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明枪暗箭汇一合

第十二章 明枪暗箭汇一合

谁?谁敢在这时候来给送鱼?小店子,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东西的地方,别人都不来了,他们就过来抬高价格,趁火打劫?”

大小姐闻听此事有些高兴,又有些担心,拉着店霄问道。

“不能吧?那些人费这么大劲不可能就为了赚点钱,他们一定是想让我们觉得孤立无援,其实他们挺傻的,若此事由我来做,就等那三个院子起来后再弄,到时需要大量的货来做菜,一定能打我们个措手不及,冰冻的储备也撑不过两天,谁知道是哪个人呢?见了就清楚了。”

店霄批评着对方发动的时机不对,同时也不能确定究竟是谁,跟上大小姐往临时待客的屋子走去。

“是呀,那时候他们来这一下子可够我们戗了,现在不怕他,绿野仙踪储备的东西够自己人吃不少日子,我觉得一定不是宫里的人,他们来了的话应该先找白老头才对,就白老头那个爱显摆的样子,早就给安排到最好的屋子里面,拿我们的东西送人情了,哪能让人在临时侯客地方等着?”

大小姐分析着情况,抬脚把一块稍微大点的石子从青石路面踢到旁边的黄沙里面。

绿野仙踪临时等候的屋子里,一个白须飘然、两鬓染霜的老者静静坐在那里,品着杯子中的龙井称赞道:

“不错,多了这个临时的屋子就比在门房处等着舒服,让人觉得心中好受,也不那么焦急。还有这龙井。馨香浓郁、味道甘美,虽说颜色和形状上有所欠缺,比不上明前的。雨前的,可能够在不知道来人地身份前就随便拿出来,也能看出绿野仙踪地大气,恩,还有这些填嘴儿用的小吃,好!”

旁边专门有个丫鬟陪着。听老头这样说,连忙笑着应道:

“老先生有所不知,这龙井不是谁来都给的,这里地茶和小食品都是分层次的,一共三个,您这是最好的,其实若是管家在这里就能给您拿出来雨前龙井了,我却没那个权利。毕竟您是带着那些鱼来的,您放心,跟您来的那些人都有人招待。”

“哦,原来如此。看来连你这个小丫头都可以随意的安排到底用那种东西来待客了,你们那大小姐就不怕你们有私心贪墨?听闻别处也都不给你们送东西了。那大小姐和小二哥一定挺着急吧?”

老头问着话,拿过围碟中地花生,‘咔吧’一声捏开口把花生粒扔到嘴里嚼着,满意地点点头。

丫鬟微微一笑,并为因为这种直接的问话而生气,依旧笑着说道:

“老先生您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在绿野仙踪赚的钱有多少,这么说吧,如果我们想吃这些东西,每天赚来的钱可以让我们使劲的吃也吃不完,还能有剩余干别的,用不到贪墨这点东西,您要是觉得好吃,走时给您带些,算我的,至于着急,当然着急了,任何绿野仙踪的事情大小姐和小二哥都着急,可着急并不是害怕,只说这没人给送东西吧,今天地厨房的饭菜选单让我们选的时候却全是鸡鸭鱼肉,比平时到多了,您说缺东西敢这么做吗?”

“哦?呵呵,好伶俐的一张嘴,这么说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喽?那我跟你赔不是,不错,果然是不一般地地方,连个丫鬟都这么有意思,呵呵!”

老头看着这个略微对他有些不满意的丫鬟呵呵笑着。

‘刷’

润滑比较好地门应声而开,店霄当先走进来,大小姐探出半个脑袋在后面往前看,突然一愣,对后面挥挥手,让跟来的几个护卫回去,笑咪咪走到前面对着老头问道:

“是您呀老大爷?您确定您是送鱼来的?不是管我们要鱼,那天钓的几条鱼都被小店子给红烧啦,您要是让赔的话,绿野仙踪只有冻鱼,到是可以当冰雕看。”

店霄也笑着说道:

“原来是吴老爷子,您怎么找到这来了,那些渔具可还给您留着呢,既然来了,那就吃过饭再走,还请移步跟我们到别处盘桓一二。”

老头也不客气,起身跟着来到绿野仙踪最豪华的一间会客厅中,摸着软软的鹿皮靠椅,感受着从墙壁上风扇吹出的凉爽清风,欣赏着直接画在墙壁上的画,舒心地呼出一口气说道:

“这屋子好啊,看来以后得常来,只是刚才听丫鬟说你们现在还有东西吃呢,看来我到是有些多此一举喽。”

“不多,不多,吴大爷您就是专门来给送鱼的?您怎么有那些鱼呢?买过来的?谢谢您吴大爷。”

大小姐连忙摆手说着道谢的话。

端起烧制细腻的茶碗,轻轻抿过一口,吴老头回味一番说道:

“那天只听到两种钓鱼的方法,就被找了回去,还有一种没听到,我这心里就痒痒,到家发现是有客人来了,平时也总打交道,跟我说什么今后给不给绿野仙踪送鱼的事情,人啊,上了年岁就记性就不好,当时怎么答应他的忘了,回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送还是不送?然后我就琢磨,以前没给你们送过,人家来了一说,那就应该是送,这不?惦记着另一个种方法,和人家的托付就运了些鲜鱼过来,别看我钓鱼不行,可说起卖鱼呀,在东京城打听一下,还是有我吴老头子一号的。”

“东吴鱼行?东京城中最大的鱼行?”

