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日照木排影婆娑

第三十一章 日照木排影婆娑

次日一早,连续下了多天的雨终于是停了,天阴得也不是那么厉害,只是水却不见下降,反到有继续上涨之势。

从山上不时汇聚到一起的细流汩汩灌注到镇子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那三家酒楼上,两家关乎到每天吃饭的事情,一家那是日金斗金。

那迎鸿和泰来掌柜的不只一次无奈叹息着说道:“别人都是在困难的时候想办法熬过去,这小店子居然是越不容易时他越能赚钱。”

店霄珥此刻站在一只木排上,看着远处通向这边的路,独自生着闷气,由拳镇都这样了,还没有人过来出头给送些东西,这朝廷都想什么了,怎么说也是一千三百多口人,到是有官员偷着过来体验这种灾区生活,今早上天将朦朦亮时,就有几个人上到如归三楼,说等着看日出,可这大阴天的,哪来的日出呢?

“小店子,你一个跑这做什么来了?找了你好半天。”

正划着木排瞎转悠时,身后传来大小姐的声音,因为不再下雨,大家心情都好了很多,大小姐也是一样,不知从哪翻出来一身粉红色地衣服,头发也扎成两个小揪揪。

“没干什么,想着怎么都赚些钱,等这水下去后,好从新盖房子,如归酒楼也别指望还能用,在水里面这一泡,那木头都糟了,等天再晴些,你让那些无事可做的人帮着用树枝编一些小筐,看好了,他是这么个形状。”

店霄珥说着房子突然想起那装咸菜的小筐了,用手比画个形状给大小姐看。

“哦,编东西到是可以,怎么给他们算钱呢,盖楼要不少钱呢,哎~这地都被冲了,就算是水退了,今年也是颗粒无收,咦?小店子你快看,有鱼,你帮我抓住它,它刚才居然瞪我一眼。”

顺着大小姐手指处看,果真有鱼,这应该是原来镇子边小河中和山上一些洼子里的鱼,面前这个约有二尺来长,围着木排游弋。

‘啪’的一声,店霄珥用手中这浆不浆、蒿不蒿的东西把这傻鱼给砸个正着,那鱼当时就翻白了,大小姐惊奇地睁着双眼睛看着店霄珥,嘴中不可思议嘀咕着:“这就行了?诶!发大水,鱼都变傻了。”

店霄珥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懵的,一会儿把这条鱼那到酒楼那边去,就说是大水现抓的,问谁要,多收点钱,至于那编小筐,不用给钱,谁编谁自家留着,以后装咸菜卖,庄稼也不要了,种菜。”

杨大小姐蹦到店霄珥这只木排上,高兴地把这条被砸晕的鱼给捞了起来,回头对着载自己过来那个护卫说道:“你自己回去吧,到山上告诉乡亲们编小筐,这么大的,记住没?”

那护卫二话没说直接就架着木排走了,对于大小姐的安全,有店霄珥在,他觉得比他自己来得都要稳妥。

店霄珥划着木排向着酒楼慢慢荡去。

“小店子,你说以后要是找这么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过日子多好,一边打鱼一边就游玩了。”

“可你上次不是说以后专门靠卖那串儿生活么?还要卖到各个地方。”

“那就卖两天串儿,打三天鱼,再抽出几天干别地。”

“行,是个好主意,以后可以考虑这样弄,把打来的鱼也窜上一起卖。”

“对,对,打上鱼就直接卖掉,小店子,有没有专门是两个人过日子的那种歌,你唱一个给我听。”

“有,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

“这歌好听,原来还可以耕田、织布,我怎么没想到呢,小店子,你会耕田么?”

“不会”

“其实我也不会织布,那不要这个,小店子…”

“恩…”

天边那乌云露出一丝缝隙,阳光从中钻出,照在粼粼地水面,映着那木排上的两人,渐行渐远,洒下一片金黄。

———

临安县城中,忙碌一早上的人们都趁着中午这一刻或赶回家吃饭,或叫上三五个好友聚一起轮流付帐地沽些酒。

“陈四哥,忙完了?”

一个坐在酒馆中的人问这刚进来的另一个人,显然两人认识。

“忙完了,过来喝一小口。”

来人答着,同时吩咐跑堂送酒过来,并再三警告不要搀水。

“陈四哥,您听说了么?那由拳镇如归酒楼现在正在弄一个叫什么室内垂钓比赛,赢了的话可以得到一个叫优惠卡的东西,用那个卡到如归酒楼吃饭,可以得到半价待遇呢,不少人都想去碰碰运气,就算自己没钱吃,可那卡也能卖不少钱。”

“听说了,可我也听说要参加这个比赛需要先交十两银子的费用,用的东西必须是如归提供的,也要花钱买,我可拿不出那些钱,真有那钱我早就置办两亩地,再给我家那婆娘买件象样的首饰了。”

