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6章 新春佳节有表演

第三十六章 新春佳节有表演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迫新岁’

大年三十这一天是要守岁的,早有先见之明的店霄珥在下午的时候就忍住兴奋的心情小睡了一觉,六个小家伙也被安排回去睡觉,可躺在那里来回翻滚着根本不困,看着特意为他们挂在墙角的鞭炮,焦急地等待着。

“小店子,我困了,有没有什么办法提神?”

亥时刚过,守着新年到来的大小姐就委顿在主位上,她也是因白天太高兴了才如此的,强撑着精神,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周围也有不少的人在那候着,这是一个大厅当中,除了一些招来的时候就没有家的本地人外,其他就是由杭州带过来和路上加入的,白老头、林、柳三人也与大小姐并坐在那里,厅中装不下的人在外面搭了些棚子,里面摆着红红的火盆。

店霄珥正坐在下面一个角落处闭目养神,听到大小姐问话,嘴中答道:“喝茶,喝了以后就不困了。”

其实店霄珥想的是那个咖啡豆,煮点也可以提神,可实在是太少了,只好压下这个念头,扭头扫视了一遍周围这些人后,又把眼睛闭上了。

“哦!”

大小姐轻轻应了一声瞧着桌子上的茶水和干果、糕点等东西,又看了眼下面那些人面前的吃食询问道:

“你们怎么都不吃呢?吃吧,都是给你们准备的,这里不是咱们杭州的本家,规矩少,不然也不能把你们都聚在这地方,就当身边的都是亲人吧。”

听她这一说,下面不少人眼圈却红了,尤其是女子和一些年龄还小的,既想家又为大小姐这番话而感动,杨金主站在门口的地方,望着大家的样子,眼睛中露出深深的自责,象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由他来安排和张罗的。

店霄珥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到小狗子三个人这里,他们三个人正吃的欢呢。

“布头,你想家不?我想我爹和我娘了,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上回的信送出去,到现在也没回,他们看信时一定是周伯伯家那个二小子个念的,除了我以外,周围那些人家也就他认识两个字,等什么时候回去我再教教他。”

小狗子舔着手上的油,跟吃着大枣的布头说。

布头伸出手来接过嘴中吐出的枣核,一脸轻蔑地着小狗子“就你?你还好意思说,当初到如归的时候,你写个自己的名字都歪歪扭扭的,狗字还写错了,成个小拘子,若非你够机灵,人家都不要你,也就是小二哥来了,咱们才跟着学东西,吹牛你别跟咱俩这吹呀。”

“就是,知根知底儿的人不能吹,我到是想家了,还想我家隔壁的小雨,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漂亮了,还记得我这个小胖哥不?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呦!咦?我才看见,小狗子,你告诉我咱们面前这些东西,吃哪样能吃出一手油来?”

胖墩儿正想着隔壁小雨拽文呢,猛然看到小狗子舔油才反应过来,这里没有带油东西,怀疑地盯着他看,布头也一脸等待解释的样子。

“哪有油?没?”

小狗子从怀里掏出个搭巾使劲蹭了蹭,伸手让两个人看,这都是跟店霄珥学的,不管什么时候小二应该有的东西就要带着。

店霄珥这时过来踹了脚他们的凳子,招呼道:“都跟我来,在船上没事儿的时候教你们玩的东西都没忘吧?跟我去准备一下,给大家耍一耍,不然都睡着了,不白干,我也学着林小姐她那边,给你们分点东西,她那刚才是每人两个鸡爪子。”

说完打头往外走,小狗子三人跟着,布头与胖墩儿对视一眼后,齐声说道:“恩,分鸡爪子?看出来了。”

*

一刻钟里大小姐灌进去两碗茶,肚子饱饱的反到是更困了,扭头看看端坐在那里,蒙着面纱的柳姐姐,又看了眼拿着店霄珥写的那些东西不停琢磨的林姐姐,最后对不时抿一口酒吃点东西的白老头问:

“白爷爷,您不困啊?您整天喝酒吃东西,能吃下去么?”

