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以地易地知赛事

第五部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二十一章 以地易地知赛事

二位官爷莫急,正如您刚才说的,应该与他们赔个礼到底何处得罪了他们,此刻我们就按照您的意思在办呢,您放心,一会儿问明白事情因果,我们绝对拿出大礼来赔,想来人家一定可以原谅我们的。”

店霄见这两个从开封府来的官差听到袭击的人有被抓住,马上站起身来说要带走的一番动作后,连忙伸出手来阻止,嘴中说着示弱的话。

“就是,两位官爷不顾雨天被淋,辛苦跑到此处办案,哪能在些许小事儿上多做麻烦?方才我已让后面厨房赶出一席酒菜,喝上两杯暖暖身子再做其他打算也不迟啊,那被抓的人一时半会又逃脱不得,何必为他们劳心费神?”

现在是个人都明白这两个官差有问题了,大小姐带着淡淡的笑容邀请两个人继续留在这里饮酒。

“不行不行,这天色正晚,哪能再做打扰,既然抓住要犯,那就需交给我们既可,回到衙门之中一定要老爷秉公审理,不知被抓的人身在何处?”

那个刚才坐在左边的官差再也呆不住了,给右边的那个使眼色,二人就要往外走。

“既然二位官爷不愿赏这个脸,那我绿野仙踪也不做多留,只是二位官爷是只抓活的啊,还是连死的一起带走?”

大小姐往旁侧了一步,并未进行阻拦,而是在两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再次问死活的事情。

两个官差一听这话立即站住,回头疑惑地说道:

“当然是一起带走了,不知有几个死了的?都是被谁所杀,也要一并带回去查问,好清楚具体情况。”

大小姐已经不愿意再做理会。对旁边一个护卫使过眼神后径直拉着店霄坐到刚才两个官差的位置上,打开一个暗格,从中拿出一大把松子分给店霄一半说道:

“这是去年留下来地,从别处采的运到这里。你尝尝。”

那个护卫则对两个官差汇报道:

“禀官爷,次此来犯悍匪共一百零六人,俱都携带兵器。身手不凡,只是好象对此地地形不是很熟悉,故此才被我们成功阻拦。并击杀一百人,活捉六人,尸首都堆在后院空地之上,那六人也是受了重伤,想一同带走,好象需要费些工夫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些人的手段可不一般,怎么能这个样子呢?不是真的吧?”

一同跟来地那个官差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敢相信。嘴中不由嘀咕出声。

另一个领头的官差也站在那里,愣愣地琢磨。

这护卫用手碰了碰嘀咕的官差问道:

“这位官爷,您认识那些人?那太好了,您给他们说说,我们绿野仙踪若有得罪之处。让他们海涵一二,我们给赔不是了。哦,他们若是想要些补偿,我们可以拿出纹银百两来赎这个过节。”

“你想地美呀。得罪了他们还想用点银子就能没事儿?做梦,都是谁动的手,快点让我们带走,好给他们一个交代,不然,杀光你们这绿野仙踪。”

那个嘀咕的官差一时被这个消息给弄愣了,等护卫问时还没从中完全脱离出来,不由放出狠话。

他旁边那个比他强,连忙捂住他地嘴对一众已经怒目而视的人说道:

“玩笑,都是玩笑,他这人就这样,开玩笑不分地方和人,许是听说那些匪徒同时被杀,一时高兴,这才开起了玩笑,诸位不要介意,这样,死的人暂且放在这里,活的我们带走,你们这派两个管事之人跟着就行,到衙门问话,好让老爷知道详细过程。”

“不必了,你们两个既然知道的事情多,那就也留在这里吧。”

白老头说着话从外面进来,看着两个官差淡淡地说道。

清晨,因昨夜一场雨的洗礼,树木和花草都变的旺盛了不少,几只刚刚吃过早饭的燕子躲在房檐下地小窝中窃窃私语。

青石的路面上干净非常,两侧的黄沙露出斑斑点点的样子,间或有一条小沟的形状,想来是被雨水冲刷而成。

忙碌地蚂蚁也从各处缝隙中钻出,迎着朝阳去树下寻找那由上面掉落,失去生命的知了,墙角中一只蚯蚓奋力顶开压在头上地土块,绕过阻碍在前面的嫩草,一伸一缩开始新的旅程。

“小店子,小店子,起来了,吃过饭好陪我去打听哪里有房子卖呢。”

大小姐站在店霄睡觉地屋子外面,揉着惺忪的睡眼,轻声喊着,她觉得每天自己过来一趟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比指使别人强。

“来啦,来啦!”

