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辗转终到此行处

第二十四章 辗转终到此行处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小店子,你想想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能做,我焖死了都,慢腾腾地才到这里,人家诗人怎么就跑得那么快,什么船啊,一天能走个来回

?”

坐船坐的已经腻味的大小姐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在甲板上表演杂技的店霄珥,此刻店霄珥正身上挂着两只壶,在杂乱摆放的桌椅间来回翻

跟头,不时停下对着不同位置的茶盏倒出凉水,小狗子三个人则在一旁不远处有草垫子的地方,空手练习各种花俏柔韧的动作。

‘哐’成功踹飞一个凳子以后,店霄珥终于是停了下来,放下铜壶,揉着刚才不小心撞到的一些地方,脸上带着丝疼痛中享受般的表情,

拿过桌上刚倒的凉水一口灌下后这才说道:

“大小姐您就别跟人家诗人较这个真儿了,那是喝酒多了以后方能产生的视听效果。”

仔细想了想,大小姐还是认同了小店子的话,这个人比较真实一些。

“小店子你说的也是哦,路过巫峡时,那水急不说,还有雾,真险呢,就他那个轻舟,进去就没影,我都想不出来还有比这更让人害怕的

地方。”

见大小姐一副心有余辜的样子,店霄珥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大小姐,你要记住,这都不算什么,再难的地方都可以被征服,惟有人和人

之间的争斗才是永远不能停息的,巫峡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啊!”

“哦,我知道了,小店子你懂的真多,你帮我看着点,谁的心思要是不正,我们就先对付他。”

大小姐那信任的声音传来,让店霄珥感动之余也有些自责,是不是自己把大小姐带坏了,若换在以前,可能就会说躲着别人了,这回居然

要先下手。

“大小姐你不是要找玩的东西么,我想起来了,你去找人做些烫金的帖子,然后在上面写字,恩,就写,写那个‘七七鹊桥路,两情恒永

伫’,顺便捞些鹅卵石,挑好看的在上面画些星星月亮什么的,就写‘磐石恒久远,恋恋永流传’,就这个意思,卖给那些坐船的人,十两银

子就行,别多要。”

店霄珥想起来再有几天就是七月初七了,赚钱的好时候啊,可惜了,若是在陆地上,大把的银子绝对跑不了。

听到有事情可做,大小姐眼睛亮了起来,开心地点着头,记着一些重要的地方,差不多后,转身就往几个小家伙那边跑,找帮手去了,边

跑边念叨:“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长相思,摧心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

听着这些近乎于闺怨的词句,店霄珥额头上浸满汗水,万一真有人想老婆了,还不得跳下江游回去啊。

船队自从经过巫峡山后便正式进入了成都府路,不愿走陆路的众人只好沿着江水绕路前行,所费时间要多一些,却也稳妥不少。

这地方大小河流遍布,店霄珥以前来过一次,坐飞机,比那个千里江陵一日还还快,只是听不到两岸猿啼,现在这时候走一个月是它,走

一年也是它,希望别赶上降水集中的时候不停下雨。

不断总结记忆中和现实中相互关联的事情,并已经安排管家去找精通去湿防潮的当地人,若是不小心些,可会落下一辈子的病啊。

“什么船能这么快呢?小豆,你爹做的船有这么快么?”

宇儿蹲在小店子哥哥专门为他们从河边捞过来的沙堆上,一边看着其他几个人做桥盖房子,一边用手划拉着面前的沙子,计算那个一日还

的船要划多快,这是求平均船速,相对他现在来讲,还有些难,算了半天搞不明白,想从小豆嘴中直接问出来。

小豆不知从哪找来块巴掌大的木板,在那使劲拍沙子做船呢,听到宇儿问话停都没停直接说道:

“不知道,没划过这么远,其实顶着水划船挺累的,若只顺着水用我爹做的那个快船使劲划,也能行出好远好远,问题是你说的那个一日

,是一白天啊,还是一天一晚上?你不是记错字了吧,一个月我看还差不多。”

宇儿把沙子上写着设船在静水中速度为X的字迹抹去后,有些不确定的挪到了做塔的煜儿旁边,用手捅捅人家后,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

“你这个塔做的真好,再盖两层就能有一尺高了吧?千里江陵一什么还来着?”

