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娱乐休闲言猜谜

第十九章 娱乐休闲言猜谜

丈河店,水池子旁凉亭里,皇上和几个年岁稍大的人中特意养的几种鱼,边吃着东西聊一些和朝政无关的事情,也算是暂时摆脱各种烦恼悠闲一次。

负责给这边来回按照菜单子上点的东西传菜的是胖墩儿,身上穿着一套紧身华丽的衣服,脑袋上面是一顶圆帽,中间高高的揪揪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一颤一颤。

用他来给传菜到不是因为他滑的多好,要想欣赏溜冰,店霄穿上鞋比他强多了,主要是他的溜冰姿势,和别人都不一样,一旦速度快一点或者是想要表演个花样时,两只手臂就会跟着大幅度摆动,显得滑稽非常,可让人奇怪和不得不佩服的是,他如果托盘里是一碗满满的汤,另一只胳膊摆动起来后,却比任何人都平稳,店霄觉得这样的人适合当狙击手。

“这里真的让人感到舒服,尤其是那些来回出溜的伙计,这鞋到是奇特,感觉上比走的快,只要轻轻一动便能跑出很远,等有时间一定把另两个地方也逛逛,此处景色细腻宛然。”

皇上朝着南面池中的水坐着,旁边有宫女给把东西仔细分好,用碟子接着给递到嘴边。

“官家说的是,应该把另两处走走,根本就不一个感觉,其实最有意思的是在那迷宫一般的路上来回走,有时明明记得这个地方是鱼,可掀开盖子却发现是羊肉,觉得好玩的时候吃着也香,只是开张有些急。不少地方没做好。有人混了进来,正想办法找出来,不然到是可以让官家您亲自去选些菜来吃。”

旁边的柴老头拒绝过来侍侯地宫女。自己从面前地餐盘中夹起块肉吃着。

皇上面露遗憾之色,马上想到了什么又变得高兴起来,也自己夹起口菜吃下说道:

“无妨,此处离宫城又不是太远,想来时只需给他们通个话就成,听说还有专门带着风的马车来接。咦?这亭子里没见到那风扇啊,为何也如此凉爽还有风呢,我在宫里专门做的房子中也弄了一个,没事时就去享受一下,和人侍侯着不一样,哦,作好保密了,不然人家又该怕方法漏出去。”

皇上说着伸出手感受着若有若无地风。和那其中的一丝清凉,左右看着疑惑不已。

旁边的陈老头脚下也穿着一双旱冰鞋,刚刚自己跑去盛了不少菜,听皇上有此一问接话回道:

“官家有所不知。为了接待您,绿野仙踪可费了不少功夫。比如这亭子,为何清凉呢?您站起来摸旁边的柱子上面,对,就是那里,是不是看到有朝上的口子?是不是有风吹出来?这就是为什么直接看,看不到有出风的地方,而却有风吹出来地缘由,这是专门给您做的九根柱子的亭子,每根柱子下都有风扇,最下面是空的,若有危险,挪开这个石桌子就可以下去。”

“哦,原来如此,到是让他们费心思了,听说他们总是到了什么地方就在当地找各种能工巧匠,一些个东西便是那些人做出来的,我就想不通,为何那些人原来做不出,到绿野仙踪就能做出?”

皇上又仔细把周围的地方都看看,不放过任何一处,感慨地说道,缓缓回到位置坐下。

白老头让胖墩儿送的都是一些专门下酒的小菜,用三钱地小盅喝着皇上从宫里带来的酒,听皇上问工匠的事情,插话解释着:

“官家有所不知,别处工匠并不能有太多时间琢磨各种奇巧之物,他得养家糊口啊,比如工部,除了几个负责琢磨器械的人外,大部分必须要按照自己地位置来干同样的事情,还有一些民间地木匠、铁匠、石匠,大多数时候都要做可以换来钱的东西。”

“是,这些都对,可绿野仙踪的工匠就不干这些?”

皇上点头表示知道,问绿野仙踪工匠都干什么。

白老头继续道:

“绿野仙踪也干活,可是通常不催,有不少手艺熟练的学徒都在,只有高深的才把这些人叫上,这些人平常只管琢磨,拿的钱是同行的几十上百倍,每当有新东西琢磨出来,并可以用到,那么绿野仙踪给的钱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只个旱冰鞋就是,黄大江和王小石两个人做的,当月就有五百两叫奖金的银子,并说以后卖钱还有分红,这么一来,那些人都是玩命的琢磨,谁比得了?”

皇上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人可以得到如此多的银子,看着周围绿野仙踪那些护卫和伙计,深深地点点头承认道:

“给的是多,吓人呐!怪不得他们让人找工匠时,便有那么多抢着要去,听说平时一些根本看不到的本事都有人使出来,可这许多钱给出去,不是光往里赔么?”

