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天高云淡事渐多

第四部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九章 天高云淡事渐多

于大人您放心,这蒙山上面的茶都已经被小的安置好康军士干活是真快,绝对能够提前达到您的要求,这天色已晚,想来大人还没用膳吧,不若边吃些东西,边观赏下此地美女的舞姿,您看如何?”

这个提举茶马司一直陪在旁边,嘴不停的献着殷勤,旁边其他的那些比他官职小的人也不敢上前插话,一个个暗骂他这事办的不地道,同时对他说的那话也是嗤之以鼻,什么永康军干的真快,再快能比上人家专门干这个的茶农?

墩墩的于知府也不客气,一步三晃跟着往里走,旁边护卫尽职地左右警惕着,边走边带着笑容说道:

“程茶马司能够把此事做好,那就是大功一件啊,记住,那茶一定要准备足了,到时候本府有大用处,恩,既然大家都没吃饭,那就一同吃吧。”

“同吃,同吃,大人您这边请。”

程茶马司嘴上说着,心中也不是滋味,这个提举茶马司可不是归他这个知府管,只是此地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成了人家的手下,自己一个人能有什么用,搞不好就象上次那个茶马司一样,被马贼乱刀砍死,到现在都没寻到凶手。

进到大堂,程茶马司赶紧招手唤来一个随从在其耳边吩咐几句后,那随从点着头表示明白,麻利地转身离开,一溜小跑出去了,这是去告诉后面厨房如何安排菜,原本大家都琢磨着知府会随便派一个人过来问问就走呢,哪想到他亲自过来了,菜品和用具上当然要拿最好的。

“你们这个地方不错嘛!布局周正,比起本官那破旧的知府衙门可强上不少啊。本官那书房窗户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也没有更换,本官舍不得那钱啊,每次冷风吹进时。只要一想着那钱用在了百姓身上,本官就不再觉得冷。”

于知府看了一圈,发现他们这个地方不错。不少东西都是新的,便开口哭穷。

其他官员都低着头不做答话,看程茶马司如何应对。

“大人说地是。大人所处的职位,就是一个为百姓谋福的苦差事啊,不象小的这,只负责茶马交易既可,大人,小地想起来了,这茶马司府邸中还有不少窗户,等您回去时给您带点如何。就象这把椅子一样,破旧的不象样子。”

程茶马司认命般的说着,同时用手一指那个花梨木地椅子,用它做比,心中咒骂着‘什么给百姓钱。你不管百姓使劲要钱那就是百姓的福分了,还冷风吹进你不冷?你穿着绒衣喝着参汤。能冷才怪呢,有种上二郎山上转一圈。’

一个送礼一个收着,片刻后。有下人过来传话说饭菜已经准备完毕,歌舞的班子也等候多时了,众人这才跟在于知府后面,到饭厅用膳。

扒出块大虾地肉,放到嘴中,于知府眯着眼睛看那些边唱边跳衣着暴露的女子,高兴的对那些官员说道:

“咱们这成都府就是人杰地灵,瞧瞧,这些女子随便哪一个放到其他地方,那都是可以当魁首啊,那个,程茶马司,且附耳过来,本官有要事相告。”

程茶马司一直紧挨着于知府坐着,马上把耳朵凑了过,脸上的笑容却随着听到的事情变的僵硬起来,直到于知府停下,继续看歌舞时,他才支吾着:

“大,大人,这,这有些,不,不妥吧,如此数目,万一被查出来,那,那可是,掉,脑袋的罪啊。”

“放心吧,这边还轮不到别人说的算,只要我一天在这位置上,那你一天就不用怕,上面该送地钱一个铜钱都没少,懂没?”

于知府用眼睛狠狠瞪了程茶马司一下,不耐烦说道,一个有眼色的舞女见状,马上过来浑身无力地倚着知府,并把酒给满上了。

“懂了,小的懂了,此事一定会办妥当的,大人您放心。”

程茶马司感激地对那个舞女点了下头,这才把于知府要求办的事情应承下来。

昨夜一场雨下过,今晚却是晴空万里,皎洁地月光使得星星都暗淡不少,店霄躺在**辗转反侧,一会儿起来喝点水,一会去上趟厕所,一会又翻出些东西吃上两口,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干脆坐起来穿上衣服打开窗户吹晚风。

这到不是他有什么心思,而是那个喝的有些多被留宿地人半夜的时候酒劲一过,精神了,刚开始是大声的咒骂着什么,把店霄给吵醒了,骂过一阵便不再出声,店霄刚进入似睡非睡那种最舒服地阶段时,那人又开始唱小调‘赵州桥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熟悉的声音再次让店霄从那半梦半醒中回到现实。

吹了一会儿风,店霄琢磨着不能再如此下去了,略做思考,开门出去装上一大盘子白天别人吃剩的东西和两束子酒,往那个人住的地方走去,途中路过陈老头门口,侧耳倾听里面呼噜声震天,哪里还有觉轻的样子。

“窗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男儿久为客,不辩是他乡。”

听着依然有着强烈穿透力的声音,店霄佩服他能把诗念成这个模样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这里,腾出只手来,用指关节轻扣了三下门。

‘笃笃笃’

开口说道:

“醒了,客观,送吃食,小的这是。”

随着话音传进去,里面的人终于是停止了乱

的串烧,‘吱咯’一声拉开房门,看着店霄托盘中地说道:

“我没要这些吧?都半夜了还来送东西,若是我睡熟了可是要被你给惊醒呢。”

店霄听他这话好悬没把托盘扣到他脸上,使劲压下这种几欲控制不住的躁动,堆起憨厚笑容,向这个人解释道:

“半夜。吃食,不要钱的,打扰,对不住。”

那人想了半天。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高兴地问道:

“这些东西真不要钱?”

