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风轻水静暗波起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十八章 风轻水静暗波起

康掌柜的,不知这南风阁东家何时才有空闲?我等可议。”

杨金主对着面前一个略微有些秃顶,嘴角上留着两撇小胡的人问道。

这里是南门大街北面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名为南风阁,装饰的一般,饭菜的味道一般,价格也是一般,比起旁边其他的酒楼来,这里算是一个另类,站在酒楼中向外看,就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从南风阁门前走过。

可能是因为那街对面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闭月轩中真有闭月羞花般的女子,也可能是周围两边相临着的仙味居和香熏楼那味道真的让人流连忘返,使得这什么都是普通的南风阁生意越来越差。

大小姐和店霄看上了南风阁后面的院子够大,觉得开自助餐正合适,这才带着杨管家过来相谈,只是南风阁的东家并未每日守在店中,平时管事的乃一姓康的掌柜。

杨金主知道大小姐急着在京城开店,所以刚被人让进来,坐下还未等寒暄几句,就忍不住直奔正题。

“东家自有东家的事情要做,不能随便来些人要见便让东家过来相见吧,何况此地一直由我打理,自问还可以做的些平常事情的主,不知三位来此是吃饭啊,还是求工?拟或是还有其他目的?若是吃饭,大可不用找我这掌柜的,如是求工,那应该去找二掌柜的。”

康掌柜的脸色有些不善,大小姐几人穿着要是差些,真有可能让他给撵出去。

杨金主一愣,猛然反应过来,这么说话礼数不周。连忙呵呵笑着说道:

“康掌柜的说的是,些许小事还不用麻烦东家,到是我唐突了,其实我们就是想来问问。这南风阁是否有意出让,我观着周围生意好象都是不错的样子,想来南风阁也应如此。这才动了心思。”

听着已经点明南风阁生意不好地话,康掌柜的并未生气,而是把大小姐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疑惑地对杨金主问道:

“不知您是?”

“哦,方才光顾着说事了,到是没介绍,鄙人乃杭州杨家之人,现任杨家大小姐的管家,跟随大小姐主杨家一应闲杂事务,对内负责几百人的生活起居,对外兼管行军打仗。错了,是对外迎来送往。”

一直用诸葛武侯来作为心中目标地杨管家一时说的有些顺口。

“哦,原来如此,居然是杭州杨家的管家,当真是如雷贯耳。那不知您那大小姐是准备把南风阁全买下来,还是租用啊?不瞒您说。这些日子过来谈此事地人可不少啊,只是现在生意红火,东家不欲低价兑让。”

听说是什么杨家大小姐要买。康掌柜心中猜测到一定是哪家子女,仗着家中稍有钱财,便想在外面做上笔大生意,在家中长辈面前显示一二,故此没当会事儿,这地方生意不好,可占的位置却重要,旁边和对面的那些酒楼要不是有好厨子和漂亮女子,跟本就别想压南风阁一头,而此地还有其他用途。

一听到他这话,店霄就明白人家地态度了,留下管家在这地方跟他闲扯,自己拉着大小姐出去说是四处观看一下。

“小店子,你说他们能卖这个地方么?我看刚才那掌柜的意思,好象不打算卖,其实他说的也不算,只是从中作梗就不好了。”

大小姐说着跟在店霄后面往楼下走,一共三层的楼,上面两层根本没人,只有一楼那地方还能有几个即要面子又想图便宜才过来吃饭的,冷冷清清的样子显得空旷。

“所以呀,咱们在这和他耗着就没意思了,不如问出来南风阁的东家是谁,直接找他去谈,这就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店霄突然停住脚步,让大小姐从另一侧走,脚下一阶木制楼梯明显断裂了,踩在上面直颤。

大小姐看到店霄的动作也注意瞧了眼那断开地地方,摇摇头说道:

“这地方怎么经营的?刚才给我们上茶时,我见那碗上居然有个豁口,现在楼梯也是坏的,刚才上来时到是忘了看,真是可惜这么个地方,咱们现在去哪?”

“我想去他们后院看看,在外面看的不真切,只是不知有没有人管着不让随便进?”

店霄扫视了一遍无精打采站在那里的伙计,深深地同情他们,做伙计的就是这样,不怕忙,忙起来时间过地快不说,还能得到些赏钱,或是站在旁边听些奇闻趣事,高高兴兴的一天就过去了,可要是遇到现在这种没人干等的情况,那就等着去吧,越站越累,到晚上两条腿就象灌铅一样地沉。

两个人下了楼梯,转了一圈没找到去后面的路,几个地方有帘子挡着,不好直接过去掀,见状,店霄从腰间的钱袋中摸出十来个铜钱,走到一个站在楼梯口正往外张望的小二旁边,递过去说道:

“伙计,忙呐?”

“不忙,正闲着呢,您有何吩咐?”

小二高兴地接过钱,露出真诚的笑容希望能为店霄做些什么。

“没什么事,就是好奇,头一次来这里,不知道去后面院子的路和你们走的是同一条不?”

