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养生健体有太极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二十五章 养生健体有太极

官兄,刚才问完伙计后,你笑什么?咱们那猜谜现人,一时半会儿的是没有办法了,除非咱们能拿出那些钱来给别人办够一百个银牌会员,可我是舍不得也不敢一下拿出那些银子,要不,咱们两个合一下,看看能凑多少,先给办几个,然后再分开来找几个不就行了么?就不信在京城之地找不到几个喜欢猜谜的人。”

宋云鹏用餐盘托着那几串小螃蟹和马官又往别的地方走了走,见旁边没有别人了这才忍不住问刚才的事情怎么解决。

“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原本还准备去管表哥借一些,现在你看看这册子上写的东西,表哥好象也牵扯进去了,皇上果真下了决心的话,可不会管你是几品的官,做什么事情,凡是有牵连的不说马上杀头关牢房吧,也一定会被降职看管起来的,原本以为绿野仙踪没什么后台,现在才发现,帮着他们的人不少啊,故此,咱不能直接和他们较量,咱应该迂回,借刀杀人。”

马官对宋云鹏分析着如今的形式,扬了扬手中的那本小册子,说出自己的表哥那么大的官都有些不保,阴阴笑着要借刀杀人。

宋云鹏知道他有个表哥的事情,可没想到这册子上说的事情,能够把他也包进去,看来马官不准备再正面相抗,却猜不出怎么个借刀和杀人,疑惑问道:

“听官兄你的意思是咱们不用直接出面?那怎么做呢,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从今天开始咱们就在京城一些烟花之地找那些愿意猜谜的人。并且还要家中有钱地子弟,这样就不用我们花钱给他们办会员,只要挑起他们和绿野仙踪地矛盾。我们躲在一旁看热闹既可。”

马官摆摆手示意不是这么想的,拿起那个已经不烫人的虾串同时撸下几个进到嘴中享受般地品味着,把餐盘中地一杯葡萄酒也喝过后,舒服地叹口气说道:

“这绿野仙踪有仇是有仇,可做的东西我却一点都不恨,这点我还是挺佩服那个大小姐的。只是佩服归佩服,他们把那对儿男女从我眼皮底下抢走,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哦,云鹏方才问借刀杀人之事,恩,是这么打算的,可却不是要让那些人猜谜。猜谜的事情以后再说,等有钱的,刚才我问那个伙计地时候你没听到么?他说绿野仙踪还没有接触市井的东西,比如斗鸡、遛鸟和蹴鞠。这回懂没?”

“懂了,你的意思是咱们去找这方面的人。应该是蹴鞠吧,找一些有钱的,把他们邀请到这边,吃东西时就说绿野仙踪瞧不起他们,因此没有蹴鞠这个游玩的地方,让他们找绿野仙踪抗议去,到时咱们在一旁帮着出主意,让绿野仙踪也出个蹴鞠的队伍来比,不给他们太多时间准备,狠狠羞辱他们一番,是也不是?”

宋云鹏把事情从新理了一遍对马官说道,端起他的那个葡萄酒一口都给喝了,微微因酒精红了地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一个方形柱子上帖的美女画卷,嘿嘿一笑,觉得脸上热呼呼,麻麻的舒服非常。

马官把自己杯子的酒也同样干了,拍拍宋云鹏地肩膀道:

“没错,就是这么打算的,一会儿去那屋子里凉快下,多亏今天进来时办地是金牌,不然还不得热死,听说那里还有不少好东西,咱们这是吃着他们的东西,想着对付他们的方法,人生一大快事啊。”

‘哗~哗~’

五丈河这边自助餐的一个凉亭旁边,店霄和小狗子几个人来回变换着花样和队形端着菜给往这送,朦胧的月色,幽幽的***,趁着清脆的流水声,这里给人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来来来,诸位都别客气,跟到自己家一样,想吃什么旁边有单子,自己选,让人送来就行,觉得晚上还不够凉爽的话可以进到亭子里面,告诉他们把风扇打开就可以,风扇知道吧,诸位在官家那里应该享受过来吧?上次跟来的人也能明白,来喝。”

白老头晚上的时候回来了,告诉店霄说官家要找人合计合计才能商定是否修那个墓地,官家的意思是他本人还是赞同的,反正别的费用都被绿野仙踪应承下来了,没有理由反对,然后也不知道白老头从哪找来一群老头,店霄听到他说还没吃饭时候准备动手给做一桌,谁知他却不干,非要带到五丈河这边吃饭。

店霄四个人就是被抓的壮丁,原来负责这个地方的伙计正好去别处帮忙,因昼夜经营的关系,一些人见没有唱曲的人就多花些钱,把中意的妓馆和青楼的女子也带进来,还特意找到外面宽敞的地方弹唱说笑,那些个公子这时就会多花钱来取悦这些女子,不停地指使伙计干这干那,多了四个人以后能轻松不少。

“小二哥,白老头这是抽什么风啊,白天我就盯一些时候了,这晚上不让睡觉非找咱们,谁还不一样。”

小狗子端着托盘,里面放着几根骨头,这是一个老头说要啃的,还专门强调带筋头的才行,让小狗子一阵郁闷和不解,轻轻晃动着身体用倒滑的姿势跟店霄面对面的抱怨。

“就是,还说咱们是这绿野仙踪最差的人,厉害的都放到了白天,跟那些老头直道歉,说没招待好,呸呀,这明显就是贬低我们来抬高他嘛!”

