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风急云涌齐聚此

第二十九章 风急云涌齐聚此

报仇,报仇!嵩儿,爹为你报仇,汤家会好的,灭了踪。”

汤父带着人站在原来茶肆的位置上念叨着,地面坑坑洼洼处不时会看到围满了苍蝇的残肢、断臂,还有那零散在四下的房屋木头及泥土,一只野狗叼着块不知什么部位的肉,警惕地看着来到这里的陌生人,不停撕咬着,想是饿的急了。

“好,够狠,一个女娃子居然也能下得去这命令,我到是小瞧绿野仙踪了。”

一阵风吹来,带着腥臊和烟花爆炸后的臭味被汤父闻到,强忍着呕吐说着,他已经从抬着自己二儿子那些人嘴中知道,就是那个看上去漂亮、可爱的杨大小姐下的点火命令,这得需要多大的魄力?果然不一般啊!

“老爷,您看这些兄弟的尸首应该如何处理?”

汤管家见家主有想要直接离去,连忙上前提醒。

汤父这才反应过来,周围那些人都看着呢,若处理不好,会寒了这些人的心。

“恩,马上安排人把所有能找到的都找齐,尽量拼在一起,找好的棺木安葬,其家人多给补偿,这些兄弟都是被绿野仙踪算计的,大家跟我去讨个公道。”

汤父借着机会激励下士气后,安排几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人在此处负责保护尸首,他则带上其他人继续往二郎山方向前进。

知府衙门中,烟花引起的大火还在散发着炙热,一桶桶水被人抬来泼到上面,倒塌的房屋下面不时还会有某个刚燃着的烟花发出爆裂的声响,把旁边经过之人吓一跳。

“安排人救护受伤地。死去的人也尽量帮着找全肢体,排人肃清府城中零星抵抗,打扫战场,除个别需要监视、控制的地方之外。可以让其他百姓干活了,张贴安民告示。”

已经恢复过来的白老头眼神淡漠地看着一具具尸首对旁边随时等候命令地传令兵一项项安排着。

“大人,其他那些各县的官吏是否也要马上派人去抓捕?还有和于正袁同流合污的商人及帮派。尤其是城西黑虎帮,他们一直打着知府地名号四处收钱。”

一个刚被调来不长时间,专门为了计算成都府钱财和物资的人在旁边小声问着白老头。

白老头晃晃脑袋说道:

“先不管着些。你带着人去把能找到的东西搜出来计算便可,别地现在不能动啊,一动就全乱了,那些官员就先让他们安稳一阵子吧,至于帮派,跟黑虎帮说,让他们派人监视其他与原知府有关系的帮派。”

那人听让黑虎帮来监视,眼中透着疑惑刚要再问。旁边的莫凡凑到他耳朵旁低声对他说道:

“黑虎帮是大人安排到于正袁身边的,不少消息就是由他们来传递,不要再盯着他们了,懂没?”

“懂,懂。大人果然深谋远虑!”

那人点头往后退去,还不忘伸出大拇哥比画一下。

莫凡的声音够低。可还是让白老头听到了,不由感慨着:

“可不是我安排的黑虎帮,都是那小店子想着的。这次绿野仙踪又弄坏了不少东西吧?呵呵!等杨家的小丫头回来一定会闹着让我赔地。”

话题一下转到了绿野仙踪,到使得刚才悲痛的气氛略微减轻一些。

“报,大人,锦江边刚才发现一村落被大火点燃,无数马蹄印儿出现在旁边,其中还有一辆车轱辘的,看情形是奔往雅洲方向,已有贪狼卫于后追踪。”

一个头先去探察的贪狼卫骑马跑到这里向白老头报告着情况。

“再探再报。”

“是。”

那贪狼卫应过,拨马便走,‘嗒嗒’踢声消失在路的尽头。

“既然于正袁是向雅洲跑,咱们就只能派兵全力围剿,可他若见战局不利必定会往打箭炉跑,这可如何是好啊?都怨我没围住他,唉!”

白老头见事不可挽,只好再次抽兵过去,可又担心于正袁跑到打箭炉。

莫凡在旁边看大人自责,于心不忍地说道:

“大人,就算他跑,想来也不能带走太多人,或许只有那些亲兵才能死心地跟着他,别地厢军知道他与吐蕃联合的话一定会多有犹豫地,他们的家人可都在此处啊。”

“那你说他若兵败,能走哪条路呢?”

白老头扭头问莫凡。

“这,这个我也不清楚,如走水路咱们在那条线上有人,或许能阻挡一下,可他要走二郎山的话…?二郎山好象,好象…?”

“不是好象,就是,杨家地丫头和小店子在那呢,这可坏了,一共才三百贪狼卫如何能比得上于正袁那么多亲兵与近卫?快,快派人往那边救援,两个孩子若出事,我这罪可大了,老店头好不容易培养个人,他得恨死我呀,杭州杨家也得跟着翻天。”

没等莫凡说完,白老头也想起来了,在那里捶胸顿足。

“大人,您别急,咱们可以放缓进攻,或许于正袁见事情还有回旋余地不再往那边去呢?”

