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缴费才好做生意

第四章 缴费才好做生意

朵朵芙蓉争香斗艳,家家户户繁华似锦,一些人欣赏着美丽景色时也都在忙碌地把一些糯米蒸制好,独特节气中总有着特殊的含义,按俗语说便是‘重阳蒸酒,香甜可口’。

“爹和娘应该能吃上粽子了吧?我也想吃呢,可这边人都不弄,呓?小店子你在画什么呢?”

杨大小姐身上多披了一件衣服,端着ju花茶正蹲在地上看蚂蚁呢,发现属于修养期中的店霄珥不知什么时候爬出来,伏在一旁的桌子上来回写画着东西,走过来好奇地看着。

把一只包裹着厚厚东西的脚搭到石墩子上,来回扭了扭腰,店霄珥这才看着刚刚画好的东西琢磨着该写些什么话,抽出一根纤细毛笔熬着墨准备写小楷。

“这不是过节了么,让找这边的印书坊照着画的东西刻成阳版印出来,卖一卖赚些零花钱,再做点烫金的帖子,给本地能搭上话的有头有脸之人送去,记得带上几份最好的麻辣烫,杨管家呢?绿野仙踪还没开起来呢,他就忙个找不到人,这事儿都应该他想着才对。”

扔下笔,店霄珥越想越憋屈,那杨父有点欺负人了,弄了一大堆没有经验的人塞到这成都府,前天还追了封快信过来,说这边事情都要尽量给大小姐决断云云,大小姐决断就是往自己住那地方一指‘问小店子去’,到是让自己过了回隐。

“小店子,杨管家其实学了不少东西,就是还没会用,我爹来信说,等一等就好了,要不你什么都别干了,就管他们吧?”

自从在杨金主嘴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杨大小姐对自己那爹感观又好上不少,尽量想着把成都府这边买卖做大。

“我不,我等绿野仙踪盖好后就进那里去,一天还不得赚个十吊八吊赏钱啊,管别的会累死的,大小姐你看我这脚,就是管旁的事情管多了才扭到的。”

店霄珥幻想着在以后那绿野仙踪里不停收着打赏钱的情景,还用手指了下那被裹着的脚。

“谁让你那天非蹦到树上给人家倒水的?下来时还做转身动作,怎么说也一丈来高呢,扭了不说马上看看,强挺着往回走,和你管不管事没关系吧?”

“至少我把他们都震住了!这一想起来又疼呢,该换药了。”

“你这掺茶还得练呀!知道那个挂麻辣烫幌子的地方么?人家那都能在天上飞着给倒水,就立在天上刷一下把水倒满了。”

一个小茶肆中,某个人正对着此地的伙计絮叨着,把那天他见到的情景添油加醋说出来,以显示自己见识不同,吸引了多数目光,这个茶博士也听得一愣一愣地,头一次听人把掺茶说的这么悬,暗暗不服气中身段使劲耍出来,用最拿手的姿势给别人续水,这种平时已经成为习惯的东西,没想到今天还要费心思来做。

另一人把茶碗用茶船托着递过后,在旁边不相信地问道:“那麻辣烫真是有如此能人?他怎么可能立在天上呢?我琢磨着脚下应该踩着云彩吧!”

其他一些茶肆、酒馆中这些天也不时出现如此事情,麻辣烫因此快速传遍了整个成都府。

“给我去查,那个麻辣烫是个什么东西?谁听过这样的招牌?还有那些拉纤的,整天谈论绿野仙踪,不少乘船来的人到处打听这么个地方,和那麻辣烫的东家有关系呀。”

一座三层酒楼中几个人恭敬地听着,不时还抬头看眼说话的人,微微点着头表示明白。

“去,给我看看那帮穷家伙什么时候用得起那顶级的白官布了?居然还能有一条备用的,又不是擦脚布,说买就能买的起,这样一来就不好控制了,好象和麻辣烫有关呢,人家真能白给?”

带有江边潮湿泥土气味的风吹过,浅滩处一个大石头上,满脸横肉地汉子对着周围应该是手下的人叫喊着。

“按你们说的这麻辣烫不在他酒楼中经营,专门往外送?这到是没听过,可只要有买卖,咱就应该去收场子钱,兄弟们都说说,人家没场子,咱怎么把这钱收上来呢?”

