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正式到来初接触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十一章 正式到来初接触

听是大小姐的声音,店霄登时就愣了,考虑几秒时明白了为何绿野仙踪到处教授做菜方法和提供材料,原来都是为了自己啊,傻丫头!店霄感动之余更多的是高兴。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店霄抽空整理下衣服,跑出里屋门拦住要开大门的陈老头,并打手势示意他回去继续休息,这才站到门口问道:

“谁呀,大清早不睡觉跑这来砸门?”

“你猜我是谁?”

大小姐在门外面捏着嗓子说道。

“小红,听声音就是,你怎么来了?等着,我把衣服穿上的。”

店霄声音中透着高兴。

大小姐听了一呆,扭头问旁边的人:

“小红?干嘛的?”

其他人一起摇头表示不知道。

大小姐放下捏嗓子的手对里面生气喊着:

“什么小红,我还小绿呢?不对,再猜。”

“哦~我知道了,你是顾娜娜,不是告=;着么,怎么现在才跑来?”

店霄忍着笑对着门外面说。

“顾什么娜娜,我你姑奶奶,来人,把门给我砸开,我进去看看有没有人跑**面等他。”

大小姐是真生气了,双手卡腰对着一个站在近前的护卫指使砸门。

后面那些跟来的人被护卫远远隔到外面,隐约听到杨大小姐最后这句话后,都琢磨着是谁惹她了,绿野仙踪的大小姐一路上都是和和气气的,现在怎么生气了。恩,一定是那里面的人不对。

那个护卫深吸口气,往后退了两步,一个助跑对着门就冲过去。店霄扒着门缝正往外看呢,见状不妙,直接拉开门。稍微扶了一下这个护卫后,任他借着余劲冲进厨房,发出哗啦一声响。这才打量起多日不见的大小姐。

一脸气鼓鼓地模样,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长袖的,外面还罩着一件大氅,或许是连续赶路的原因,困倦中有一丝疲惫,疲惫中又有一种欣喜,还有气愤,至于其他方面变化还看不出来。

大小姐这时也看到了店霄。生气地心情一下少了许多,见其睡眼朦胧的样子后,上前两步刚要说话,店霄便抢先开口道:

“早起吃茶,客官前来可是为了?”

大小姐一愣。琢磨下后才明白过来,这是问自己是不是大早上的过来喝茶。把店霄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一遍后说道:

“吃什么茶?尽说胡话,我还没吃早饭呢,二郎山那雾刚散去些就赶过来地。快去,给我弄些吃的,我要吃水煮鱼,多放些辣椒,山上可冷啦!”

“山上冷吃鱼,店小,坐不下,太多了这些人。”

店霄看着这有二百来号的人说着,同时对大小姐眨了眨眼睛,这才让她反应过来,小店子如今地身份不一样,赶紧收起刚才那种亲近自然的样子,郑重说道:

“把这个茶肆的管事之人找出来,本小姐乃是绿野仙踪的东家,恩,这次呢,是过来教授你们几样新的菜品,同时提供给你们特殊材料,珠珠,传话过去,让所有人就地休息,厨子赶紧埋锅造饭。”

“管事?我,小蔫,不是,听爷爷的话,稍等!”

店霄继续装呆,往屋子里进想把陈老头喊起来,同时顺手接过刚才冲进去那个护卫捧着的一个裂缝坛子,用眼神止住护卫要解释的话,闪身入内。

“你笨死啦!撞个门还让人家给闪一下,一看平时就没好好练,跑进去多远才能碰到坛子?你怎么没直接从后面穿出来呢?”

大小姐说着低个头过来认错地护卫,怨其反应太慢,那护卫却一点都不觉得委屈,被小二哥闪一下太正常了,刚才还扶自己一下呢,不然真会撞墙上。

“老头,老头!醒醒,咱家大小姐来了,去迎一下,尽量把话说圆。”

店霄抱着坛子来到陈老头睡觉这屋里,站在床前喊着。

陈老头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店霄纠正地说道:

“别咱咱地,那是你家大小姐,和老头子我没关系,她想喝茶,你就去给冲,她想吃饭,你就去给做,别折腾我,天还早着呢,你见谁这么早从二郎山下来过,恩,绿野仙踪牛呀,居然能算着天气,跟在雾后面踩着点儿走。”

后面这话可是出自陈老头的肺腑,他心中还嘀咕呢,通常能够把二郎山晴雨算个大概的人那就当得起别人一个尊敬,可这绿野仙踪居然能达到如此程度?实力可见一般!怪不得白老头赖在人家地盘不动,如果再加上这店霄呢,看来绿野仙踪能在短时间于成都府闯出番名号,并非偶然呀!这事儿得告知皇上。

把坛子放在床边,店霄无奈地说道:

“老头,那个,陈爷爷,话不能这么说吧?前几天不是定下来了么?以后杨家在这边主事时,分给您一些钱财算是入伙,如此一算,您确实应该听大小姐的才对,这样,您出去给圆个谎,我给您出个主意,您给您那上头,让他可以用来利国利民,如何?”

“此话当真?”

陈老头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把薄毯子踹到旁边,双目紧紧盯着店霄问道。

店霄被他这个样子给吓一跳,退后两步说道:

“我多诚实呀,还能骗您不成?”