“不要!”

“那就进来吧,我不算你打扰。”

这下他到是好说话了。

店霄听话的端着托盘走进去。东西摆到桌子上就要离开,没想到那个人一把拉住他说道:

“伙计,别急着走。一起吃点,正好我一个人闲地闹心,咱们随便唠唠。”

“吃过了小蔫,客官吃。”

店霄挣了两下没挣开,只好陪着这人坐在那里,看着他吃。

“伙计,你猜我是哪的人?知道跑这做什么来了不?咦?这个鸡头怎么是半个呢?还有这个辣鱼,怎么只剩下头和尾巴。中间的肉呢?”

那人让店霄猜他什么地方的人,突然看着咬了一口地半个鸡头问。

店霄一看,可不是么,鱼和鸡头都不完整,刚才拿的时候没细看。可总不能告诉这人说是别人吃剩的吧,只好嘿嘿一笑道:

“鸡、鱼、特色。味道不同。”

“哦,明白了,跟你直说吧。我家就是开店地,不在这,在开封府那,为什么要来这呢,我是准备把店也开过来,可惜那些老顽固们一个个都不帮着,我只好自己先过来看看,只是此地有个汤家,不好办呀,你说是不是?我是这样想的……。”

那人见店霄呆呆的样子,便没有隐瞒地把自己的想法对着店霄倾诉了一番,店霄那依旧呵呵笑着的面容背后却是震惊,暗道:这个小子不简单啊,或许可以考虑着让大小姐与他合作一下,以后想到开封做生意也方便。

“伙计,这个带着牙印的牛肉他是什么特色呢?”

“珠珠,你说小店子要是突然看见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恩,这二郎山太难走了,总是要早早停下来休息,咱们到地方还得不少时候吧?”

二郎山上绿野仙踪队伍已经扎营,大小姐正坐在被团团围住的帐篷里问着珠珠话,同时借着明亮的几只蜡烛一针一针绣着花。

珠珠在旁边负责让蜡更亮一些并描些花样出来,听小姐问话马上回道:

“小姐,小二哥见到您一定会高兴的,脸上或许都能笑成一朵花,至于这二郎山,可不比其他地方,慢就慢一些吧小姐,您别急,给汤家送信地那个人走的够快吧,不还是出事情被我们又救了一回么。”

大小姐点头承认:

“恩,是呀,还是稳妥点好,那个人也够可怜的,昨天晚上在水中泡了那么长时间,早上急急赶路,结果不小心摔断胳膊,不知道这次他还那么着急不?我真怕他把那信给弄丢了。”

“大小姐,属下有事报告,那个又救了一次的人想向您辞行,说借着月色正好能多走些路,您看该如何答复?”

帐篷外面有护卫声音传来。

大小姐思虑一番后说道:

“若是他执意要走,那便让他走,跟他说千万小心,恩,就这样了,去吧。”

待那人脚步声离远后,大小姐叹了口气道:

“也不知小店子怎么翻过去的,应该吃了不少苦吧!希望这小子能把信送到地方,不然白老头那该白准备了。”

一夜无事,清晨吃过早饭,众人再次上路,要到中午时候,前面护卫脸上带着哭笑不得地表情来到大小姐这边,出声汇报道:

“大小姐,昨晚上离开的那个人,正躺在前面一棵大树下,在那哼哼呢。”

沫水这边地茶肆,此时正是中午,店霄忙着给刚到此处的四个人倒茶水,看其装束知道是吐蕃人,当中一个人等店霄倒完茶后问道:

“你这个地方最近有多少马经过?可曾换来茶叶和布匹?”

“马?好多,一大排走过,没回来到现在。”

店霄做认真思考状回道。

那问话人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明白意思,按照族长的交代,取出几个铜钱塞到店霄手中接着又问:

“你知道现在地茶马市是如何交易的吗?”

细细数过一遍手中的铜钱,高兴地塞到腰间特意逢制的口袋里面,对四人摇摇头道:

“马,价钱不一样,多少,快慢?”

“四位,别急,小蔫说的是,交换的多少要看马如何,还有一共多少匹,越多就越好说话。”

陈老头见四人听的有些不耐烦,连忙过来打圆场。

“一万五千匹赐姓李氏一族的骏马,毛皮、药材无数,这样的大概能换多少?”

刚才问话的这个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另一个吐蕃人便开口把东西报了出来。

见旁边那桌人未注意这边,店霄轻声对四个人道:“诸位,跟我进屋,咱们借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