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绿野仙踪麻辣烫

第三章 绿野仙踪麻辣烫

明朗地早晨,到处捕捉虫子的麻雀及斑鸠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惊得四散逃开。

重新粉刷一次后的常来酒楼那陈旧招牌早已不知丢到何处,浅蓝色的整体使得这个酒楼是那么的耀眼,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时也突出了独特的一面,随风轻摆着的三个大大幌子上面单独写着‘麻’‘辣’‘烫’,红红字迹衬着蓝底,冷暖两色强烈对比让人不由侧目。

一些新招来的本地年青人,穿着统一颜色的衣服静静站立在酒楼门前,这些人是经过千挑万选才被录用的,每月五钱银子的工钱,让酒楼招工告示刚一贴出就遭到了大量应招人员的冲击,这钱太多了,多到让一些靠着卖劳力,每天工作七个时辰才能赚到五、六铜钱的人觉得以前的日子有点悲哀。

这新来之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经过了层层选拔,第一项:长跑,绕着成都府主城开跑,三圈过后,前五百人留下;第二项:短跑,一百丈冲刺,前一百人留下;第三项:人品,花大力气去打听每个人的家庭情况及这个人在周围邻居和熟人中的评价,有父母不孝顺者,不要,有妻儿不善待者,不要,有邻里都不和睦者,不要,酗酒好赌者误事者,不要,可惜这一项只刷下去十个人,其他人都没毛病。

于是乎,只好进行第四项:抽签,留下四十人,剩下人员被安排其他事情去做。

开业时那热闹场面吸引周围不少人过来驻足,一些其他酒楼更是派人前来打听具体消息,那没有牌子的门面让人浮想联翩,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到那麻、辣、烫三个幌子上面。

一个大牌子被立到了酒楼门前,上面写着各种麻辣烫的主菜和味道,后面标注上钱数,同一排再后面是各种物资交换的品种及数量,让吃的人在没钱的情况下可以用东西来换。

这四十人,手中具都提着一个食盒,在孙掌柜命令传处后,快速的跑向各处江边有纤夫或船夫的地方,看得出来那食盒比较沉,里面应该装满了东西。

留下一众好奇的人继续看着那牌子上写着东西的价格和品种,不一刻,酒楼里又搬出来几张长条桌并到一起,陆续有人把牌子上写的麻辣烫摆出来让围观人有个直接印象。

杨家重要人物的院子中,大小姐嘴上叼着一瓣芙蓉花,手中捏着一枚围棋黑子,聚精会神地看着棋盘上的格局,思考许久后,方才慢慢把那枚棋子放到一个地方,然后抬头看向店霄珥问道:“这里,不算三三禁手吧?看你还怎么堵?”

店霄珥看着那枚棋子紧紧皱起了眉头,旁边观看的几个小家伙也是无奈地长出了口气,最后煜儿忍不住说道:“姐,你这就没意思了啊,说好了用十五个格来下的,你怎么又往外面放呢?”

“又玩那个叫什么五子棋的东西,这几天天气好,不说去溜达一下,总守着这东西有意思么?”

正此时,林家小姐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平时拿东西,关键时刻成护卫的人。

“林姐姐回来了?小店子,这局算你平了,你去看看他们房子盖的进度,我跟林姐姐下两盘,现在我才发现,这东西做围棋有点可惜。”

伸出手来在棋盘上一通划拉,再也看不出曾经有过的痕迹后,大小姐笑咪咪拉着她林表姐坐了过来,嘴中还说道:“随便下几盘,输赢不要看得那么重,乐和,图个乐和。”

店霄珥起身离开,那些小家伙们,呼啦一下都往另外一个院子跑去,对于这边的棋局再无一丝兴趣,那单独的院子中是他们游玩之所,各种积木、泥人、沙土和锅碗瓢盆应有尽有,还有低矮的狭窄小桥,对于其他孩子来说这已经是梦中都想不到的地方,惟独店霄珥觉得还有所欠缺。

穿过刚刚凿开不长时间的院墙,店霄珥拎着两个铜壶来到一个干得热火朝天地施工现场,小狗子三个人也在这边不时给那些用木头依着盖房子的劳力添茶倒水,黄大江在一旁指挥着木工把不同木头搭配起来用木楔子卯好。

此处院子是紧邻常来酒楼左边的地方,同样是一个外来人选中想做些买卖,可惜遭到了常来一样的待遇后就放弃了,被店霄珥看好了他院子中那几棵相隔不远的大树,趁那人要回京城走时的急迫,压低价格兑了下来。

“再来一碗,茶好啊,就凭这茶干着活我都痛快,比那些连碗白水都舍不得给,让人喝凉水的人强多了,小哥这掺茶水准在这一圈地方那也是数的上了。”