莫凡再次劝道。

好象抓一根救命稻草般,白老头猛然醒悟地点着头道:

“对,放缓,慢慢围过去,让贪狼卫抄小路冲过去到二郎山沫水河边与他们汇合,只要保证他们无事便可。”

于正袁的这拨队伍连续冲过几队小股拦截的人后,一

地向雅洲奔去,如果前面不是因为下雨的原因使得路平,一天时间就能到地方。

颠簸的车中,管家捧着碗热乎乎的粥对于正袁劝道:

“老爷,您吃点东西吧?从昨天晚上吃过几只茄麻子,到现在您可什么都没吃呢。”

于正袁整个身子都随着车的颠簸而上下起伏,一手紧紧抓着旁边的扶手晃着脑袋说道:

“不吃,吃不下。白老头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雅洲那里停一脚马上就得走,不然被他们拦到前面,我可就什么都没了。让外面人快些到雅州传令给永康军知军,告诉他把老爷我那些人手带出来给我,他留下死守雅州。”

“是。是,来人啊,传令下去。加快速度,命人先行赶到雅洲,报永康军葛知军,命其安排老爷地人手接应,他留原地等候、召集成都府其他厢军,固守待援。”

管家掀开窗帘,伸出脑袋把于正袁的意思传达出去,回头重新坐下。把那碗粥也放到旁边桌子上,劝慰道:

“老爷,您也别担心,正象您说的那样,朝廷对外用兵已经等不急了。哪里还有精力来管这成都?只要咱们与吐蕃接头坚持几天,白拓疆必定会受到朝中之人弹劾。到时他无奈撤兵,咱们便可以轻松夺回此地,这地方可都是咱们的人。”

“恩。恩,先躲一躲吧,到时我一定要东山再起,正好也可以趁机看看成都府这块地方都有谁跟我不一心?到时可别怪我心狠手辣,这样地人,决不姑息!还有那绿野仙踪,灭掉以后我要把他们拨皮、挖心、点天灯。”

于正袁紧攥拳头狠狠地说着,接着好象想开了似的,端起桌上的粥,几口灌下去,整个人顿时精神不少。

二郎山上,早上偶尔露出一丝地阳光早已不见踪影,取代的是现在满天黑沉沉的乌云,被风一吹,翻滚不停。

张程飞仰着头观察片刻后,对整个马队喊道:

“大家快一些,要下雨了,再往前走一段路,那里有个高出一截地地方,到那里暂做休息,现在可不行,雨下的大,水一冲,咱们可就全完了。”

说着话伸手拍拍领头的骡子,那骡子好象明白他的意思似的,果然往前走的速度快起来,后面的那些马匹也都跟着加快速度。

当稀稀拉拉的雨滴开始落下时,整个队伍也到了地方,把一匹匹马安排好位置,并披上雨具。

“三哥,你说咱们这一趟能赚多少?看绿野仙踪地意思是到打箭炉换马,咱要是拿六成,那得多少马?”

一个刚忙活完马匹的人,给自己也找个舒服的地方,蹲在那里避雨,眼睛看着马身上那些货问张程飞。

望着外面那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的雨,张程飞也同样开心地看着那些马及马上的茶叶,随后摇摇头道:

“这次换来地马一匹都不能留下,全部交给绿野仙踪,并且这一趟除去正常花消和给家中的必要钱,其他一个铜钱都不能拿,马不是我们地,茶也不是我们的,就连饭都是人家给准备好的,跑一个小短途,谁拉得下脸要六成纯利?”

“是,是,三哥,我给忘了,还一直以为跑打箭炉跟跑吐蕃深处一样呢,嘿嘿!不要,给我我都不要,光是这武器让我能天天摸着,那饭给吃着,我都觉得赚了,对,打箭炉是近地方,翻过这二郎山,用不了几步路就能到,这趟不算,等以后地,要赚钱也凭本事来,占人家便宜的事情咱绝对不干。”

刚才问话的人用手拍着脑门不好意思笑着在那解释,其他人也有的被这六成纯利弄糊涂的此时也明白过来,这一趟属于短途,收个能够过几天日子的钱就行,等下次跑远路时家人就都由绿野仙踪照顾了。

“三叔,那您看看这雨能下大不?要是都这么小咱们就顶雨赶路吧,我还没去过吐蕃那边呢,快点把短途跑完,就可以往远了去,赚多些钱娶个媳妇,我娘可是惦记着孙子呢。”

那个总爱缠在张程飞身边的大孩子伸出手接着雨问道。

张程飞也把手伸到蓑衣外面,不确定地说道:

“再看看,过一会儿还这么大,就冒雨走。”

二郎山上,绿野仙踪的主帐篷中。

吐蕃人用手来回摸着肚子,疑惑地看着桌子上面的两个包裹不解地对大小姐和店霄问道: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店霄指着一个大点的包裹告诉他:

“这个是牛蹄筋,刚才看你整整吃下去两盘子,想来你们族长也能爱吃,特意给他的,其实我也好奇,你们那的牛羊应该不缺,来这应该多吃青菜才对呀,至于这个呢。”

店霄又把手指向另一个包说道:

“这里面可是好东西,想办法倒进汤家厨房的水缸中,等他们用过后,你们冲进去,可以减少伤亡,这可是特殊加工出来的,不易被察觉,你可以称呼它为精炼巴豆粉。”

说着话店霄起身为这个吐蕃人送行,临到门口,再次语重心长地说道:

“绿野仙踪能不能撑过去,茶叶和器皿能不能交换给你们,就看这一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