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战后安排心沉重

第二十四章 战后安排心沉重

立于街道两边的酒楼店铺延续着它那喧嚣繁华的模样人们闲暇时凑到一起谈论着生活中道不尽的琐事,摸出几文钱到一个常去的小酒馆中,要上一束子酒和两碟下酒小菜,听闻别人说起今天城卫兵的哗变和炎华禁军的英勇,才发现,这发生在眼皮地下的事情,离自己是那么的近而又遥远。

“诶!你们听说了么?这次可不仅仅是那两个水门和一个城门士兵哗变那么简单,里面的事儿多着呢,大内禁卫都出来了,现在几个城门全是他们守着,可你们没发现咱们城里却没有什么事情么?”

一张布满岁月痕迹的带着些许坑洼的桌子那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听一个人在那说着今天的事情,稍微离得远的人,也都伸长脖子往那边凑,更有人干脆端起自己那碟辣豆和半碗酒,站到跟前听。

“伙计,给这桌再温两束子酒加一碟香豆,算我身上,让这位兄弟继续说。”

一个人见到人家说到关键时候停了,急不可耐地让酒馆的伙计给上东西。

“谢了,这香豆是真好吃,咱们接着说,知道为什么不?其实说起来简单,咱炎华最厉害的兵是哪个?啥?禁军?禁军多了,守京城的还行,地方的就不一定怎么回事了,禁军人也多,我说的是最厉害的,啥?大内禁卫?恩,这是厉害,人家功夫各个都千挑万选出来的,是专门护着官家的,其实真让他们骑马冲出去未必好使。”

说到这里。这个人给自己斟了盅酒。一口干掉,捏起粒香豆安慰着众人道:

“大家别急,马上说正事。为什么那些人不往里打,而都跑出去了,这就要说咱们地皇孙殿下和威名震震地贪狼卫了,别看殿下岁数小,可却聪明着呢,他早就发现有人要哗变。并且和外面的人勾结,咋办?换了咱们就没辙,殿下不一样,他马上就带着一些贪狼卫和禁军出去抓,结果没想到人家的人比咱们殿下多,一下就被围困住。”

“啊?”

众人不由担心惊叫出声。

“那,那皇孙殿下怎么样了?他还是个孩子呀。”

酒馆掌柜地在柜台后面听到这里也不由紧张地问道,同时让这里唯一的那个伙计再给送上碟泡菜。

“别怕。皇孙殿下又不是自己去的,除了那些人还有绿野仙踪的人呢,这地方知道吧?就是昨天刚开张的三处自助餐,官家都去给捧场的那个。人家也带不少人呢,武器精良齐全。尤其是弩箭,射起来跟下雨一样,哗哗往下落,他们那大小姐说了,使劲射,有钱,不在乎这点箭,并且人家地车也厉害,四面全是刀,刷刷转起来冲到哪里哪里就倒下一片,殿下当时就在一辆车中,吃着人家给做的美味,听着故事,平~安~无

那个人继续说着后来的事情,其他人听到这里好象自己也跟在旁边一样,知道皇孙没事了,都长出口气,更有人带着兴奋的表情说道:

“殿下没事儿就好,听说他在地里时候还问过民间的疾苦呢,是几个踢蹴鞠的人说的,那后来呢?”

“后来?哦,大家等等,我看看后来。”

刚开始说话那人想了下没想起来,把手伸怀里来回摸索,最后拿出个小本本,上面显眼的位置上有一行小字‘对此次事件地具体内容和事后权威分析及一些应当表彰的部门,绿野仙踪出品。’

“后来绿野仙踪大发神威,调集了不少护卫,不但把哗变的士兵引了过去,并且成功……。”

这一情况在整个京城中可以说是随处可见,凡是到绿野仙踪吃饭或者点过菜的人都会发一本这样地册子,有些人看过就随手给了身边的人,结果被传出去,让一些聪明地人利用起来混些吃喝。

绿野仙踪西大街宅院中,不少下人来回穿梭在各个院落之间,或拿着饭菜酒水,或端着开水手巾,还有人从专门准备的药材仓库里往外送药材。

死去的人已经安排人做好了防腐处理等待着亲人或是朋友前来悼祭,受伤的人躺在阴凉的地方由绿野仙踪的大夫和皇城调来的御医救治,至于那些受了点轻伤不影响吃饭的人,就分散到绿野仙踪各个地方去吃饭。

“没想到这么使劲追还是被那个秃脑袋的人给跑了,原来他们有不少隐秘接应的地方,好在引出了潜伏在城中的一些蓄谋叛变的人,恩,还给绿野仙踪做了一下宣传,可却死那些人。”

安置伤员的一个院落里,大小姐坐在一棵大树下面,看着那些受伤的人,难过地对店霄他们说着。

当那个光头的人逃跑,城中出去的禁军又在外面围了一层后,大家就知道没有危险了,那些哗变的士兵几经冲杀,见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并且有人喊着城中根本就没有事情时,就已经丧失了斗志,再被骑兵一冲,马上跪地投降,至于结果如何,那就要看皇上的心情了。

死伤者自有人负责,一部分重要的人跟回绿野仙踪主宅,其他能活动的就去吃自助餐,等候奖励,那些城中和地里的百姓对这些情况知道的甚少,各种猜测纷纷而起,为了怕他们被有心人利用,店霄连忙命人印制出那些册子给吃饭的人发下去,现在大家都守在这里休息着,并研究一下此事的得失。

