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九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蒙蒙的细雨由天空落下,淋湿了翠绿的树叶,阻碍搬着食物往家赶的蚂蚁,知了也都四处寻找躲避之所。

可即便这样,那依旧晃动着火光的灯笼也没有因此而熄灭,更有那街道上的喧嚣响彻不停,‘沙沙’的雨声和着‘沙沙’的脚步声,慢慢会聚到西大街一处宅院的后门之处,被挑起来高高地挂在那里的防雨灯笼看上去是那么的碍眼。

一伙人停紧贴着墙壁停在这里,领头之人用手抹过脸上那又凉又潮的雨水低声吩咐道:

“查看自己手中武器,带好蒙面巾,一会儿进去后开始寻找主宅,遇到老头,杀,遇到十来岁的姑娘,杀,传下去。”

旁边的人听完,马上按照他说的把话一个接一个传递下去,并且重新扎好腰带,匕首、长刀摆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上,从怀中掏出黑色面巾,挡着鼻子蒙在脸上,只留下一双眼睛闪过阴狠的光。

一百来人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深颜色的,本来准备是清一色的黑衣服,可惜,西大街这边***通明,若用那身打扮,出来还没等作案就能让巡城的给抓起来。

一阵‘唏唏嗖嗖’声音响过后,这些人俱都准备妥当,只等头领令下便要冲进去杀人。

这头领回望一眼,见没有问题,一挥手,后面出来一人从怀中掏出捆绳子,来回甩动两下直接一抛,绳子划出一条弧线落入了院墙之内,往回一带,绳头处的铁爪自然扣在某个突起或是凹陷的地方,牢牢地定在那里。

‘刷刷刷’

从后面又上来一人。灵巧地抓住绳子,双腿在墙壁上连点,整个人借着力道居然到墙头时腾起来两尺多高,一个筋斗直接从墙上面那倒立着的阻碍物上面翻身而过。这一套动作那真是行云流水。

紧接着就听到‘噗’的一声响,里面有人声传出:

“诶呦!头,下面这地不平呀。我掉坑里啦,把脚给崴了,一会儿进来时要小心。”

领头地人回头打出个手势。后面又上来几人分别甩上去几条绳子,再次有人蹬墙而上,可惜,即便是再小心,还是有不少‘噗噗’声传来,好在都有准备,唯一两个崴了脚的并不算严重,一直等人进去五十多个。旁边一个负责放哨的人轻轻凑到领头人这里,悄悄说道:

“头,我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您看您后面那门,好象没关严。”

领头地人盯着说话的人仔细看过后。回身一推那门,果然。那门应声而开。

绿野仙踪前院的一个凉亭中,连成线地雨水沿着亭子的水槽‘啪啪’落下,亭子中滚滚轻烟袅袅升起。大小姐和几个孩子坐在旁边供人休息的石凳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烤架上一排挨在一起地羊肉串。

店霄奋力地来回翻转着这些肉串的时候还拿把扇子不停扇着,旁边一溜小罐子里放着各式各样的调料。

“小店子哥哥,您要是眼睛熏的难受,就让我来吧,我也看明白了。”

黄小豆把口水咽进肚子里,看着店霄流着眼泪的模样有些不忍,觉得自己可以替换一下。

“你歇着吧,就怨外面不刮风,不然哪能这么呛人,别急,一会儿就好,碳有些潮了,回头把剩下的碳都放到石灰当中。”

趁刚翻过面羊肉串还不能焦的空隙,店霄回头把脑袋伸到一个清水盆中,咕噜噜喷出几口气,顿时舒服不少,最后按照大家的口味,分别散上些辣椒和芝麻。

“姐,小店子哥哥这羊肉串是真不错,比外面卖地强不少,要不咱们就多弄点羊肉,让小店子哥哥烤着卖,也能赚不少钱,省得还要想这想那的。”

)x住提议道。

“我尊敬的少爷,您就不能有点志向?让小的我好有继续跟您混下去地信心,不然我可回去了,我还真想我娘呢。”

宇儿在一旁拿眼睛斜着儿说道。

见他两个斗嘴的样子,店霄呵呵一笑,拿起串刚要吃,抬眼看见一个护卫奔这边跑来,仔细一想,知道是负责后面安全地。

“大小姐,小二哥,刚才最后面那进院落中有报警声传来,属下等过去查看,发现有人正在翻墙,身上都带着武器,蒙着面。”

来人到亭子里对店霄和大小姐报告着后面的情况。

“还有这事儿?咱们准备的如何了?”

店霄把手中地羊肉串递给这护卫问道。

“谢小二哥,按照咱们平时说的那个‘时时防备、处处小心’的话,早就准备好了,还有不少秘密进来的贪狼卫也等着杀人呢,就是来告诉大小姐一声,已经派人从别处出去上开封府求救了,还有人专门去找巡城的过来。”

接过羊肉串,护卫道过谢把后面的布置说了一下,闻着香味,不觉间吞着唾沫。

“那行,遇到事情的时候多问问贪狼卫的几个头领,看人家如何做的,这点咱们比不了,实战经验还是不够啊。”

店霄说着话,又拿起两串刚烤好的肉递给护卫,这才让他下去。

“小店子,你猜这次是哪来的人?咱们怎么总能遇到这事呢?”