城中一阔院子里一帮人或坐或蹲来回琢磨这新出现的行当该如何去收保护费。

随着近日麻辣烫卖的红火,不少人开始把心思放到了这上面,有些酒楼更是学着做出来,可味道却差上许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杨家为了能够给绿野仙踪做宣传,这些麻辣烫中都放了河豚粉及罂粟壳熬的汤,用仅仅高出成本的价钱往外使劲贩卖,一百人的队伍终于全数用上了,满城的跑,稍有闲时还要帮着买了麻辣烫的人家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衣服上写着绿野仙踪,让人在赞叹麻辣烫好吃便宜的同时,也不停向他们打听着具体的情况。

“ju花呢?小店子,你告诉老头子我ju花都哪去了?怎么都剩下光秃秃的枝了?”

店霄珥正在给那些画配上合适的句子呢,白老头拎着一个不知从拿找来的酒葫芦,急匆匆闯了进来,站定在桌子边问着关于ju花的问题。

“ju花?恩,刚才怎么没想到呢,谢您了,白爷爷!”

店霄珥正琢磨一幅画该配上什么句子呢,听这话直接把‘待到重阳日,还来就ju花’写上了。

“不用谢!”

看着他写完,白老头放下刚才气呼呼的模样,温和地说道:“现在就是重阳日了,ju花呢?”

“ju花?”

“对,ju花!”

“有了,谢您了,白爷爷,ju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说着话店霄珥在下一幅图写上了这句。

“小店子?我说的不是这诗,我说的是院子里的ju花,哪去了?”

见他又翻了一副图出来,白老头都要抓狂了。

“院子里的?对呀,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白霜。这句也不错,谢您了,白爷爷!”

“你别谢了,我叫您声爷爷,你告诉我那ju花哪去了?”

白老头用手按着又翻出来的一副画,说什么也不让店霄珥再琢磨了,他可是惦记着ju花酒呢,糯米都弄好了,就差ju花。

见写不下去了,店霄珥这才放下笔挠着头说道:“您问的是咱这个院子里的ju花啊?”

“恩~,别人家的他也不给我呀。”

白老头一脸苦闷。

“摘了,头晌就安排人摘了,酿酒做ju花糕去了,还有一些留着晒茶,您若是想要的话,等好了便宜卖给您。”

店霄珥耐心地给白老头解惑。

“哦,那成,我再让人到别处收点,你卖的东西贵。”

能喝到ju花酒那就可以了,白老头准备自己也弄一些,这小店子做买卖不分亲疏。

“也行,您到城西那边看看吧,或许还能收到,其他地方已经让人收过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所有与杨家这边相熟的外来人都收到了,以此句诗为主题的烫金帖子及最好的麻辣烫,大量的印刷品也都在别人购买麻辣烫的时候发到了他们手中,这份额外的画,让买了麻辣烫的人开心不少,把绿野仙踪的名字再次提高了一个层次。

纤夫们也在这个日子里得到了一副白官布手套,依然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刺绣类的东西在上面,那样的东西,关键时候会变成刀子害了纤夫的,那些纤夫觉得收了这些东西有点过意不去,经常在没事的时候想着怎么帮人家宣扬下名声。

一些负责摆渡的小舟上都挂起了写着绿野仙踪的布幡,船家可以凭这个每天获得一顿麻辣烫做为午饭,可用一个不占地方的东西换来一顿,滚烫嘛辣带着油星的午饭他们认为还占了便宜。

“那绿野仙踪已经盖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先开业卖一卖?后面继续盖也不影响。”

杨金主在孩子们的游乐园找到了正在讲课的店霄珥,可惜说完话后,人家根本就没搭理自己。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排成个一字……”

店霄珥用石灰做的不怎么合格的粉笔在用墨涂黑了的黑板上刷刷几下画出来一个大雁群飞的简笔画,把还能够记起来的课文写在上面,都是经过改良后的,对于杨管家的到来,店霄珥反感的皱了下眉头,给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后,继续讲课。

六个小孩子加上大小姐这个大孩子看了杨管家一眼后也都转回头继续听讲,那专心的样子,让杨金主觉得自己不该说话,别说这个谁都管不了的小店子,就算私学的先生在堂上讲学时也不允许让人随便打扰啊。

约莫到了三刻钟以后,店霄珥这才停下来让孩子们去玩,放下教鞭,用湿抹布擦了下手上的粉笔灰,跟着大小姐来到管家面前问道:“怎么想起来开业了?这段时间应该没赔钱吧?”

“是没赔钱,刚才有人过来商量收平安费的事儿,说是要连绿野仙踪一起收,我琢磨着若是不动武,那还不如开起来增加一份收入。”

杨管家把原因说了出来。

店霄珥一听高兴了,笑着说道:“走,去看看去,终于是来收保护费了,等了这么长时间,太好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