“现在把敌人弄出来总比官家把重要的兵派出去后他们才出

强,贪狼卫那时就要大部分都被安排出去,不然根本与敌人骑兵对抗,只能被牵着鼻子走,这次一大半功劳算你们绿野仙踪的。可以跟官家提提。要些补偿和奖赏。”

白老头见惯生死的人也受到大小姐地影响,情绪上有些低落,劝慰着两眼泛红地大小姐。对于死人的事情无可奈何。

“小店子,我们要什么奖赏?其实那些人能不死,我宁愿倒搭些钱给别人。”

大小姐一时不知道要什么,问旁边的店霄。

店霄心中也不好受,前一天还看见地人今天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换成谁也高兴不起来。稍微盘算一下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让官家安排一个专门的地方把这些人安葬吧,并且做一座石碑,刻上这些人的名字,承认他们是为国英勇战死的,并大力安抚这些勇士的家人,若是缺钱,绿野仙踪可以安排些特殊地钱和人员来运作。官府不收任何费用,那些赚来的钱专门用作抚恤。”

“好吧,我去跟官家说这个事情,这回得收拾下去不少人。三省、六曹、二十四司可以腾出一些位置来安排只有闲职的人了,朝廷也能省下大量俸禄。哦,听说你们准备让那些工匠专门琢磨杀人的利器和保护自己的防具,真有新东西出来的话可别藏私,等这次清洗过后,工部的人你们随便用。”

白老头摸出他那个酒葫芦,灌上一口,同意把店霄提的事情和官家去商量,也要求绿野仙踪要把琢磨出来地新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用。

大小姐知道白老头能这么说那已经是不容易了,不然国家要拿你的东西还用商量不成?尤其是这种战争器械,让你做本身就是天大的恩德和信任,点点头应道:

“恩,弄出来有用的就给工部送去,让我们炎华少死点人,可有些能够用做他途来赚钱地,工部不准去做,要由我们绿野仙踪来做,不然研究的费用该不够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对工匠地如何,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对于能赚钱的事情大小姐是寸步都不肯让,白老头也不好强求,见天色渐晚,决定立即进宫说与皇上听,拉着陈老头一起为他作证,不是他不想弄更多的好东西,而是人家守的太死。

绿野仙踪蔡河店。

“官兄,咱们怎么办?人家不愿意理会我们两个人,那咱这猜谜就不弄了?”

宋云鹏端着一个自助餐的餐盘,跟在马官旁边,在迷宫中转着夹东西吃,想起来今天人家绿野仙踪给的回复,让他们多找些银牌的会员一起来说这个事情才行,不然,只他们两个人家不理会。

马官也正愁这个事情呢,原本合计的挺好,用这个猜谜来逼迫绿野仙踪,找些难题难为他们,让他们名声扫地,可却忘了人家店铺的规模,根本就不用搭理他们,若是绿野仙踪开在池州或是江州,或许能够用特殊的身份来压,现在是京城,还轮不到他们两个说如何就如何。

抬头一看来到了海鲜区,旁边有个专门的地方是给加工一些油炸和烫串的,一个穿着旱冰鞋的伙计守在那里,准备随时为客人服务,叹了口气,马官拿起几串放在冰块里的冻虾,给宋云鹏使个眼色让他先别说这事儿,当先走到伙计面前,把串一递说道:

“都烫了,别给我放辣的里面,这虾吃的就是个鲜。”

伙计马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答应一声,扔到汨汨冒着热气的锅中给烫上了,嘴里还不忘说着:

“一看您就知道是位会吃的主儿,平常人比不上,还有和您一起的那位,选的太对了,那小螃蟹别看肉少,放到油里一炸,吃到嘴中又香又脆,那味道绝对的好,二位一定是有身份的人,最少是官宦富家子弟。”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宋云鹏从后面真就拿几串下螃蟹过来给炸,听这伙计侃侃而谈疑惑地问道。

伙计把烫串翻翻,接过螃蟹扔到另一口锅中‘吱吱’炸着,心说这还用问么,每个人的会员卡都插在餐盘的一个角上,能办得起金牌一星的人当然除了官宦就是富家子弟了,可话却不能这么说,乐呵呵回道:

“说实话,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只是一看见您二位,他就觉得不一般,就觉得那个需要,需要…。”

“需要仰视,对吧?”

马官见他说半天说不明白,在旁边提醒着。

“对,仰视,还是您厉害,一下就说道点子上了,给您二位,那边有各种调料,想用什么就需要您二位自己动手了。”

伙计边说着奉承的话,边把炸好和烫好的东西放到二人盘子中,指想一旁的调料让他们自己选。心理上得到满足的两个人端着餐盘到一边去抹调料,马官一直琢磨着怎么给绿野仙踪一个打击,眼珠转了几下看着伙计问道:

“绿野仙踪的东西果然不错,不知到除了那些玩乐的东西还有没有其他的了?比如斗鸡、遛鸟?”

“没有,咱们这边都是些死物,并且和街上的一些事情不同,比如不少人爱玩的蹴鞠就没有。”伙计想了想答道。

“哦,就是说不会蹴鞠,恩,好。”马官点着头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