“一日还,你帮我扶着点,我再压一压。”

煜儿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个塔上面,忘了这时候应该取笑宇儿一下。

不远处是黄小豆的姐姐黄丫丫,领着新来的两个孩子熟悉这种他们以前没接触过的活动,一个六岁的白老头孙子,白承、白继祖,不爱说

话,总喜欢一个人呆在那里看别人玩,另一个岳洲知洲的孙子,五岁半,谢翼、谢鸣鲲,有点怕健壮的小豆,却总想欺负相对弱小的宇儿,试

探过几次,被宇儿及煜儿联手压制后,行动未果。

“过来,都过来,先别忙着玩沙子,帮我把这事儿做好后,我让你们小店子哥哥给你们弄来泥捏着玩。”

杨大小姐风风火火闯进这作为少儿娱乐室的船舱后,想用新的东西诱惑一群孩子来帮她忙。

“你们太不象话了,老头子我不是说了么,到了成都府就给你们钱,喝点酒都不让我喝舒服了,这叫什么酒?一点味道都没有,昨天还有

点酒味儿呢。”

白老头坐在一张桌子旁,嘴中嚼着店霄珥特意为他做的川椒牛柳,帮他抗潮,桌子上摆着一个装满透明**的碗,他正一手指着在那生闷

气。

老头爱喝酒,店霄珥怕他喝多了身体受不了,早晚各一盅足量的白酒,等过一阵子就准备给他喝五粮液,本地买便宜,除开这两盅以外都

是给他喝一些兑了水的酒,老头子知道,可也不愿多计较,毕竟孙子在那学了不少东西,可今天这跟本就没有酒味。

小狗子用手遮着嘴问旁边布头:“你怎么弄的啊,让你往酒中兑水,你就兑出这样?想害死我啊!”

布头也有些理亏,挠着脑袋解释着:“我是想学学小二哥说的那个最高境界,往水里兑酒,结果一激动,忘记酒这茬了。”

又是一个新鲜的早晨,难以继续行船的地方,众人终于是放弃走水路的想法,寻到几个当地人,用马拉,用人驮,浩浩荡荡地队伍再次起

程了。

雾霭下,踩着不是路的路,相互间一个个照看着,同心协力往还有着一段不近距离的目的地移动着,所有的女子都听从当地人的话,换掉

了那翩翩的群装,穿上紧口的衣库,百衲千层底儿的布鞋,几个精贵的小姐还准备上了鹿皮绒毛手套,好在需要的时候保护那双柔荑。

小家伙身边都跟着护卫,遇到稍微不好走的时候就被抱起,为了减轻整个队伍的负担,杨大小姐拒绝了上到滑竿上被抬着的劝说,跟在队

伍当中,背着由店霄珥设计的双肩布包,里面装着牛肉干、熟虾仁、还有一竹筒额外加了些盐的果汁。

店霄珥则一改以往那种文弱的形象,一身精练的短打扮,和当初下山时穿的差不多,腰间宽宽的牛皮板带上码着一排小拇指粗、一扎长、

前端磨得锋利的铁钎子,手里握着让杨家特意打制的、把柄上缠着斜纹蟒皮的三棱刺,左肩到右肋挎一把长弓,小腿上绑着一把带鞘的匕首,

装着约有二十支箭的箭囊顺在右侧背后,同样的双肩布包扎牢靠了。

杨大小姐刚看到他这副模样时,摸着那些装备,瞪大个眼睛问过“小店子,你再唱一下彩云追月呗?让我感觉下是不是原来的小店子,我

总觉得换了一个人呢!”

其他那些护卫人员包括请来的向导也都是全副武装,警惕地注视着周围,这就是想抄近路应该做的准备,前人用生命换来的经验。

因从小就在山里长大,并具备相当冒险的性格,店霄珥当仁不让的与前面领路的向导走在一起,身体自然调节,熟练的移动换位,让所有

熟悉他的人都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很难和那个弹着古筝幽幽浅唱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白老头坐在一架滑竿上,眯缝个眼睛问旁边之人“莫凡,你和他打如何?”

“未必能打过他,可若要是取他性命还是没问题的,他身上少了一股杀气,应该是还没杀过人。”

被称莫凡的人衡量和一下两者之间的实力沉声答道。

偶尔遇到一个村庄时,整个队伍会稍做停留,用物品或银钱与当地人亦换亦买的做些交易,补充下所需物资,然后继续上路,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目的地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