店霄在屋子里面应着,随后一阵哗啦声,终于是穿好衣服推门出来,对着太阳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扭头对眨着大眼睛看着他露出笑容的大小姐说道:

“不是已经让别人都分开去打听了吗?白老头和陈老头不也答应帮忙看着,有合适的便告诉我们么?至于起这么大早到处跑?昨晚折腾的没睡多长时间都。”

“你还想睡啊,恩,我也是,那这样,咱们这次叫个大点车,让他带着随便转,咱俩在里面补一觉,这些日子也不知怎么了,自己睡觉总不塌实,还是有你在旁边好,我那边水都准备好了,你去洗洗。”

大小姐说着也打了个哈欠,慢慢转身往回走。

等两个人随便对付点东西到肚子里,准备留出更多地方吃小吃

乘着一辆宽敞的马车沿着各个街道前去寻找合适的位为昨夜被袭击的关系,跟着的护卫增加到十人,分乘三辆车在后面尾随。

坐在晃晃悠悠的车中,听着‘嗒嗒’的马蹄声,本就是没睡够的两个人互相挨在那里,眯上眼睛。一副欲要睡着地样子,等转过一弯,店霄已经成为了一个垫子,倚在车的一角。大小姐侧舒服地爬在他身上,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车中可是绿野仙踪的大小姐和小二哥,诸位兄弟。别误会,我认识你们地大小姐,真的。还有买卖上的合作呢。”

正当店霄和大小姐睡地正香的时候,车外出来一个人的喊声,听这意思好象是被绿野仙踪地护卫给拦住了,在那解释着。

大小姐当先被吵醒,小嘴蠕动几下从店霄身上爬起来,反应不太灵敏的眼睛四处看一下发现是在车中,这才渐渐想起睡觉的事情,推了推还在那发出轻微呼噜声的店霄招呼道:

“小店子。起来啦,有人来找咱们了,一会儿晌午再睡吧,恩,真舒服。怪不得那些女子都想早些嫁人呢,原来就是为了能天天躺在一起睡觉。”

“谁来了?”

店霄没睡够。问着话,不情愿的起身,刚要动弹。发现一条腿麻了,伸出手来回按了两下,一咬牙,使劲一搬,终于是稍微活泛了些,拉开已经停下的马车车帘,往外看去,认识,裴文松,那个吃过剩菜并要在沫水边买地的人。

这时候他正被几个护卫围在那里动弹不得,一会儿指指车,一会儿又指指自己,说着什么熟悉、认识的话,紧怕这几个护卫误会,旁边还停有一辆车,装饰地比较漂亮,想来应该是他的。

“这不是文松大哥么?真巧啊,在此地都能遇到。”

店霄说着话还伸出个胳膊摆摆手,那些护卫见认识,自然让出路来。

“霄兄弟啊,终于是找到你了,哪有什么巧,为了找你们我都转了半天了,多亏车把势对这一片地方熟,这才堵到你们,头先是去你那宅子,人家说你和大小姐早就出来了,问过乘的车子,这才四处找。”

裴文松见店霄露头,终于长出口气,说着话,脸上刚才那种焦急也渐渐散去。

“哦,这样,那到是累得文松大哥吃苦了,只不知文松大哥急着寻我们所为何事?”

店霄猜测着或许是沫水那边地的问题,可又不象是要推掉,那样也不用这么着急。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这样,往前面不远,有一个翡翠阁,不是卖翡翠的,是卖粥地,里面的粥味道独特,茶和小点心也不错,不如咱们到那里边喝茶边说事情,可好?”

裴文松看着头上地日头,又看看周围的环境,用手往前一指,提议换地方。

对于去这种地方店霄没意见,大小姐是愿意尝一尝,几两车便相随而去。

翡翠阁的门面装饰地不错,整体是青绿色,偶尔有的地方是红色的,或一块,或一片,到真象几种翡翠相伴的样子。

三人选了一处靠窗户的位置,这是大小姐特有的爱好,她总喜欢边吃边看着外面来回走动的人群。

那十个护卫依旧是分成三张桌子坐下,点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帐最后都由裴文松来结,大家也不客气。

“霄兄弟、杨小姐,东西你们自己吃,我就不让了,我说正事,你们边吃边听,他是这么回事儿,那天你们答应愿意本价卖地给我后,我才回的家,结果我爹和几个老头子说我不知道多学些做买卖的本事,整天瞎跑,我一气之下便把那沫水买地的事情说出来,结果几个老头子马上转换态度,非要我再弄来一块。”

裴文松面露无奈地说道。

店霄看了看不知道吃什么吃的粘住牙的大小姐,大小姐‘呜呜’两声点着头,让他说,这才问道:

“文松大哥的意思是再买一处地?还是本钱的?”

“那到不是,你那地也是留着赚钱的,哪能总占这便宜,是这样的,听闻你们在这京城四处买房子都没买到,我家正好有一处生意一直不怎么好的酒店要卖,哦,一直没和你们说我们家酒楼的名字,‘会仙楼’,这就我们家开的,那不好的地方没什么名字,也不是楼,可地方大,就在南大街南面不远处,旁边就是汴河,你们去看看,行的话,就换一块地。”

裴文松认真地介绍着自家的买卖和那块地。

一听这话,大小姐和店霄都愣了,一个是会仙楼名气够大,另一个就是那地,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地方。

大小姐连忙喝到嘴中一口茶,把那东西漱进肚子里,面露笑容说道:

“文松大哥客气了,说实话,我们正想找一块这样的地,听你一说就觉得不错,这样吧,看那地值多少钱,然后沫水那边依旧是用本钱的价格来折换,与头先的地可以分开,也可以挨着,绝对给你选一个最好的地方。”

裴文松一听大小姐这个话,马上就不好意思了,犹豫片刻说道:“有了,过些日子金明池那有一场龙舟赛,其中不少酒楼的名菜都会在那里摆出来,你们初来,没有位子,就与我会仙楼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