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拟定方式待时机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十七章 拟定方式待时机

这工部来人,谁去接待呢?我一个女子不方便与官府管家你去如何?”

大小姐听闻工部来人,不愿去接待,转头看向杨金主。

“我?我不行啊,大小姐,咱们刚搬来,地方还没收拾好呢,我得来回照看着点,一步都离不开,不如让小狗子去吧。”

杨金主见叫自己去,他也不爱去,小二哥那是要睡觉的,只好引到小狗子身上。

小狗子发现大家都在看他,不确定地问:

“我行么?我没答对过这样的官呀,这可是京官,不比别处,万一出了岔子可如何是好。”

“没出息的样,白爷爷就是京官,懂不?看你平时也没尊敬到哪去,白爷爷的官可比他们大多了,你就当是对待来绿野仙踪吃饭的客人,只是这客人只点了茶,并让你陪着唠会儿嗑,就这么简单,这总会了吧?”

大小姐就不满意自己手下的人畏首畏尾的,在旁边给小狗子提示着如何去做。

这下小狗子镇静多了,从新恢复信心说道:

“大小姐,我明白了,就当他是客人,陪他唠嗑,这个简单,我经常干这事,记得在成都府时,有个客人不愿意给赏钱,我就在他吃饭时一直跟他唠,最后他实在没办法了,掏出一锭五两银子给我,说求我别和他说话了,我这才罢休。”

“那成,你去吧。”

大家一致通过了由小狗子来答对工部之人的提议。

一间偏房中,一个人端坐在椅子上面,微微闭着眼睛在那养神,两刻钟以后。偏房的门刷的一下被人从外面打开。

小狗子一手端个托盘,上面除了两只茶碗还有几样干果和瓜子,都是用来溜嘴儿的,另一只手上拎着茶壶。看那壶口冒地热气就知道应该是开水。

轻轻的用脚把门再次关好,小狗子把东西放到坐着那人旁边的桌子上,小心把茶冲开。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工,工大人,您喝茶。”

“恩。我不姓工,我是工部来的。”

那人闻着茶地味道,觉得不错,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同时纠正着小狗子的叫法。

“是,小的一时没弄明白,您别见怪,工部大人。您常常这个瓜子,这个和别处买地味道不一样。”

小狗子虚心接受,改口后再次介绍着瓜子。

“恩,这瓜子不错,我是工部的员外郎。此次来你们这里是有重要之事,不知你们管事的人何时能到啊?要不你去催催?”

工部地员外郎嗑到嘴中一粒瓜子觉得味道挺好。确实没吃过,问小狗子谁来负责。

小狗子刚要起身去催,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就是来陪的。还找谁啊?于是往椅子上又挪了挪,也拿起一把瓜子嗑上,边嗑边想着大小姐的话,按照绿野仙踪招待客人来对待,缓缓开口说道:

“那小的就称呼您一声员外郎大人,看大人能来此地,一定是那种事必亲躬的好官,大人定会受到赏识,前途无量啊。”

“好说,好说,借你吉言,若本官真要是往上升了,一定不会亏待你,说实话,我也就一办事、跑腿的小官,下面没有几个能使唤的人了,除非是专门负责工部事情的官差,我还得现去找,麻烦,不如自己过来一趟。”

员外郎听到小狗子说能升官,心里比较高兴,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点头道:

“确实是好茶,看来你们地东家深悉待客之道啊。”

小狗子连忙帮着把水续上,陪着笑脸说道:

“招待大人当然得拿好茶了,方才听大人一说,小的才知道,大人也不容易呀,没有两下子的人可坐不到您这个位置上,对下面的事情要清楚,对手上的活计要熟悉,还得看上面人地脸色,吃苦挨累的活都让您这样地给干了,功劳奖赏的却全被上面得了去,若是真出点什么差错,那也必定要先找您来查,有时您还得给上面的人担责任,好官呀,大人你再尝尝这个花生。”

员外郎依言拿起花生,看着象生地,扒开一尝却是熟的,味道浓郁,咸淡适口,在听着小狗子的话,心中舒坦,脸上也带起些笑容夸赞道:

“好吃,这些东西看着平常,吃起来真不一样,你明白的也不少,知道我这员外郎的苦处,好,等我升上去就把你也提拔提拔。”

“大人,有您这话,小的就高兴了,只不知大人前来所为何事啊?如果不太难,我可以帮您想想办法。”

小狗子凑趣地问道。

员外郎看了小狗子一眼,又往外看看,低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听说你们这有人给当今圣上送去一个桌球的东西,你知道么?”

“知道,我太知道了,大人,不瞒您说,这东西小的还玩过呢,‘啪啪’的可有意思了,可惜我玩的比较累,不能随便打,每天都有特定的动作要完成。”

小狗子一听是桌球,登时兴奋起来,这东西他天天练。

员外郎误会了,认为这东西不随便让他玩,试探地说道:

“有人托我过来弄一套,是个帮派,给不少钱呢,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办法弄来,实在不行有怎么做的方法也成,毕竟皇上那个我一个员外郎总不能跑去看吧?放心,绝对亏待不了你,记得不能对别人说,尤其是一会儿要来的管事之人,否则…。”

“您放心,我绝对不和管事的说,他问我我都不说,根本就不搭理他,您说吧,想要几套,您要是自备红木和象牙,那价格要便宜不少,我们这主要是缺材料。”

小狗子保证着。

“你,你怎么这么熟悉呢?你就不怕一会儿你们和我交涉的人知道?”

