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春夏秋冬四季游

第十一章 春夏秋冬四季游

黄程锦站在这个叫刹那芳华之地的头一个屋子里面,刚才被拉上来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刹那芳华一共是四个屋子,从第一个进,第四个出。

那马并未合格,人家一匹千里驹都能用来拉磨呢,自己那十头耕地可能更配套一些,无奈之下,用黄家在成都府的名声及信誉,答应了人家一件事情,这才上得树来。

这第一个屋子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因四周都被遮挡上了,唯一的的光线来源就是桌子角那地方的一只蜡烛,荧荧一点,还被纱罩给罩住了,周围看上去好象有些其他颜色的东西。

伸手碰了一下蜡烛后,发现被是固定的,桌子上有一碗面,用筷子挑起来一丝,尝了下,味道不错,以前没吃过,吃了两口怕后面还有好东西肚子装不下,这才放下筷子,疑惑的来到下一个屋子门前,轻轻握着把手,带着期待的神色使劲拉开。

眼前出现的并不是另一个屋子,而是一个黑色布帘挡在那,刚要去拨开,后面却突然亮了起来,黄程锦赶紧回身,不知从哪来的蜡烛同时映出了整间屋子的模样,青翠的树木、翩翩地蝴蝶,蔓延到脚下的花朵和绿草。

一个被白纱遮住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两个小孩子在那里荡秋千,咯咯地笑声传来,原来的那套桌椅早就不知跑到哪去了,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场景,让黄程锦呆了一呆后,还没来得急好好观察下呢,就听见被秋千荡起来的那个小姑娘说道:“叔叔进一下个地方吧!”

在黄程锦吃惊这是真人的时候,所有的蜡烛又同时灭掉,等了一会儿眼睛稍微适应了,见刚才坐的地方那桌上的蜡烛依然是那么朦胧地亮着,一切好象梦一般,快步走到白纱后面,果真有一个还在摇荡的秋千,可人却没有了,发愣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刹那芳华的外面,一张大网上此时正挂着岳洲知洲的孙子谢鸣鲲和曹家的丫头两个孩子,那第一个屋子外面围着的一大块黑布,里面有不少人还拿着蜡烛。

这就是店霄珥设计的刹那芳华,若不是他对壁画研究不够,也用不到把房间弄这么黑了,一小会儿工夫,还没等人看明白呢,就又暗了下去,这样才能把一种感觉留给进去的人,第一个屋子尤其重要。

负责第一个屋子的人这时候就可以休息了,第二个屋子外面的人开始准备。

屋子里面黄程锦想了半天后,知道这就是刹那芳华应该有的东西,借着微弱地烛光看着面前的画微微一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确实挺有意思,走到那块黑布的地方,伸手拉开直接迈了进去。

橙红相间的景色映入眼帘,一种没听过的乐器轻轻演奏着,脚下是真的泥土,蹲下身用手摸了摸,挺硬实,上面还有飘落的枯叶,屋子中间依然有一张桌子,却没有椅子,别样的感觉合着那乐器声让黄程锦有一种莫名的舒服。

“叔叔,这个橙子是给你的,拿了后就进下一个屋子吧!”

听着声音,向那边看去,只见又一个蒙着白纱的后面,一颗树被推开一个小门,一个小姑娘走出来,伸手在旁边枝杈上,摘下一颗橙子,往黄程锦这边扔过来,等他接住后,那个小姑娘转身又进去了。

捏着手中这个橙子,黄程锦两步跑到那个树前,摸了下,发现就是一块木板,再看那个挂着橙子的枝杈,居然是也是画上面的,那橙子挂哪了呢?

屋子外面过了一次瘾的黄丫丫高兴的站在黑布里面,店霄珥弹着吉他等带着黄程锦进下一个屋子,这吉他可是让工匠弄了不少次才做出来的,大前天刚完工,不然只能找别的乐器了。

“这应该是秋天了,刚才那个是春天,呵呵!有意思的想法,下一个是什么呢?冬天?夏天?”

