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一番拼杀论伤亡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二十三章 一番拼杀论伤亡

?走了十几个一直以为这边是官军训练的人,店霄说话,把一直担心被人冲进来的赵隆煊哄得开心不已,听话地塞上耳朵进到车中睡觉去了。?

“还没看出胜负啊,命令贪狼卫、绿野仙踪护卫和林柳二家的人都不许冲出去,把这边围住了,让后来的禁军去围剿。”?

陈老头见皇孙睡着了,从新拿出短枪,皱着眉头看那些还在水渠那边结阵与禁军对抗的悍匪,略带忧心地吩咐下去,那些人自是领命收缩,整理弓弩箭支,暂做休息。?

先到的禁军已经整队向对方强攻着,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其他禁军也在整队准备投入战斗,最外面是来回运动着的负责围困,刀枪如林,寒光闪闪。?

“小店子,你说那些人为什么不跑呢?看样子是想在这个地方作最后一搏,现在过来的禁军都有上万了吧?咦?他们居然还摆阵形呢,骑兵都跑中间去了,这不是把自己路都封了么?要是我就让骑兵在外面一圈来回转杀。”?

大小姐举着看很远,向交战的地方看去,对呆在旁边的店霄说着前面的情况,同时还加上自己的分析。?

“谁知道呢,再过一会儿,后续的禁军多了,就要护着我们回去了,管他们是结阵以待还是打马冲锋呢,现在人还太少,这条河绝对不能让,不然那些骑兵一冲出来,少条河挡着可麻烦了。”?

店霄也看不明白,那些人为何开始采取守势,难道这次出来就没准备活着回去?可那也应该冲呀。等时间长了。各种杀伤力大的武器被运来,岂不是白白被杀?对大小姐摇摇头说不知道,惦记着什么时候回去。在外面担惊受怕,又热又闷的可不舒服。?

“杀呀~!”?

禁军对着龟缩成圆形地防御阵开始放出无数弩箭,随后在一队骑兵地带领下斜着就冲了过去,后面的长枪、刀盾兵踩着相同节奏的脚步往前逼近,弓箭手依旧找好距离往匪军中间射着。?

匪军盾牌手立盾相护,弓箭手也与外面进行对射。长枪兵早已斜斜插好长枪,等待着骑兵冲来,因是要时刻警惕周围,一时防护地不是那么妥当,被弓箭射到一些,可依旧没有打乱阵形。?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匪军,这一定是哪个地方的正规军,我绿野仙踪的护卫都达不到如此程度。都已经训练一年多了,尤其是后期,专门找的贪狼卫的那些将军给训,可被围上也做不到这样啊。咱们还是等一会儿打的厉害了先撤吧,我总有些担心。”?

店霄拿过大小姐手中地看很远。站到车顶上向那边仔细观察,只见那被围的人弓盾相互配合与禁军弓手对射,后面长枪兵两排斜立,两排平举,再后面居然有身着厚重铠甲的重步兵,手握钢刀随时准备结阵拒敌。?

“也好,咱们先走,进城就安全了,来人啊,护住车队咱们绕一些路回去,往新宋门走。”?

大小姐说着先走看向陈老头,见他点头同意,这才命令其他人绕着走,其实还是来的方向,出来时走的是新曹门,离新宋门没有多远,只要绕过这些人就行。?

听得命令,几伙合在一起的人都按照兵种和队伍排好了护住几两马车,先沿着河走出一些距离,好让过那个战场,队伍整齐有序的开始移动,大小姐几个人也都从新坐回车里,在稻田地里,一颠一颠地行进着。?

这边的车队一动,那还在结阵地匪军明显有些**,被禁军抓住时机用骑兵冲狠冲了一把,好在那边又及时组织起来人阻挡,让进去的骑兵无法直线穿透,只好绕了一圈迂回来,各有损失,只是匪军损失多一些而已。?

‘轰~轰~轰隆~’?

连续几声震天响的声音从西南方向传来,正当大家都疑惑不解之时,那些固守的匪军却有所动作,最外面地那些人不管是弓弩手还是刀盾手都同时向着东西两边散开,那些重步兵则向北转,把南边绿野仙踪车队这方给留出了空隙,没等禁军往这个空子中钻,分割地方呢,那些骑兵便催马对着这边冲了过来,让这个方向的禁军一下不知如何应对,谁也没想到他们能这么安排。?

“不好了,陈大人,前方有人传讯,东水门、蔡河水门两个水门和陈州门地守城士兵同时哗变了,不少哗变的人拿着武器向这边冲来,不久就能到,大人您快些想办法,后面追着的大内禁卫和禁军稍稍受阻。”?

与此同时一个从西南方向骑马过来的禁军对这边的车队高声喊着,而他的身后就是刚才有响声响起的地方。?

“快,把双刃刀插到车的两边专门插槽中,所有的车连成横线,与那边来的骑兵对冲,给前面围着的禁军传令,让他们放弃围困的人向这边集结护卫。”?

店霄在车里对着外面喊道,这时候他明白那三个方向顶出的匪军是做什么了,就是堵住三面的人给骑兵让出道,正在组织进攻的禁军弓盾兵根本就挡不住,而骑兵再想去追上堵截,不说马比人家差,就是骑术也多有不如。?

绿野仙踪的护卫听到小二哥命令,马上拿出两面都是刃的长刀,‘咔咔’插到这些马车两边和正前面的凹槽中,旋转着给卡住,这些刚才看着还比较阔气和气派的马车,马上就象刺猬一样,狰狞着调转方向列成一排,发挥战车的作用与那冲过来不到一千的骑兵对冲过去,后面的贪狼卫也都上马往后先跑一些距离,?

