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空降信鸽字猖狂

已深,依旧没呆够的皇上不得不在其他大臣的劝告下着重强调了绿野仙踪可以去工部借人的事情,店霄听过那些条件马上就明白皇上打的什么主意,本想拒绝来着,白老头适时在旁边提醒说官家为了打仗都省下不少宫里的花消,现在吃的和用的比起以前差多了,店霄这才和大小姐合计一下,点头答应,皇上走时很高兴,说想要官的话跟他说。

“霄兄,霄兄?在吗?”

店霄正半醒半睡之时考虑着怎么弄出些东西适合皇宫用,好把那些被皇上得去的钱给赚回来呢,就有人在这个可以用做休息的屋子外面喊,把被店霄强拉来陪着的小狗子都给吵醒了。

“谁呀?”

店霄起身点灯,嘀咕着睡不好觉明天有事没精力的话,挥手示意小狗子继续躺着,来到门口对外面问道。

“霄兄,是我们,我童俊臣,还有浩良兄,有事儿。”

外面传来童俊臣说话的声音,听着好象有些兴奋的样子。

“到那边的亭子里说。”

店霄推开门,见是那些公子,取出一个灯罩套灯上,用手指着不远处一个亭子,让大家到那边去。

刚到其中,未等店霄坐好,童俊臣便压制不住高兴的样子,眉飞色舞地说道:

“霄兄,你猜猜今天在蔡河那里咱们遇到什么事情了?你绝对猜不到,告诉你吧,有两个来吃的人嫌咱们那地方玩的东西少。缺一种玩法。提议要跟咱们比猜谜,这不是开玩笑么?这下我这些日子练地辛苦可没白搭,我与他们谈了。他们说明天还来,问什么时候有这游戏,要和绿野仙踪比,哦,有几个你们地伙计说这两个人好象是什么池州和江州知州的公子,认识。”

店霄开始时对有人说猜谜的事情并未放在心上。后面听到是这两个人,方才重视起来,问道:

“他们没说别地?就说要玩猜谜的游戏?旁边还有什么其他随从没有?”

“没随从,谁能给一个随从专门弄张请柬或花钱办会员呀,当然,绿野仙踪除外,若是有别的地方也弄这会员,杨小姐或许能给所有绿野仙踪的人都办一个。不能用常理来猜度,哦,他们有要求,说绿野仙踪如果弄猜谜游戏输了的话。就要贴出告示说不如他们,可我不怕。他们能会多少,都不用霄兄你上,我们就是来问问,怎么个安排。”

童俊臣对这猜谜的事情挺上心,有些着急搓着手问具体事情。

店霄摇摇头,看着兴奋地童俊臣说道:

“明天等他们两个来告诉他们,就他们两个人要玩猜谜游戏绿野仙踪不愿耗费那精力,让他找一百以上银牌会员再来谈,等他真找来人,这个事情就交给诸位兄弟了,记得,玩这个游戏时,咱们绿野仙踪不出题,让他们每个人出题,然后互相解答,并说明好的题和回答都给予一定的奖励,就做出几张半价的卡,可以到玩乐地方用一半的价钱来玩,一卡一次,俊臣愿意参与就以个人身份吧。”

店霄觉得这个办法可以把与绿野仙踪本身的对立,变成那些人相互间的竞争,让两个公子哥有力无处使。

次日,大暑过后的第二天,天好象更加炎热,早早出城地一队人正走在城东的官道之上,赵隆煊坐在一辆车窗都安上铁栏杆的车中,无聊地看着外面两边的景色。

“小店子,咱们那个办法真好,今天早上管家来报,办铜牌会员地人只有几个,其他大部分都办的银牌二星以上,因为只有那个才可以进带着风地房子,一个就是五百两银子,还有二十多个办的金牌,大多是一千两的那个一星的,还有专门给二星金牌的台球,有几个人就为了那个才办的,只是那些官员一个都没办,可能是觉得有些贵吧?”

大小姐和店霄坐在赵隆煊对面,想着早上杨金主过来说办卡的事情,高兴地唠叨着,那卡分为三种九个阶位,铜牌是二十两、五十两、八十两银子,银牌是二百两、五百两和八百两,金牌是一千两、两千两和五千两银子,这样安排,一些想办铜牌和银牌三星的人就会觉得再花点钱便能升一个牌子,而真正有优势的却是银牌二星和金牌二星,可以让他们有继续花钱升阶位的想法。

“好,以后多再多发一些辅助用途的卡,可以和会员卡形成组合,得到更多的优惠及权限,形成一种套卡形式,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用途,让他们继续花钱,煊儿?着急了吧?现在不能出去,等会才行。”

店霄看着外面就觉得热,好在车中凉爽,说完更多赚钱的套路,见皇孙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出言安慰。

赵隆煊到是非常懂事,端过大小姐刚给盛的冰淇淋说道:

“我从来都没出过城,出宫的时候都少,这次能看到外面的样子就很知足了,可是却只有我一个人,姐姐也没出来过呢,要是能把他们都带上多好,可我也知道,这次出来是做诱饵的,保护我一个都费劲,唉!以后吧,杨姐姐,你怎么也跟出来了?应该也留在绿野仙踪里。”

大小姐用手绢把煊儿不小心蹭到嘴边的冰淇淋擦掉,对他解释着:

