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5章 欢欢喜喜迎新年

第三十五章 欢欢喜喜迎新年

日子一晃到了腊月二十九,绿野仙踪不时从某个地方传来欢笑之声,该准备的东西俱都完毕,剩下的就是一些边边角角的活计了。

溜冰场的一个凳子上,大小姐穿着冰鞋坐在那里,看着十来个人在那推着椅子来回转圈,脸上却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嘟个嘴跟旁边拿着一个薄木板夹子的店霄珥说:

“小店子,这下怎么办啊?一共就这点人,根本就不赚钱,过完年以后,天一热,人家还不得找咱们赔他们冰鞋钱啊?”

这两天是人家见麻辣烫不卖了,突然觉得绿野仙踪有些神秘,找人一打听,神秘的事情没打听到,故意放出去的溜冰场到是让人知道,若不是过年,现在可能人都得排队,可惜年根底下只有少数的人才能出来。

停下写画的动作,抬头看了眼那些高兴玩耍的人,店霄珥安慰着大小姐“没事,你愿意把你穿过的冰鞋给别人么?哪怕你用不上了。”

“当然不愿意了,这东西留个念想也不给别人。”

大小姐考虑了一下明白人家不能退鞋了,神情放松了不少,这鞋上可赚的是大头。

店霄珥接着道:“这样,给咱们绿野仙踪的人都做一双冰鞋,就当是一项福利了,让他们趁着冰还没化也高兴高兴,明天就是三十了,想点开心的事情。”

“好吧,听你的,这下又便宜他们了,一双鞋需要不少钱呢,他们要是不使劲干活都对不起这鞋。”

大小姐对店霄珥这样的想法从来都是不反对的,事实已经证明,给了长工们好处后,他们是真的卖力气干活,都怕失去这份工,再找不到如此的东家,当他们对别人吹嘘自己上工的地方如何好的时候,得到羡慕的同时,更有无数双眼睛红红地盯着呢。

不再想赔了还是赚了的事情,大小姐把目光移到了店霄珥手中的夹子上,看那上面各种简单的图案和旁边标注的小字,马上露出笑容问:

“小店子,这个东西弄好了,真的不比幼儿园少赚?那我们不是又要雇人?恩,林姐姐那有不少闲人,用她的吧,正好她也缠着你要开买卖,把这个弄给她,然后我们分成如何?这样,把柳姐姐也带上,算她们两个的,以后就不用再给她们出主意了,我想想,我们应该要多少才好。”

“想要多少就要多少,等过了年多找些人把绿野仙踪快些盖起来,我这闲的都难受了,走吧,去给白老头看看这东西,省得他整天装出一副可怜模样跑到你跟前晃悠。”

把最后一点弄完,店霄珥便扶着大小姐到旁边那个围成小屋子的地方换鞋。

*

大小姐这个正院中,杨金主站在此处来回指挥着下人们忙碌,几个小家伙趁着乱劲高兴的钻来钻去玩起了捉迷藏,白老头非常有毅力和任性的坐在这里等着店霄珥来时好唠叨两句,喝着酒时也高兴的看孩子们玩乐。

唯一不太满意的就是自己那孙子白继祖,捉迷藏么!就要出其不意,可你每次都往一个地方钻,那能不被逮着吗?不时的,还会有孩子跑过来到他面前拿几粒辣豆笑嘻嘻扔到嘴中,也算是其乐融融。

店霄珥和大小姐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白老头正在那给干辣鱼撕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并仔细看看有没有刺儿,能吃的都被小孩吃了了,他不愿意回去拿,更不想指使还在忙碌的人,只好把最后的两条干鱼给撕开。

“白爷爷,您这是忙呢?”

大小姐拿着店霄珥的那个木板夹子背在后面,笑呵呵跟白老头打招呼。

“啊!啊?不忙,不忙,我这老头子呦,一天都没个事情做,腿脚都不利索了,谁能可怜可怜我,给帮着想个法子呢?”

