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传言不好辩真假

第十三章 传言不好辩真假

郎山一个山腰小路上,两个身影快速腾挪移动着,刺冰封的地面,对他们好象没有丝毫的阻挡,突然面前出现一道七尺来宽的深沟,前面一人脚下一滑,身形踉跄往沟中栽去,脸色一下后马上镇定住,抓紧左手手腕处的绳子嘴中喊道“拉我!”,后面那人身体侧转伸腿勾住旁边一只略细的小树,右手一处绳子顿时绷直,前面那人借力往后一跃,趴在了沟边喘着粗气。

“斌子,歇会儿吧,这二郎山真不是人过的地方呀,咱们两个前后照应还几次欲出事,你说小二哥也走的这条小路,为何能两天就翻过去了?”

后面那个人见前面人躺那地方后,他也直接倚着树坐下,用手摸着连接两个人的那根绳子与前面那个叫斌子的人说话。

斌子从身上紧紧贴着的一个小包裹中拽出几条牛肉干,咬下一口嫌不够辣,又从另一个兜中掏出根晾干的川椒,狠狠吃到嘴中一截,过瘾地嚼着,回头看向伙伴说道:

“小武呀,别总和小二哥比,知道有这么个人就行,身体上就不说了,光心眼就比咱强,你看他来时穿的东西,鞋底下都带钉的,咱两个现在这样子就不错啦!看看,这身上带的东西,算成钱得十几两银子,别人家谁能?”

“斌子你说的是,那个给汤家送信的人,于知府到是大方,给匹马,别的东西除了干粮就是信,你是没看到啊,跟着走时。每次吃饭他都眼圈红红的,使劲撑,谁让咱们出来做事顿顿有肉呢。”

说完,小武从身后包裹中抽出一截竹捅。拔下塞子喝了口里面带着果肉的果汁,在腰间摸出包肉松,又感慨道:

“当初跟出来。一个个还都不愿意,认为大小姐不懂事,那帮一直在由拳镇的兄弟们也不告诉一声待遇好。现在呀,撵我都不走,见过谁家护卫去办事还另外给钱地?这叫什么了?”

“差旅费。”

斌子提醒道。

“对,就是差旅费,咱俩跑这一趟单程到地方就给二两,若搁在以前谁跟我说这事真得当他是疯子,并且咱们要是有个好歹,家里人绿野仙踪也一并管了。让人做事儿时心中塌实,可越是这样,我还越想好好活着。”

小武嘴上不停的边吃边说,到也算是门功夫。

斌子那边吃的差不多后,起身随意拍打下身上蹭的泥。把手腕处那条绳子好好绑一绑,回头招呼着:

“走了。既然知道大小姐这边好,那就得给人家把事情办利索喽,你当小二哥定下地那些规矩是摆设不成。那是咱没犯上,谁要是不开眼,后悔药可没处找去。”

“咱们是谁呀,从来到杨家就是先被刀疤训,若是大小姐有危险,我也能上去挡,你说小二哥他会不会呢?”

小武收起东西,跟着起身突然想到刀疤给家主挡那些刀的事情,热血沸腾间又想到小二哥。

斌子沿着沟边终于找到一处好过的地方,估摸一下距离,拽下绳子让小武离近些,一个助跑就跳了过去,往前走几步给小武示意,等小武也过来后,这才边往前走边说着:

“我估摸着小二哥遇到危险前就能带大小姐跑,真要是跑不掉地话,他可能会有更好的办法,至于给大小姐挡危险,那还用说,你没见他每次和大小姐在一起时,站的位置都是最可能出现危险地地方么?停,前面有人,不象是背茶的。”

两个人聊着工夫就见前面隐约出现三个人,正坐在一棵树下休息,看样子也是要去往雅洲方向,两人对望一眼后,悄悄向三人那隐蔽着移动过去。

艳阳高照下,沫水边小茶肆这里不少人挥动着膀子在那卖力的挖地、刨木头。

一些路过休息喝茶之人都坐在茶肆棚子下面好奇地看着绿野仙踪干活的人,同时眼中还有一种高兴的模样。

大小姐带过来的店小二随便安排一个便顶替下店霄的位置,店霄则以在与绿野仙踪的人学新菜为借口,躲在屋子中陪大小姐。

“小店子,还用不用再叫些人过来盖房子?这个地方以后要是真地想你说的那么重要,那么赚钱的话,我们还是多盖点房子吧,反正这一片地都是陈老头弄过来的,不用白不用。”

大小姐推开后面窗户,靠着店霄坐在**,看那些干的热火朝天地人问道,或许是天气的原因,那漂亮地脸蛋红红的一直蔓延到脖子。

店霄侧坐在那挺直身子让大小姐靠住,腾出手来给她扒瓜子吃,同时也看着外面工地上的情况说道:

“原本计划是把那些反对绿野仙踪地酒楼和商家的主意力转移到成都府锦江那去,可现在时间怕是来不及了,只好在这边盖些房子,并且偷偷放出消息,说绿野仙踪突然发现了一个生财办法,就是这个茶肆的附近,听说最好的位置是靠在沫水河一边,只是陈老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绿野仙踪只好把陈老头答应的地方盖一些,正在想办法把别的地方也弄到手。”

“啊?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不让人在西面弄呢,那、那些商家和酒楼就会跑到这个地方和我们抢了么?”