一个正站在离地约有一丈来高树杈上的人,光着膀子,汗水在身上划出一道道泥沟,端着个空碗,欲递给下面的布头,嘴上说着夸奖的话,看着他那坦然目光,憨厚的模样就知道没有说假。

这时,店霄珥往前飞一般地跑起来,在旁边一个木头架子侧面上一踩,借力上到那刚搭好的七尺来高的房檐上,再次借力蹬在树上,高出那个端着碗的汉子约半个身高后,一个凌空前翻,正好把腿弯处挂在了树杈上,高出那人一个身高后往后一垂头,两只壶中的热水同时朝那碗中浇去。

那汉子呆呆看着碗中一滴都没有洒出来的水,咽了口唾沫,一手扶着自己脑门在那想着刚才这人是怎么上来的。

“好,这才叫双龙戏珠呢,以前那些在平地上玩的哪算得上龙?能喝上这一碗茶,让我倒贴钱我都乐意。”

一个站在下面来回指挥的人正好瞧见了店霄珥上去给添水的一幕,无比感慨的在那发表着看法,其他一些刚才因那树上汉子说话转头看的人也都记下了这难忘的掺茶,留在摆龙门阵(闲聊)、冲壳子(吹牛)时说出来。

端着碗的人这时也缓过劲来,激动地含了一口茶水,好象是天上的琼酿一般,慢慢品味着咽下,今后他是无论遇到哪个牛气的人,都可以在这上面压人家一头了,谁喝过如此的掺茶?

不远处,树阴底下,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陪着一个端着酒碗的老头,旁边还有一个丫鬟,同样看到了店霄珥飞身而上的姿态。

“这样一个人,爷爷查了一下就说查不到,而别人是真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身份呢?白爷爷您知道么?”

柳碧旋向白老头稍微转下脸问道。

抿了一口碗中的五粮液,伸手从碟中拣起一粒香辣胡豆,放到嘴中噶吱嚼着,这才叹了口气,似回忆般说道:“在由拳山出来,从小也生活在那,或许是那个老东西吧?奇怪!那个老东西并不看重武勇,为何这小子身手还如此了得呢?难道和那老东西没有关系,只是一个碰巧?柳丫头,这事情就算老头子我猜出个大概也不能对你说啊!”

柳碧旋可能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并未如何失望,只是看着那个从树上一越而下的身影,从新坐回到旁边椅子上。

到是陪在一边的灵儿不满意地撇撇嘴“神神秘秘地,有什么啊?怎么看他都是一个店小二。”

晌午,太阳顶着头照下来,刚刚拉了一趟纤的虎老大、虎君恩,就瞧见已经提前回来歇息的另一拨纤工,正在那不知吃着什么东西,热火超天的样子,象饿死鬼投胎般,那同样被磨出来一道道痕迹的肩膀上,居然搭着上等白官布做成的搭肩。

“君恩啊,快来,带着你那些弟兄过来,尝尝这叫麻辣烫的东西,今天人家不要钱,还白送一条搭肩,看看,这才是好货啊,这肩头又能松快不少。”

一个年龄略大的汉子向虎君恩招呼着,同时还把手在裤子上蹭了下,轻轻抚mo着那搭肩。

跟着来到这里提着食盒的‘常来’外卖工,马上就凑到虎君恩这边,把东西从盒子中掏出来,拣过些旁边的枯树枝,在旁边那火堆里抽出一支来点燃这边,又把掏出来的东西架到上面加热。

“虎叔,您带着人尝尝这个,不要钱的,还有一条搭肩。”

一个领头模样的二十来岁青年从怀里拿出条和先前说话人一样的上等白官布制成的搭肩给虎老大披在肩膀上。

“你不是三儿家的那个大小子么?怎么跑这来了?哎!可怜你爹去的早,不知现在你家里如何了,你母亲和妹妹都还好?头些日子看过后,这都有三、四个月没见了吧?有难处去找叔,啊!”

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小伙子是谁家的孩子后虎老大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都好,我找了一个好地方上工,一月给五钱银子呢,他们说干满了一年,还给盖新房子,娘正准备给我说门媳妇呢。”

说起媳妇时,这小伙子略微红了下脸。

“那你这是?”

听孩子说一个月居然有五钱银子工钱,干满一年还给盖房子时,这虎老大又是吃惊又是替他高兴。

边把搭肩挨个给后面过来的人搭上,小伙子边回头道:“这是我们东家白送的,还有那麻辣烫,若是吃好了,东家说以后本钱给你们,还有常年的搭肩都由他负责,只要各位叔伯在别人问起成都府哪好时,给人家说下我们那店就成。”

“谁这么好,还常年给东西?那店叫什么名,以后一定多给人说起的。”

一些人高兴地开口应承。

几个年青人同时挺胸抬头道:

“绿野仙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