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欲买土地上门客

第十四章 欲买土地上门客

面是哗哗的大雨,沉闷中一些风带着凉气从窗户吹进显得有些清凉。

于知府坐在书房中的椅子上,端着碗茶水深思着,好半天才抬起头来自语道: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哪出问题了呢?唉呀!最近来书房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为何现在这本来是都安排好的情况下,还能让我觉得闹心呢?”

使劲灌下去一大口水皱着眉头又若有所思的嘀咕:

“这些日子都干什么了呢?和打箭炉的汤家联系过,和永康军也联系过让他们派兵帮着采茶,好压低本地价格,还和提举茶马司的那些人通过话,去看了一次觉得不错,还听一个官员的主意要对付绿野仙踪,恩?对呀,就是要对付绿野仙踪才让自己觉得不舒服,为什么呢?是嫉恨他们,还是害怕他们,都不应该,我是知府,我大度,我手底下有兵,我不怕。”

‘噹噹

三下敲门声传来,不用说就知道是管家,最近管家也是事情颇多,总是来书房找知府大人。

“进来吧。”

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担心什么事情的于知府放下茶碗靠在椅子上尽量放松身体,开口叫管家进来。

管家得到允许,轻轻推开屋门,怀中还抱着一大堆的东西,额头上可以看出是有不少汗水,身上的衣服到是干爽,只见他把怀中的东西整理一下后,扭头对后面说道:

“行了,我到地方了,你回去吧,记得把门帮我带上。”

等外面那个打着伞的人应声离开并把门关好后。管家这才迈着小碎步晃悠到于知府旁边,站定在那里看着知府不说话。

“你进来就是想看我一眼?不必了吧?天天见面的你不烦老爷我还烦呢,有事儿快说,这雨下的让人不舒服。我好躺一会。”

于知府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半天没听到管家动静,睁开眼睛见管家跟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两只眼睛还盯着自己眨也不眨。这才出言相问,打趣地话语也是尽量让自己摆脱刚才那种难受的思虑。

“老爷说的哪里话,我就是天天看老爷都看不够。有老爷在的日子,那再阴地天,对于我来说都是晴朗的。”

管家见老爷如此说话也跟着拍了下马屁,随后换到正经模样,对着于知府问道:

“老爷,您有没有觉得沫水河与二郎山中间有块地方比较好,想弄到自己手里?”

于知府听了没明白什么意思,仔细考虑下说道:

“那破地方哪好?我要来也没有用啊。想去那边还得乘船,不然你看老爷我这样能活着过二郎山么?你有话就直说,怎么还拐弯抹角的。”

“是,直说,是这样地老爷。现在外面不少人都传,说现在那个地方好。连您都想要弄一块,结果人家绿野仙踪不让,您现在还为此时着急呢。一些有交往的商家更找我问过,我一时也不知道您的意思,就随便用话给打发了,没说你想要那地方,也没否认,让他们觉得高深莫测,哦,那些人我都记下来了,您过目。”

管家说着话从怀中那些纸里面抽出来一张递给于知府。

咋一听绿野仙踪四个字,于知府就觉得心里堵地上,深吸口气接过那纸从上往下从右往左一个个看下来,发现真是平时总给自己孝敬的那些商家,疑惑地问道:

“知道是谁传出的消息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有这样的事情呢?”

“谁传的消息没查出来,这种事情也不好查,更多的时候是以讹传讹,可绿野仙踪在那个地方真盖上房子了,我也派人去问过黑虎帮,他们说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儿,并且说如果知府大人想在那要一块地的话,他们一定想办法给弄下来,至于他们传的郭昌荣进府,那到是没说错,可他是来给您送月钱来了。”

管家又抽出张纸给于知府递过去。

于知府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给自己揉了揉太阳穴,想了想问道:

“是不是你怀里地东西都和绿野仙踪有关系啊?他们这几天干什么了都,没完了呢?”

管家收回那张纸,尴尬地笑了一下回道:

“老爷,您还真说对了,这些东西和绿野仙踪都有关系,他们的那个后面的院子盖差不多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开业,有些家中有小孩子的家族现在孩子整天呆在绿野仙踪幼儿园里,他们那个杨管家这两天还往外使劲发烫金帖子,我找了一个知情的,说里面没别地东西,就是邀请一些酒楼东家过些日子聚一下,绿野仙踪有好事和大家分享,他们还给那些纤夫发了不少钱,现在那些纤夫整天把绿野仙踪放在嘴边,还有,绿……。”

管家一项项对知府老爷说着,那纸也是说完一个抽出去一张,把于知府听得直迷糊,等管家停下时,于知府已经改用拳头轻轻敲着脑袋了,叹气说道:

“他们要干什么?我这边还没怎么想动他们呢,他们就到处有事儿,这些事情一起开动,都是谁给他们安排的?我听着都迷糊,别说制定这事情地人了。”

管家把那一罗纸好好整理下后,再次抱在怀中,认同道:

“老爷说的是,前一段时间本来消停不少,这几天又忙乱起来,我在这其中看出来一个人的影子,就是那个…”

“店霄?”

