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滑轮运动处上场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二十六章 滑轮运动处上场

咯咯咯!小店子你快来,教教我这个怎么玩儿,和成冰刀有些地方好象不一样哦。”

经过黄大江连续几日的不懈的努力,终于把那个作为轱辘的东西研制成功并批量生产,在一个院子铺满青石板并被打磨得光可鉴人后,绿野仙踪的人就已测量过脚的大小,并按照尺寸定做鞋子。

又等了几天,大小姐才如愿地穿上这个粉红色的旱冰鞋,在两个护卫和店霄的保护下进行第一次试滑,曲着腿弯着腰磕磕绊绊的直线前进着。

“不错,不错,有冰刀的底子穿这双排四轮的鞋脚腕子的力量是不用再练了。”

店霄跑到前面成功把大小姐给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向后,跟在旁边夸奖着。

大小姐两只脚来回抬起踏在地上发出‘啪啪’声,用手抓住店霄的胳膊要求道:

“小店子,既然以前练过冰刀,现在的基本动作我就算过关了吧?你推着我,我要练习倒滑,这叫身先士卒。”

“好,我推着你,可咱们推到门口那地方就要休息一下。”

店霄无奈,只好双手握住大小姐的手慢慢推去,因为四个轮子的关系力度稍有些不均匀便会转向,大小姐费力调节着腿上动作,终于在坚持不住前回到院子的门口,得到绿野仙踪众人的一致喝彩。

那几个小家伙也都迫不及待穿上小巧的鞋子,双手扶院墙。

“根本就不一样嘛!冰刀至少还可以推个椅子,这个怎么推?”

杨紫试着移动两下。发现往前使劲时脚却往后走。对于小店子哥哥那个一通百通的理论持怀疑态度。

小狗子、布头、胖墩儿三个人也一人拎着一双鞋站在那里,尽量回想着成都府冰上时地感觉。

“小狗子,你说小二哥让咱们都要把这叫旱冰地动作练熟悉了和咱们绿野仙踪能否领先别人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要领着客人玩?”

胖墩儿对于这个需要耗费大量体力的运动有一种莫明的抗拒。平时练习一些小二地基本动作时他就总是抱怨。

“这还用问么?你没看小二哥在那比画着两手向天的姿势么?这叫什么?叫霸王举鼎,懂不?小二哥一定是觉得别人都说什么书啊,唱什么曲儿的没有难度,让咱们穿上这个鞋来跳舞。”

未等小狗子说话,布头与一旁就插言解释着,同时用手一指刚换上鞋适应的店霄那两只手由腰间托起到头上再落到胸前的动作。来证明自己所言不假。

可店霄接下来的行为却让三人大吃一惊,只见店霄从后面一个人手中接过一个装着两碗水地托盘,上身笔直不动,双腿略摆,稳稳地绕着院子转了起来,到小狗子三个人面前时,身体微扭,一腿轻轻划出条弧线。停下后看着三人说道:

“看到我刚才做的动作没?以后绿野仙踪吃饭的地方都是这种青石地面,你们就要穿着带轱辘的鞋,端着托盘随叫随到,明白没有?”

“明白了。原来还是当小二,还以为转行了呢。可是小二哥,您确定除了您以外别人也能做到如此程度?”

小狗子仔细看着托盘上盛着水的碗,果然一滴都没有漏出来,把拎着的鞋举高,不确定地问道。

“我这才哪到哪啊?你们是没见识,以后凡是绿野仙踪的人都要会这个,可以锻炼平衡感,要先保证可以正常向前滑时不摔倒,然后漫步,象我这样。”

店霄回想着曾经看过的那些高手,发现自己会地这点真的不算什么,站直身体,象平时走步一样,两脚来回交替往前迈动,感觉上那鞋底下根本就不是轱辘,或者是被人固定住了一样,只有‘嗒嗒’脚步声却不见滑动。

“小店子过来,说,轱辘下面塞什么了?还漫步?我腿都伸不直。”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大小姐见店霄走那几步特别轻松,刚要学着样子走,就感到脚下一滑好悬没摔倒,还是旁边的护卫及时扶住才从新站稳,不服气地说人家地轱辘被塞住了。

“看到了吧,等做到这个程度后我再告诉你们下一步,若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让来吃饭的人觉得那钱花地值。”

店霄原地转了两圈,用行动告诉大小姐轱辘没塞东西,对小狗子三个人鼓励着。

三人点点头,默默走到一边开始穿鞋,并且把店霄给准备好的那些防护工具一件件套在身上,看那架势是准备拼命了。

那几个还扶着墙的小家伙也想受到了鼓励,相互看了几眼,黄小豆紧紧攥着拳头对另外就几个人说道:

“我决定了,回头让我爹做两只鞋一样的船,我们一人一双,到汴水河上练去。”

“你自己去吧,我不会游泳,一天就知道瞎想。”

杨汶宇心中正想着那轱辘转一圈的距离和院子大小的关系,听到黄小豆这不要命的提议直接给否定了。

“怎么叫瞎想呢,小店子哥哥不是说了么,让我们多想一想,哪怕是觉得错误也不要紧。”

黄小豆搬出了店霄。

“行,那你就想吧,记得下次不要说‘我们’,我还不想死在你的想象中,我去吃棉花糖,等会滑的人多了,我再让他们带。”

杨汶宇说着费力的往回挪,其他几个孩子一听棉花糖也都放弃了刚才那股冲动,一个跟一跟离去。

‘哗~哗!’

