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初到成都显神奇

第一章 初到成都显神奇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这成都五月份的模样在秋分时节依然是可以感受得到,千难万阻后,抄近路的杨家众人终于是来到了此地,

领头的几个向导高兴的拿着一锭十两银子没有了踪影。

“小店子,过来帮我看看,这个鸡要怎么拎着才能显示出来我的英姿?别笑,我要让成都这边杨家店铺的人看看,我这个大小姐也是比较

厉害的。”

杨大小姐一手拎着个笼子,里面装的是几条活蛇,牙已经被店霄珥给拔下去了,并且为了驱除那种难闻的腥味,还散上了些香料;那另一

只手中是一只野鸡,挑了尾巴上毛最长最漂亮的,用细绳子把膀子几爪子牢牢固定好。

这是应大小姐要求制作的特殊形象,说是要让给其他杨家人一个好印象。

其实杨大小姐不用如此做,杨家其他人跟随来的人对她的印象也非常好,能够一路坚持自己走到这地方,就已经让他们佩服了,那明显肿

起来的小脚让人看着都心疼,也许正是因为她这番作为,才让队伍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吧!

店霄珥到是没说什么,过来帮着大小姐把那鸡弄的顺溜一些后,把她背着的包裹拿下来,里面装着几个野鸡蛋,是大小姐说准备孵出小野

鸡的,店霄珥觉得这个可能性不高于让那野鸡把这几个鸡蛋再缩回去。

浩荡地队伍吸引了城郭两边的人群,不少人都停下来驻足观看这个风尘仆仆的商队,疑惑着猜想他们为什么没有一直沿江过来。

那一堆堆车拉马驮的东西到是让一些此地的商人多看了几眼,决定等他们入城后就前去打探下有什么新货到来,看这些人的穿戴及模样应

该是打南边过来的,可以用存了不少的织锦交换,这成都可是因此才有的锦城名号。

一行人在当地酒楼人员的带领下从南门而入,看着两边那耸立的公孙树和略带枯黄的杂草野花,不同的景色给人的感觉也是有差别,经过

武侯祠,踩着碎石硬土的地面,繁华的景象一点都不下于杭州楼船之所,一匹匹绣着各种图案的丝绸绢帛映着阳光显得绚丽非常,还有那精美

地漆器,都让人爱不释手。

“小店子,你能想想办法,不让这地方这么闷热不?一路走来光顾着快些到地方,现在才觉得,一点都不舒服,你会有好主意的是不?”

大小姐挺个胸尽量在外人面前显示她并不累,然后悄悄凑进店霄珥,轻声地问着。

店霄珥也累呀,这一路上他是最累的,大小姐用那个‘看很远’总能发现路途中的一些野物,接着便是他发挥所长的时候了,隐蔽地潜伏

、精准地箭技,让那个莫凡不得不再次提高对他的评价。

“只有长期生活在山中的人才能对树林这么熟悉,只有从小就练习弓弩的人才能靠本能出箭,他一定吃了不少苦,他的眼睛瞄着猎物时有

一种天生的冷漠!”

而在这个时候大小姐居然提出来如此一个问题,让店霄珥不知如何回答,闷个头不出声地走着。

“小店子,真的太潮了,前些日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舒服,你真的没有办法?”

大小姐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可她不愿承认有小店子办不成的事情,矛盾地心态中有一丝期盼,还有理解。

从滑竿上下来的林家小姐,这时也凑了过来,她一路上也是想学着坚强些,可她不比杨大小姐,在如归那些日子就跑惯了的人,最后不得

不走一段路,坐一段滑竿。

“若是只解决晚上睡觉屋子潮湿的问题,那还能够做到,外面我是不行了。”

店霄珥见大小姐这样子,有些不忍让她难受,考虑一番后终于想出来一个常规方法。

“怎么弄?”

这一声包含好几个人的音色,店霄珥脑袋转了一圈后,发现白老头、林家小姐也都凑了过来。

“用银子就行。”

店霄珥看向他们的眼中充满了真诚。

“银子还能防治潮湿?老头子我活这么大岁数了怎么没发现呢?”

