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环环相扣来赚钱

第六部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七章 环环相扣来赚钱

城东北角,沿着云骑桥的路向东,千步后转南,再行片普通民房便出现在眼前。

一个有着小院落的房子静静矗立在十字路旁的一角,东西两个烟相对而立,瓦片覆盖住的院墙大部分与街道成平行,后面一些往外探出,许是想多占些路。

纸糊的窗户下面稍微泛黄,两只母鸡趴在院子里享受着晌午暖暖的阳光,几只小鸡抖动着绒绒的翅膀,蹒跚地在沙地上面寻找着可以吃到的东西,‘叽叽’叫着想要压过树上知了的声音。

落了漆的门微微支开些缝隙,往左一拐的屋子里两个人席地而做,中间的小几上摆着几样小菜和一束子酒,背对门坐着的应该是一个年岁稍大的老者,向前躬着的后背上是没有被盘住的稀松头发,灰里带白的颜色显得糟乱,布满皱纹的手上几根青色的血管有着不可思议的弯曲浅浅埋在皮下。

对面一人粗布在身,一根木簪插住发髻,略微有些歪斜的左眼在那稀疏的眉毛下面咪咪着,鼻下嘴角边一颗黑黑的子挂在那里。

此时两个人面前的酒盅里都是满满的,桌子上的菜也没有动,看冒着的热气知道是刚做好不长时间,只是烟却并未有一丝炊烟升起过。

“来时没有被发现吧?情况如何了?”

老者当先开口对那个人问道,左手拿起筷子拣了一口菜放到嘴中慢慢嚼着等待答复。

“没有,这两天为了怕别人跟踪我都是住在了客栈里面,只有开始出来时绿野仙踪派了三个人在后面尾随。被我轻松就给甩掉了。想是他们现在还琢磨不到我是怎么离开的吧,至于事情,和当家的猜地一样。那个杨家地丫头根本就不同意,只是我本想多问出些话,那丫头却不给任何余地。”

斜眼的这人神情放松地说道,只是和对面的老头之间并无任何称呼,不知是原来就没有,还是一种必须地默契。

老者皱起满是纹路的脸。用筷子指着桌子上的菜说道:

“吃菜,没有问出什么也无所谓,他们杨家可是死忠呀,这些年来还没有改变,别看着表面上炎华的皇帝给他们东西他们都不要,可皇上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他们杨家从来都是最先给想办法的,当家地无非就是想看一下他们的态度如何?并让你去探路。好打草惊蛇,或许绿野仙踪能露出什么空子可钻呢。”

“是,那绿野仙踪里的杨丫头到是不被我放在心里,可她身边的那个小二绝对非同寻常。有几次我都想对那丫头动手,哪怕是搭进一条命都值了。这样杭州杨家的人知道自己女儿死在京城皇帝眼下,一定会与皇帝有所隔阂,可那个小二淡淡的目光却充满了压迫,好象能知道我的想法一样,他那个手除了进屋的时拱了下,其他时候都是放在腰间,给我地感觉就是我要动手马上就会受制。”

这人说到这里是好象还有些没从当时的状态中走出来,端起酒盅一口喝下,长嘘着气接着又说道:

“若只是如此我也不担心,大不了这条命给他,我也有办法把那个丫头给弄死,只是还有四个护卫跟在旁边,我开玩笑般的拿话激他们,本以为两个不大的孩子受不了会把护卫撤走,谁知那个小二根本无动于衷,反到是让护卫防地更严,这份隐忍和小心哪里是一个孩子应该具备的?如果可能地话,一定要把这个小二除去。”

老者听了他的话也把眉头挤成个川字,夹起块盘子里的白切鸡肉放到嘴中狠狠咬着,好象经过了不少的思虑,用手敲着小几叹口气说道:

“难啊,我们的人进来难呀,好不容易进来那么几个你觉得有谁能说杀就杀了他的?所以呀,要先忍一忍,炎华对我们查的严,你进到绿野仙踪还能出来就已经是不错了,在外面住两天再找过来是对的,谁知道有没有别的方面也派人跟着呢?这样吧,这段时间你先别动,就在这里住,我这地方是许多年以前就有的,没有人会疑心,吃喝都由我来帮你弄,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也好,只是我还有些不甘心,帮我再打探下他们的行踪,有机会我就下手。”

斜着眼睛的人同意,夹起块萝卜咬得‘噶吱’直响。

“行行好吧,大叔、大婶行行好吧,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谢谢,您是菩萨啊!谢谢!”

一个身体枯瘦的小乞丐,赃赃的脸蛋上积满了不知多少日子积攒的泥污,捧着半个碗的一双小手缓缓从一间屋子的门口缩回来,碗里面是小半下稀稀的粥,那指甲逢里塞满了黑褐色东西,光着同样黑黑的膀子,身下那条漏出不少窟窿的裤子被一根麻绳系在腰间,略微有些肥大的往下坠着,蓬乱的头发上泥土、草棍夹杂其中,偶尔一只虱子探出头来又被炙热的日头烤回去。

这时正对着给了粥的人家说着感激的话,那麻木、茫然、淡漠的眼神中依稀闪动着希望和感激的目光,挪动有着干裂痕迹的脚向下一家蹭去,尽量绕过地上带着棱角的石子和鸡鸭的粪便,发出‘沙沙’声。

“行行好吧,可怜可怜我吧,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可怜啊!”