布头托盘中是拼出来花形图案的牛头肉,因为不怕洒,大浮动地晃着身体跟着帮腔。

儿也跟在后面,一手拎着酒坛子,一手龄着个壶,微偶尔抬起来看看前面的路,睡眼惺忪。无精打采的样子。用别人将将能听到地声音嘀咕:

“还说一会儿陪他们玩桌球,让我们对上别人地时候狠狠打,遇到他的时候要在险之又险的情况下输掉。什么人呢,打假球到是没什么,可他一定和那些人有赌注地,也不说分我们点。”

这关键的有一句话点醒了店霄,原来大家根本就不是抱怨什么多干活,被贬低。打假球,而是白老头没有给出来好处,按正常来讲,这叫加班,可因是白老头的关系却没有加班费。

‘啪~啪~!’

“呵呵,怎么样,这下你们服气了吧,这个伙计叫小狗子。打起桌球来有一手,刚才给你们打的可是没有还手之力啊,平时不都说自己厉害么?也就我这样的可以稳赢他们。”

一大堆的东西被送到桌球地专门屋子中,白老头先让小狗子跟两个老头打。连赢两盘后再和他打,‘啪啪’几下。把小狗子费心给他运好的球打入窟窿中,带着得意的神色与那几个老头吹嘘。

等那些老头不服气,或自己先练练,或找小狗子三个人陪练时,白老头看没有人敢直接试探自己便凑到店霄身边说道:

“小店子,你们这些人真不错,给我长脸了,放心,亏待不了你们,这次其实是来选一个老年人桌球会的会长,谁的水平高谁当,等我当上的,我把他们都领到绿野仙踪来,到时就得花钱了,小狗子几个谁愿意抽空陪练还能额外得些钱,你现在帮我想想,要是比赛,得有个全面的规则和比法,你来弄,到时就以绿野仙踪的规则为准,如何?”

“好,我给你写个完善地规则,赚了钱也给你一份。”

店霄见白老头想的还挺深远,并把小狗子几个人考虑了进去,觉得今天晚上没白挨累,点头答应下来。

次日,不知从哪飘来的云把太阳挡到了后面,没有了日头火辣辣的照晒清晨时感觉舒服不少,随着天地大亮,那聚集起来的云又让人觉得一阵阵沉闷,好在阴天中偶尔会有稍稍凉爽地风吹过。

“小店子,起来没?”

大小姐知道店霄昨天回来睡的晚,早上起来以后耐着心地绣了一个时辰的花,再也等不住,跑到店霄的屋子外面喊。

“起来啦,你一喊我就再也睡不着。”

片刻后,店霄晃悠着打开门,用手揉着眼睛走出来。

“你要是还困的话,一会儿找个地方继续睡,我陪着你,小店子,刚才汴水河那边的自助餐的一个人过来说昨天咱们见到的那几个踢蹴鞠的人已经早早到了,真的是使劲找肉吃,看样子他们没说谎,平时一定吃不到多少肉的,我已经让那边的人给他们丈量身材,到时候按你说的,以后他们从头到尾的东西都由我们来负责,然后让他们打着我们绿野仙踪的旗号去比赛。”

大小姐拉着店霄往自己园子走,那里已经准备好梳洗的东西,路上说着汴水河处传来的消息。

“好,不但东西要给,还应该给他们钱,他们也是在为我们做工,只是他们同意才行,以后不只有他们这一个队,再找来一个平时内部对踢,可以相互提高,到外面时谁进的球多,谁赢的场次多就给额外赏钱。”

店霄想到要弄两个球队来给绿野仙踪做宣传,接着又说道:

“记得不要把他们捧的太高,每天必须练习足够的时间才可,更不允许他们去烟花之地,不然容易弄的一个个不知道究竟哪里才是他们的战场了,绿野仙踪可丢不起那人。”

“恩,你放心吧小店子,你看他们那努力的样子就知道,为了练习技巧可以跑田里去吃苦,这样的人差不了。”

大小姐想起几个人憨厚的样子,觉得很满意。

时近中午,一些晚上班的人也都纷纷起来吃饭,然后再睡一会儿开始活动准备接班,店霄在水池边的亭子里铺开一张纸想着一些新的刹那芳华应该具备的东西,用碳笔轻轻画出来大概的样子。

大小姐把早上没绣完的花拿过来坐在旁边,一会儿看看水池中跃出来换气的鱼,一会儿看看店霄认真的模样,抿着嘴满脸开心的样子。

“小店子,他们有人说,直接那么滑旱冰总觉得身体好象跟不上想法,有些僵硬,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快些适应。”

见店霄画完了一张,揉着手腕子歇息,大小姐想起来新在本地找的一些处在培训阶段的伙计,对于旱冰这东西领悟的太慢,想要短时间内速成,问他有没有办法。

“哦?还有这事儿,看来还得是平时经常锻炼的人学起来才能快,哎!身体跟不上还僵硬,那就是说明他们的力度没有掌握好,并且不敢去尝试,先做些别的运动吧,恩,应该让所有绿野仙踪的人都学学。”

店霄想到一个解决办法。

“真的?还有这种运动?”大小姐好奇地问道。

“有,我就会些,没达到多厉害的程度,养生健体还是可以的。”

店霄想起来曾经凑热闹学过的太极拳,决定拿出来唬唬人,反正看着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