赵玉花一脚来回踩着棉花糖机器下面被一大块布遮住的踏板,上面铁皮围成的圆圈中有一个开口地铁盒子快速地转动,用小勺子舀出半勺蔗糖。慢慢倒入。一手拿根竹签在铁皮***中划拉,渐渐地一些象棉花般的丝线出现在竹签上,接着越来越多。开始形成一个团子并变大。

“这个是谁的啦?”

拿起新弄好地棉花糖,赵玉花对几个等在那里的孩子问道。

“该我了吧?”

黄丫丫左右看看,见其他人手中都拿着一个了,这才问道,她的岁数最大,有好东西总是最后一个要。

“小店子。这糖真的变棉花了,你是怎么想到的?就这个东西拿出去,问别人他们绝对猜不出是糖的,等比赛时我们就吃这个,好奇地人一定会过来问棉花怎么能吃呀,嘻嘻,你说好玩不?”

同样想吃棉花糖的大小姐和店霄来到屋子外面时见几个孩子也在吃,不好进去和他们抢。躲在外面闲聊。

“恩,是好玩,可这东西只要稍微一化就变小了,看来到那天需要安排车。让人保护上才行,先别顾着卖钱。把那些需要免费给的份额先给出去,那些可都是需要打交道的人。”

店霄已经忘了自己第一次看到棉花糖时的样子,只知道这东西就是大了以后也依然爱吃,想象着塞龙舟那天自己这边人都拿着棉花吃的样子,不觉间露出了笑容,提醒大小姐分清主次。

扒着门缝又往里看看,见几个孩子吃起来没完,大小姐咽下口水张开手臂比画出一个样子说道:

“我都想好了,不直接一个人拿一团,那样看着不明显,我准备一个大车,把棉花糖堆在一起,变成大大的一团,让人在远处就能瞧见,等大家都猜测我们要干什么的时候,就派人专门从上面揪下来一团团地分给别人吃。”

“对,这东西就要一团团的,好看还好吃,杨丫头、小店子,这么好吃的东西能不能把那做的工具卖给我一套啊?”

白老头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在两个人地身后,说着话同样扒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眼,后面的陈老头也跟着,看两个人手上那白色地滑石粉就知道这是刚打完了桌球,连手都没洗就跑过来的。

“不卖,一拆开来你们就学去了,我们只卖成品,说吧,谁想吃?我可以看在您老的情面上少收点钱。”

大小姐坚决地否定了这个卖工具的提议。

“不卖就算了,既然卖成品,那还是等他们自己来买吧,老头子我也不操那个心,无非就是些宫里的人,哦,才想起来,你们想要买的地已经给你们问好了,按照你们的意思,要分开,最好是在京城四个面都有,这次问的是城南偏西一家,院子大不说还有蔡河在旁边流过,另一处是正北,同样临着一条五丈河,就这两处,老头子我已经是尽全力了,准备好钱吧,其他的莫问,后天人家便能搬走。”

白老头也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卖的,问过后见人家不答应,用手指着两个方向对大小姐和店霄说起了买地的事情。

东京城外,汴水河上,一艘中等货船渐渐接近东水门,船头几个公子哥打扮模样的人正对两岸及等候在此地欲要通过的船只上的美貌女子指指点点,间或哄笑出声,岸上离得远的女子听到这边隐约的笑声并不知道什么事情,依旧自顾自的做着事情。

可那贴着船舷而过的船上姑娘却是对这群蹬徒子厌烦不已,轻呸一声躲进可供休息的舱中,稍等会儿,或许是觉得烦闷,再次出现在船头,没好气地看这几人一眼,暗骂男人俱都如此,只是那头上的钗子好象换过了一个,带起几分艳丽之色。

“在西大街,离这还有段距离,浩良兄,你说咱们过去后,人家会如何接待呢?听说他们赚了不少钱,就怕他们把我们都忘了,不冷不热的说几句话就拒之门外,灰溜溜回去可不好看呀。”

这一行人正是前些日子去由拳镇知道店霄已经到了京城,并要前来寻事情做的马浩良和童俊臣等几个伙伴。

问话的是一个年龄略小,头发稍微稀疏的人。

“不能,店霄咱们还不知道么?记性眼好着呢,别人只要是帮过他,他就不能忘,再说了,咱们可是给他送东西的,由拳镇的百姓可真舍得,那些泥鳅可谓是挑了又挑,到最后挨个拿子称,全是又大又沉又活泛,听说他们现在叫绿野仙踪,做的菜在成都都是出了名的,这次定让他们好好做几道。”

马浩良在那里为店霄打着证明,羡慕地说起了这些泥鳅。

“对,对,店霄不会忘了我的,还记得不?那时在由拳镇,他被我的猜谜问的都不敢说话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能忘呢?”

童俊臣也在一边说着,只是提起的事情和当时的情况略有不符。

“该你们这船了?说,船上装的是何东西?什么?泥鳅和咸菜?把入城税交了吧,都有多少?什么?不是卖的?给绿野仙踪送去?哦,是成都那个?好,来人,把这船上违禁的东西给我查扣了。”一个水门这负责收税的人问过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