“我一个老头子睡觉轻,白天你们玩的时候,我就抽空眯那么一会,现在还不困,至于喝点酒吃点东西,没有多少,都是舔一下有个味道而已,你若是挺不住了,就跟那个小管家说说,让他守着,恩,还是换你的小店子吧。”

白老头悠哉地跟大小姐讲着,说到让管家守着时又有些不放心地换成了店霄珥。

大小姐点了点头,向店霄珥那里看去,却发现人不在了,心中一惊困意登时就小了,瞪着眼睛四处寻找,正这时就听外面传来了幽幽的洞箫之声,没听过,只第一句就加入了变宫这一声音,紧接着有人唱道:

“今夜无眠,今夜无眠,当欢乐穿越时空,激荡豪情无限,来吧亲爱的朋友!来吧亲爱的伙伴……幸福岁岁年年……今夜礼花满天。”

同时还有一个店霄珥独有的乐器声跟着配合,强弱弱节拍感觉让人不觉心中就一种特殊的感觉,想跟着动弹一样,大家往门口处看,只见胖墩儿用手使劲捂着喉咙的地方压低声音,唱着走进来,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衣角,微微发抖,眼睛不聚焦地看着前方,头都不敢动一下。

在他后面是一个林家小姐那边的过来的乐工,嘴中对着一只箫轻轻吹着,脸色淡然,手指轻柔,比起胖墩来强多了,在后面就是两个同样有些紧张的小狗子和布头,一会儿他们也有节目。

店霄珥左手来回换品,右手打出3/4拍的节奏来,边弹边走,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心中却对这个吹xiao的人佩服不已,刚才自己用吉他的单弦给弹了一遍后,她马上就能学着吹出来。

经他们这一弄,大家困意顿减不少,大小姐更是高兴地站起来两只手跟着节奏来回比画着,刚才躲到别处玩的六个小家伙也凑了过来,煜儿指着店霄珥对旁边随音乐找感觉的宇儿说道:

“看到没?这就是小店子哥哥说的价值,我姐现在一个铜钱都不给,占了这么大便宜就是低成本,以后你也要达到这种程度,明白没?”

“切!这种程度?你变成女的我就能,还跟我说成本?你姐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被打扰了的宇儿一点没给煜儿这个未来家主好脸色。

一曲结束,准备好的小狗子和布头站出来刚要说一段对口相声,大小姐就跑过来把他俩给扒拉到一边,对店霄珥说:

“小店子,给我弹那个青春舞曲,我也会唱,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开……。”

一边唱还一边在那跳,这可是当初学会这首歌以后练的,今天第一次拿出来给别人看,周围的众人这下开眼了,什么时候大小姐还会这个?

欢乐的时候总是短暂的,随着歌曲、相声、小品一个接一个出来,眨眼间就到了午夜时刻,在店霄珥非要唱完难忘今宵后,演出也正式结束,开始由杨管家安排一系列的祭祖仪式。

*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因没有家住在此的原因,相对烦琐的仪式简单了不少,下人们拿着大小姐以压岁钱名义给的红包,高兴地跑到外面燃放鞭炮,林小姐见人家那几十上百两银子往出给,除了吃惊就是心疼,而自己家那些人目光中的羡慕神色,让她不得不也给了一次,虽说金额上有些差距,可总比没有强。

“小店子,以后我们年年都这样好不好?可惜这次我们家那些乐工和歌女都没带来,不然一定更热闹,你是怎么想出来那么好玩的事情的?”

大小姐看着别人在那点燃爆竹,凑到店霄珥耳朵边大声说着。

看着漫天飞舞的烟花,店霄珥那目光深邃的好象要穿透夜空一样,扭头对大小姐认真地说道:“那不是我想出来的,我只是承载了伟大先人的骄傲,而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传承下去。”

大小姐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喊着:“我知道啦,我帮你一起传,一起用这些骄傲赚钱。”

一碗接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被端到大家前面的桌子上,大小姐夹一起个沾了下调料,放到嘴中美美的嚼着,见店霄珥还没动筷子,给他送到碟中一个。

白老头吃一块鱼肉后,抬起头看着店霄珥问道:“小店子啊,过了年又长了一岁,你有没有想过要做些什么?”

“有啊,我想再找几个合适的马夫把那些好马弄一弄,还要招些人把绿野仙踪重新盖起来,最好再有几个有钱人要求刹那芳华的,后院的溜冰场也快化了,等黄师傅和王小石把东西研究出来,我还有别的用途,还有……。”

店霄珥一个一个说着,事情还真不好,可看白老头那样子好象并不满意,等店霄珥停下后继续问道:

“你想不想出人头地?”

“想啊!我正努力呢,干好了店小二,让别人觉得不打赏金子都过意不去。”

店霄珥诚恳地说道。

“我是说你想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你?”

白老头耐心的又问。

“想,知道我就知道绿野仙踪了,能赚更多的钱,等过完年,我就琢磨出个道来。”

“那我想让你帮我干个事情呢?”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