店霄也往外看着由门前经过的那些人,不经意地问道。

这小二也未朝别处想,直接用手指着一个帘子道:

“我们就走这个,客人通常都不让进后面去的,只是偶尔有一些人来了不等我们打招呼就从那个门进去,一般都

赶早来,至于什么时候回去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关过他们出来,许是半夜才走,这南风阁可比不上对面的闭月轩,人家是十二个时辰都经营,听说他们那边的小二,一个月最多的能赚百两银子。除去孝敬上面的,还能剩下三四十两。”

“哦,原来如此,你忙你地。我带我家小姐四处转转,她就喜欢花啊、草啊什么的。”

店霄又掏出一把铜钱,数也没数的塞给这小二。回头招呼大小姐一同奔专门给伙计们走的那个帘子地路行去,小二接过钱,带上感激地笑容。目送着二人进去,随后再次看着外面,用手一个一个查着铜钱,悠闲又无聊。

“哇,小店子,真厉害,我估摸着你再给他点钱,他能领着我们进来。并在旁边侍侯着,你说的那句话没错,有钱能使磨推鬼。”

大小姐刚一出来,外面的太阳光刺得眼睛发痛,用手打起遮棚。夸着钱地作用。

店霄点头承认,分析道:

“收那些铜钱就能说出一些事情的小二。看来平时在南风阁的福利并不好,警惕性也不够高,说明南风阁在这方面没有一套完整地后勤、福利保障措施。怪不得人这么少。”

“就是,换成我绿野仙踪的伙计,钱收了以后也绝对不会指路的,并且一定会向当时的负责之人报告此事,再说了,在绿野仙踪谁好意思用铜钱给打赏?”

大小姐想着在成都时候来吃饭那些人动辄就是五两十两银子的给,在比较一下这个南风阁,无奈地摇摇头。

“你们这是?”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话的逛着后院时,一个端着盆,穿着粗布衣服的女子对他们问道。

“哦,我们是你们康掌柜的朋友,闲来无事到处转转,你忙你地,不用过来服侍,一会儿吃饭时,你们掌柜的自然会来相找。”

店霄目光淡然地看着不远处花坛中的花,随意地跟这个女子说道,大小姐那边也是不做理会,两个人的表情加上身穿的衣服,让这个女子一时不敢再问,小心地点着头离开。

“张婶,你说咱们这南风阁一直都是客人少,为何每个月总有那么几次会买来大量地面和肉让厨子做出来呢?我看过的,南风阁天天爆满,或许能吃下那些东西。”

店霄和大小姐穿过一个月亮门,来到一处不知从哪引过来水地小河边,就听到几个洗菜的女子正在那里闲聊。

看到这条小河,店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大小姐也面露惊喜。

等再一听到一个女子说的话,店霄眉头却皱了起来,暗自合计,这南风阁看样子根本就没有多少生意,怎么能买那些肉和面来加工呢?难道是给别地店送?

“你这小丫头来的还是晚,只知道做东西,却不知往哪送,告诉你吧,那些肉和面都是做成能保存一段时间的烙饼和腊肉的,然后就会送到城外去,至于到了哪里却没有人知道,来取货的人每次都是生面孔,用马车装着直接运走,记得,听过就忘了,不要对外人提起,以前有一个陈姐就好奇,跟康掌柜的问,结果第二天就被退了工,再后来就没见过她,或许是搬走了吧。”

那个被称为张婶的女子边把洗干净的菜放到小筐中,边对着年轻的那个姑娘说着。

听到这些,大小姐与店霄对视一眼后,点点头,默默转身离开。

东京外城,东北处广备桥旁的一处宅子,主人的书房中挂着不少名家字画,几支檀香于香炉之中缓缓燃烧着,袅袅的烟雾慢慢升到棚顶,随后四下散开,充盈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身穿月白长衫,头带绛紫色逍遥巾的近而立之龄的人手拿折扇轻轻摇动,旁边站立一人,躬着腰,满脑袋的汗沿着两鬓往下淌却不敢去擦。

许久,那拿着扇子的人才叹息出声道:

“看看你们这些人,平时总夸口如何厉害,此次去袭击那船队,怎么就不行了呢?还有你们找的那个什么鬼脸,自从在那边跑了后,到现在也联络不上,这次本来是可以一箭双雕的事,却让你们给办砸了,没给杨家造成什么损失,苏老大的钱便不能给,那个老不死的白拓疆把名册一交,不少我们的人就要被收拾下去,本想着让于正袁牵制一下呢,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废物。”

“大人说的是,是小的们办事不周,只是谁也没想到那黄家船队居然如此厉害,都是打探情报的人事先没有告诉,至于那鬼脸你放心,他这个人可是最讲信用的,收了钱就绝对不会直接离开,一定是受了什么伤这才暂时躲起来修养,咱们给他的任务主要是杀掉杨家的那个大小姐,想来他会去办的,只是时间上要有所耽搁。”

那个人恭敬地解释着。

拿扇子的人显然不满意,说道:

“这个白老头,恨死我了,这一下炎华的战马定是不愁了,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大人若是想杀他,应该不难,听说他正和杨家的人在一起,就住在西大街旁边,护卫并不太多,他可能认为别人不知道他的住处,不如小的安排些人,过去杀了他们,再放把火?”那人再次进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