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刹那芳华树接天

第六章 刹那芳华树接天

数着一片片从树上飘落的叶子,林家小姐坐在窗户边向外看着那棵院子里的树,待风轻轻拂过后,漫天飞舞中的叶子再也无法寻到个数,这才叹了口气站起身向外走去,嘴中嘀咕着:

“家里派来的丫鬟和杂役怎么还没到?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和表妹商量一下才行,把旁边的宅子买下来,让她那个小店子帮着弄个买卖,赚些钱花,到时候也不用家里给拿嫁妆,哎呀!怎么想起这事儿啦!羞人!还是看看那两个木工学的如何了吧?”

第三进院子后花园边角处单独腾出来一个地方,三间打通了的房子孤零零倚着一面墙立在这里,刨凿锯挫之声不时传来。

黄大江靠在一个椅子上,一手端着块红木,一手拿着把刻刀,来回翻飞舞动着,随着木削飘落,一个独特形状的东西就产生了,满意地端详几下,这才轻轻放到旁边有已经堆了一堆东西的盒子里。

“师傅,您做的这都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有人买么?”

两个林家安排过来学手艺的人,其中一个刚锯完木头,趁喝水休息时凑到近前好奇出声。

从旁边又拿起一块木头,翻出来一张图纸,黄大江边刻边说:“这东西可是小二哥给送来的图纸,专门给小豆他们准备的,别人想买我都不卖,小二哥说了,孩子经常摆弄这些玩意,要比其他人家的孩子聪明。”

“那师傅,是不是等以后您也把这东西教给我们?”

听说能让人变聪明,这徒弟来了兴致,旁边那个专心刨孔的人也放慢了速度。

“恩,不错,小二哥说了,这东西以后可以多做些,到时候我就让你们弄,诶?你这混小子,一会没盯着就偷懒?去,到那边把那块圆木削成方块,你家小姐若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

“没偷懒,这不是瞧师傅您累了么,给您倒水,嘿嘿!这就干去,师傅,您说咱什么时候能多找些人做个大船呢?”

徒弟边往回走,边打听一下要学的东西,这可是主要任务。

“等把这小船弄出来,放水里看看,成了,就照着弄大的,知道你们想快点学完回去,那就勤快些,总想着偷懒是不行的。”

黄大江看着这两个徒弟,语重心长地说道。

“谁偷懒了?大毛、二毛,敢偷懒,本小姐扒了你们的皮!哼!”

屋外传进闲逛到这的林家小姐的声音,吓得两个徒弟大毛和二毛赶紧加快了速度,额头上流下不知是冷还是热的汗水。

“小店子哥哥,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洛阳亲友如相问,要一片冰心在玉壶里面呢?”

黄丫丫坐在秋千上对前面刚讲完课的店霄珥问道,她是这些孩子中最大的一个,同时也是识字最少最晚的一个,她弟弟小豆好在还学过一些日子,在这方面女孩子总是不如男孩子受重视,只有店霄珥不管这些,一视同仁,反而因她学的晚多照顾一下。

“这个我告诉你,因为这个玉有德,象征着君子,故此才用这个玉壶来说明自己的品德。”

对文字有着独特天赋的煜儿趴在一个木头墩子上当先向黄丫丫解释。

“人家问的是为什么一片,而不是两片,和君子有什么关系,这个一,它是量词,一片和冰心那就是抽象方面的东西,这个‘一’在此时是强调的作用,若是换成……。”

就喜欢和煜儿唱对台戏的宇儿骑在一个木马上,非要从他的角度分析一遍。

这里是那个孩子娱乐的院子,同时也是店霄珥的课堂,每天店霄珥都会抽出时间来给他们上课,带他们玩,睡觉前也会讲故事,至于为什么现在姿态都不一样,那是店霄珥认为孩子好动最大的原因是身体自我调节疲劳造成的,成长和身体素质的不同,影响了孩子的无意识动作,一味的限制是失败的教育方法。

在店霄珥没有给出最后答案的时候其他孩子已经开始了讨论、争辩。

唯一一个人从开始店霄珥讲课便没有动过,她的眼睛中都是好奇和迷茫,正是昨天晚上来吃烫串的那个扎着两个犄角辫的小姑娘,她是来听故事的,没想到正赶上人家上课,在一个管家、两个护卫模样的人陪同下坐到了那里。

原因么,就是成都府的孩童有时会唱念些东西,象由拳镇那时的孩子一样,那些歌谣中有一句是‘都江堰、芙蓉艳、富贵不如曹家燕,曹家燕、舞翩翩、头上带着翡翠簪!’这个八岁的小姑娘就姓曹,是曹家最小的公主。

现在不只是她不明白,她后面的那个管家和两个护卫也糊涂呢,尤其是那个管家,他学过不少东西,也见过不少世面,可现在他不得不惊叹地看着那些孩子,那些自己都听不懂的词句,人家用起来是如此熟练,一句一片冰心在玉壶,可以说出许多种解释,还有那个黑漆漆的木板上,怎么能写上白字呢?

