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无非就是被算计

第二章 无非就是被算计

还算宽敞的路上挤满了杨家运东西过来的队伍,他们是亲眼看到那个店霄珥是如何进去的,一个从本地跑特产货的杨家小股组织也在这时候回到‘常来’,正巧看到了这一幕,三个小伙子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个低声说道:“难道这就是杭州杨家家主那方的店小二?可真够巴实的。”

听着的人有一个也点着头,两眼放光:“醒豁呢,这背时的日子终是过去了,主家来的就是不一样,瞧那些歪货还敢再来柳到?”

太希奇了,怎么可能啊?

杨金主对着其他人喊着:“先别顾着安排,进院子把东西分堆放好,堵道上成什么样子?”

呼啦啦,整个队伍在护卫帮助之下有序地移动着,那一驮驮一车车的东西,看得本地人是两眼放光啊,为了赚些银铜之间兑换的差价,约一万贯铜钱被装箱运来,到了此处价钱就翻了一番,这也多亏了走水路时间过长,走陆路风险太大的地区形式。

一匹匹从半路花大价钱买来的马,也同样有专门人员安置,等到时候集中起来运到杭州给主家那边用,另两个负责管事之人开始跑前跑后来回吆喝上了。

见一切都入条理后,杨金主终于是按奈不住心中的疑惑,凑到那个掌柜的近前,用居高临下地态度问道:“刚才那个店小二跟你说的是什么?为何还对他如此待遇?”

掌柜的看着面前这个才二十来岁的管家,感慨人家好运的同时也不得不露出恭敬地神色。

“杨管家,小的姓孙,单名守怀,您称呼一声小孙或守怀都成,一路行来,当是劳累困乏吧?不若先进去歇息片刻?”

一番话说的好听,只是杨金主并不满意,这些日子跟在大小姐和那小店子身边关于这种话听得多了,经常遇到半天也问不出个具体情况的客人,拿出不少钱还高兴回去休息,小店子说过,这叫艺术。

孙守怀等了片刻后,没听到人家给回个话,有些局促再次出声道:“杨管家?用不用小的给您安排个人侍侯?”

“我问你那个店小二刚才和你说的是什么?”

杨金主盯着他的眼睛狠声问道。

“他,他说了三个事情,一个是他说让我,别把他说的事情告诉其他人,等一会儿就给我五、五十两银子,其实这事儿是关于到您的,没办法,别看小的管这个地方,可家里并没什么余钱可用,所以…。”

吞吞吐吐中孙掌柜终于是说出了点东西。

从身上摸了摸,杨管家终于找到一锭十两金子,掂量了一下这个可以换八十两或一百两银子的金锭,往孙掌柜手中一压。

“比五十两多了吧?关于到我的那个是什么事情?”

高兴地把这块金子在身上蹭了蹭小心揣进怀中,孙掌柜脸上笑的象一朵花一样,恭声答道:“第二个事情他说,如果您听了第一个事情以后,把身上唯一那锭金子掏出来给小的,小的要记得分他一半,他可以用银子给我换,至于第三个事情,那是帮着大小姐和少爷们防潮的,这点功劳您的身份用不着跟小的争吧?您看?”

后悔呦!真后悔了,自己闲的没事儿惹他干什么呀?打从白帝城自己帮着卖七七鹊桥卡和石头分到块金子后,就有不少人开始掂对呢,好不容易挺到了这,还是被算计进去了。

想着一路来保护这锭金子的辛苦,杨金主哭丧个脸半天没言语。

“杨管家,您到是说话啊?要不,小的把那一半银子还给您?您别为钱的事儿难过。”

“它根本就不是钱不钱的事儿。”

一落又一落被月亮门隔着的院子加上排列有序的房子,可以看出杨家这些年只是还没腾出手来到这个繁华之地发展,在城中的地方没少占,最后一进的院落,打开角门便能看到少城的北城门,穿过少城至太城外就是那流动不息的郫江。

大小姐住的地方是第二进正中偏左的院落中,紧临着煜儿的房子,此刻换过一身干爽的衣服,被丫鬟服侍着泡脚呢,已经是第二遍水了,越泡越舒服,眯着眼睛,晒那好不容易露头一次的太阳,暖暖地,听着公孙树被风吹动的声音,看着前面花圃中搭建的架子上含苞待放的芙蓉花,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小姐,我帮你揉揉吧,这脚都肿了。”

丫鬟尽责地在一旁陪着,见自己小姐肿胀的小脚,有些心疼。

这丫鬟姓董,从小就被叫做珠珠,次此跟来时还觉得运气不好,谁知没几天工夫就开始发那个叫奖金的钱,再后来赢了八方接应,又给了不少‘平分’的钱,不时被安排去临时做事情,都有赏钱,这一路下来居然攒下了十多两银子。

大小姐把两只脚互相搓了一下,痒痒麻麻的感觉自己咯咯乐上了,对这个并不熟悉的丫鬟说道:

“不用,小店子说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脚垫高一些就行,你再给我换一次水就自己玩去吧,哦,你去领半吊钱,到街上看看,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就买回来点,记得这边的铜钱一个当两个来花。”

丫鬟领命照办,高兴的拿着钱去找‘常来’熟悉本地的女子准备一同上街,那个女子是刚才她烧水时认识的。

外面‘嘿呦!嘿呦’声音传来,店霄珥当先进到这个院子,看大小姐正在泡脚说道:“先别泡了,有外人来,等一会儿给你寻个大夫过来灸两针,用药泡泡明天就能出去跑了。”

说完抓过鞋,托着椅子连人一起给抬到屋子里面,对外面说了声进来后,几个抗着撬棍的汉子抬着一筐筐的石灰及木炭走了过来。

这就是防潮用的东西,从石灰窑买来生石灰在潮湿的地方厚厚铺上一层,潮了以后起走,用木炭烘烤,差不多时用细布袋盛上石灰,扎住口放在屋子角落当中,效果不凑,稍微费钱而已。

“就这么简单?你要我那么多钱?”

的白老头不知什么时候一起跟着过来看到店霄珥安排着步骤,吃惊地开口问道,前些日子店霄珥跟他讨价还价后,定好了一间房子六两银子三百五十个铜钱管一个月防潮,可瞧现在这样子,就算使劲用,有个二两银子也打住了。

“这个地方各种势力都有插上一脚,象我们这些外来的和本地根本无法对抗,一些熟悉饭菜的当地厨子被控制住了,不让来我们酒楼,外面请来的厨子做的东西吃的人少,加上我们雇不到好的小二,这些年来一直被排挤在外围。”

孙守怀孙掌柜的和帐房朱忠二人坐到下手位,现在是孙掌柜对着杨管家及大小姐汇报着此地情况,看来无论多么繁华的地方,背后都有不可示人的东西。

“其实这都不是最主要的,若没有当地几伙江霸、酒霸和地霸等势力,‘常来’早就扩建了,还有,他们背后都是正常买卖人家来扶持。”

朱帐房在一旁补充道。

“这就对了,在杭州那边,我杨家也有一伙人来做这个事情,小店子,我们是不是应该从新买个地方过到你的名下?”

对这种情况大小姐是满不在乎,转头和靠在一旁抱着煜儿、宇儿的店霄珥问关于怎么帮他培养自己的势力问题。

杨金主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小姐,出来前老爷跟小的吩咐了,到了成都这地方后,把以后您赚的钱七成过在您名下,算,算是给您的嫁妆,还说订婚的事情您自己打算,我早想说来着,可是忘了。”

说完话用眼睛瞟了店霄珥一下,那意思不言而喻,还有些报复的快感,店霄珥则没有什么反应,早就知道被算计了,有些人就这样,闲的,好好日子不享受,总琢磨算计别人,哎!好在算计并不等于陷害。

“真的?你怎么能把这种事情忘了呢?你是故意的!小店子说的没错,那叫巫峡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即高兴又愤恨,盯着杨管家咬着牙说道。

杨金主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还跟着和了一句“大小姐,前面还有一句呢,叫泰山之颠能摧车,若比人心是坦途!”

说着话他还看看店霄珥的表情,不想店霄珥给了他一微笑,又把他吓一跳。

压下甩摊子不干的想法,店霄珥想了下后对孙、朱二人问道:“要什么样的厨子、什么样的小二?”

“有一手技艺绝活的川菜厨子,会掺茶的店小二。”

两个人现在也看出来这个店小二的身份有些不同了,包括大小姐的态度,故此没有觉得有什么唐突,把实情说了出来。

“我来,我来。”

大小姐再次抢来这最后抖包裹的角色说道:“厨子不用怕,小店子来之前从其他地方找来不少川菜的食谱做了大量的练习,弄出不少新菜品,教给其他人就成,我们用新奇来招客人,至于那个掺茶店小二。”

‘啪啪啪!’大小姐使劲拍了三下巴掌,小狗子三个人每个都拿着一套‘三件头’拎着一把长嘴铜壶走了进来,按照小二哥教给的方法,做着深呼吸,让自己不那么紧张。

稍定后,在孙、朱二人惊叹的目光注视下,来回表演着各种倒茶的方法,一丈远的‘仙人摆渡’滴水不溅,成拱形由别人身后甩出来成一线的水落入前面茶碗中的‘雪花盖顶’,身体向后仰铁板桥姿势把水浇入相隔一桌碗中的‘银钩飞虹’...。

茶壶在身上来回翻转,人有时也做着翻转动作,冒着热气的滚烫开水显示出人家并没有做假。

“这,这?…”

两个人这,这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目光看向杨管家。

“这就是老祖宗创业时那个由拳镇如归酒楼的店小二。”

杨金主如是说道。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