坐在那里的柴老头摇摇头说道:

“不赔,这就是他们的本事,可以让那些研究出来的东西使劲赚钱,都已经安排专门的人来负责了,可惜他们却不愿与我们合着开买卖,不然也能赚一些。”

“呵呵,不合就不合,这样,让他们去工部,可以随便找人,做出来的东西或研究出来的武器要严格控制,给宫里用的时候要扣除这个相关费用,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有了新东西还能省钱了么?群臣家中若要用,从工部走,钱也就赚了。”

听到人家赚钱多,皇上的心也活泛起来,想出这么个主意要分一杯羹。

同一个大院子,另一处屋子里。

处,各人面前的桌子上只有小食品而没有任何酒菜。

风从四处吹来,让几个人凉快不少,大小姐摆弄着一幅京城外面农田的地图。正与几个人商量着怎么办。

“按照我们地意思。明天就让皇孙出去进到地里看别人收割和顺便抓蚂蚱,这此准备引出一些背后地人,给官家减少些压力。这也是我爹的意思,表姐您先说说。”

大小姐把大地图铺开来,指着四周还没收割的田地问道。

林皛瑶往前探探身,考虑片刻说道:

“就这里吧,城东二十里这片,旁边有一条汴水引过去地小渠。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正好可以把我家的那些护卫给安排到水里,用个管子通到旁边的草丛中,根本发现不了,那今晚就要偷偷行动,不能让人察觉出来,柳姐姐您说呢?”

林皛瑶是从自己家护卫擅长的事情说起。想打一个埋伏战,转头又问旁边的柳碧旋。

柳碧旋起身弯下腰用手摸着地图琢磨着,旁边的灵儿也凑到近前,有些不确定问道:

“这地方到是好。可城外二十里,是不是有些远啊?万一人家突然出现不少人。咱们可怎么办?”

柳碧旋把灵儿挡住图地脑袋往旁边推了推,轻轻撩起半角面纱,不觉间先往店霄那边看了一眼,随后反应过来,转向地图,可朝着店霄那边的脸却总是不经意地躲闪,并泛起些红晕,指着刚才河旁边约有三里的位置说道:

“离城近人家就不来了,我觉得应该选在这里,不然咱们能想到那河,对方也能想到,离的近了他们万一也提前安排人,就会在还没开始就打上,应该离河三里处,这样河的埋伏作用感觉起来就差了,通常人被攻击都都会往回跑,何况是皇孙?而我们往河的方向跑,让敌人措手不及,我们一直跑完三里地,过到河另一边,用河来阻挡一下,我家的人就安排在河那边吧,都是些弓弩手。”

听着她们两个人的话,大小姐觉得有道理,补充道:

“那我们绿野仙踪地人就埋伏在河这边,躲在稻田里,要隐蔽好,不要给那不知道能不能出来的敌人太多时间,明早城门一开就去,这样别人就没有时间来查看周围的情况了,记得多带镰刀,以免人家放火,我们也可以多带些火种,有机会我们来放,大不了损失些粮食,小店子,你觉得如何,说句话呀?”

店霄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看地图,闷个头‘喀吧、喀吧’剥着瓜子,那带有节奏感的声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一种习惯,就象唠嗑地时候手上打着毛衣,本能的使得节奏是一样地,说明店霄根本就是在想什么事情。

“小店子,想什么呐?”

大小姐捏几粒这一会儿店霄剥出的瓜子瓤,吃到嘴中碰了碰店霄又问道。

店霄猛然惊醒,看到撩起了一角面纱的柳碧旋愣了下,随后说道:

“我在想进到地里,车的轮子是不是不能按照原来那样宽窄了?不然也走不动啊,应该弄的稍微宽一些,不知道现在找黄师傅和王小石他们弄还来得及不?还有车中可以用来脚踏的地方也要跟着改。”

柳碧旋连忙把面纱又放下,紧接着说道:

“应该没问题吧?绿野仙踪那些工匠干起活来可不是别处能比的,只是拉车那几匹马或许难以活下来了。”

“那里还管得了马的生死,人都要搭里呢,那就这样,现在便派人告诉黄师傅他们。”

最后大小姐拍板决定下来。

蔡河这边,马浩良和童俊臣这些公子哥可够忙的了,总是有人不知道怎么吃东西,或是走不出来,这些人就只好把一些新出来的东西做示范,当着不会吃的人面吃一回,某个人吃的次数太多,难受了就换一个。

“这些人也太笨了,见到东西不说用心想,就知道左右看着然后问别人,还不如小孩呢,这要都换成孩子,一会儿就能琢磨出来。”

童俊臣摸着已经吃的差不多的肚子对也端着东西走到这里的马浩良抱怨着。

马浩良点点头,表示认同,指着托盘中一个小凹陷的地方里面的椒盐说道:

“就说这个椒盐里脊吧,许是他们平时都不这么吃,结果椒盐在旁边的小碗中放着不沾,非在那说没有味道,为了让他们知道,我是鸡、里脊、排骨、大虾,挨个沾呀,看来回去得跟店霄说,让他把每个菜的介绍和吃法都写出来,贴在菜的旁边让人看,能来这地方吃饭的,没几个不识字吧?”

说着话,把一块鸡肉沾了下,敲敲两人旁边的柱子,从一个隐蔽的孔塞进去说道:

“兄弟你也吃点吧,大中午的别饿了,正好帮我分担些。”

里面的人真就接过去了,回道声‘谢了’便又恢复宁静。

另一个他们一起的人这时过来,无奈地说道:

“刚才有两个人,非说什么咱们这地方应该再多些娱乐,就象咱们门口贴的宣传画上说的那样,要休闲娱乐,结果我告诉他们花钱就能玩到东西,或者把会员阶位办高就能免费,你猜他们说什么?说要猜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