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巧事连连遇一起

第二十六章 巧事连连遇一起

水贵如油的时节,难得老天开次眼,白天乌云闷闷后上之时稀稀拉拉下起了蒙蒙细雨,那些需要抢种稻子的人无不欢喜雀跃,而城中热闹的夜市也并未受到多少影响,有固定摊子的地方,那用来遮阳的棚子此刻依旧担起了挡雨的重任。

临时一些摊子的小贩,在雨来时往旁边躲去,见始终都是如此模样,又都纷纷出来,烤羊肉那炙烈的炭火每当有雨滴落到上面便会发出‘嗤’的一声响,把那雨滴化作雾气袅袅蒸腾。

“官兄,咱们问路的老头是不是骗咱们呢,这分明是夜市嘛,哪有什么踢蹴鞠的人?”

一心想给绿野仙踪添麻烦的宋云鹏和马官正走在夜市上,多方打听之两个人终于在一个老头的指点后知道这边有个专门玩蹴鞠的地方,并且有些人玩上瘾了都是挑灯夜战,两个人这才冒着雨往这边来,结果看到的都是卖东西的,宋云鹏不由疑惑问道。

“别急,其实那老头一说我就想起这个地方了,还得往前走,若雇辆车小半个时辰就能到,可晚上闲着也无事,不如在夜市中溜达溜达,看到精致之物还可以买来观赏把玩,更有无数小吃让人品味,而且呀,那些能够挑灯在夜间玩的人才是富家子弟。”

马官到是不急,轻摇着折扇,边向两边叫卖声声处观看,边对以为上当受骗的宋云鹏说着。

“哦,原来如此,多谢官解惑。不然还真冤枉了那个老头。要我说呀,咱们应该把下人都分出去,让他们帮着找。何必自己跑腿呢,到时还不知怎么和那些玩蹴鞠的说。”

宋云鹏听到没有走错路便放下了心,蹲在地上看着一个全是木头和各种果核雕刻地小玩意,守摊子地是一个老者及扎着两个犄角辫子的小姑娘,见有人看货,小姑娘乖巧地问道:

“二位叔叔看些什么?这里有胡桃核做成的手链。有桃木地小宝剑,恩,还有,还有…爷爷还有什么来着?”

“呵呵呵,又没记住吧,来,过爷爷这来,可不要喊人家叔叔。这两位可正当年轻有为,风华正茂之时,哪里有那么老,二位公子莫要见怪。孩子小不懂事,看看喜欢哪样。便宜些给你们。”

老头呵呵笑着纠正孙女的话,抱住过来撒娇不依的孙女又对两个看货的人夸奖一番,说着客气话。

他这一说让两个人很高兴,本不准备买东西的马官也蹲下来翻找,看到一个枣木的盒子,上面地图案比较漂亮,想起有个青楼中的姑娘上次说没有盒子装首饰,心念转动间决定买下,托在手中问道:

“这个怎么卖的?”

“公子好眼力,这枣木盒子可是刻了整整三天,您看那凤凰的羽毛,清晰可见,如随风轻摆,又似宝光欲射…。”

老头眯着眼睛给介绍。

“行了,知道好,说多少钱就成。”

马官对这些话不感兴趣,打断老头直接问多少钱。

“那个,这枣木虽说算不上好,可雕的时候费了不少工夫,这样,公子您给八十文,这盒子便拿去,我也好买些肉回去给囡囡包点馄饨吃。”

老头盘算了一下,最后伸手比画着要八十个铜钱,摸摸自己孙女的脑袋,带着慈祥地笑等待着对方的决定,小姑娘听到有馄饨吃,高兴地偎在爷爷怀中,被风捎得有些发红的脸蛋上露出浅浅地酒窝,伸出一点点舌尖期待着盒子能被买下。

‘啪’

一颗约有二两的银豆子被扔到老头面前,马官开口说道:

“八十文不贵,买了。”

“诶呦!你没零的?那您等等,我去别处找开来能给您,这小本买卖,没带那些找零用的。”

老头见对方给地银子找不开,只好让人家等等,准备起身到旁边的酒馆中让人帮着换一下。

“行了,别费那劲了,看还有什么东西,给我选一些,可这些钱来,买回去给下人,咱也学学绿野仙踪,对下人好点,有事时,真给你卖力气干呀。”

旁边挑了一个花梨木莲花香炉地宋云鹏见钱不多,直接替马官做主都花了,连他的这个也一起算上,看老头征询的目光,马官点点头道:

“就这么办,不然带着一堆铜钱叮当乱响还占分量,怪累的,给下人就给下人,绿野仙踪的下人确实不一样,总透着股邪呼劲。”

老头一听这话高兴啊,觉得今晚上没白出来,合计着给人家挑什么东西,不由皱眉问道:

“二位公子可跟有随从?按照这个价钱来选平常东西有些多,怕二位公子不方便携带呀。”

“没带,就我们两个出来的,那你说怎么办?”

