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钓鱼被钓谁知晓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十五章 钓鱼被钓谁知晓

水河边,在一个稍微有着缓弯处平时用来摆渡船的地落日把点点余辉洒在拍岸而起的那些化做精灵一般的水株上,闪闪发光,再衬着粼粼波纹,有一种说不出的绚丽、梦幻。

那些前来买地的商人就在这样的梦幻中依着岸坐了一排,有的手上拿着精美的钓竿带着自豪和享受的模样把一块块掺着肉的面团捏在鱼钩之上,象模象样地甩到水中。

有的手上拿着一截木头棍,连着一根鱼线,同样把掺肉面团捏到一个临时用缝衣针弯做的钩子上,有气无力地甩到水中,然后带着满脸笑容与周围人点头示意下,转回头时却变的阴沉。

这些人身后、身边都有自家的人保护着,更有那胆子小的腰上还绑着一条绳子,被后面的人紧紧攥住,其中还有家底不够厚实,养不起太多家丁和护院的商人,对临时雇来充门面的那些壮小伙子说着回去多给些钱的话,让他们保护好自己。

“喂!我说,这个河里面有人钓过鱼么?就我坐的地方?”

一个商人终于是在等待的过程中闹心了,扭头问旁边一直跟着的向导,而其他人则用那种怕他把鱼惊走的眼神瞪了他一眼,随后支起耳朵准备听一听那人如何说的。

“回老爷,有,前些日子那陈老头和绿野仙踪的人比试时,小的就看见了,当时那陈老头刷刷刷连着甩下去五竿,结果就连续钓上来六条鱼,你猜怎的?有一个鱼咬着另一条鱼的尾巴上来的,他用的那个鱼竿就是坐在您左边第五位老爷手中地那个。”

这个已经被大小姐在茶肆中偷偷用钱收买的向导,一举一动都是按照大小姐安排的样子在进行。

那个坐在这商人左边第五个的人听过这话。脸上那笑容更加自然,眼睛都眯上了,对旁边一个家丁问道:

“老爷我点地东西那茶肆为何到现在还没送来啊,一会儿你去看看。吃热乎的东西可比吃凉的强,不能为了省些钱难为自己肚子。”

说着话他还拿目光扫了几个买来现成东西地商人,其中就有刚才问向导话并且拿木头棍子做钓竿的那个。

那个人明显知道他什么意思。可自己确实没人家有钱,只能忍受着,见简易的鱼漂一动。愣下神后使劲往上一提,钩上什么都没有,面团也早被水流冲散,生气看向向导说道:

“你不是说这个位置人家钓上来六条鱼么?我怎么就钓不上呢?还有,什么六条,人家说钓上来四条就能比上陈老头,到你这怎么变六条了?”

向导面带委屈之色,陪着笑脸道:

“老爷。人家拿地钓竿不一样啊,六条鱼是这么回事,陈老头觉得自己吃不了太多,又放了两条,说是先在沫水中养着。什么时候想吃,再过来钓这两条。”

“呸!一个守着茶肆的老头。当他自己是龙王呢?哼!我这木头竿子不行,他们那竹竿子就行?大家不都是一条没钓上来么,舍得花钱也没用。”

那商人看着其他人在那嘀咕。声音大的连最远处都能听到。

有个拿着好钓竿的商人刚要反驳,却听到远处传来‘嗒嗒’马蹄声,待到头顶上面停住后,接着有人在那喊道:

“绿野仙踪菜已送到,稍等片刻。”

这时那些买了饭菜的商人一个个都牛气起来,看向那只能吃冷食的同伴们,不觉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

一会儿工夫,绿野仙踪的人由上面下来,把一样样往外冒着热气地菜拿出来摆到特定人面前,同时还每人给送一碗汤,其中负责之人指着汤说道:

“各位客官,我家小姐说这水边潮湿,故此每人免费赠送一碗参汤,为诸位去寒。”

“咦?真是参汤,呵呵!绿野仙踪果然不错,好,喝上一口舒坦啊。”

一个点过菜的商人把鼻子凑到汤碗着仔细闻过,仰着头闭着眼睛做陶醉状。

“我们也买东西了,为何就没有呢?”

另一个商人指着身边的那些酱牛肉、胡豆等东西生气地问绿野仙踪那负责人。

“那个?您是买东西了,可您买的是茶肆里面的,不是我们绿野仙踪地,若那茶肆归绿野仙踪,我们早就把所有地方都盖上房子了,各位客官,菜已送齐,小的们要回去了。”

说着话,负责人带着一众伙计匆匆离去。

‘咕噜~咕噜!咯吱~’

喝汤与吃菜声在这一小块地方此起彼伏响起来,一些家丁护院也感到饿地便相互帮着照看,偷偷从身上带着的纸包里面拿出东西来吃,脸上的表情怪异,有两个在一起吃地人,还相互比较着。

一个瘦高个对旁边略矮的人问:

“喂!你那包里面是啥?我这个是肉酱卷的白面饼。”

那个人回头看了眼自己老爷,见还在那认真喝汤呢,这才对高个说道:

“给我东西的绿野仙踪护卫好象不爱吃面,这里面是竹叶饭,两块辣鱼肉,还有一小段腊肠,唉~看人家吃的难受呢,怪不得一个个那么壮实,若打起来,三个我也不是对手。”

