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欢喜霜降来虎猫

第七章 欢喜霜降来虎猫

“嘿!嘿!嘿呦~呦~~呦~嘿呦!前滩险,向左迁,嘿嘿嘿~~偏五步,身靠前,过坚岩喽~过坚岩喽~嘿!嘿!上手攀~上手攀……。”

一群纤夫在领头人当先喊出的号子声中,一步一绷的跟着喊,嘶哑的声音从喘着粗气的嘴中低沉哼出来,每一个声音配合着一个动作,领头人看着地形不停调整着整个队伍方向,通过号子来达到动作统一,一领一和间,缓慢而又连续的动作充满了美感,可惜没有人来欣赏罢了,那声音也并不优美,也没有太多的旋律。

渐渐的随着日头的偏移,漫长而又坎坷地路途终于是快要到尽头了,最靠这边的码头处不少人开始准备着接货,或者是接人,纤夫那领头人缓缓停住后,长出了口气,这一趟又熬过来了,多亏虎老大告诉一个地方的大石头碎裂消失了,原来突起的地方变成了大坑,让自己急时调整号子,不然,哪个兄弟掉进去,怕又要多一家孤儿寡母啊。

一群人略低个头再次聚集到一起休息,早就有绿野仙踪的人等在这边拿着食盒,一些已经吃过的人就着清凉的河水嚼着干辣椒,随便坐在石头上闲聊,虎君恩也正是当中的一人,招着手让刚回来的领头人过去,相互间交流下岸边及河水浅滩处的变化,好及时把号子改过来,对于他们来讲,站好了位置后,唱着号子闭着眼睛都能过来。

“虎老大这晚上还有一趟不成?不怕你家那老妞儿(老婆)等急了?”

刚回来的这个领头人找了靠着虎君恩旁边的位置坐下后,送过去一个感激地眼神,又伸手接过来绿野仙踪外卖员递过来的麻辣烫,过瘾地喝上一大口汤,这才眯着眼睛夸道:“好喝呀,这浑身又有力气了,再拉两趟都没问题,恩,今天好象有股特殊的味道。”

依然是第一次来的那个小伙子领头,谁让他熟悉这些人呢,听这话从坛子里额外又舀出来一碗汤给这人补进去说道:“东家说再有几天就霜降了,节气变换时怕你们喊号子嗓子难受,多加了些甘草在里面。”

现在都是免费送,刚开始店霄珥还想收点本钱,后来发现这些人的作用太明显了,已经远远超出麻辣烫的价值,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这不好吧?就是和别人说一声你那绿野仙踪,别的也没干什么,又给这,又给那的,这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你说是不是虎老大?”

这人端着碗看着虎君恩,希望能想个办法报答人家一下,总这么白拿也不是个事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宣传的价值。

虎君恩到是不客气,自己又添了一碗汤,就着热乎劲猛灌一大口“我到现在还没回去,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下,人家绿野仙踪要在霜降这天开张,这些日子吃人家的,拿人家的,是不是也得想个法子好好谢谢人家?”

“虎老大,你说吧,要怎么做,咱们都跟着。”

“听说没?绿野仙踪要在霜降那天开张。”

一个也是商人模样的人跟另一个人逛夜市时遇到,凑在一起唠叨。

“听说了,卖麻辣烫那个么,咱得去呀,前阵子过节人家可送了帖子和不少麻辣烫,那味道和平时买的根本就不一样,听说不少钱呢。”

另一个人接口,看来他应该是接到帖子的人。

“听说了么?绿野仙踪要开业了,选霜降那日子。”

一个小铺中的男人躺在**和自己老婆说着。

“你到那天包些铜钱给人道贺去,前些日子搭仓房人家两个送麻辣烫的小伙子帮咱弄,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

“老大,绿野仙踪要开业了,和霜降一起,咱们那平安费还没要来呢,还要不要?”

那天被杨大小姐一阵哼哼吓走的中年人跟在自己老大身边问着,他觉得那天有些丢脸,有些不甘心,胆子那么小,不就是五百两银子一个月么,人家都敢给,自己有什么不敢要的?

“去,这次我亲自去,到要看看愿意给五百两一个月平安费的地方是何种模样,多叫些兄弟,镇镇场面。”

这老大也有些想不明白,人家为什么愿意上赶子给钱,这事儿有点邪门。

“老爷,那个绿野仙踪要在霜降那天开业,听说已经找人给算过了,那天日子不错,不少老人都说今年霜降无霜,他们是不是要取无双之意啊?”

