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官匪之间有联系

第二十章 官匪之间有联系

吃吧,吃吧!告诉你们,这可是小店子烤的,一般情到。”

大小姐双手各攥着一把羊肉串,递给有些害怕,身体不觉间往后缩的七个孩子。

“大,大小姐,我,我们吃过晚饭了,您留着自己吃,吃吧!”

孩子中领头的那个见别人都不敢应声,只好壮起胆子开口。

看他们这个样子,大小姐有些不耐烦,又往前递递肉串,对包裹着伤的石头和岗子说道:

“上次你两个也没这样,怎么到了地方怕了呢?告诉我,怕什么,?我长的就那么吓人?尤其是你,偷我们钱时胆子不小啊,买东西时也没见你这样,是不是绿野仙踪的人谁虐待你们了?”

石头摸了摸腿上包扎的地方,抬起头感激地看着大小姐回道:

“大,大小姐,没,没人虐待我,我们,我身上现在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以前是不,不知道您身份如此尊贵,在京城有这么大,大的一处宅子,还有那么多的手下,我们怕,怕冒犯了您。”

“是呀,是呀,大小姐,您和我们可不一样,您精贵着呢,我们哪敢让您来送吃的,这两天我们饭食可好了,还有住的床,睁着眼睛都不敢睡,就怕醒来时是做梦。”

口齿一向伶俐的猴子小心地挪挪位置,尽量露出笑容补充着。

店霄看着这些要饭、偷东西时都没有担心过的孩子,现在却变得如此拘束,眼珠一转说道:

“知道大小姐精贵还让大小姐拿着东西,都痛快接过去,谁再推让就是对大小姐不敬。”

七个孩子相互看看。终于在老大的带领下,每人从大小姐手中接过几串,抽着鼻子来回的闻。

“真好吃。”

一直显得有些纳纳的木头咬下一大块带着筋地肉,左右两边来回换着嚼动。舍不得咽下,含着说好吃。

“当然好吃了,跟你们说啊。咱这绿野仙踪什么都可以差一些,惟独吃的东西,绝对不能差。不然说出去都丢脸,光这调料都是按照产地的不同,磨制方式的差异,年头地多少和节气的变换来区分的,看到肉串上地辣椒没有?那是用了三种不同的辣椒来提味儿,以后你们出去吃饭时,味道差的不准点。”

大小姐对于绿野仙踪地这个调料搭配是最感到自豪的,真正需要的时候可以把调料细分成几百种来互相搭配。

这七个小孩一听这话。都愣愣地看着手中的肉串,想把那三种辣椒分辨出来。

“大小姐,谢谢您,把我们弄到这来,给好吃的。还给住的地方,可我们一直担心有人找这边的麻烦。不知道最近有铁蛇帮的人来闹事没?”

孩子中比较懂事地老大看着手中的肉串关心地问他们来这以后绿野仙踪的情况。

大小姐怕孩子们担心,连忙摆手说道:

“哪有什么人闹事?咱们这宅子一直都是一派和气的景象,咱们绿野仙踪就这样。从来都是笑脸迎人,那些人就不欺负咱们了,你们放心,铁蛇帮要是过来,我就跟他们说些好话,赔点钱,他们就不能再为难的。”

“大小姐、小二哥,终于找到您二位了,后,后面地事情解决了。”

一个绿野仙踪的护卫手中拎着把还在滴血地三棱刺,浑身的衣服都被雨水淋透了,一缕头发垂在脸旁,末端沾染着红色的血迹,进到这屋子里面对大小姐和店霄汇报,见两个人没接着问便继续道:

“一共闯进来一百零六个,七十四个人被弩箭直接射死,剩三十二人还想顽抗,结果咱们配合着贪狼卫一阵围杀,只有六个还活着,已被擒获,小二哥,这新装备上地三棱刺是真厉害呀,用着顺手不说,被捅上的人…。”

“行,行,打住,别说了,开封府的人来了么?还有巡城的人,这样,你先回,我马上跟大小姐去看。”

店霄看着还没从大小姐所说的和气景象里体验完,就被这个人刚才话里的杀戮惊醒过来,目瞪口呆的孩子们,连忙把汇报的人撵了出去。

撒谎被撞破的大小姐也有些不好意思,对七个孩子解释道:

“他是这样的,比如你们要饭,正常来讲是不是应该给你们一些,不给的也会告诉你们没有,可有的人他就非要打你们,对吧?咱们绿野仙踪也是,有的人总想着用武力解决,这时候咱们就得用行动来告诉他们,武力是不行的,大家应该好好谈才对,一会儿我和小店子就找他们谈,你们吃你们的,凉了味道就差了,吃完记得把竹签子放好,别扎到自己。”

说完对几个孩子摆摆手,逃也是的跟店霄快速离开,还不忘回头告诉他们那些人不是铁蛇帮的。

“老大,我觉得大小姐说的对,铁蛇帮一定好说话,刚才听到了吗?这宅子中的人有贪狼卫呀,还有弩,就铁蛇帮那平时拿把小刀、拎个铁棒子就觉得不错的人,进这院子里还敢闹事?”