“可不是么,吃饭还挑自己爱吃的,那个护卫跟我说,不少菜放那让他们选,咱们这包中的饭菜是他们怕万一有事赶不上吃饭时间预留的,可咱们要是有事请赶不上,就得自己偷着弄,不然没饭,更别说肉

于和人家打?我是不打,你没听人家说么?自己出事由绿野仙踪养着,咱们出事老爷给的那点钱够干什么?我还有个娘和刚会说话的闺女呢。”

瘦高个说着未战先怯的话,咬下一块带着肉沫的饼,旁边稍矮地人也边吃边猛点头赞同。

茶肆屋子中,嫌天色有些黑的已经点上两盏灯,一张小方桌摆在地中间。大小姐与店霄分坐两边,桌子上堆着蚯蚓和红虫,两个人正一人拿一双筷子往旁边的小碟子中挑拣呢。

“小店子,那些参汤的价钱就能抵上他们买饭花地钱了。真的还能赚回来么?”

大小姐问话时挑起一条蚯蚓,使劲抖落两下,发现太长需要给弄成断。赶紧扔给店霄,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干。

店霄到不在乎,用筷子使劲一夹。那蚯蚓就变成两个,分别给放到碟子中后,抬头对大小姐说道:

“放心吧,他们这些商人本来就都是为了自己利益聚在一起地,平时相互间的攀比和竞争就不能少,这次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他们分散开,你可别小瞧你给他们的那些钓竿,等着吧。钱会越赚越多地。”

大小姐点头认同,又夹起条大个蚯蚓放到店霄面前吓吓他后,‘咯咯咯’开心笑了起来。

原来先前那些人听到要钓鱼才能商量土地的事情时都坚决不同意,后来大小姐出面说绿野仙踪就是这样的,若别人可以不比就能买地。那此地早就是绿野仙踪的了,谁要是不服就站出来。绿野仙踪一定和他周旋到底。

商人们人一听这话,谁也不想当出头鸟,他们的买卖做的太小。和在成都府如日中天的绿野仙踪是无法比的,最后只得接受钓鱼,可大小姐又说,陈老头不在,那天比试时老头钓四条,绿野仙踪也是四条,这些人到不用钓那些,只要谁钓三条,那绿野仙踪就帮着说项。

然后在这些人推脱说没有钓具时,大小姐又大方地把店霄地那些拿出来,结果不够分便采用谁出价多给谁的方法,狠赚这些人一笔,其他人也由绿野仙踪低价做了些简易的钓竿绑上用缝衣针弯成的钩,对付一下。

饭菜也是如此,愿意花钱的,答应他们一会儿给送,舍不得地人就买些原来茶肆中的冷盘,并让护卫在这些商人挤到屋子中商量事情时,与他们那些家丁护院们接触,寒其心,削其志。

“大小姐、小二哥,灯笼都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给他们送去?”

外面一个负责临时做些灯笼地人隔着门问道。

大小姐看向店霄等他做主。

“不急,一会儿先去卖鱼饵,告诉他们买到一定鱼饵数量的人,绿野仙踪免费赠送精美、实用灯笼一盏,这样就可以了,记得到时候送的灯笼要挑成对儿中地一个送,另一个他们想要的话,用钱买。”

店霄也是琢磨一下后,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把两个人挑出来的红虫和蚯蚓,用特别小的碟子装好,一个个摆到托盘上,端到门口推开门交给外面的人,同时吩咐着:

“再拿一些空碟子过去,记得这些东西是论条卖的,一条五个铜钱,一碟子二十条,告诉他们要想带碟子买那一碟子就是二百个铜钱,当然,也可以租一个碟子,十个铜钱,或者直接放地上也行,可只有连碟子一起买的人,才能有机会得到灯笼。”

店霄转回身坐下继续挑虫子,好象觉得少了些什么,左右看了眼问大小姐:

“先前让陈老头躲起来,他躲哪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哦,他呀,他总吵着说要分钱,我头一起见到敢和我说这话的人,让人关起来了。”

大小姐用力夹起只红虫,按到碟子里,满脸忿忿的样子。

夜色中,打箭炉汤家的院子里是通明,把个打箭炉都照得明亮不少,丫鬟、仆人俱都趁这刚吃过饭的时候忙碌着,把天黑熄灯前的活计做完,剩下的便是值夜人的事情了。

一进院落的偏房里,汤家二公子汤明嵩正坐在木桶中洗澡,热气腾腾的水汽缭绕在房屋之中,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披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一边为他来回按摩揉搓着,一边忍受他那两只不安分的手在身体各个敏感部位游走,并发出一阵阵带着些抗拒和诱惑的声音。

眼看汤明嵩即将要忍受不住两个丫鬟眉眼含春,娇声连连的挑逗,把其中一个人身上的轻纱扯去,拉到水中时,窗外面却不合适宜的传来了一个下人的声音:

“二少爷,老爷说有事情寻您过去商量,您是现在就去,还是稍等会…?”

外面那人好象也知道二少爷在干什么了,只好摸棱两可的问一声。

汤明嵩从桶中站起身,从旁边装着凉水的桶中舀出一瓢淋在头上,这才强压下沸腾起来的血气,在两个丫鬟胸前抚摩了一下后,说道:

“快帮少爷我穿衣服,等着,等少爷我回来再陪你们一起洗。”

待穿好衣服出门,汤明嵩问那个传信之人:“知道爹找我什么事情么?”

“小的知道的不多,偶尔听到两句,好象和沫水那边的茶肆及绿野仙踪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