“这个,那个,您是他们的先生吧?”

这管家见已经不在讲学,便站起身把一小桶水递给自家小公主,随后来到店霄珥面前恭敬地问道,这是对先生应有的尊重,何况这还是一个能教出如此孩子的先生。

店霄珥现在心中偷着乐呢,想办法攀本地有势力的家族都找不到门路呢,这就送上来了,整理了一下这个看到小姑娘以后特意换的长衫,‘恩哼’咳嗽了声后不急不缓地说道:

“在下乃是他们的小店子哥哥,这些弟弟妹妹都不容易啊,没钱请先生或西席来讲学,只得委屈在我这个做哥哥的旁边,听些胡言乱语,免得以后大字不识一个,徒遭人笑话,可惜,小生学问有限,未能使他们有所长进,不才惭愧呀,惭愧!”

管家觉得自己也挺惭愧,看看人家,说一段话,又是小生,又是不才、在下、我的,多不容易呀,这得赶紧回去跟老爷说,以后就让小公主在这听学了,看人家那孩子学的多好,可惜没早些时候遇到,这耽搁了许多时日呀?至于没钱请先生?跑大街上喊一嗓子,看谁信?

“那个,小店子,哥哥?先生?”

管家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姓店名家字霄珥。”

“店先生,贵处看样子还有些空闲之地吧?不若以后我家小姐也到这里听听?哦,这些秋千、木马什么的都要花钱来弄吧,我暂时能做主一个月二百两白银,其他还有需要另算,曹家一定记得这个情分。”

这管家知道机不可失的道理。

店霄珥不是黑虎帮的,二百两银子无所谓,后面那个人情才重要,一番推让谦虚后,终于是定下了这个事情,曹家的小姑娘也开心,说好明天把她那个贴身丫鬟也带来,多给二百两银子。

几棵大树这边的施工现场已经到了后期收尾阶段,绿野仙踪,顾名思义就是依着大树萦造出一个自然的环境,没有桌子、椅子,只有假花、木桩、合理伸出来的树杈、巨大的假蘑菇、人工水池中的浮舟,这些东西。

“这,他也能想到?小姐,以后咱们也弄一个这样的地方好不?你看那个小猪怎么变的这么好玩。”

灵儿陪在小姐身边,走在这边的院子里,无论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现在正用手指着一只坐在一半木桩上的卡通猪,另一半是让客人坐的,这小猪手上还托着个大盘子,应该是给客人放东西用的。

蒙着面纱的柳小姐轻轻走到一个蘑菇旁边看了眼后,问旁边的那个守在这里的工头道:“这个蘑菇应该是当椅子用的吧?前面怎么没有桌子呢?”

工头指着那个蘑菇回道:“柳小姐您看到那个蘑菇旁边有一个多出来的地方么,不同花纹的那个,一按下去就看到桌子了。”

柳碧旋对着那个不同颜色的斑点使劲一按,果然,噶嘣一声轻响后,上空缓缓飘下来一片大树叶,上面有绳索牵着一直到离地三尺高才停下。

“哇!还能这样啊?”

柳碧旋再也顾不得那矜持的样子,伸出手摸着这片叶子,赞叹出声,同时心中想到的是那个自信地对她说一定可以让管家答应留下来的身影。

“这个是还没有涂颜色的大蘑菇吧?咯咯咯!太好玩了,这不就是一个房子么,咦?后面还连着几个小蘑菇房子,呀,这地方怎么都是锦绢棉绸呢?”

灵儿从一个大蘑菇房子里面出来喊着问工头。

“那个是给孩子玩的地方,有的大人带着孩子来可以单独安排到那里,怕碰了因此才在所有东西外面罩了厚厚一层各种绢布。”

工头又答道。

“那三棵树最高树杈上的连在一起的房子是做什么的?应该可以从一棵树走到另一棵树。”

猛然抬头可以看到天上还有房子,用不少东西施加的固定。

“那个地方是属于小二哥的,里面都是他的东西,从做好了房子,除了他,别人就没有进去过。”

“那也是绿野仙踪的一部分么?”

“恩,叫刹那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