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帮手到来出妙计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二十七章 帮手到来出妙计

等等这位兄弟先慢着不忙扣东西。”

马浩良一听人家要扣查东西当时就急了连忙拦住几个上来的城门兵从怀中掏出一颗银豆子来塞给刚才说话的这个人手中说明愿意给这一船的东西把税钱付了。

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应是这些东西不值钱就算交税也没什么可若真是被扣下有什么差池那可如何对得起人家由拳镇的百姓啊?

按理说象这样的人只要给了钱便会好说话可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出言要查扣船只的小头目却直接把那银子给推了回来冷冷一笑说道:

“怎么你们这船上有违禁的东西还想贿赂不成?”

“没没贿赂您看您说的是哪的话咱们这些可都是正经人哪能运什么违禁的东西咱们不是都说交钱了么您再好好想想。”

马浩良以为这个人嫌钱少说着话把手伸到怀中又掏出块银子这块可比较大整整一锭五两再次塞到这个小头目的手中脸上挤出些笑容。

“来人啊把这个意图行贿想要蒙混过关的人给我锁起来交与开封府查办哼!刚才还是说什么不是卖的东西不想交税钱可现在不但愿意交钱还想行贿分明就是心中有鬼货上面有问题还敢狡辩。”

小头目把眼睛一瞪义正词严地说着同时把那银子直接留下欲作为证物后面果然过来几个人要锁马浩良。

童俊臣这时候也傻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的城门兵。琢磨着今天怎么改性了。也不敢耽搁把手往前一身阻拦着说道:

“慢着我爹乃是杭州府临安县县令。我等岂能运送违禁之物?”

“哼区区一个七品县令也敢抬出来说话?难道这些东西还有县令勾结不成告诉你们前几天有人吃了绿野仙踪的咸菜卧病不起并已报官现在官府正四处查找证据呢。没想到你们就送上门来了若是不把你们拿下不定还有多少百姓遭殃。”

这小头目虽嘴中说地厉害却在听过人家是县令公子后并未再让人抓捕而是非要把这只船扣下不可并说出了一个扣查地理由。

旁边的一个小卫却对自己这个长官的说法颇有微词只是不敢直接顶撞上司慢腾腾走上前来。借着其他人地掩护来到后面一个公子身边低下头做观察状看着甲板悄声说道:

“这位公子此船是扣定了。前几天上面有人给咱们那头打过招呼凡是绿野仙踪的东西就要想办法找些麻烦。出了事情由上面担着赶紧去派人去通知绿野仙踪的人吧晚了可就真容易出变故。”

那人听了当时就是一愣疑惑地看了这个说话的小卫用感激地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后转身来到童俊臣身边把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童俊臣也同样一愣眨眨眼睛拉住还要上前的马浩良就往旁边地码头上跳并回身对那个小头目说道:

“此事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是正巧路过并帮着由拳镇的百姓运东西来的我爹还有其他要事让我帮着找人事情紧急关乎一县政令之事就此告辞。”

这个小头目一听人家要走哪里肯啊刚要出声阻拦头前那个小卫便凑上来挡在他的身前汇报道:

“船上已经查过正如大人您说的那样他们的船上有一些不对的东西说是运送咸菜和泥鳅却还有不少不明来处的泥土洒落在甲板之上伴有零星血迹。”

那些公子哥也得到暗示同时挤上前来大声嘈嚷着他们并没有什么违禁地东西在船上一下子就把这小头目的视线给遮个严实等小头目从人群中出来后哪里还有马浩良、童俊臣二人的影子。

愤恨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后这头目只得把主意放在船的甲板血迹上转头对那小卫问道:

“你说地可属实?”

“属实绝对是真的不信大人您上去看看只是还没有弄清楚是谁地血迹为何留下的尤其是那些和土混在一起的血。”

小卫连忙点头承认并且在说‘谁的血迹’时加重了语气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来人跟我上去几个我到要看看他们绿野仙踪除了卖有毒的东西外还做了些什么事情?”

小头目这时候高兴了回头招呼几个人一同上前。

而那些公子也不再着急一个个的让开路再次对着别人船上和岸上的姑娘指点起来嘻嘻哈哈地不时做些让人一看就想到那个方面的动作。

“说人呢?到哪去了?”