“你若是真能说出这种主

说管那杨家的丫头叫小姐,就是叫奶奶老头都可以豁给你圆场去,到时候你要是说不上个四五六,看老头子我怎么找你算帐。”

陈老头麻利地穿好衣服,托起床边那坛子往外走,嘴中抱怨着‘又坏了一个坛子,等下次上打箭炉时找王老四给两下吧。’

店霄跟着往外走两步一转身奔厨房而去,大小姐可还没吃饭呢。想吃水煮鱼那就得做。

绿野仙踪地人来到沫水河边教授新式菜品制作方法和提供特殊材料的事情,象长了翅膀一样,不到半天时间就传遍了整个打箭炉,并且随着往西边行走地商贾、马帮继续向更远处传去。

听一些几日前就跟在绿野仙踪后面的那些人说。当时穿过雾抵达那个沫水河边茶肆时,大家都饿地不行了,绿野仙踪那些厨子马上便埋锅做饭。并且分给他们一些,这才使他们知道了绿野仙踪菜肴地美味。

汤家同样知晓了这个事情,而且比那些传出来的话真实的多。正是那被抬到这个地方地送信之人说的,他把一路上绿野仙踪的情况一字不漏地报告给了汤家的家主。

“大家都说说,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应该如何处理沫水边的那茶肆?如何应对绿野仙踪地到来?谁能想出来绿野仙踪到此地的缘由?”

家主接到消息后,只把一些平常管事的人招集到了一起,估算半天没有找的头绪,这才出言相问。

“父亲,孩儿觉得应该派人把那原来沫水河边的茶肆之人撵走,让我们的人在那个地方把绿野仙踪的一些东西学来。并且获得他们长期提供的材料,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把那些东西带到沫水这边。”

汤二公子不知何时凑到这些平常管事之中,此刻听父亲问到,便出言提议。

“父亲。孩儿认为弟弟所言差矣,想那绿野仙踪在传授东西时又怎会不事先调查清楚?别说人家现在已经在那里了。就是咱们提前知道消息,早派人去,想来也不会有用。绿野仙踪帮地都是些没名气的小酒馆、茶肆,目的当然是想给一些有实力的酒楼添麻烦,如此,他们绝对不会告诉我们汤家的。”

同样缩在人群中地汤家大公子也站出来说道,并且否认了弟弟的提议。

汤家主看了看两个儿子,觉得都不错,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老大、老二说地都有理,那个,汤管家,你来说说,这事我们汤家是否插手,如果插手的话应该怎样去做?”

“我觉得现在只凭一些只言片语就下定论还早些,包括送信的那人也是如此,一个每此提前走,然后再被救助地笨蛋,他又能懂什么,不如让我亲自去查探一番,顺便品尝一下那些菜,到时也好有个依据。”

汤管家对于家主的问话,以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把想法说出来,只是他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想的是那牛蹄筋和骨髓,从那三个笨蛋连续拉肚子后便说死都不去那个地方了,害得自己一时还没有找稳妥之人帮着去拿东西,看来只好亲自去趟了。

这提议得到家主的应允,管家匆匆离开,心中想着美味食物招呼上两个人便向沫水赶去,被老大挑出毛病又被管家抢去差事的汤二公子略作思考对着父亲说道:

“爹,我怕管家因身份原因被人压制,不如我也一同跟去吧?”

“也好,路上小心。”

见儿子主动要求做事,当爹的觉得不能影响什么大局,随口就同意了。

“小店子,你自己在这边过的还习惯么?有不没有想到我?”

晚上,大小姐吃着店霄为她精心准备的饭菜,问着这个已经被回答了不下十次的相同问题。

“不是太习惯,这地方有些不舒服,所以经常想起绿野仙踪那屋子,更想大小姐。”

店霄重复着上一次的话语后也低头吃着,大小姐却不在乎这些,只要听到说想就高兴。

给店霄碟子中夹了一块瘦肉,自己也从那还没动过筷子的鱼身上撕下条放到嘴中品味,眼前一亮问道:

“这个鱼我怎么没吃过呢?头长的这么短。”

“就是这沫水河里的鱼,身体细长,嘴短,头小,鱼鳞银白似细屑,等有机会弄一些到杭州养,可以卖上大价钱的。”

店霄从鱼那挑出一块肉来给大小姐,同时介绍着这个鱼。

正当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的时候,外面陈老头的声音响起:

“汤管家您来了?您说您还亲自到我这小地方吃东西,这,这可是棚壁生辉呀,您稍等,我马上把您爱吃的那牛蹄筋和骨髓端上来。”

汤管家找地方坐下后打量着那边一个挨一个的帐篷,嘴中抱怨地说道:

“不是我非要来,是那三个小子不知为何拉起肚子没完了,别人我又放心不下,刚才来的路上听说绿野仙踪的人到了这里,可有此事?”

“是有这么个事,说要教一些菜的做法,把小蔫高兴坏啦,正在里面问着人家呢,咦?那群人领头的可是汤二少爷?应该是与管家您同来的吧?”

陈老头端着东西出来答话时突然指着沫水那边的一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