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寻找暗哨到狗洞

第八章 寻找暗哨到狗洞

明月照窗前,一样的相思,一样的离愁……。”

绿野仙踪一处院落中的凉亭之下,林皛瑶合着旁边丫鬟的箫声轻轻哼着这首已经被唱到大江南北黄河两岸的曲子。

并不算圆的月亮与明亮没有什么关系,可它依旧挂在那静静地把光华洒到人间,一个人的影子映在其中,似织布,又像纺纱,那本应守在一旁捣药的兔子许是嫌天上清冷,跑得不知何处去了。

“小姐,您真的不准备现在回去么?再过些日子就是老夫人的寿辰了,您去年就没回去,老夫人一定想您的。”

丫鬟见小姐停下不再唱,也跟着止住箫声,一手揪起亭子角落处冒出来的草问道。

“泽恩不是在嘛!还有其他人也不少,你看人家杨家的两个孩子可都在这边呢,都没有回去,我也不回去,我准备一些好东西让人带去吧,对了,家里派的人什么时候过来?还有那新做出来的快船?”

林皛瑶不想回去,又觉得有些不舒服,最后把弟弟给抬了出来,问着这次写信过去要的人和船,她从金明池回来就开始忙着自己身边的人调换,体弱和胆小的人都借着此次往回送信的机会开了,为的就是真有什么事情发生,怕这些人不能帮忙还要分心。

“那小姐,过年还回去吗?”

丫鬟见小姐已经做了决定,又问起过年的事情。

“你想回去吧?那你就跟你那个小狗子哥回去,真是的,我还没说话呢。你这边就先把事情都给想好了。这次让你回去你还非说什么是留下来侍侯我?一天十二个时辰,最少有两个时辰找不到你地人,你告诉我侍侯哪去了?还有这几天总是见你熬鸡汤。又不是坐月子你喝地了那些吗?”

林皛瑶对丫鬟抱怨着,可看她脸上的表情和说的话,并没有生气。

丫鬟刚才还白净地俏脸现在已经变得通红,把脑袋尽量往下低,两只手来回搓着那只箫管,身体不安地微微晃动着。并小声的解释道:

“没,哪有月子?小狗子他们这两天累,每天摔不少跟头,回来后就躺那哼哼,我见咱们在人家绿野仙踪呆着,总得帮点忙吧?这才给他们做的,不是给小狗子一个人吃。”

“人家就没有人给做东西?还不是给小狗子一人做,你是怕只给他一个做其他人给抢没了。告诉你啊,做多少我不管,我养在院子里的几只小鸡,你可不许给动了。等过年吧,到时候你跟小狗子商量。我再给你拿些钱,唉!我这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林皛瑶打趣地说道,伸出手来感受着夜色下那晚风的清凉,一朵云缓缓飘来,遮住了嫦娥那动人的身姿,还有凡尘地点点忧愁。

“老白头啊,你那贪狼卫都能信得过吗?现在敌人可是开始愿意用大价钱来收买了,可别因为某个人贪财,最后出了事情,尤其是这绿野仙踪里面,那几个关键的人哪个出了事儿,都不好办啊。”

陈老头对坐在旁边的白老头问着,两个人晚上也睡不着觉,非要让店霄给做几个菜跑到水池子旁边拿张小桌子对饮,可两个人却不愿意进到亭子里,弄了几块石头垫在屁股下面连凳子都省了。

白老头正给两个人倒酒呢,听他这话,直接把酒束子塞过去让他自己倒,不满意地反驳着:

“你别瞎说啊,贪狼卫中要是有被收买的,官家那禁军就绝对没几个不是奸细的了,现在的人是死一个少一个,从来都没加,互相间都盯着呢,谁要是有那苗头,旁边的人都能马上对他动手,是该再找些了,可各地的兵调查起来费劲不说,打仗也不行啊,这要练起来可麻烦了。”

“哦,你想要招兵了,好事儿啊,我给你出个主意,找地兵绝对错不了,都不用你去操心练,绿野仙踪不是有那些护卫吗?找他们呀,那些人的家人可都是杭州杨家给养呢,绝对错不了,连调查都省了。”

陈老头用手往那边专门用来训练的地方指了指对白老头说道。

“呸,有能耐你去说,还以为你能真为我着想,却是出馊主意,我要是敢提这事,小店子和小姐就能咬我,你没看他俩把那些护卫都当成个宝似的么?最近人家说要配什么袖箭,那东西就能用一次,贵不说,做起来还麻烦,可小店子却说那就一手配一个,这样就能用两次了,真有钱,贪狼卫是配不起呀。”

白老头拍掉陈老头指着地手,嘟囓着也往那边看去,满脸的羡慕。

两个人看地地方里面一群人坐在那里,前面有一个教书的先生,用店霄做的黑板和粉笔给这些人教着。

“胳膊酸死我啦,滑完那旱冰还要练什么攀岩,可总要有个山吧,弄一堆杆子吊在那里,这胳膊抻的是真难受,晚上写字抬都抬不起来,喂,你说咱们一个护卫能拼命就行了呗!干什么还要学认字?要是爱学我娘在我小时候就能给送去学,那时我爹赶车赚的钱可够。”