于知府突然接话,想了

道:

“不错,好象有他地影子在这其中,他就喜欢弄一些别人想不明白的东西,然后赚钱,使劲地赚钱,还一点也不给我,让他来这帮我又借口离开,这又什么时候回来的?”

于知府说起店霄赚钱时,象个孩子一样。居然把嘴都撅起来。

“老爷,我觉得不会是他回来了,不然现在的情况应该更乱,大概是他留下的什么锦囊秘计吧?有一些商家为了巴结您。已经带着人手和钱财绕路跑到打箭炉那边,合计着怎么与绿野仙踪夺地方呢,你看应该放出些什么消息不?”

管家否认了店霄回来的事情。并提醒于知府现在还有人利用这个消息想讨好他呢。

于知府站起身,晃动着来到窗户前,伸手把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地窟窿弄得更大。然后睁着眼睛,透过这个窟窿往外看,嘴里也说道:

“有时候解释是没有用的,就象这个窟窿,我说不是为往外看才弄坏的,原来就坏了,我只是让他变大了一些,这才能向外看。你相信么?”

沫水河边,店霄和大小姐正研究这下面的水能不能钓鱼时,对面不远处便浩浩荡荡涌过来一群人,各种穿着打扮地家丁护院分别或远或近的把某个人保护在他们中间,这些个相对小些的队伍又组成一个大地团体。站在这边就能听到随着距离拉近,声音也变大的高谈阔论。

“他们是干什么的?不会是听到咱俩说话真过来钓鱼地吧?就这水。没被鱼钓下去那就不错了。”

大小姐拉着店霄定定看着对对面那些人,摇晃着店霄的胳膊说着,阵阵微风从河谷间向上吹来。带起她的几丝绣发,是那么的飘逸。

“他们就是来被钓的,我们那饵都撒下去这些天了,这是第一拨过来试探之人,通常都是些小的商家,没有门路去直接找此处县衙修改户帖籍册等相关文书,只好自己过来想跟陈老头通过威逼利诱来达成目的。”

店霄看着那些人高兴的说道,举了举手中地这个钓竿,又对大小姐问着:

“你想不想让他们都在这沫水河中钓鱼?我们可以赚些零花钱呢。”

大小姐看看店霄手中的钓竿,又看了看下面那依旧波涛澎湃的水,有些不确定问:

“就为了你这钓竿,他们好象不能这么干吧?”

“当然不是为了这东西,我有其他办法,咱们得先回,不然一会儿他们过来该没时间布置了。”

说着话店霄带着人离远些后抱起大小姐翻身上马,与一众护卫往回赶去。

对面这些人也看到了店霄和大小姐及那些护卫,却并不知他们是谁,几个作为向导的打箭炉人站出一个在旁边出声介绍:

“各位老爷,那刚才的女子就是绿野仙踪地东家,那个呆呆的小子就是茶肆陈老头地亲孙子,做的一手好菜,却整天傻呼呼的,让人觉得可惜。”

“好,好,是这地方就成,过去,哦,还要先下去,这么陡呀,快来,扶着我,别让我掉下去了,看着都眼晕。”

一个穿着青色锦袍地人着急的要过到对面,发现还要先下去才行,那陡峭谷壁上小径,看着就迷糊,连忙唤过两个下人一前一后抓着他的长袍两边往下走,其他人有样学样,拥成一团的队伍马上被拉成一条线,沿着蜿蜒崎岖的小路盘旋而下。

到下面后,面对着两只小渡船,众人再次商议起来,最后决定谁先过去了要在对面等着,不准直接去找陈老头,说是有个照应,其实都怕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时已过午,汇聚在一起的人这才远远看见了忙碌的施工现场,一种紧迫感不由生出,人家都已经盖成这样了,自己连地都没有呢。

支起来的棚子下两个绿野仙踪的伙计正在那奔走,陈老头和小蔫都不见踪影,一个商人问旁边向导:

“绿野仙踪怎么在这个地方呆如此长的时间,别处也没这样啊?”

“回老爷您的话,都是因为小蔫,他笨啊,一些菜教给他一遍,回头他就给忘了,好在人家那个漂亮的姑娘东家可怜他,在这让人一遍又一遍教,说教不会就不回去了,小蔫这么笨的孩子还能有如此手艺,您说他得遭读少罪呀。”

那人说着眼圈都红了。

这商人到不管谁遭罪谁享乐,给旁边一个家丁使个眼色,那家丁马上喊道:

“谁管事的,出来个能做主的人,陈老头呢?”

‘噔噔噔’

里面传出脚步声,店霄一脸茫然迎出来,四下里看看,最后把目光定在喊话这人身上,答话道:

“不在,爷爷,做主,我行,小事。”

“那你爷爷做什么去了?你能做主卖地么?”

大家思考一下后,旁边又过来一个商人尽量露出亲切的笑容问店霄。

摇了摇头,店霄又回答着:

“卖地?不行,说得算,找爷爷,要比试的,商量,赢了才可以。”

“绿野仙踪也是?”

那人用手指着绿野仙踪的人问后见店霄点头又接着问:

“那,究竟要比试什么呢?”“钓,钓鱼,要比试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