“大人你还等什么交涉的人?我就是啊,大小姐委派我来陪您。至于您要的那桌球,实话跟您说吧,过一阵子我们就要往外卖了,谁要是联系到了买主。还能给分成呢,您告诉我,哪个帮派要。我掂量着就给他送去。”

小狗子以为他知道自己身份,没想到小二当惯了,人家不拿他当回事。

这员外郎上下打量了一番小狗子。疑惑道:

“你说的是真地?其实这帮派一般人还真不知道,叫‘暗夜’帮,如果真行的话,你们只要把东西做好,钱自然给你们,如何?”

小狗子点点头恍然般说道:

“哦,原来是暗夜帮,居然可以指使动工部员外郎。他们下面是不是还有一个铁蛇帮啊?行,员外郎大人就留着吃饭吧,我们这有个白老头会找您谈的。”

“吃什么饭?哪个白老头?”

员外郎听这话有些迷糊。

“白老头就是白拓疆、白大人,您不是去接过么?他说留下你问问,一个册子上为何有你的名字。”

小狗子提醒道。

“啊?不是说。他,他和你们没关系吗?”

长江之上。一个挂着彩旗地船队中,离天黑还早着呢,就有人开始于其中寻欢作乐。一个个柔媚的女子娇笑连连,喝的满脸红晕,目光迷离后,便被某些等不急地酒客,拦腰抱起,进到某个船舱之中,和着江水的起伏上下摆动。

“丢人,我苏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那杨家地船队经过,不说迎上去一雪前耻,反而让我苏家月梦阁船队躲了起来,是何道理,居然怕我说话,把我提前给灌醉了,你好,不要以为我治不了你,等我大哥回来的,到时再与你算帐。”

苏家月梦阁船队的苏二当家的正在一个船舱中指着管家直骂,这几天平时总是躲着他的管家却突然亲近不少,经常找他喝酒,还有那个月梦阁中的一个红牌媚儿,平时想找她陪一会儿那是推三阻四,想亲近一把费个牛劲,这两天却无故主动的投怀送抱,把自己侍侯的那叫一个舒服。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把自己在杨家船队经过地那天给灌醉了,好把月梦阁弄到不显眼的地方躲起来,想着就生气。

“二当家的您说的是,是小的不争气,您消消火,主要是听说杨家船队被一些江匪给袭击了,小地怕再去阻拦,容易惹出麻烦,再者,咱们月梦阁新培养的那两个人现在还没到火候,怎么与那杨家八方接应比呀,别地或许可以对付,那一曲词和一幅画,可是真本事呀!您消消火,要不找几个姑娘好好陪陪您。”

管家低着头在旁边赔不是,心中却无奈地叹息着,祈盼大当家的早些回来。

“看我象那整天躺在女人肚皮上的人么?对了,听说他们那个大小姐没回杭州,而是奔京城而去,可有此事?”

苏二当家地都说出来了,还问管家有没有那事。

管家连忙应道:

“回二当家的,却有此事,他们好象要在京城开一个买卖,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苏二当家的用手托着下巴,听到隔壁的一个船舱被打开,接着就传来了女子的呻吟声,觉得小腹一热,皱着眉头说道:

“不能便宜他们杨家,我马上写信,给我在京城认识的人,让他们全力帮着干扰、阻止杨家的买卖,把媚儿叫来给我研磨,记得让她穿红色的那件透明衣服。”

绿野仙踪,大小姐无聊的用手拨拉两下扇叶,仔细琢磨一通也没有弄明白为何能产生这样的效果,起身出外溜达,转到店霄睡觉的地方,这是两棵树中间,一个网状的东西分两头系在树上,店霄就那么躺在里面晃悠悠地睡着了。

时近傍晚,天边那一抹余辉斜斜地照在店霄脸上,长长的睫毛,刚毅的面孔,显得那么的矛盾又和谐,看着他那微微上翘的嘴,大小姐轻声嘀咕着:

“听人家说,嫁人了以后,就要亲嘴儿的,并且还要脱光光的让官人把每一个地方都看个遍,亲个遍,真是羞死人啦,恩,不知道小店子会先亲我哪里?要是痒痒了我是忍着呢,还是乱动呢?”

红红的晚霞映在了丛林间,映在了流水中,也映得大小姐两腮变得粉嫩,一双眼睛快要滴出水地对店霄从头到尾的打量着,两只小手紧紧绞在一起,娇翘的小脚,不安分的在地上画着圈,许久,长出一口气。

想起了来京城开店的事情,轻声嘟囓:

“这个破京城,为什么那些酒楼做的如此好呢?该有的都有了,让我绿野仙踪无处下手,想买个房子也死贵,这可怎么办啊?”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咱们就要弄和别人不一样的,开个自助餐,还是那种连锁的。”店霄猛然从**翻身下来,看着大小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