猴子看着地上刚才那人进来后滴落的血水,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寻找东西擦掉。

最会察言观色的岗子却眼圈发红地说道:

“我觉得大小姐对我们是真的好,以为我们害怕才过来说什么和气,脸上还总带着笑容,那边却在拼杀着,其实我们跟本就不怕的,我们这些过了今天没明日的人见过的死人还少

“哥哥说的对,我们不应该成为累赘,听说绿野仙踪是来到这里不长时间,那有些事情就绝对不知道,等我能动了,我就去给他们打探消息,没有人比我们更熟悉东京城中的事情。”

石头攥紧拳头,信誓旦旦地说道。

“巡城的人来了吗?”

大小姐站在店霄给撑着的伞下问左右刚经过战斗的人。

“来啦,来啦。大小姐,人在这呢,这三位都是。”

旁边一个管事地人用手遮在头顶上领着三个穿着统一样式衣服的人走过来。

大小姐上下打量一番三个人问道:

“你们就是巡城的?怎么才三个?这哪够啊。”

那三人中一个上前说道:

“你们这地方可有走水之处?”

“没走水,下大雨想点火也费劲呀。”

大小姐用眼睛扫着周围还在那不停落下的雨说道。

“没火你们跑到巡铺那把我们找过来干什么啊。好不容易下场雨,以为能偷个懒呢,这两条街就没走。结果还是被你们给找到这。”

那个人揉着眼睛无奈地说道。

“有匪徒冲到我们院子里啦,你们不管啊?”

大小姐用手往后指着。

那个巡城地一听明白了,点头回道:

“我们这些人平时就是看看四处有没有哪处走水了。遇到行凶的,能直接管的就管,抓住后送与开封府,管不了就会派人去开封府报官,你们有这闲工夫找我们来,为何不直接找开封府呢?”

“哦,找开封府,找啦。以为你们巡城地人多些也过来帮个忙,做个见证呢,那你们还是回去歇着吧,来人,给三位军爷切五斤卤牛肉。打二斤酒,这雨天的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麻烦三位了。”

大小姐见巡城的人没起到相应地作用,只好吩咐下面人把东西准备上。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做见证,咱们三个都做。”

那个领头的听到给这些东西,正连吃惊带高兴呢,仔细一看才发现,此处有贪狼卫的人,哪里还敢推委,连忙应承着。

刚刚还是蒙蒙的雨现在却大起来,‘啪啪’地打在伞上溅的水花四散,一处处的灯笼被重新燃起,细看空中那雨都连成了线。

大小姐被众人围着走到刚才战斗过的院子,看见不少血水被雨带着汇聚到一起往低处流淌,皱着眉头对店霄说道:

“小店子,咱不看了,上次在二郎山那里炸完人后,我连续做了不少天的噩梦,害怕,一会儿让人把审问地结果告诉我就行。”

店霄点点头,尽量把那凄惨的样子给遮住,转身带着大小姐往回走,同时佩服地看着这个柔弱的身躯,做为一个女子,敢直对这种情况的人可不多。

“大小姐,开封府的人来了,正在前面等候。”

一个下人跑过来用手指着前面说道。

“才来呀,这么慢,真要指望他们,我都不知道死掉多少回了。”

大小姐不满意地嘟囓着往前面走去,店霄连忙把伞给撑到头上,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大小姐,咱们一会儿过去时先别提贪狼卫,也不要说他们来多少地事情,先跟官差说被袭击了,看看他们什么反应,然后再做定夺。”

店霄琢磨着开封府正常来讲不应该此时才到,好象是故意拖延时间一样,心存疑惑,这才如此告诉大小姐。

到得前面,两个开封府的官差正在那专门用来接待普通客人地房子中喝茶呢,偶尔还捏起一个瓜子品评一二,给人的感觉就是悠闲。

“二位官爷,您来啦?”

店霄未等别人说话,便上前一步打着招呼。

“恩,听说你们这里出事儿了?说说吧,都是怎么个情况。”

坐在左边的一个人好象是领头地,轻轻挑出一个瓜子瓤扔进嘴中,耷拉着眼皮问道。

“官爷,事情是这样的,有一群拿着武器的匪徒突然冲进了院子,好在我们还有些护卫,拼命阻拦,这才没有被他们得逞,终于退却了,可咱们护卫却不是很好,官爷,您看现在应该真么办啊?”

店霄面露难过。

“哦,这样啊,那你说说你们这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所图的吗?”

那官差抿着嘴的再次问道。

店霄使劲摇着头:

“那哪里知道啊,咱们一个做买卖的人,谁晓得他们这群人图什么?”

“恩,你们也不知道?那可就麻烦了,其实据我所知,有些匪人还是挺安分的,除非是你惹了他们,所以呢,你们现在就应该好好想想,什么地方得罪了什么人,然后去给人家赔个礼,不要总想着与其相争,要知道咱们官差也不容易啊。”

那个官差又抓起把瓜子,边嗑边说。

店霄听这话什么都明白了,人家是买通了官府,怪不得来的如此慢,还说这样的话,忍住上前掐死他的冲动,说道:

“官爷说的是,咱们正好抓到了几个人,正在安排人问哪里得罪了他们呢,想来马上就会有结果。”“什么?抓住了,那,那得交给我们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