“我也是诱饵呀,其实最好是把弟弟也带上,毕竟他是男孩子,以后的家要由他来继承,那些人一定想让我杨家断

万一真照顾不过来就麻烦了,还是你重要,一会儿把服穿好,热就忍有忍,就到中午。敌人不出来。我们便回去,跟在小店子哥哥和陈爷爷之间,别乱跑。”

赵隆煊乖巧地点点头答应着:

“我知道。我哪都不去,就守在陈爷爷和小店子哥哥身边,我也不想死,可做孙子的要给爷爷分忧,我必须要来,杀光那些坏人。”

又往前行进。路的两边可以看到成片地稻田中黄灿灿、沉甸甸地稻穗在太阳下谦逊地低着头,偶尔有一阵风吹过,那些稻子便顺着侧侧身,发出‘沙沙’的声音,纤细的腰肢好象要承受不住一般,颤呀颤地。

队伍两边的沟道中不时有受到惊吓的蚂蚱张开翅膀‘呼啦啦’飞向各处,圆圆的肚子让曾经吃过烤蚂蚱的人直咽口水,一只不小心钻到车中。被店霄一把捞住,脑袋来回晃着于嘴里吐出绿色的汁液。

“小店子哥哥,这蚂蚱看上去真吓人,尤其是那腿一蹬一蹬地。真的能吃吗?”

赵隆煊好奇地想凑进了看,眼睛中又有害怕的样子。踌躇着不知怎么办,伸出的小手停在半空问能吃不。

“何止是能吃?这蚂蚱还好吃呢,等有机会的,我给你露一手,与辣椒一起给你干些尝尝,有一些人吃不上肉,就等了秋天时候多抓些蚂蚱来吃,烧去翅膀,串上串儿挂起来用烟熏,断菜的时候当肉,得病时请不起大夫就用来做偏方的药引子,尤其是一些农家的孩子,都是结帮拉伙来抓,直接用火一烧就吃,来摸摸,别怕,人家小孩子都敢呢,你还不敢?”

店霄说着好吃,又感慨一番,把那蚂蚱往赵隆煊手上放,用话来激他。

儿鼓起勇气摸到上面,发现并没有什么可害怕地事情发生,捏住翅膀,凑到近前说道:

“原来这东西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还有人吃不上肉,请不起大夫?我在宫里要什么有什么,稍微有些难受了就有御医来看,恩,等我长大的,就让天下人都能吃上肉,都能请上大夫,小店子哥哥,杨姐姐,你们这么厉害还有钱,到时候可一定要帮我哦。”

店霄和大小姐应着,同时会心一笑,闻着偶尔吹进来的稻香,靠在后面闭目养神。

全副武装的贪狼卫围在几辆相同形状和装饰地马车周围,举着圆盾警惕地看着视野中的那些随风拂动地稻子,最外面还有不少禁军,也是带上趁手的家伙,排成整齐的列队,并有专门的人跑到路边的稻子那里,用长枪来回往里戳动。

一些早早起来抢收稻子的人,看到这些人和车都好奇地停下来,边揉着腰歇息边猜测着整个车队和官兵是干什么的,等走得远了,这才回过神,抹一把脑门上热出的汗,继续用镰刀‘沙沙’割动。

“弓弩手准备,按照我手指的方向,齐射。”

坐在车中的店霄和大小姐猛的听到外面贪狼卫那个队长的声音,好象让人射箭,正疑惑呢,就听到‘嗖嗖嗖’的弓弩之声响起,还有那弓弦的回颤。

“射下来一只,快看。”

外面又是一阵动静响起,好象射到了什么东西。

“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此吵闹?”

大小姐凑到车窗边问道。

“大小姐,刚才咱们头用您给他那个看很远闲着无聊看天,结果发现从京城那边飞过来两只鸽子,好象是信鸽,并且不象是朝廷的,命令我们给射下来,可惜有一只躲开了,只掉下来一只,在这呢。”

外面一个护卫把鸽子放在窗户那里让大小姐看,只是窗户的铁条有些密,不能直接塞进来。

“哦?有什么其他发现么?”

大小姐看着这只被养的胖胖的鸽子想到烤起来一定好吃,吧嗒两下嘴儿问道。

“有,有一个小竹筒,已经被头给拿去看了,哦,拿来了,头儿,什么事?”

那护卫说着看到队长来了,连忙关心询问。

“大小姐,小二哥,鸽子却是信鸽,这里有张字条,写着‘凌晨出,东二十里,护卫近千,无后援,可以动手,稳妥。’”

队长捏着纸条对车中说着,同时把那纸条给塞进去,听那话的意思应该是指自己这个队伍。

尽量把纸条抚平,展开看,果然是这几个字,大小姐不知道怎么办,转头看向店霄,让他帮拿主意。

店霄拿过纸条,用手摸着琢磨片刻说道:

“马上让人查这个纸是什么地方的,并且安排人进城把所有养鸽子的人家都给围上,人也都抓起来,用手中的这只鸽子比,看看是哪个地方的,记得要隐秘行动,越少人知道越好,哦,还有那些人家用的墨,也要照纸上的字来核对,强,我绿野仙踪都没用上鸽子呢,不错,等一下,那个养鸽子的人尽量别伤了。”

队长一听就知道小二哥是什么打算,接过从车中递出来的纸条,连鸽子一并交给旁边骑着马的护卫,吩咐其快些回去告诉白大人,让大人具体来安排。

“看来今天是不会空手而回了,希望从其他城门伪装成普通人的禁军能快点绕过来,咱一千人禁军和贪狼卫都敢说动手,还稳妥?到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猖狂。”店霄狠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