白老头那好奇的目光感染了周围的人,一同看向店霄珥。

“那是您不注意观察,银子作用可大了,不仅仅能防潮,还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您给我银子我就帮您防潮。”

“大小姐、大管家咱们到了,就是这里。”

领路之人带着大家来到一处房屋略少的街巷中,两丈来宽的路面被连绵雨水冲刷的坑坑点点,两层高的酒楼那残破的幌子上隐约还能看到

一个酒字,还好一楼那遮雨檐上面有一个木制招牌,让这个酒楼显得不那么寒酸,上面落了漆的字写着‘常来’二字。

十来个象是酒楼打杂的人匆匆跑着迎出来,在那方才领路人介绍下,不停喊着大小姐好,管家好,脸上都出现了激动地笑容,更有几个眼

圈都红了,看来他们在这地方吃了不少苦。

“还有我呢,我就说不能睡觉吧,正事都耽搁了。”

杨紫煜不知从哪晃悠出来,睡眼惺忪,用手搓着耳朵,旁边是满脸不愿意的杨汶宇,看样子是还没睡够就被和弄起来,咧着嘴对那些人介

绍道:“这个,这是杨家的少爷,就这么一位啊,我是陪他一起的,等长大了给他做事,当手下,赶快见礼吧,然后找个地方给我们睡觉。”

那语气一点没看出来他是人家手下。

那些人包括刚才领路的不敢相信地看向大小姐,得到她的认同后,几个人是一边给煜儿行礼一边哭出了声,杨家把少爷都给弄到这成都了

,一定是要加大力气在这边做生意,自己若是跟着,以后身份明显不一样,这些年过的可太难受了。

店霄珥看着面前这个稍微有些破旧的门面,及冷清地大厅,就知道生意不怎么样啊,接过大小姐手中的笼子和鸡,回头对那个杨父派来的

丫鬟说道:“去找地方烧水,给大小姐泡泡脚,让她好好歇一歇。”

那丫鬟听话的扶着大小姐跟白老头、林、柳这伙人在一个酒楼人员引领下往后院行去。

店霄珥又对煜儿哄着“和他们一起找地方睡觉,等醒了我带你们一起逛逛这地方,买些好玩的东西。”

几个孩子也都被抱着走了。

最后向那个酒楼掌柜模样的人请教:“这地方也不差,怎么就没有人呢?看样子生意并不好,是不是有其他什么事情影响了?”

这一路上,店霄珥都是充当了杨管家的角色,来回忙碌安排着一些琐碎的事情,至于杨金主,他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呢,只能勉强跟着队伍

走,同时尽量回忆着父亲教给自己的东西和小店子一举一动相互比照,总结经验,他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老爷和父亲让自己跟着学。

可现在这些酒楼的人不知道,见店霄珥来回又是吩咐又是问话的都把目光看向了留在此处的管家。

“这是我们杨家的店小二,这次一共来了四个。”

杨管家开口介绍,同时心中忍着笑,他是等‘常来’酒楼掌柜的吃憋呢,才故意这么说的。

果然,那个掌柜的冷哼一声训斥道:“一个店小二居然指手画脚,成何体统,其他三个呢,一起进来,帮着收拾东西。”

转个头又换了副模样“杨管家,那些物品和其他人还要您多费心了,别看这招牌和门面一般,后面地方可是够大,再来这些东西和人也都

装下了。”

杨金主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就去安排,心中都乐开花了。

小狗子三个人站到了店霄珥身后,等着听他表态呢,他们一点都不在乎这个什么掌柜的,和小二哥做对那个二掌柜,据说被人发现死在了

西湖之中。

店霄珥下一刻的表现让所有关注这边的人知道了,最优秀的店小二面对如此形式可以做到何种程度,只见他上前两步,贴着那个掌柜耳朵

嘀咕着不知说了些什么后,那刚才哈搭拉着的脸,马上出现了献媚般的笑容。

“那个,您,怎么个称呼?哦,别人都叫您小二哥,好,好称呼,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没,没怀疑,来人啊,快帮着收拾间干净的屋子

,让小二哥几个人休息,让厨房给炒两个拿手的,给送去,快点,记得温壶酒。”

店霄珥大模大样地点点头,对着小狗子三人一招手,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向这边巴望着想看热闹的杨管家,把他吓得一哆嗦后才迈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