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平静又欲起风波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十六章 平静又欲起风波

是上次召集众人的那个大厅,汤明嵩依旧是因为他的晃到地方时是最后一个,走了这些路出过汗,刚才两个丫鬟那妩媚的样子早已淡去,并听那个下人说这次好象是个小事情。

汤明嵩进到厅中,见父亲并未坐在主位置上,而是站立在大厅的中央,那一圈管事之人围着他不知在说些什么,自己的大哥也在,拉着汤管家在一旁小声嘀咕,不时还呵呵笑两声。

“爹,不知此时招孩儿前来有何事要吩咐?恩,大哥与汤管家也在。”

汤明嵩挤到人群里面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恭声问道,同时也对大哥及汤管家礼貌行的打过招呼,只是他这一头水气未干的样子稍微显得有些匆忙。

“哦,明嵩也来了,你这孩子也是的,这么早就想洗过休息?有时间多看些书,就算你不想要什么功名,可以后也要有用到的时候,整天跟那几个女人闲扯可不行啊。”

汤父见儿子过来,脸上露出高兴的样子,拍拍儿子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眼中充满期盼之情。

汤明嵩也做出一副乖宝宝样子,点着头安慰着父亲:

“知道了爹,我是今天去忙那吐蕃李姓一族的事情有些劳累,这才想早点休息,至于女人,今天只安排两个丫鬟侍侯,以后一定多看书,把我汤家经营的更好。”

话虽如此说着,心中却想到‘我找几个女人就这事那事的,也没见大哥少找了,还不就因为他是长子的原因才如此被重视么,他玩女人就叫为汤家传宗接代。到了自己这就成了闲扯,还有那个汤管家,真就以为大哥便是下任家主不成,这个献媚呀。恶心!’

“爹,现在人已到齐,若有什么话便吩咐出来吧。汤家上下一定齐心协力把事情办好。”

汤兴业这个老大适时出言说着,并和汤管家交换了个眼神,和其他人点点头。显示自己真的是与汤家的众人关系融洽地样子。

汤父见大儿子说话,并和其他人交流和善的模样,更加满意了,点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还是和沫水河那边绿野仙踪有关,俗话说无利不起早,那绿野仙踪的东家可是杭州杨家,一点好处都得不到的事情大家认为他们会去做么?上次汤管家已经去看过地。说确实教了不少新菜品,还每样拿回来让我尝了尝,说实话,别看我这个家主见识广,可真就没吃过那些东西。若评价那就是‘顶尖’二字,大家都说说应该怎么办?”

“我认为应该直接带些人过去。趁现在他们绿野仙踪那个所谓的东家大小姐在,把她掠过来,让他们把所有的配方和方法告诉我们。这样,他们有地我们也有了,若那大小姐长的漂亮还可以给大少爷当妾,既得到了东西又得到了人。”

一个五大三粗的人在后面扯着嗓子出主意,越说还越激动,汤明嵩揉着湿漉漉地头发扭脖子一看,见是汤家的护院头领,暗骂了一声蠢货,不知爹为何把他也叫来。

汤兴业听这话后也是皱了皱眉头,思虑一番后上前一步说道:

“靠武力强取有些不妥,难道说绿野仙踪在成都府府城内的时候就没有人打这个主意?应该不会吧?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个是考虑到难度和威胁没敢动手,另一个是已经动手并失败了,这次人家来到此地二百多人,除去弓刀兼备的护卫,其他人身手也不差,我汤家去的人少,不够他们打的,去的人多,绿野仙踪直接往后一退就是二郎山,强攻?我汤家还有更重要地事情去做呢。”

说完话汤兴业又退回到原来位置,而那个刚才想着连人带东西都霸占护院头领呵呵一笑,也不气恼,毕竟他平时只是负责训练手下的,真正有事情还要听别人的安排。

“汤管家,你可是有话要说?”

汤父见管家在那踌躇着要站出来还又有些不想说话的样子开口问道。

“是,我是觉得我们可以尝试着与绿野仙踪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联合起来做些什么,这地方现在还是我汤家说的算,有发财地买卖一起来弄,我们能给他们提供不少便利,总比想办法对付他们强些。”

汤管家出于大方面的利益考虑,说出合作意思地话,没想到他话一落,那边汤明嵩马上略带嘲讽地说道:

“汤管家当然愿意和人家联合了,最好还是把你安排到那边负责沟通,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继续吃那些天王老子都得等你吃腻味才可以吃的东西,”

“二少爷那天可能是误会了,我去那地方本就是为了查看一下情况,哪里有什么其他事情啊,至于那些吃的,一个呆子地话,有何可信之处。”

汤管家见二少爷在如此场合说那天的事情觉得有些不妥,也有些无奈,可依旧是解释了一下,其实当天回来时,他已经和老爷闲着聊天说起过这事情。

汤父不满地看了眼二儿子训斥道:

“明嵩啊,别一天总想吃,那东西给谁留的不重要,多吃一口少吃一口也没什么,你经常去管这些事情,他们也会给你留,行了,你先别开口,听听其他人如何说的吧!”