来,集队跟在车后面冲锋。?

围着悍匪的禁军得到命令,骑兵已经不顾损失的向着重步兵的方向猛冲,那些步兵也着急皇孙殿下地安危。觉得自己被骗了。拼杀起来再不顾保护自己,动作都是有去无回,而对方也是一样。不知是什么支撑地他们,同样不要命的狠砍。?

—?

一些大木板架到河两边,赶车的人也从车棚顶上拉下来一个铁罩子,卡住缰绳,只漏两只眼睛地空隙往外看,呼啸一声与旁边的车夫通个信。高喊着‘驾’的使劲抖动缰绳,那马也不顾生死的往前猛跑,这就是战马和普通马的区别。?

那边刚穿透这方禁军的骑兵往前一看,正好瞧见那些长刺地车跑来,训练有素的骑兵纷纷摘下身上的弓,搭箭射马,眼看到近前时,侧马迂回。转身再射。?

“辽夏骑兵?贪狼卫上,别给他们机会,骑射,追上去砍杀。”?

陈老头一看对放那种骑马射箭然后迂回的战术就知道应该出自夏国或辽国。连忙喊着让贪狼卫冲出去,仗着马快去杀。这样对方如果再敢迂回就得被从后追上砍杀。?

果然,匪军见这边出的是贪狼卫,专门用来与他们对攻的一个炎华精锐,不敢再做其他花哨动作,拨马操刀来杀,绕着几两车来回转圈,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头一次见到这种骑兵对攻的大小姐和店霄都比较吃惊,直到一直不知从哪射来的箭‘当’地一声打到车壁上,店霄才猛然惊醒,对着绿野仙踪的骑兵喊着:?

“绿野仙踪的上啊,注意保护自己,照面就打袖箭,打完就躲回来装箭再去。”?

护卫听到吩咐齐声应过,挺枪拨马上前,帮着贪狼卫与对方骑兵继续混战,大小姐紧张地拍拍胸脯,呼吸不由有些加快,来回看着问道:?

“他们原来是那国的人呀,怪不得马上功夫这么娴熟,居然不和我们地车硬冲,那我们怎么办呀?”?

“我们?我们冲步兵去呀,步兵现在还被围着,跑不过马车吧,冲啊。”?

店霄觉得这战车应该发挥作用,见骑兵追不上人家,把矛头指向了步兵,几个车夫连忙调好方向,喊着前面的禁军让开,催马冲去,那些林、柳两家地人也跟在后面猛跑,躲过骑兵密集的地方,前去帮着杀步兵。?

这下效果出来了,战车一加入,那些刚才还能守住的匪军步兵队形马上就被从中分开几辆车的空隙,尾随进来的人开始分割包围,直到到所有战车的马都死了,战车速度才降下来,可依旧朝这一个方向运动着,让那些匪军莫明之中有种恐惧。?

那边光头的人也看到马车在杀这边人的时候往禁军队伍中躲去,可却没有办法摆脱面前死缠着的贪狼卫和射冷箭的另一伙人。?

“杀呀,杀光他们绿野仙踪的人和皇孙啊,皇宫已经是我们的啦,变天了,杀呀!”?

从西南方这时又有不少喊杀声传来,看其穿着是城卫兵,喊着反叛的话,相互激励着往这边冲,至于皇宫是不是真的已经归他们控制没有一个人能说明白的,在他们后面是一些大内的禁卫和部分骑兵,刚刚冲过所有阻拦快速追来的。?

“冲过来啦,冲过来啦,可以停了,快,让那些贪狼卫和咱们的骑兵回来,都躲到禁军中,匪军被杀的也差不多啦。”?

大小姐从车孔中往外看,见周围都是禁军,知道已经给那匪军的步兵来了个对穿,告诉着满脸大汗的店霄和陈老头停下继续蹬的动作。?

与此同时,新曹那边已经都被大内禁卫给掌控住了,一队队骑兵从里面冲出,奔着前面皇孙所在的地方增援而去。?

越来越多的兵过来把车队保护住,那些人别说冲过来杀,就是重要的人在哪辆车中都不知道,看着渐渐减少的身边兄弟,光头的人目光快要喷出火来的盯着那些稳稳被护起来的车,呼啸一声顾不得步兵了,带着剩下的骑兵拨马便跑,后面的贪狼卫哪里肯干,不顾皇孙那边传来的信号,闷头追了下去,同时从另一个西南城门冲出来的贪狼卫也与他们合到一起。?

绿野仙踪的护卫由于都是负责骚扰,放冷箭,损失不大,惦记着自己小姐的安危,听到召唤马上带着人往回跑,同时清点人数,看都谁死了,每当喊到一个人没回声后,大家都难过一阵。?

“小店子,你说打仗能不死人吗?这次又要有不少护卫死去,想着心中就难过。”?

大小姐见已经安全了,开始想起那些这次死去的护卫,尤其是从杭州原封不动带过来的,一阵阵地难过,问店霄有没有不死人的办法。?

“没有,战争中死人就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能好好的活着,如果觉得自己身边的人死去难过,那就在他活着的时候多为他做一些,懂得珍惜。”?

店霄摇摇脑袋,肯定地说道,零伤亡除非是小股作战,大规模战役的时候,谁能零伤亡?只不过可以仗着东西好,稍微少死一些罢了。?

“恩,回去我就再给他们加钱,吃的就没办法再提高了,肉都是可他们随便来的,小店子你有办法能让我们的人少死点么?”大小姐眼圈有些红的说道。?

“有办法,那就看咱们那些花大价钱请来的人了。”店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