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翻山越岭来会合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十章 翻山越岭来会合

张折叠的小圆桌被支起来五个高腿凳子随意摆放到身着蕃服之人疑惑地坐在那里互相看过一眼后又尽量往一起凑了凑让另一个凳子显得孤立起来。

桌子上此时已摆着十来个小围碟旁边小炉上座着的温酒器皿咕噜噜冒着泡泡浓郁的酒香在屋中蔓延开来飘到四个人鼻子前面被吸进去。

“好酒在族里这么香的酒别说喝闻都没闻过或许李族长才有这福气吧?”

位置是正好背朝北窗户的那个在外面当先说话的人享受般的嗅着嘴上同时赞美出声。

“多吉尼玛族长的见识是广博他一定知道这是什么酒而现在我想的是这酒是用来给我们喝的么?”

说话的的是先前插话的那个人也正是因为他的话四个人才被邀请进来的而邀请他们的那个人现在却不在此处好象是到了厨房。

“李中原我说过多少次了要叫我李望华你怎么总是记不得我们是被赐姓为李氏的一族下次别再错了恩大家都看看桌子上的这些是什么?听说只有正式宴请别人时才会先上这些东西的你们见过几样?”

刚才被叫做多吉尼玛的人纠正了那个人的叫法后用手指着围碟对三个人问道。

那个李中原端详了一下用手点点一个小碟子说:

“这个我知道这是胡豆可他怎么做的?和我们吃的不一样呢?我尝尝恩确实不一样。好吃你们也吃吃看。”

说着话他用手捏起一个胡豆放到嘴中轻轻一咬酥脆中透出一鼓特殊的香。

其他人见他这个模样也都忍不住伸手去抓。吃过后惊叹不已。

“炎华果然厉害路边随便一个小茶肆都能做出如此美味这胡豆怎么能有这样的味道呢?再看看别地。”

李望华边细细咀嚼着边感慨着。

“因为那个豆子我是先用各种调料煮的。等熟了后又摊开来慢慢阴干吃的时候用油炸。外面再撒上一层调料味道就不一样了那些都是开胃小菜来尝尝这个酱汁排骨咸中有甜松香入骨。”

话音落下时店霄已经把一个盘子放到桌子上。里面盛着的正是酱汁排骨散着浓浓香气光是看那颜色和配花就让人有一种想吃到嘴里地欲望。

李望华不觉间深吸进鼻子中不少咽了口唾沫盯着店霄问道:

“伙计你为何把我们领到这屋子里面吃这些好东西?还有。你说话怎么和在外面的时候不一样了?”

店霄看看他心说还行不算太傻。真要是个傻子那就只能当白招待一顿了把围碟往周围摆了摆。腾出中间的空隙留着一会儿放别地菜见四个人那目光来回在自己和排骨间晃荡无奈摇了下头开口说道:

“先吃不忙着说一会儿其他菜上来后咱们边吃边谈这个?路边小店食材不全屋漏景差多有缺陷诸位就将就一下吧。”

话说完店霄转身回厨房准备下一道菜留下四个人想着刚才他说的话看着面前桌子上的东西一时无语。

“来再尝尝这个盐菜回锅肉四位别干坐着啊吃呀先吃我那边一会就好手头没什么东西只能再做四个哎!这酒已经温好了菊花酿自家做地味道差些辣辣嘴而已。”

店霄又端一盘菜进来放下后边劝着人家吃边给倒上酒这回酒香和着肉香让那四个人更加难受他们不是不想吃是不敢吃这些菜得多少钱啊?

“那个伙计问一下这些东西多少钱?族里的人都等着我们换东西回去我们不能只顾着花钱自己吃东西是大家的。”

李望华看着菜又咽了口唾沫问道。

见四个不愿意拿公款随便吃喝的汉子看着菜肴那难过的样子店霄现他们到是挺可爱的笑着说道:

“这些东西不要钱包括你们刚才在外面吃的一个铜钱都不要更不用你们拿东西换吃吧族里的事情一会儿菜全了我帮你们想办法。”

待店霄再次去到厨房时四个人中地三个人都用眼睛看着李望华等他安排这次出来就是他说的算在族中地位也比三人高。

“等等吧等这伙计一起来吃先就着味道喝口酒咝!好酒这味道好呀刚才他怎么说差呢?”

李望华觉得人家没过来自己这边先吃上不好只得喝口酒压压同时疑惑着为什么说这酒不好喝。

片刻后六个菜已经把这个小圆桌正好摆满店霄这才坐下来给四个人满上一圈酒说道:

“这回吃吧咱们边吃边聊。”

说着话的同时用小勺子舀了一些夫妻肺片给领头之人李望华。

“伙计这炎华之地所有的吃饭地方都能做出这种味道的菜?还有这酒也是真地不算好酒?”

总爱插话的李中原吃下一口辣子鸡丁后品味了半天终于对店霄问出心中地疑惑。

店霄摇摇头说道:

“那到不是其他地方做出的菜未必是这个味道。”

那四人一听松了口气琢磨着要都这个味道那可真不敢想了?