大小姐看着护卫远去,气愤地撅个小嘴儿问店霄。

店霄同样觉得闹心,挑出

椒多的羊肉串,狠狠咬在嘴里,边嚼边说:

“我也不知道又谁来了,不会是那铁蛇帮吧?可咱们去接小孩的人回来不是说没对对方提起咱们的名号么?要不就是工部的那个员外郎被抓,暗夜知道了,过来报复咱们?那是朝廷抓的,和咱们没关系啊!算了,想多了累。抓住人以后让他们问吧,今天白天白跑了一圈,一个地方都没买下来。”

研究着谁能来地时候,店霄突然岔开话题说起今天去收购几个相衷的地方一个也没谈成的事情。

大小姐跟着他的话说道:

“可不是么。一个个地占个好地方生意那么差还不愿意卖,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都象南风阁一样?外面养着一群人。用这个地方做幌子?”

随后用手一指剩下那些还没烤的羊肉串对店霄说:

“小店子,你把这些也烤了吧,一会儿咱俩去看看接回来地那七个孩子。还有妞妞。”

“老陈头啊,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那名册上的人不简单呀,大部分是只收了贿赂,可有那么一撮却不是如此,一个收了成都府贿赂地工部员外郎居然是给暗夜帮办事的,并且还是单线联系,想通过他找出暗夜帮的位置都不可能。这暗夜帮可是皇上想要除去却一直未能尽功的帮派呀。”

白老头在一桌子边坐着,桌子上摆放着不少凉盘,惟独酒因下雨的关系温着,刚才听到贪狼卫来报有人夜袭之事后,与坐在对面拿着一个猪蹄子啃的陈老头说道。

“你以为这次是暗夜过来的人?我看不象。暗夜从来都是隐秘行事,想抓住他们是难上加难。他们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会出此下策的,若真是他们来了,我还真担心。怕我们这点贪狼卫和绿野仙踪地人对付不了,还记得十年前皇上曾经派出去搜寻一个人下落的那五百禁军不?被他们暗夜给杀的一个不剩,咱们连人家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陈老头在那排除着暗夜的可能,刚才贪狼卫来时神色并不见慌张,说明没事。

“也对,那咱们何不去看看那边的情况,我负责拿酒壶和一盘子菜,其他地交给你了,谁让你这方面比我强呢。”

白老头起身,把两个人的酒盅和桌子上地酒壶及一盘子猪蹄子端起,晃悠着往外走去,陈老头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把整个小方桌托起,跟在后面。

进到院子里的一百个蒙着面的人看着院子中地景物登时愣在那里,一个比较机灵的人上前对头领说道:

“头,不对呀,咱们以前画的图和眼前的明显不一样,原来南边一点是一块平地,现在是亭子,还有眼前这地方,以前是一个一尺多高的花坛,里面那杜鹃开起来可漂亮啦,现在居然被人种上葱了,还有那个角那,看到没,有个房子,曾经可是茅坑,现在房子大了些不说,还写着什么字?‘闲人免进’

“管不了这许多了,任务重要,记得一会儿放火的负责放火,恩,得进屋子点了,外面下雨呢,杀人的负责杀人,地方变了,找人可能费些劲,可以先抓下人来问,懂了没有?”

领头人看着眼前和图上根本不同的地形,也是措手不及,强做镇定地安排着。

那些人同时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不然一百来个人同时出声,容易让别人听到,接着马上几个人一组分开,沿着自己并不熟悉的路摸索前进着。

领头人身边十来个身手比较好的,随在后面,跟着一队五个人在一起的小组前进,摸过一个墙角,正准备借着那边的灯笼看一眼情况,那灯笼却突然熄灭了,接着左侧相隔有十丈远的地方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没等这十来个人判断是哪组的,前面那五个人的一组中一个人倒飞着过来,另外四个人同时身体一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强弩”

一个人从头领身后蹿出,接住飞过来的这个人,仔细一看,隐约中一根两指粗的棍状物从这人前胸射进,由后背穿出,好悬没把接的人给伤了,伸出手一摸发现粘着湿漉漉血迹的杆子是铁的,这才出声提醒。

这时候不用再多说,中埋伏了,那另外四个人应该是普通弩箭射中的,好精准的箭法,绝非普通人。

“打呼哨,撤!”

领头人未做犹豫的说道,旁边一个人把手指含在嘴中,‘呜~呜~’的吹着,可惜能够回应的呼哨声只有那几个,更多的则是惨叫。

西大街绿野仙踪宅子不远处的一个依稀有着光的小房子里,一个人端坐在灯下,不时有人进来在其耳边嘀咕几句,随后径直离开。

当第六个人也说完话后,这人才动笔在一张纸条上写道‘今夜、百人攻绿野仙踪,死伤大部,少许被擒,提议,不可妄动,暂做观察。’

写完这些后,这人把纸条卷起来,拿过旁边的一个小竹筒,慢慢塞入其中,拿过燃烧着的蜡烛,把蜡油一点一点滴在封口处,抹平。

起身到另一个屋子中,于笼子里掏出只鸽子,把那竹筒小心绑在其脚下,拉开窗户松手,那鸽子不顾外面依旧下着的雨,扑扇两下翅膀渐飞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