马官摆着手说没带人,问老头该如何。

“那这样,二位公子稍等,我让囡囡去叫他哥哥回来,到时给二位公子拿着送到府上,喃喃呐!快跑两步,把你哥叫回来,别一天竟跟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混,仗着能踢两脚蹴鞠,还真以为自己跟人家一样不成?也不知道回来帮着干些活。”

老头看东西多,只好让自己的孙女去把孙子叫回来,说着不知道为家中多干活的孙子,还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姑娘答应一声,知道今天这份买卖爷爷能赚不少钱,两条小腿紧倒腾往夜市的一头跑去,片刻后没了踪影。

马官与宋云鹏相互看过一眼

发现什么新奇的事情一般,默契地点点头,由宋云鹏

“你说你孙子踢蹴鞠踢得好?还和一些富家公子在一起踢?”

“唉~!别提了,不瞒二位公子,我那气。从小就好这个。现在大了一般人比不过,可他整天的不想好好找个事儿做,就知道跟那些有钱人家地公子混在一起。虽说有时也能得些额外地钱,吃得还不错,可这却不是长久的行当,想给他说房媳妇都不容易,到是囡囡听话、懂事,若不是女儿身就好了。唉!”

老头听人问起自家孙子,即有些自豪,又有些无奈,闲不住的拿起快木头用刻刀‘沙沙’地刻着,木削飘落而下,与先前地木削合在一起,成一个小堆儿。

“那个,老头。大爷,您别急,您那孙子差不了,这样。一会儿让他带我们去看看他们的那个队伍,放心。不白带,十两银子,给您十两银子,他的钱到时我们与他来说,如何?”

宋云鹏正愁着找不到办法和那些人接触呢,这有一个现成的,哪里还能放过,未等老头反应过来究竟是什么事儿呢,就把十两银子掏出来,愣塞到老头手中。

“这?好吧,多谢二位公子,这些钱给他留着,再过些日子托人说房媳妇给他,等有了娃,到时我这也算四世同堂喽!呵呵!二位公子放心,他回来我就让他听您二位的吩咐,只要做的事情不被人戳脊梁骨就行。”

老头也比较现实,痛快地把那银子小心揣进怀中,对宋云鹏两个人保证着,这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在村子旁边匀一小块地,起上两间房子绰绰有余,至于家具什么的,自己打出来的用着更贴心。

“大,大爷,哪能有什么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都是正事,绝对不做那小人一样给人背后使坏的事,您放心,咱们都是有脸面的人。”

马官也在一旁给老头说着安心的话,许是平时就不懂得尊重人,叫起大爷来还有些吞吐。

等待中闲地无聊,两个人又跑旁边的几个摊子上买了些吃食,不顾老头的推脱,逼着让人家跟着一吃,边吃边埋怨味道差劲,老头觉得不错,疑惑问过后,知道人家是在绿野仙踪刚吃完不长时间,这才恍然,夜市中的东西就是一个风味而已,哪能跟人家官家都去捧场地地方比。

“爷,你找我?”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马官两个人正等不急时,终于有个壮小伙子背着囡囡快步走过了来,跟老头说话。

“你这混小子不找你就不知道回来了?你不是喜欢玩蹴鞠么?这二位公子有蹴鞠的事情要与你商量,记得别惹人家生气,人家给地钱足够你娶房媳妇了。”

老头狠狠瞪过孙子一眼,又转过脸来对宋云鹏二人说道:

“两位公子这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孙子,您二位管他叫小生就行,生子,还不过来给两个公子问声好?”

“二位公子好。”

生子到是听话,把妹妹又往背后托托,过来给问好。

“那个生子啊,听说你们一起踢蹴鞠的人都比较不错,不知有没有时间给我们介绍下,准备让你们帮着与别人踢一场。”

宋云鹏站起身把几串羊肉递给生子,示意他别客气,问关于他们队伍的事情。

生子可能和那些人接触多了,真不在乎,自然地接过,把前面那个有点糊的咬到嘴里,嫩的地方帮妹妹撸下来,送到后面探过来的小脑袋嘴边,说道:

“囡囡别烫了,还有点热。”

待妹妹小心咬住后,才又跟宋云鹏和马官两个人说道:

“二位公子是想和咱们的虎豹蹴鞠队认识?并帮着您二位打场比赛?认识到是可以,马上就带您二位去,可比赛却有些难,咱们半月后马上就有一场硬仗,让他们田鼠蹴鞠队知道什么叫一力降十会。”

“田鼠是哪个?不知要比多长时间?”

宋云鹏略有些遗憾地问道。

“就是一些身体差的人,今天好象跑到绿野仙踪里去了。”

生子轻蔑地说道。

“以柔克刚,以刚制强,刚柔相济,动静开合,忽快忽慢,虚虚实实,绵绵不断,这就是太极拳的一部分要领。”

绿野仙踪汴水河自助餐一个单独的院落中,店霄正在对那十几个吃了一天肉的人讲着他所会的这点太极拳的东西,尽量把动作做的象那么回事儿,换了一身松快宽大的衣服,摆弄起来也有一股飘然的感觉,把大小姐和几个歇班的伙计加上那些踢蹴鞠人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彼不动,我不动,彼欲动,我先动,后发而先至,避实就虚,借力发力,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大家要记住,还有这个动作,先把固定套路学好,然后再随心所欲。”

店霄再一次找到了当老师的感觉,边做着动作边对一群人讲,可谓挥洒自如。

“我觉得小店子说的不错,大家都来学学,正好你们吃了一天肉了,消化消化食儿。”大小姐没弄明白,可还是对这些看着的人说道。

“大小姐放心,我们田鼠蹴鞠队一定代表绿野仙踪赢他们虎豹队的。”那些人高声保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