妨?”

这话说的字正声纯,铿锵有力,如归这边那些人一听,利马都精神起来,这正是小二哥的声音,有他出马就不怕了,刚才被逼唱的店小二也挺了挺胸,用那搭巾擦了擦眼角,顿时恢复了信心。

这些下人如此变化没有瞒过那些有眼光的人,纷纷猜测说话之人的身份,一句话居然能让这些人换一副模样,好生厉害!

那个人也是愣了,想说些软话却觉得当着这些人的面下不来台,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好,你唱吧,唱出来老爷我就给你一千两纹银,哼~我到要看看你们是怎么个感受。”

因那水面说话之处没有灯光,酒楼这边人瞧不清楚模样,只能借着这边的火光看个大概轮廓。

这时那边歌声已经传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致爱的亲人……心若在梦就在…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声音重复几次后渐渐远去,只留下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钱伯,记得收这位贵客一千两纹银,我和小店子回了。”

夜,只有那雨声还在轻轻凑响,这些人全愣住了,都觉得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堵在心里面出不来,直到有一盏摇曳的灯笼中蜡烛啪的一声熄灭后,这才有人拍着桌子喊道:“好,好一个心若在梦就在,好一个论成败人生豪迈,想必这位就是如归酒楼那个小二哥吧?果真是名不虚传,我张老六在西湖那也有两座酒楼,可惜那些店小二加起来也比过这如归啊,我也给一千两,这一首歌,值了。”

“爷爷,紫萱表妹确实厉害,真不知道就她那样一天想着玩的,在哪找到这么个人当店小二?咯咯!比我这个傻弟弟强多了。”

那四人桌上的女子边赞叹着表妹运气好,边咯咯笑着。

“不就是唱了个曲子么?有什么的!想学我也会。”

他这边还辩解着,只是声音越来越低。

至于刚开始那个人,现在已经不那么嚣张了,打击太大,悄悄地碰了碰旁边的人低声说道:“王兄一会儿挪些钱给我,回去有了就还。”

他可不敢赖帐,别说这些人跟前面子过不去,就是看着周围那些如归打杂的人,也清楚自己不拿钱那是走不了的。

———

杨大小姐又高兴了,小店子现在已经成了她的招牌,以前谁认识她呀,心中想着以后要经常带着小店子出去转转才行。

店霄珥对今晚上的事情到不在乎,无非是多赚了些钱,他更关心的是今天找到的那个坛子,转过头来向大小姐问道:“大小姐,今天早上那个坛子知道是谁家的没?那里面的虾酱和虾油明白怎么做了不?”

“找到了,这东西其实一直就有,都是穷人家吃的,你要这东西做什么啊?”

“做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