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千里名驹守磨旁

第十章 千里名驹守磨旁

霜降后,将将放晴几天便又淋淋下起了小雨,反常的天气让一些生活并不富裕的人,心中充满了阴唳,乌云沉沉,更有身体患有病痛之人咒骂着老天爷,成都府北城外一处贫民聚居的低矮民房里面,伴着嗒嗒雨滴,传出孩童的声音。

“娘~我饿了,爹不是说用‘大脚’可以换来不少吃食么?可早上出去到现在都不回来呢!”

一个近十岁的男孩,用手扶着门框站在屋子里面,看着外面地上汇聚在一起的雨水变成涓涓细流,期盼地往用枯枝泥巴做成的围墙外面张望,瘦弱的身板上面是一些不知何时弄破留下的伤痕,打着层层补丁的粗布裤子,短了一截的套在腿上,沾满泥泞的鞋面窟窿中,露出一个大脚丫,不安分地搓动着。

里屋塌上一女子细心地在撑起来的绢布上刺绣着图案,闻言后长叹口气“诶~你爹也是的,今年的收成不错,若安稳过日子省下来的谷米还能换些粗布给你做身衣服,可他非要去蕃子那边换牛羊说是求富贵,借了不少东西过去,结果可好,那些东西都被抢了不说,人也差点没回来,唯一趁乱弄出来一匹马,那腿细的一看就做不了活计,卖了就卖了,欠下的债咱慢慢还,人平安便好,等娘把这张绢绣完,卖钱就给你买糖吃。”

眉间那久久不能散去的忧愁下,一张略微还算周正的脸孔,瘦弱地两颊,衬托着那双依然清秀坚定的眼睛,言语中充满了对好生活的向往及对丈夫的支持。

那孩子转过头来听着生活中琐碎的唠叨后,被后面那个糖吸引住了,再转回头时,遥遥看见一个身影后,不顾外面还在下着的雨,迈过门槛就冲了出去,嘴上高兴的喊道:

“娘,爹回来了,背了好多东西,我去帮着拿,‘大脚’一定是被卖了。”

果然,一个中年人略微弓个腰,披着蓑衣快步向这个泥巴院子赶来,啪啪作响的落脚声音,显示出身上背着东西的沉重,两手紧紧搂住胸前的一个罐子,低下头来用脑袋给这个罐子遮雨。

那女子也是放下手中活计迎到门口处,帮着丈夫把蓑衣小心摘下,还有后面那袋子应该是粮食的东西,轻声问道:“相公那马卖了?”

“卖了,呵呵!卖个大价钱啊,本来我牵着出去已有几个人愿给二十两银子,我琢磨着卖了也好,可谁知遇到后面院子家那大小子了,非请我到绿野仙踪那吃顿麻辣烫,说原来那个‘常来’酒楼现在作为卖麻辣烫的地方对外开张了,可以进去吃。”

边把身上挂着些零碎的东西让自家婆娘摘下去,边说着话的这个人,说到这儿里顿了下,不由又咽了口唾沫,想来那麻辣烫是吃舒服了。

直到剩下怀中那个罐子,方接着道:“结果你猜怎么了,人家院子里出来贵人啦!说看上咱家那‘大脚’,让我进去谈,然后出来不少人评着马,最后好象是管家模样的人给我二百两银子啊,这下好了,还完借东西的钱,盖几间新房,等幺儿大了要挑个好人家给说房媳妇,哦,看上个镯子我也给你买回来了,就在怀里呢,这些年苦了你了。”

“真的?卖了这些钱?那就好,这下咱家真有好日子过了,你也是的,还买什么镯子,当初嫁你时可不是为这些的。”

女子惊叹那细腿马卖了这么多钱时,也为丈夫给买东西而高兴,微红着眼圈伸手去接那罐子问:“这里是什么?恩,挺沉呢。”

那男的马上张手做托扶状道:“小心,这里是盐呐!整整一罐子盐,少说也有五斤,别撒了,这年头买都不好买。”

女子手不觉间就一哆嗦,轻轻搂在怀里疑惑说道:“这盐哪来的,就咱家这身份,愿意花钱,一次也买不来这么多呀。”

“给的,卖完了马,又追出一个店小二,说谢我弄来这一匹好马,他心理平衡什么的,这盐是他给我的,和绿野仙踪没关系,也不知道他一个店小二哪来的那些盐,哦,他还说让我安顿好家里后,过两天去找他,有事情要说。”

绿野仙踪一大蘑菇旁边,不少人在那忙活,一匹大碗蹄、细长腿、平直腰、高曲颈、瘦腮头、尖角耳、珍珠眼的马静静被牵在旁边,几个人抬着磨盘组装呢。

正这时,杨家大小姐到了,对旁边一个老者恭敬请教道:“钟爷爷,这匹马真的是匹难得的好马么?”