汤父话一落,那些管事之人便你一句我一句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倒出来,不少人都支持汤管家的看法,认为敌对不如合作,生着闷气的汤明嵩直到结束都没再吭一声,满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惟独听到父亲

家去与绿野仙踪商谈合作时,这才眼珠一转,计上心出一丝坏笑。

清晨,忙碌捉虫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声,敲开了薄雾中一个个帐篷的门,涌出来的绿野仙踪的人开始各做其事。

杨大小姐也换上一套问过珠珠无数遍都说漂亮地衣服,怀中抱上帐本和算盘蹦跳着闯进店霄的屋子。把昨天晚上挑鱼饵、卖灯笼、算帐忙到半夜的他给弄起来。

也不管什么男女之防,对着只穿一条四角裤还被撑起小帐篷的店霄就是一顿抓痒痒,然后象吃了很大亏似地红个脸催促着快些穿衣服好把昨天赚的钱清算一遍。

穿戴整齐伸着懒腰打着哈欠陪在大小姐身边把昨天那每个细帐加起来,算成总帐。刨去一些实际的费用,店霄这才对大小姐说道:

“你算这小帐做什么,有这时间不如多睡会觉。”

“什么叫小帐呢。以前我娘和我爹在一起时,就总要帮我爹算地,我娘说了。持家的女人就要精细些,不然男人都大咧咧的就是有万贯家财早晚也能给败没了。”

大小姐有些不满意店霄地态度,在一旁说教。

“行,不说这事了,昨天晚上有没有人从河边那回来?他们不会钓一宿吧?诶呦呦!河边晚上可凉呀,架起的火堆和那薄褥子管不上多大用,赶快,找绿野仙踪随着来的大夫。准备些治疗伤寒的药,一会儿他们准有人花大价钱买,恩,再去熬些姜汤,把白给的人参价钱卖出来。”

一算帐。店霄突然想起来那些商人来,那河谷深。晚上下雾都压在水面上,加上水汽和河滩上的潮气,那些人不会出事儿吧?

大小姐一听也来了精神。放下帐本,眨着眼睛在那估算,边想边开心地点头,激动的紧紧攥了下拳头对店霄说道:

“好主意,还可以做一个锅子给他们吃,还有麻辣烫,要分开来,一样一样的,你那姜汤要先送,不然人家吃上锅子了就不喝姜汤,少赚份钱,你说要是再放一点巴豆,一点点哦,他们会不会认为是着凉了,这样我们还可以卖拉肚子药。”

“恩,成,再放些砒霜,我们还可以连棺材都卖了,怎么想地?赚钱的事赶快安排人就可以,咱们赚正经钱,不能害命。”

店霄看着还在兴奋中的大小姐,暗自责怪是不是自己把她带坏了。

“恩,听你的小店子,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大小姐大度地说道,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那个你派人送信说的叫张三子地人,我已经找人安排去了,这次除了白赚的一千匹马外,还在当地买不少,给我爹送过去后还剩几百匹呢,已经让那个传信地人继续去告诉杨管家,凑够一千就找那张三子让他带。”

两刻钟后,刚才安排去看看情况的人骑马回来了,麻利地翻身下马后,直接跑进屋子里面对大小姐报告:

“河边那些商人到是没见有什么得大病的样子,就是一个个显得比较难受,有一半人都睡着呢,负责保护他们地那些家丁和护院到是有几个病倒了,哦,还有,有六个人钓上来一条鱼,有一个人钓上来两条鱼,其他人没有钓上来,那八条鱼中还有四条是被鱼钩挂住才上来的。”

挥挥手让他下去,大小姐惊讶地扭头看店霄说道:

“能人啊,果然厉害,那样的情况下都能钓上来鱼,可他们好象并没发生你说的那个情况,把别人钓的鱼都给一个人,让他拿着先找陈老头商量买一块地。”

“是呀,他们比我想的还差劲,等他们回去一搅和,那我们更轻松。”

店霄如是说道。

奔腾不息的流水声让呆在此地一晚上的这些商人是如此的熟悉,清风拂动,吹散了雾气,使阳光直射进来,映在对面的山壁上,或明或暗间,温度渐高。

一些明显流鼻涕的家丁和护院被集中安排到一起,不准靠近起他人,而那些盖了几层毯子和褥子的商人偎在依旧放出热量的火堆旁,哆嗦着让下人站在风吹来的方向,为其遮挡。

坐在那里钓鱼的还有七个人,都是钓到鱼的,最激动和兴奋的要属钓上两条鱼那个,再有一条他就可以直接通过这办法和陈老头谈买地的事情,而其他人还要想别的办法。

突然,钓竿使劲一动,这人本已困倦的双眼猛的睁开,用力一提钓竿,一条鱼带起珍珠般美丽的水珠,窜出了河面,来回晃动着尾巴抛出一道弧线不甘地落到了岸边的碎石地上,一个守在旁边的家丁直接扑过去,死死压到身下,高兴地回头喊道:

“老爷,抓住了,第三条了。”

“哈哈哈哈!不就是三条鱼么?看看,我这手里用的是最贵的竿子和鱼钩,我买的鱼饵最多,我当然能钓上来,这叫什么?这叫有先见之明啊。”

那个商人摇晃着手中的钓竿,满脸得意之色看着其他一起来的人,那些人失神一会儿后,马上换上笑容凑过来说着祝贺恭维的话,至于真假便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而这时一些人却看到河对面出现了不少的壮汉,一个挨一个静静地站在那里,领头的那个正是汤家的二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