大小姐和店霄同时反应过,把卖鱼和老头的姓一联系惊讶地同声问道。

笑着摇摇头叹气道:

“大么?可能还是不够大,不然也不会有人敢找上门来指手画脚,到是要看看能把我老头子如何了?”

“啊?是这样呀?那吴大爷您知道是谁不让您给我们鱼么?头先来的人都是规模不大的,问他们也说不知道。您若是知道就告诉我们。我们想办法对付。”

大小姐现在明白了,原来是那些人也找到了东吴鱼行,可惜吴老爷子不怕他们。结果不但没同意,反到是给特意送来鱼,一是缓和绿野仙踪吃地问提,另一个就是表明所站队伍,大小姐感动之余也有一丝高兴,问具体是谁在捣乱。

“是呀。吴大爷知道是谁地话就告诉我们,此事绝对不能善了,当我绿野仙踪是面呀,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再有,吴大爷能在此时过来给咱们送鱼,真是…,哎!感激的话就不说了。等咱们绿野仙踪的自助餐开起来后,专门给您在三处院子每个地方都留一个位置,随来随有,并备出一辆最好地车给你预备着。都不要钱。”

店霄也在旁边说着,把感谢的话咽到肚子里。承诺了不少东西,这可是雪中送碳,萍水相逢,人家能这样,绿野仙踪也不能小气了。

吴老头呵呵笑着告诉:

“要是说给你们捣乱的人其实一猜就能猜到,找我的人是黄河那边冬天往这边送鱼的一个鱼行,我这鱼到了冬天基本上就要由他们来送,光这可能还不知道是谁,可我来之前打听了一下,肉行大部分也有人去了,你们大多采购的是猪肉,故此有个专门贩猪地帮派收了人家好处在限制的,至于其他那些行当想来也控制不住多长时间,只是一时罢了,那个帮派和这个鱼行都曾经受过一个人的恩惠,这人姓苏,他有个船队,就在长江之上,名字就叫…。”

“月梦阁!”

大小姐和店霄再次同声说道。

“一定又是那个缺心眼的苏二当家搞的鬼,就他总是弄些看着挺吓人其实根本不能对咱们有什么动摇的事情,这两年去杭州比试也一样,每次都说找最厉害的人,大张旗鼓地过来,可每次又都灰溜溜地回去,他在京城都干什么了呢?那些人为何听他的?还怕成这样。”

知道是苏家月梦阁地人后,大小姐到是不担心了,生气地卡着小腰盘算着方法。

店霄也觉得挺生气,他气的不是苏家的这次行动,而是自己等人开始时还对这阵仗感到疑惑和担忧,忿忿说道:

“他当他苏家是谁呀?能影响整个京城的买卖?那可厉害了,查,一定是相关地人收了他们的好出,蛀虫,找白老头去,让他查,咱们这是帮他帮着官家呀,吴爷爷您放心,不就是鱼么?等着,看绿野仙踪怎么收拾那个黄河过来地鱼行,您放心,冬天的鱼我给您解决,对了,他们鱼行叫什么名字?”

“‘黄河鱼行’就叫这个名字,至于鱼的问题不用你们操心,送鱼的不是他一家,实在不行我派人过去收,那什么自助餐啊,老头子我没吃过,可也不能占你们便宜,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能给留位置就行,这次的鱼就不要你们钱了,下次一文都不能少,据一些在金明池吃过你们那叫鸳鸯锅的官员说,绿野仙踪的菜不错,中午老头子我就赖这了。”

吴老头表示鱼的事情自己解决,随后要在绿野仙踪吃饭。

大小姐马上表示同意:

“好,吴大爷您就在这吃,我让小店子给您做全鱼宴,这地方有几个好玩的去处,我找人陪您溜达溜达,我和小店子要去找人来解决这个事情了。”

待吴老头同意,大小姐叫来管家让他陪着,自己则和店霄往白老头的院落走去。

京城外郭,东北处广备桥旁一宅子里面,淡淡的檀香味浸染着墙上的那些名家字画,一人坐于书桌旁,一手举着本《中庸》,一手轻轻端起茶凑到嘴前,喝上一口后,微眯着双目品位片刻,放回茶碗,把那根本就没有灰的月白色长衫拍打两下,对身后站立之人问道:

“怎么?可有什么消息?”

“回大人,有消息,长江上的月梦阁苏家最近正在京城之中到处联系曾经的故友和一些地下势力,准备对付绿野仙踪,今天就开始让一些商家不许再卖给绿野仙踪东西了,可小的觉得时候有些不对,若等到他们开张之时这么弄一下,想来对绿野仙踪打击更大。”

那人恭敬地回道。

“哦?有这等事?”这人目露惊讶之色,抬手把头上绛紫色的逍遥巾又重新挽了挽,接着说道:

“那绿野仙踪如何了?哎,可惜,他们要是与我们先商量一下就好了,或许能起点作用,有白拓疆在那里怎能袖手旁观?”

“大人,小的觉得这次我们并非没有机会,小的有一计可行。”

那人献媚地说道,上前一步把自家大人刚才掉落的一根头发从衣服上摘起,小心翼翼放到旁边。

“你又有计了?上次就你说杀,结果都被人家给连抓带杀,我们安排的开封府的人也送进去两个,还能损失得起吗?”这人明显对说话的手下不满,大声地训斥着。“大人,这次不一样,这次咱们用毒!”那人狠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