曹家那天和店霄珥谈完价钱的管家这个时候在书房找到了曹家的当代家主,汇报着关于绿野仙踪的问题。

“准备一份贺礼,霜降那天给他们送过去,依儿在那虽说给了钱,可你我都知道,再多的钱,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先生,依儿这几天学的东西,比以前多不少,也开心不少。”

杨家二进的院子中,店霄珥正围着一个架在炉台上的锅忙活着,杨大小姐一手拿个绢帕,一手拿双筷子,安静地等在旁边,看着店霄珥把不同的调料放到锅中。

过了半刻钟以后,店霄珥这才把锅中的面条捞出来,撒上其他配料,端一碗到大小姐跟前说道:

“尝尝吧,挺长时间都没有做过了。”

大小姐吹着气迫不及待的一口接一口吃上了,对于自己的小店子她是最相信的,哪怕小店抓个虫子告诉她好吃,她也能一口给吃了。

“好吃,小店子这是什么面?以前都没吃过。”

“这个叫神仙面,是在刹那芳华中准备的,别地方没有。”

店霄珥自己也吃了几口,觉得味道还可以,决定以后在刹那芳华卖,独一家才可以赚钱。

“那我吃了以后,我是不是就变成神仙了,嘻嘻!”

大小姐调皮的说道。

“你吃了以后,你没变,面变了,变成担担面了。”

“那,你在天上就卖这一个东西么?我也想去玩。”

对于由神仙变成担担,大小姐根本没什么表示,反而对那连着几棵树的刹那芳华感兴趣,她说的这个玩不是到上面去,还包括给客人端茶倒水什么的。

“去吧,到时候不只是大小姐你,还有那些孩子都要用呢,换着不同衣服去骗人家,不是,是为人家服务,还有其他的东西吃,在那上面的所有东西都尽量要用别处没有的,龙抄手、珍珠圆子、蛋烘糕,还有…想不起来了。”

店霄珥记得有挺多好吃的,怎么关键时刻就没印象了呢,当初和别人吹牛找资料时,有五、六十种呢。

正这时,白老头打着酒嗝晃悠了过来,酒葫芦被掖在腰间,手里拿着红、蓝、白、黑、绿、粉六种颜色的魔方,边摆弄着边往这边凑,一看就知道他是抢人家小孩的。

“什么味道呀,这么香?给老头子我弄一碗尝尝,哎呀!小店子,你弄那个叫刹那芳华的放在树上,我这老头子可怎么上去呦?想给你钱,你都赚不到。”

白老头找了个挨着锅的地方坐下后说道。

店霄珥明白他是在给自己提醒如何让不方便运动的人上去,尤其是一些有身份的老人,给他盛了一碗担担面后说道:“那下面不是有不少蘑菇么,旁边有专门系绳子的地方,坐上面就可以等着被人拉上去了。”

果然如一些老人说的,今年的霜降并没有下霜,只是天气稍微凉了一些,清冷的气候也没有影响到人们生活,原来的‘常来’酒楼已经换上了绿野仙踪的招牌,旁边那个兑下来的楼也跟着挂上了辐条。

噼里啪啦响彻云霄的鞭炮声让周围前来看热闹的人捂上了耳朵,一些小孩子却紧紧盯着那一挂挂的鞭,等待着一会结束后,跑过去拾取没有燃到的,拿着玩去。

杨家拿出不少铜钱来,撒给这些孩子,一片片惊喜的欢笑声中,杨金主开始招待各方来客,身份略低的人自有孙守怀笑脸迎上去。

“小店子,你真准备好了么?那黑虎帮的来了真不用我家护卫去拼?”

大小姐有些担心的问店霄珥。

“放心,都安排好了,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喜。”

店霄珥充满信心地说道。

不出所料,正在欢欢喜喜时,打道西边呼啦来了足有一百多人,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护在一个模样斯文人旁边领着头向这边走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这就是负责这一片地方的黑虎帮,普通的人都向后躲,一些受过压榨的人怒目而视却也不敢言声。

“绿野仙踪谁主事啊,我黑虎帮过来收平安费来了。”

那长着横肉的汉子当先喊道。

“绿野仙踪谁主事啊,我黑猫帮过来收除鼠费来了。”

一个比黑虎帮那人声音还大的喊声从东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