白老头见是店霄珥来了,马上换了一副表情,愁眉苦脸的哼哼。

大小姐把那东西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故做神秘地说道:

“白爷爷,看到没?小店子已经给你想好事情做了,都写在这里,好多张呢,可是这个东西一但拿出来,成都府的那些坏人又该来捣乱啦!怎么办呢?算啦!还是等过完年收拾收拾搬家吧,到时候欢迎白爷爷来玩。”

白老头见大小姐这调皮的样子也跟着呵呵笑起来,扭头看店霄珥赞赏地点头说道:“杨家这回算是占便宜喽!行,不错,有这份心,老头子我就高兴,来,跟爷爷说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一个东西,是很多东西,都是玩的,我家小店子是什么人啊?一个东西至于忙这些天?那个,先要有一个地方,叫老年宫,年岁大了的人都可以进去玩,有围棋、象棋、跳棋、麻将,还有门球、牌九,记不住了,好多好多,这样那些年岁大的人就不用挨家窜门了,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就象一些诗会一样。”

大小姐开心地介绍着,好象这些东西都是她弄出来的一般,想了想对白老头又说道:“这个地方弄好了后就归您管,您说如何就如何。”

“好啊,好地方啊,这样谁愿意来就来,也不用在专门派人去请,先在这弄着,若是可以,我回京后也弄一个,对了,那我用拿出来点钱买地方么?”

白老头琢磨着可行,有个长久的地方方便不少,省的开个诗会还要来回通知。

见他同意了,大小姐也高兴,摆着手甜甜地说道:“白爷爷,哪能用您花钱?您只要不让别人给捣乱,帮着安排些事情,其他买房子和做这些东西钱都由我、林姐姐、柳姐姐出了,到时候可以按月收钱,也可以按次数收钱,那些玩的东西也一样,不是很贵的。”

“还能赚钱?我就说小店子不能平白无故费劲弄出这东西么,果然如此,也行,赚钱好啊,我是不是还得找个帐房帮着管一下帐?”

百老头终于看清楚了店霄珥的本质,搓着手问关于钱的事情。

大小姐一听这话后,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白爷爷,不用的,您就安心地玩,保证没有人来捣乱,随便安排一下事情,其他的就不用您管了,钱我们直接安排人去收。”

“那,那我不是白做工了么?”

“没,您管了这些事情,您自己玩,就不用花钱啦!”

*

临近三十,欢喜的气氛几乎充盈在每一个角落,到处是忙碌的人。

惟有成都府府衙那个破败的书房显得有些冷清,于正袁胖胖的身躯挤在椅子上,稍一动弹便发出咯吱的响声,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罗写满了小楷字迹的白色绢布,上面每说完一件事就会重新分出一行。

思考了良久,这才转头对候在旁边的管家说道:“这里面的东西你也看了,究竟是行还是不行呢?黑虎帮那个所谓的师爷能够想出这些?盈了、亏了不一样算钱,按月支出,每月还要在预留出一些不能给我,用我的名声去收钱、放贷,同时还给我宣传什么爱民形象,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能分出来究竟是好还是坏不?”

这正是店霄珥跟郭昌荣商量的那个事情,后来郭昌荣觉得还不完善再次找到店霄珥,店霄珥自己考虑一番把能想到的都写上,又跑到那个经历过许多事情的老者智囊团求教,加上白老头补遗,终于弄出了这么个自己都不知道好坏的东西。

管家表情苦痛地摇了摇头“老爷,这东西我看了,迷糊!好坏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就凭黑虎帮那个郭昌荣,累死他,他也琢磨不出来这东西,一定是有谁在背后给他支招,可他黑虎帮要是有这样的人,早就坐大了,何必等到现在?”

天上那云彩来回随风而动的时候,一不小心露出个空隙,让一缕阳光从冬日的午后照在这间破书房的窗楹上,把一个方格模样的影子映在屋中的时候,也有一些透过那纸孔的缝隙钻进了屋中,如一个光柱连到天上,期间那可以清晰看到的灰尘让人觉得更加凌乱。

“那也得给他们一个回复啊,说好了年底,这些日子都没有派人去给他们找事,这四成的纯利少了些,可后面还说了,有额外的红利和印利,看样子他们是联合起来了,若动武的话,不好办啊!”

坐在椅子上看着灰尘的于正袁无奈地说道。

那管家想了想出主意道:“老爷,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真要是有谁家过不下去,就直接给招到厢军里面来,或许还能多报一个空额呢!对了,派人去跟着是见到郭昌荣去过绿野仙踪,而这个什么保险开始时就是打着绿野仙踪的名号,您说会不会是他们给出的主意?”

于知府闭着眼睛想了下点头道:“差不多,尤其是他们那个店小二,安排人打听后,好象不少事情都是他在后面弄的,行了,先不管了,给他们回个话,就说本老爷同意了。”

管家领命出去,于正袁却突然一拍桌子骂道:“欺人太甚,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是店小二身份,这不是故意埋汰别人么!哼,今年下边各县若是再招马监主簿就按这样来,咦?对呀,或许可以和这个小二商量一下,给他个官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