自语中黄程锦拿着橙子拉开了下一道门,果然,是四季中的一个,冬天,一片雪白中透出丝丝凉意,侧面的墙上是寒江垂钓图,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有一个半圆形的锅,下面一个支架上燃着碳,锅里面冒着热气,闻着味道不错,有箫声响起。

黄程锦往外吐了口哈气,眼见那哈气是一层白雾,真冷呀?别说,这地方还有点手段,走到椅子旁坐下,屁股下面都凉飕飕地,趁着热乎使劲吃上两口,感叹着说道:“这味道真不一样,就凭这些,不贵,不贵,要是有酒就好了。”

说完又夹了块鱼肉放到嘴中,可没想到,他这口还没咽下去呢,寒江垂钓图上那个老头,转过头来从腰间把那一个葫芦摘下,向这边抛过,同时说道:“老朽这里有酒,客官尝尝。”

说着话还从江里钓出条鱼,放到旁边竹篓中,再次把线甩到江中。

这次黄程锦决定要看看这个人是怎么躲起来的,盯着那老头起身要过去,突然一阵夹杂着雪沫的风吹来,使得他不得不遮了下眼睛,等风过去后,走到近前,依旧是幅画。

屋子外面顶上,几个人正心有余辜的喘着气,果然让小二哥猜到了,这人真想过来啊,看着几个鼓风筒和旁边做好的冰沫子,感到道,总算是没露馅。

黄程锦拍了拍身上的冰,郁闷地又回到桌子这里,拿起筷子接着吃,喝了口酒发现不错,正宗的五粮液。

“若是有人陪我一起喝就好了,也没个伙计侍侯着,这点不好。”

黄程锦再次自语的说着。

“客官可是找小的?”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把他给吓一跳,扭头一看,后面画的是一个草房,他进来那个门与草房的门重叠了。

店霄珥端个托盘拎着条活鱼进来,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走到草房墙角那,拎起一把椅子过来,黄程锦这才发现那椅子是真的。

“你,你这是干什么?一直跟着我来着?”

黄程锦疑惑的看着那托盘中的东西和鱼,问着店霄珥。

“没一直跟着您,小的觉得您是第一个来吃饭的,所以特意准备给您做个生鱼片尝尝,这个是额外给您的,不算在这里面,以后再来想吃,您要单独付钱。”

店霄珥边手中拿着刀花俏地收拾着鱼,边解释着。

看着这个伙计那熟练而漂亮的动作,黄程锦觉得自己好象占便宜了,对吃有研究的他,当然知道这一个生鱼片就要不少钱,制作的人还这么年轻,可不容易啊。

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交钞,摆在桌子上推过去说道:“身上没带现钱,这是二百两银子的银钞,算是给你的赏钱,你能告诉我这刹那芳华是谁想到的么?还有这个煮着鱼的锅谁弄出来的?”

店霄珥把鱼片处理好,调料摆正,一起递到黄程锦面前,回复道:“谢您了,这里没有别人,小的就不唱念套话了,这地方就是小的想出来的,不少人配合着才能如此,至于这水煮鱼,绿野仙踪里就有,材料上稍微有一些不同,您吃着好吃,主要是这屋子里面冷。”

两个人说着吃着,舒服了后,黄程锦站起身准备到下一个屋子,店霄珥一旁陪同。

“你也要跟来?刚才忘问了,那些真人都是怎么藏起来的,墙壁上都是一样的竖纹,看不出来哪地方开门。”

黄程锦再次问道。

店霄珥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不能说,却在心中想,这就是顶级木匠的价值,那墙上开门处做的都是暗楫,恩,得给黄师傅加工钱了。

到门这边黄程锦正要打开,店霄珥先张嘴说道:“我先进,我把船拉过来。”

黄程锦哪里听他的啊,他这次准备好了,进门就奔着那画着人的地方去,看你怎么办?一手拦着店霄珥,拉开门用眼睛一扫,发现了,这应该是大海,墙上画着一只不认识的船,隐约有人在那,二话没说,迈步就跑。

‘扑通~’

店霄珥在后面一闭眼睛,看着黄程锦掉水里面去了,这个屋子是两个屋子连一起的,为了突出大海的效果,下面特意放上了不少水,若不是紧挨着树,都支撑不住,那木板缝隙都用树胶加鸡蛋清抹严实了,水染成淡蓝色,门口这近处做的最逼真,约六尺来深,其他地方就浅了,不然太沉。

弯腰把黄程锦捞起来,店霄珥拿过旁边拴着的绳子,把一只将将能容下两个人休息的小船从另一边拉过来,那上面有一张桌子、托盘和水壶。

给湿漉漉地黄程锦倒上一碗茶,店霄珥才介绍着,这个四季刹那芳华只有这一次,下次再来就是别样的东西了,客人也可以预订刹那芳华中的景色,只要出的起钱就行。

小船在这不大的水面上转了几圈后,终于停到了另一个出口,看着只有一条蜿蜒向下的平滑路面,黄程锦不知如何下去,问道:“这是什么?”

“滑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