“好马呀,若不是老头子我还想来你这绿野仙踪吃东西,真就等人离开后自己花钱买下来了,就又怕此事被你这小丫头知道了,吃饭时过来问我,老头子无脸应对啊!”

那被称作钟爷爷的人,用手捋着颚下几缕飘然,目光欣赏地打量着这匹马,早上他要进绿野仙踪吃饭时,见到这马便找来杨管家告诉说这是一匹千里马,想要的话可以买下来,不然等这人离开绿野仙踪的地方后,他就自己买了,和绿野仙踪再无关系。

杨金主知道这老爷子身份不一般,见人家有意指点相让,马上就找到那人,给出二百两银子的价格,后来店霄珥听说这马千金难买后,追出去又给人装了一罐子盐,并打起了别的主意。

杨大小姐再一次听到这是匹好马后,指着那几个搬着磨的人说道:“把那磨换了,换小一点薄一点的,真以为要让这马磨东西啊,就是做个样子。”

转过身又对钟老头说着:“钟爷爷最好了,怎么能和萱儿抢东西呢,是吧!今天我让小店子给您做一道菜怎么样?”

说着还眨了眨眼睛,逗得钟老头开心大笑起来,这也是店霄珥教给的方法,见一些老头过来时没有带着晚辈,便让大小姐趁这个时候领着一帮小家伙到旁边陪着,结果把这些老头哄得是开怀不已,那会讲故事的煜儿一次说起玩的时候没有好看的小树,有个老头直接让人给送来一株两尺高的珊瑚,这地方可不是福州府啊!离海远着呢。

“小姐,小二哥为什么非要马呢,昨天来的那个人,就是因为没有拿出来马,这才没上到刹那芳华,结果走时说今天带马过来,这都过晌午了,还没见到。”

丫鬟珠珠这段时间经常陪在大小姐身边,也渐渐适应了开心的日子,不象以前那样做事和说话都要害怕出毛病,大小姐真如别人说的那样,不在乎你做错事,只看你是不是真的为杨家考虑。

听她这一问,大小姐想起了什么一般,扑哧一笑,还没说话呢,旁边被她拉着的煜儿先开口了。

“小店子哥哥好象买过马,应该是六十两银子,后来死了,他抄小路走回来的,好远,从那以后,他在遇到马的时候就总盯着看,嘴里还嘀咕什么‘上当受骗、吃一亏、长一堑’。”

成都府午后,天上的乌云好象被谁追赶着一般,匆匆地向东南方飞去,露出了淡青色的碧空,几个小孩子蹲在因雨水形成的小河边,用泥石让小河改道,再挖个坑蓄上些水,嘴里也念着“郫江长、锦江宽、大江滚滚它水接天,水接天、阻两岸、阿哥阿妹难相见,还好有那黄家船,黄家船,连成片,踩着船沿到对面,儿孙满堂三百年。”

这就是有着三百年家族史的黄家船队,作为当代家主的黄程锦结发妻早逝后,一直思念着故妻,连个妾室都未曾续,庆幸的是那妻子给他育有两子一女,不然这一枝算是断了,下任家主只能从旁支子弟中来选。

不惑年龄的他除了经营买卖外,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吃喝上,昨日从外地回来后,听说成都府居然新开张个绿野仙踪,那里面东西和别处都不一样,更有一个悬在天上,连着几棵树的刹那芳华,至今无人上去,这才急匆匆赶到地方要进那地方看看,谁知要黄金也就算了,居然还要骏马。

看着身边这十匹漂亮的高头大马,黄程锦觉得这次终于是准备好了,怕人家不认可这马,特意找来一个相马的能手,带着百两黄金高兴地奔绿野仙踪而去。

路上。

“郑师傅,今天你可要跟人家好好说说,万一他们不识货,可就靠您帮着说话了。”

黄程锦对着旁边跟着的一个也是四十来岁的人说道,这人可是远近有名的相马能手,此次花了白银五十两才请来的。

“黄家主您放心,我郑一眼在成都府还是有那么点名号的,我说这马好,这马就绝对差不了,再说您这马也确实不错,稍微懂行的都能看出来。”

喜爱地轻轻捋了下旁边一匹马的棕毛,郑一眼自信地说道,这次要不是有十匹好马,给他一百两银子他都不愿意来。

片刻后,一行人及马就来到了绿野仙踪,进得院子,黄程锦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那个郑一眼就连滚带爬地跑到那匹拉着磨的马近前,一把拉住嚼头,眼泪登时就下来了,开口气愤的嘶喊出声:

“谁呀,这是谁呀,让千里马拉磨?你们就忍心啊?”

黄程锦看着这个失态的郑一眼,又看着那拉磨的马,再回头瞧了瞧自己这十匹,心说道‘完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