大小姐一听这话就已经明白,用欣喜的目光看了店霄一眼后,张开嘴把他扒的那些瓜子全部吃到口中香香地嚼着,又使劲往他身上靠了靠。

继续重复着扒瓜子的动

霄轻轻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有一些商家和酒楼或许能来,大多数可能不会,他们会联合起来在其他让他们觉得更重要的地方来打击绿野仙踪,所以呢,这时候还要再演一场戏,成都府城西黑虎帮被成都知府授意。欲到沫水边占一块地方,结果刚到二郎山下就被绿野仙踪的人袭击,多亏跑的快才逃得一命,据说要带着大批帮众卷土重来。非要把于知府看上的地夺到不可。”

“这么安排呀?恩,大家到是能觉得这地方重要了,可于知府他会承认么?”

把店霄刚刚扒出地几个瓜子瓤抢过来吃掉。大小姐又有些担心知府不承认。

“他不会承认的,可他也不会否认,至少黑虎帮现在是打着他的名号在收保险钱。他否认大家会认为是他在掩饰,或者是一种暗示,他最大的可能是当做不知道这个事情,这样呢,我们再放消息,说知府已经默认这个事情,要想巴结地要赶快行动了,然后让黄家和曹家也派人来买地盖房子。”

说着话。店霄把那还没有扒开的瓜子推给大小姐,让她自己嗑一些,不然怎么扒也供不上一个人吃,自己又不会做瓜子脱壳机,别说工作原理了。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看着大小姐瞪着眼睛猛点头并把瓜子又推回来后,店霄再次加快些速度并说道:

“其实以后最赚钱的地方不是这个破茶肆。而是二郎山脚下和沫水河紧靠着这边地地方,两个地方不让陈老头卖,其他地方我都答应他卖了后。除去本来土地应有的价值以外再分给他一成,那两个地方就要白给我们。”

“那我们就靠这地方转移别人注意力然后用卖陈老头这些地赚钱喽?”

大小姐知道可以赚钱还能尽量躲开攻击后更高兴了。

“恩,暂时可以,只要那些计划再加些辅助消息和行动,他们就能来这抢地,可这些只能算战术,是二郎山、沫水河战略中的一环而已,我已经答应陈老头修桥了,可钱不能都由咱们来拿吧?”

店霄带着淡淡而自信地笑容看着外面那蓝蓝的天,同时把瓜子瓤塞到大小姐吃惊张着的大嘴中。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也许此地不产汾酒的缘故,今年的清明居然是朗朗晴天,茶肆周围绿野仙踪的房子渐渐有了大概的雏形,前几天知道消息的一些商家也都派人过来打探消息,他们实在是分析不出来这地方能赚什么钱。

可曹家、黄家还有知府地都要参与的消息却让他们觉得这地方应该不错,尤其是有消息灵通人士告知,那黑虎帮人挨打完了以后,当天那个郭昌荣就跑到知府衙门里去,后来不知都说了些什么,他离开的时候可是带着满脸笑容。

“喂!这位兄弟,打听一下,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一个背茶人打扮模样的人凑到正在旁边喝茶水休息的绿野仙踪盖房子人地近前问道。

绿野仙踪休息的这个人,看到眼前背茶地样子,心中就不由生气,装你也敬业点啊,拐子不杵,腰不弯,脚上居然穿着皮靴,连个补丁都没打的粗布衣服,白净的脸,梳理整齐地头发。

“这个,这我们东家不让说呢,不然要扣工钱,说一次扣五十铜钱,抵上几天的出工了。”

这个人看穿了问话人的身份后说道,这是小二哥告诉的,人家可以不敬业,可我们要敬业呀,这时候弄到的钱,如果大小姐没有正好在旁边平分,那就都归个人。

果然,那人悄悄把手伸到怀中摸出块约莫有一钱重的碎银子,用大拇指一弹滚到绿野仙踪这人脚下,他也配合着踩住,这才招了下手,递过去一碗水说道:

“这事你知道就行,千万别说出去,看现在这条路难走不?告诉你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好了,朝廷要修桥、修路,咱们东家是京里面有人,这才知道的消息,等路和桥一修好,你说得有多少人来回过?这可都是钱,不然那知府能让黑虎帮过来占地方?唉!这地方熟人少,终是没拦住啊。”

“真的假的?朝廷有这打算?我怎么不知道呢?”

那人有些不信,眼睛中却带着兴奋。

“这事还有什么真假,总之东家是不让说的,你听了哈哈一乐也不用往心里去,行了,那边有人看过来,我去忙了啊,这水你随便喝。”

说着话人家干活去了,剩下这人站在原地想了想,觉得有些不放心,转半圈又找了一个休息的人问。

那人一愣后,眼中闪过一丝高兴道:“您问这个呀,我们东家不让说……。”

沫水河边东面的岸上,大小姐、店霄和几个护卫一同站在这里,大小姐手中还捧着一个盒子,里面整齐的码放着大小不一的鱼钩,店霄则是拿这一根可以拆开来的竹竿,后面那几个护卫也有两个抱着好几根粗细不同的竿子跟着。

“小店子,这些就是黄师傅和王小石给你做的钓具”

大小姐介绍着这些东西。

店霄看着下面那翻滚着浪花,澎湃着的沫水河,点点头说道:“好啊,好东西,可惜我不会用,这样吧,举行个钓鱼比赛,赢了的那个就送他一组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