这样的对话不时发生在临安县中,传得快的都已经到西湖那边了,昨天才出来的那个免费套餐,今天就又出来这个比赛,到现在那免费套餐还么有人说不好。

那是因为昨天那些上当之人确实是享受到不同的感觉了,尤其是听到那一曲从头再来的人,反到是觉得赚了,就算是花了冤枉钱,那也不能说,让别人跟着一起上当才行。

不少人都被水灾、免费、比赛这样三个不相干而又出自同一个地方的名词给吸引住了,尤其是今天有人把那句‘论成败人生豪迈’反复唱来时,更是让这些人后悔没有早去。

------

由拳镇这边,新制作了不少木排,都有专人守在码头旁,迎鸿和泰来酒楼上面的盖子也被掀了下去,变得和如归这边一样,至于给乡亲做饭,只好在林子中从新搭建地方,这一切都为那些疯抢而来的有钱人做的准备。

原来,店霄珥带着大小姐慢悠悠晃到了酒楼以后,就听到大小姐大喊一声‘林爷爷,林姐姐’,抱着鱼直接冲了过去,不想一下没拿住,把那鱼掉到一楼满是水的楼梯口那。

店霄珥一看当时就灵光一闪,从这条鱼身上找到了赚钱的办法,这才安排人去宣传,同时找水性好的人,用东西把一楼和外面贯通着的地方围起来,抓到鱼后扔进去,等着被钓。

———

“小店子,小店子你快过来,听我给你介绍哦,这个是林爷爷!”

杨大小姐看到店霄珥又找到一个赚钱的办法,高兴的同时也拉着他跑到这边来给做介绍。

“林爷爷好!”

店霄珥鞠躬行礼。

“好,好,小伙子不错。”

岁数最大这个人一脸慈祥笑容看着店霄珥点头认可。

“这位也是林爷爷,我叫管家林爷爷。”

“管家林爷爷好。”

“好,你也好,昨天那歌是唱的吧?什么时候你有空再给我唱一遍,如何?”

管家也认可了。

“您老只要想听小子什么时候都有空唱。”

“这个,小店子,这个是我林姐姐,林姐姐,这个就是我的小店子,可厉害啦!”

杨大小姐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自然,并没有去强调有多厉害,可其他人刚才可是亲眼看到这个小二有多厉害了?这一会儿工夫就能提出一项赚钱的好买卖,谁家要是有几个这样的手下,那还了得?

现在他们看到店霄珥安排完这钓鱼的事情后,都急切地等着那鱼快点弄进来,他们好先些钓一下。

店霄珥依然是过来鞠躬问候。

“林姐姐好!”

“恩~,不错,紫萱有些眼光,人长的俊俏不说,还一身能耐,昨天那歌我也听了,也有其他客人学着唱,可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这林姐姐看着店霄珥夸上了,店霄珥到是没怎么样,这种事情都当不得真,到是把杨大小姐说的开心起来,然后不知道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脸都红了,连应该继续介绍都忘了。

结果林泽恩这个表哥等了半天也不见过来,只好自己主动说道:“我是煜儿的表哥,听说你手上还有那么几下子,抽空切磋切磋!”

“表哥好,小子那几下其实就是一个摆设,花拳秀腿上不了台面的。”

店霄珥谦虚对答。

正这时候,就见后面走过来一个人,伸手出来要搭在店霄珥肩膀上,嘴中还说着:“你小子不错,昨天那歌,我张老六爱听,看你…唉呦!”

店霄珥被人从后面抓肩膀自然反应了一下,伸手搭到对方手腕处用拇指使劲一抠腕关节处那根筋,又嘛又疼的感觉让这张老六唉呦出声。

“这位客官,对不住了,小的不是有意的,您海涵,您刚才要说什么来着?您接着说,小的洗耳恭听!”

怎么说人家都是客人,店霄珥赶紧陪不是。

这张老六揉着手腕满不在乎地说道:“无妨,无妨,有两下子啊,你昨天唱那歌我爱听,给你一千两银子了,我是想说,我在西湖那有两个酒楼,你想不想过去?”

“不想!”店霄珥和杨大小姐同时说道。

店霄珥确实不想,他觉得在现在这个地方不错,自己也开心。

“小店子除了在如归哪都不想去,你这人怎么这样?哪有跑人家地盘要人的?”

大小姐急了,就算知道小店子不能跑了,那也不许别人来挖。

看她这样子,那张老六醒悟般地使劲一拍脑门,做出懊悔地模样,对着她道歉“是我不对,忘这个茬儿了,他是你的,你的,我压根就不该说,成了不?”

“不但不能说,想都不许想。”

杨大小姐觉得还不稳妥,又追加了一个。

“对,不想,听姑娘的。”

“这还差不多,一会儿我叫人给你炒几个好菜来。”

这边说着话工夫,外面有人进来,手上拿着几捆丝线问道:“小二哥,这线和钩等东西都准备好了,是否现在就给他们钓?”

“那哪成?这么弄,鱼都让他们钓跑了,咱赚谁钱啊?拎着东西跟我来厨房。”

店霄珥说着话,当先向厨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