那些稍微靠后面坐着的人中一个护卫皱着眉头看黑板,灯笼下面的飞虫不时过来骚扰他一番,不准做大动作的规定让他只能用手来回扇扇,却因为白天训练的关系稍微一动就疼,此时好象先生讲的东西都会了,对旁边的兄弟抱怨。

“那你就别听,考的时候能合格就行,我知道现在的东西你会,可你也不能

吧,我可不想因为这考试不合格而被撵回杭州,丢不消停会儿啊。”

那人不愿意了,扭头说了几句后用木棍在地上写着,另一只手则不停地在身上各处揉捏。呲牙咧嘴抗拒着酸疼的感觉。

“你们两个刚才干什么呢?站起来。”

十几息后。二人头上传来头领说话的声音,不用说,刚才那一番动作都被拿着看很远守在旁边地头头给瞧见了。

“刚才我问他字为什么要这样写。小二哥不是说了么,有些事情要弄懂,不能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两个人站了起来,当先说话地人解释着,听得他另一边的人抿嘴直想笑,又怕被罚。强忍着,把脸憋的通红。

招招手,示意两个人来到最后面,头领看着一脸认真地手下对第二个人问道:

“是这么回事么?”

“是,他问我为什么大字是人字加一横,天是加两横。”

那人看了眼第一个人,犹豫了一下回道。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啊?”

头领琢磨一下好象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奇地问。

“我告诉他把刀横在他脖子上问他谁大他保证不敢说自己大。脑袋顶上再比画一根棒子,那绝对是天。”

那人答道。

头领听完愣了足有二十多息时间,随后猛点头,并竖起两个大拇哥夸道:

“不错。呵呵呵!能耐呀,你叫什么来着?叫小路是吧?屈才了啊。就你这本事不应该干护卫,还讲义气,兄弟情深呐!今天这人和天两个字的所以然还是靠你教会的,好,说吧,让我怎么奖赏你们,呵呵呵!你两个真不错。”

“不用什么奖励,应该的,头,没事儿我们就回去了,今天的课很重要。”

解释地这个人见头面容和善,哆嗦了一下往后躲,嘴里面强调着课。

“那哪成啊,这要是大小姐和小二哥问起我手下都有什么人才的时候,我说发现你行,结果居然没奖励过,那大小姐还不得生气啊?别推托了,奖励,一定奖励,恩,就奖励你两个顶着木头当这个‘天’吧,哦,还少一横,那就手中再在托起根,举到胸口这个位置上,不准往锁骨上搭,把上衣也脱了,要是有蚊子过来问候,你们就给它讲大和天的关系,痛快站好,准备。”

那头领想到了办法,让两个人一边站着受罚一边听课。

“报告头,是我和小路说话的,他是不愿意和我说,罚我一个吧,与他无关。”

第一个人见都要受罚终于是心里过意不去,把实话说了出来。

头领则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不管,我只知道到你们两个动了、说了,谁的原因不问,要是觉得不舒服,那就记住这次教训,我们是一个整体,是在刀头上舔血的队伍,某个人犯错就会影响到别人的,或许会害死你的兄弟,那怎么办?要想兄弟不被连累,就想办法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站着吧。”

“小店子,官家要举行臣宴咱们怎么给准备呀?还得先把皇宫里面地各个地方弄清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不然根本就看不出来自助的样子。”

晚上吃过饭,陪着店霄把那些卡通画给黄大江送去的大小姐,在回来地路上,挑着一盏小灯笼,问着关于如何给皇上举办自助餐的事情。

店霄稍微则后一步跟着,不时地对周围的某个地方挥挥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精神不好呢,只有那些站在明面上的护卫明白,那是在给暗哨打招呼,而明天这些人就要去训练和学习,轮流来的。

“不用,皇上只说他想给群臣吃自助餐,却没说在哪吃,等咱们地方修好的,在三个院子中选一个,还能帮着做做宣传,皇上都能点名要吃的东西能不好吗?大不了跟白老头商量下,所有费用都咱们出了,不用他们花钱还不行么?”

店霄说着对路边的一个稍微支起来的草皮摆摆手,大小姐好奇地特意走过去用灯笼照了照,一个顶着草皮的护卫仰起脸让看个真切问候道:

“大小姐好,小二哥好。”

“恩,好,果然有个人啊,那你继续趴着吧,记得换岗后多休息,找大夫开点防阴寒的药。”

大小姐确认完以后小手向下扇了扇示意那个人继续,挑起灯笼又往旁边仔细看看,许久没发现其他人,突发其想地对店霄说道:

“小店子,你带我多找几个暗哨,太好玩啦,他们藏的真好,这要是玩捉迷藏,我不得把把都是捉的那个呀?”

“好,我们往后院转,那边的人藏的更有意思。”

店霄说着领路往旁边的小道上绕去。

“咦?我们绿野仙踪还有种葱的地方啊,这么大个地方都种葱有些可惜。”

来到后院,大小姐第一眼就看到了由花池子改成的葱地,一棵棵大葱在那,为了能让葱白多一些,葱都是斜斜埋着,尽量放到土里。

“别动,那下面有人。”

店霄止住大小姐要拔一根葱的动作,告诉下面有人,果然一个人脑袋钻出来示意过后又进去了。

‘哗啦哗啦!’大小姐刚要再找找,就听到狗洞那边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