店霄接着又说道:

“他们走的应该比这好我这菜不行材料不全呀

缺有许多味道都没做出来今儿个你们吃过这些东万别说是我做地让人笑话以后我可没脸见人了来诸位忍一忍凑合着吃吧。记得别说啊!”

四个人边往嘴里使劲塞着菜边点头同时心中狠狠骂着打箭炉的汤家以前给吃的都是什么破玩意还说是找的好厨子。好厨子能比不上一个路边茶肆的伙计?看看人家都这样了还不让说呢只不过是才隔了条河而已。味道就差这么多要是翻过二郎山那边人吃地都是什么呢?

店霄举起酒碗。四下一比画说道:

“四位慢些来不急喝酒边吃边说一会儿还有一个汤正在那厨房用小火慢慢炖呢没什么菜。将就下吧那个头前你们说这次一共带来一万五千匹马?是吧?我跟你们说事情呢他是这个样子的……。”

高丈二的围墙。沿着街路没有尽头般的呆立在那里不时还可以看到一个漆成红色地大门镶嵌在其中。从外面斜斜的可以看到围墙中三层楼那顶端若是在远处有一个稍微高些的地方站在上面可以清楚地知道围墙中大概的亭楼格局。可惜在打箭炉凡是能够看到围墙中情况的地方都被人为铲平了哪怕是一座小山。

不管是此地地原住民还是外来的暂住者或是路过的都知道这个围墙中的地方是属于打箭炉汤家的里面已经分不清有几进院子只知道一个院落临着一个院落一条小径连着无数小径石桥、榭阑相映其间。

汤家的二少爷现在正走在通往正厅的路上不时出现的假山和花圃让人不得不沿着路环绕而行不熟悉此地地人一定会被这些看似杂乱实则透着自然美丽的地方给弄迷糊的。

汤二公子无暇做过多的感慨此刻心中正想着父亲找自己与大哥所为何事?听刚才来传话的下人说自己那几个叔伯也都到了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岔子家主地位置也不光是自己与大哥争夺无数双眼睛在那看着呢。

七转八拐后前面景色豁然一变一条宽阔的路横在小径尽头汤二公子来到这路上稍做停顿整理了一下自己地衣装打扮挺胸抬头向着正北方那个大厅走去。

到了近前伸手轻扣三声里面传出了声音:

“是明嵩吧进来吧就差你一个了。”

汤二公子闻言应了声是这才缓缓推开门进到厅中抬眼便看到墙上那幅猛虎下山图前面的太师椅上端坐的父亲连忙上前施礼:

“明嵩因处理吐蕃李家之事稍做耽搁故此来晚告与家主知晓。”

这个时候是处理家族事情在所有人眼中就不能有父亲、儿子地区别只能是家主和族人的关系。

“恩此事我已知道并未责怪与你且回自己位置安坐。”

汤家家主坐在那比别处高出一大截的地方面色淡淡的对汤二公子吩咐周围其他的人也没有多出一声只是安静坐在两旁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这位置也同样是按照身份和所管事物来排列的左边数紧临着家主的那个地方坐的正是汤二公子的大哥、汤兴业而二公子汤明嵩的位置却是右边数第四个由此可以看出二人地位相差不少。

二公子依言来到自己位置的椅子前转身坐下谁也没有看到他转身的时候目光是看着左边第一个位置的。

见人已到齐汤家家主站起身来向所有人扫了一遍后郑重地说道:

“这此炎华战起四处筹备马匹、皮革和药材而成都这一地却最为重要大量马匹流入进来后我汤家也得到一个崛起的机会而这一切就要看诸位如何来处理手中的事情了故此众位族人在这关键时刻千万要记得家族的利益绝对不允许出错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谨尊家主吩咐。”

下面坐着的那些人同时起身对着主位置上的家主恭声齐应。

“既如此现在便开始给个别族人从新安排事务从明天开始……。”

两日后的清晨二郎山临近沫水河这一边的山脚下一群人浩荡地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不少零散的背茶人队伍中飘扬着的绿野仙踪旗帜依然是那么光彩艳丽。

杨大小姐被珠珠搀扶着举起看很远往那个还有一段路的茶肆方向观望可惜视线却被浓浓的雾气挡住只好收回看很远嘟着嘴说道:

“大家快赶两步到前面那个茶肆再做休整去看看那个要给汤家送信的人好些没有笨死了都。”

绿野仙踪的人听从命令加快脚步后面那些一路上安稳跟过来的人也高兴的继续前行。

唯一一个做人比较失败的就是那个给汤家送信的人从第一次被救后便开始道谢、告辞赶路出事被救再道谢告辞赶路出事被救…循环个不停。

茶肆中店霄把枕头抱在怀中睡得正香呢便隐约地听到一阵砸门声迷糊中胡乱套上件衣服到门口刚要问话就听外面有个熟悉的声音说着:“一会儿你们谁都不要出声哦让他猜猜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