另一个看上去更惨的孩子从旁边转悠过来,看了看先前的这个乞丐,又看了看那街边的房子,以及院子里已经跑到高处晒太阳的鸡。

先前的孩子点点头,端着碗的手两个指头微微上翘

低下头嘴里念叨着‘行行好吧…’离开这个地方,新望下天,找到一个背日头的墙角靠在那里委顿地坐着,一只腿蜷起来一只腿伸直。破碗自然地搭在胳膊弯那里。任麻雀在头上嘲笑着飞过,无动于衷。

“小店子,你在画什么?和给儿他们画的那个叫‘看图识字’差不多。”

做为临时监工地大小姐偎在树阴下地逍遥椅子上。一手拿个把一块绸缎绷得紧紧的刺绣绷子,一手捏着根细若发丝的针,小心地绣着,觉得累地时候揉揉眼睛看到店霄在旁边画东西,凑过去看着问。

“恩,这东西我先画出来。然后让黄师傅找几个人做成卡片,在后面写上字,要是有闲工夫就刻上,专门给小孩子的。”

店霄用碳笔拿直尺打出框框来,然后用兼毫小楷笔在其中细心描绘,听到大小姐问话,停下来轻轻揉着腕子说道。

看着那些长的象人一样的各种动物,大小姐想了想问道:

“那是不是要拿去卖?若是需要多的话。把图给杭州送去,让我爹找当地的人用竹子刻,我们用钱收上来,这样就算造福一方啦。省得有些人闲着无事做,可以额外赚些。买点肉吃也好。”

“不卖,白给,在最下面刻上绿野仙踪,凡是带孩子去吃自助餐地,都给一张这个卡,去一次给一个,先用一张纸粘上,这样就看不到什么图案了,只能是挨着拿。”

店霄看着那些画解释给大小姐听,说是不要钱。

“那小孩子愿意要么?我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

大小姐想不通这东西人家孩子为何就能收下,还要用纸蒙上,弄得神神秘秘的。

“把那棚子往外多探出来一截,对,下雨的时候可以躲躲。”

店霄见一个本来是装饰用的棚子要往旁边墙上镶,想到可以用来避雨,觉得不会影响整体效果,喊着往外伸,等那边的人应着去弄后,转回头对大小姐说道:

“他们喜欢不喜欢就要看那个能给咱们大小姐讲故事给讲哭的人水平如何了,沈诗书现在应该正高兴地带着妞妞玩呢,总不能白养着他吧?编故事,把这些画里面的东西都编在故事里,咱们印成小册子卖,买的孩子看过后就能喜欢那些东西了。”

“那人家能买册子吗?”

大小姐总觉得这东西不好卖。

“幼儿园再找几个聪明地孩子教教,抽空举行几场比赛,专门比孩子的,把皇孙也带上,让别人看看那些孩子的厉害,然后呢,然后就说是看那个册子看的才如此,恩,就这么干,我得好好策划一下,要突出幼儿园孩子地长处。”

店霄再次补充道。

听着他这环环相扣的想法,大小姐好象受到了启发,用手指着那些卡通画,眨着大眼睛说道:

“小店子你看这样可以不?把这些画中地东西刻成大个的玩具,某一种卡多到一定程度了就换一个大个的,然后那些故事继续往下写,这样换到了东西的孩子就更想看到故事了,你说行吗?”

“行,太行了,大小姐,我觉得现在你绣花那就是浪费时间,你应该肩负起更重要的使命。”

店霄肯定地说道。

“呵呵呵!小店子你在这呐?终于是找到你了,这一时不见怪想的啊。”

白老头从那辆带着风扇的车里探出个脑袋对这边刚夸完大小姐的店霄亲切地说道,把店霄说的浑身一哆嗦,用手挠着脑袋思考着这老头子追到此处能有什么事情,打着哈哈说道:

“原来是白爷爷,您忙您的,见过一面就行了,那个,晚上回去的,我给您做鱼吃,今儿钓了两条。”

赶紧给打发走,可别在这,不然说说就能把自己给套进去。

“啊?还有鱼呀?好,小店子不是我帮你吹,你做那鱼味道就是一个好,可有的鱼活着时候看着更好,那鱼缸已经给官家拿回去了,现在天更热、更闷,不停有人吹气官家看着闹心,你说怎么能不闹心呢?”

白老头借着吃鱼的话顺着往上一说就给扯到那几条养在玻璃鱼缸里面的鱼身上,想着店霄应该还有方法解决这问题,这就是要让他交出来了。

店霄知道今天是必须得说了,总安排个人在那给鱼缸吹气看着确实怎么不舒服,考虑着如何能把利益最大话,开口说道:

“白爷爷说的是,为官家分忧是你们做臣子的本分,也是我们百姓应该想着的,可每当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到官家事情上的时候,就总是有些琐碎的麻烦干扰我,苦恼啊。”

“是呀,那这样,小店子,你苦恼的事情我想办法给你解决,这样你就可以想官家的事情了,如何?”

白老头已经习惯了,这个小店子真要是痛快就答应,反而更让人担心,现在这样挺好。

“把水引到高处,对着鱼缸往下冲,这个比用人吹的还强,好看又实用,简单吧?记得过两天帮我个忙。”店霄随口说道。

“恩,简单,回头我就跟官家说,对了,小店子,这个自助餐不用保密吧?官家在金明池吃过那个鸳鸯锅后一直惦记着,要不,给咱们先开一个看看?”白老头又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