头目蹲在甲板上看着那血迹后站起身来到几个与岸上一些结伴出来游玩的女子来回抛眉眼的公子身前问道。

其中一个公子听到他的话打开手中的折扇对着那个向这边甩动纱巾的女子轻摇下这才疑惑地反问道:

“你说什么?什么人?哦刚才的县令公子啊他不是说办事情去了么许是一会儿便能回来少安毋躁!哎呀!这是哪家的姑娘啊啧啧!笑的这么甜那小腰也够细啊哎呀这要是搂在怀中肆意怜爱一番当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刚说两句又开始评价上人家姑娘了。

小头目听他说的诱人也不由顺着这个公子的目光往岸上看了一眼哪里有什么笑的甜啊人家蒙着面纱呢。

“还什么人?我怀疑你们杀了人不然哪来的血迹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了来人啊马上去开封府就报绿野仙踪勾结匪类杀人灭迹。”

‘沙沙沙沙’

转得越来越快的棉花糖机随着蔗糖放入其中不停的往外甩着糖稀。又一团棉花糖出来后。大小姐直接拿过与手中还抓着地那团按到一起往店霄脸上凑去。咯咯笑道:

“小店子你贴一下可好玩了我觉得还像天上地云彩一会儿我就照着云彩的样子弄出来一个同样的棉花糖。”

店霄往后躲了躲怕碰到脸上粘粘地难受伸出手捏扁一块扔到嘴中说道:

“恩。行一会儿照着云彩的样子做一个棉花糖就管它叫云彩糖。”

“好我们现在就去弄外面的天正好找一个有阴凉的地方不然都晒化了。”

大小姐抱着棉花糖当先跑了出去店霄跟着还未等找地方。便见到一个门口的守卫急匆匆来到面前说道:

“小二哥刚才外面来了两个人乘着车子到的看样子挺急。说要见你哦。他们说是受托由拳镇地百姓来的一个叫童俊臣一个叫马浩良还说给你带来的一船泥鳅和咸菜在东水门那个地方被扣住了人家说什么违禁要查。”

“有这事儿?他们两个怎么来了快大小姐先别做云彩了陪我去看看在由拳镇帮过我们不少忙的那两位公子。”

店霄听闻他两个来了当时就高兴不已至于什么东水门被扣的货那是一点都不担心无非就是有人捣乱看来还是和官府有关系正好可以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绿野仙踪门口一个专门用来待客的屋子童俊臣和马浩良两个人一个坐在那里端着茶碗来回的用茶盖扇着就是没往嘴中喝一口另一个背个双手在桌子面前不停走动偶尔站住看看门口的地方。

“浩良兄啊你就别晃了这才怎么一会儿人家就是通报还要些时间吧?不如坐下喝喝茶这茶应该是他们从成都带回来地闻着味道还行随便招待人都能拿出这茶说明他们还有更好的。”

童俊臣压着心中的烦躁放下茶碗对马浩良说道可感觉上却象安慰自己一般。

“哦不急我是坐车颠的有些难受来回溜达下这京城今天地马车跑的都比平时快。”

马浩良停下脚步又往门口那看着说道。

‘刷’

一声门响店霄在两个人焦急地等待中是终于出现了看着这两个人露出笑容说道:

“俊臣兄和浩良兄怎么有闲暇到了此处?正好我这里新做出了一些东西给二位品尝一下。”

“对呀你们猜猜是什么?先告诉你们这绝对不是棉花看看看看!可以吃的哦!”

大小姐从后面蹦出来捧着一团大大的棉花糖让二个人猜。

本来准备马上就说事情的两个人突然看到棉花糖也是一愣同时摇摇头童俊臣上前几步伸手去摸现粘粘的往下一捏一团便被捏下来两个指头的地方扁了其他地方还是没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后对着等他说话的马浩良说道:

“甜的好象是糖可却不知道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马浩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不再理会这个东西对店霄讲道:

“霄兄啊你快想点办法吧由拳镇乡亲给你送来的东西都被人扣住了给钱都没有用那船里可是还有不少活泥鳅万一被他们弄死了呢可就白瞎乡亲们的一份心喽!”

“无妨无妨刚才来的路上我就找人安排这个事情了那泥鳅他们若是给弄死了我就让他们拿命来赔到是你们两个怎么想起来京城玩耍?正好在这里呆上几天做些好吃的给你们尝再安排些熟悉京城的人咱们一起转转。”

店霄摆摆手示意两个人别担心并提议一同逛逛此地。

见他真不急童俊臣和马浩良这才稍微放下心对视一眼由马浩良开口说道:

“不只是咱们两个还有不少人都来了没想过要如何游玩其实我们是在那地方呆腻味了考科举又不是那快料只有我和俊臣及另两个人过了州试以后就不行了前几日听说由拳镇开始捞泥鳅过去准备到如归那吃一顿结果就听闻你已到京城大家便凑一起怀念算计别人的日子这才提议过来找你问问有没有什么事情能做?”

“有啊正好过两天金明池那有龙舟比赛我正愁着上哪找人来帮呢你们可来得巧了这事儿呀绝对有意思且听我仔细道来……。”

店霄见是这个情况眼珠一转想出个有意思的事情拉着大小姐一起嘀咕上了。

“没问题这事就交给我们吧绝对让你绿野仙踪大出风头。”

马浩良听过了这个想法点着头对店霄保证着。

四个人刚商议好外面就有人敲窗户接着陈老头的声音透进来:

“小店子我也有件让你们出风头的事情金明池龙舟赛上你们要单独做一桌最拿手的菜有人点名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