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天空海阔是我意

第六部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二十八章 天空海阔是我意

咚咚’的鼓声中,绿野仙踪的那五百多穿了一件外套外套除去。

‘哗!’伴随着五百个身穿白色丝缎衣服的人一亮相,当时就让整个比赛的地方出现一片惊讶和震撼的喧哗声,在太阳的照耀下,即有一些清凉,又显得那么耀眼。

‘刷’这些站好了位置的人紧接着同时开腿、抬臂、屈膝、按掌,身体微动左手外划,右手轻推,回揽、转体、虚步等动作开始一一作出,柔中带劲,慢里有快,飘忽婉转,绵绵不断,每一个动作都象刻在了围观之人的心中一样。

猛然,人齐声合着乐曲开声而唱:

“刀光剑影不是我门派,天空海阔自有我风采,双手一推,非黑也非白,不好也不坏,没有胜又何来败,没有去,哪有来,手中无剑心中无尘才是我胸怀,随缘而去乘风而来才是我胸怀,唇枪舌剑不合我姿态,天空海阔才是我风采……。”

那些人的动作也同时变得更加流畅,快慢渐渐难以分明,时顿时行,忽缓忽急,柔情中透着豪迈,脚下弓曲如浮云,手上似托万钧力。

从歌声起时四周的喧哗声就已经停了下来,一直到此刻都没有人再多出一声,都愣愣看着这五百人在那充满气势的曲子里来回的动着,踢球的两个队现在也不踢了,跟着其他人一起看绿野仙踪的这些人表演。

虎豹队这些人开始是觉得震撼,接着是享受,再后来是越看越嫉妒。刚才拼抢的**好象突然被淋了水。渐渐熄灭,而田鼠队的人却恰恰相反,刚才人家都给虎豹队助威。这边没有一点声音地难过心情早消失地无影无踪,正如人家说的,到时候让别人看看,什么叫气势,不觉中一个个卯足了劲,准备多弄几个能够配得上绿野仙踪助威团的进球。

待曲子和动作都停下人家又回去时。大家这才从刚才那种象要跟着一起动,却又不知道如何动,只是打心里感觉舒服地状态中醒过来,却依旧没有人出声,都在回味一般。

这边惟独几个绿野仙踪负责人经过的多了,没象别人那样,大小姐正拿着看很远来回观察着周围众人的表情,觉得挺有成就感。突然看到旁边一座二层的酒楼上面也有个人拿个看很远往这边看呢,两个人正好对上。

“皇上?他怎么跑这来了?小店子,官家也来了,在那边呢。”

大小姐经过辨认。发现是皇上,还对着挥了挥手。这才疑惑与店霄说道。

店霄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拉着大小姐坐回遮阳棚下,说道:

“官家可能是觉得绿野仙踪跟人家比赛有意思,没玩的了就跑来了,一会儿告诉几个练拳练得好的人准备一下,官家很有可能要在宫里也弄这么一个队伍出来,咱也不容易啊,在京城想出来点什么好玩地,还得给官家准备一份,要带上他才行。”

正如店霄猜的这样,那个楼上被护卫在不少人中间的皇上,这个时候一手拿着看很远,一只手也学着刚才那些人的动作比画,可总觉得差了些什么,见杨家的丫头不再和他对看,扭头向旁边的人吩咐道:

“一会儿就不要急着回宫了,跟绿野仙踪说一声,今天去汴水那边的店,给他们捧捧场,找几个记性好的人一同去,把刚才那些人比画地姿势学过来,哦,告诉绿野仙踪的,不用费劲特别准备午膳,到时我照着那个刻在金箔上的菜随便点几样即可。”

身后自有人领旨前去对喧,大小姐听过后,嘟个嘴对店霄说道:

“真让你说对了,官家一会儿要跟着去汴水那边,还捧场?就是带人学东西和吃去了,说什么不用特别准备,随便点,随便点怎么不选别的单子?金箔上地菜有随便能做的么,赶快让人去看缺不缺料,实在不行从别地店调”

店霄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虽说皇上一般人求都求不到,可白吃白送他也不是绿野仙踪的风格呀,挠着脑袋猛想,那边比赛都从新开始了,方才想到办法,对大小姐说道:

“别急,回头让人安排,凡是官家坐过的椅子和呆过的亭子,都用黄绸写上字挂在旁边,小的东西就让人观看,那亭子按次数收钱,编点好听的话,就说是皇上说的,这次去汴水让人准备上文房四宝,请皇上提几个字,裱起来挂上,他天天来吃咱都不怕,这世上就没有赚不到钱的事。”

“恩,恩,对,小店子你说的太对了,就这么干,不单是官家,那些五品以上凡是来咱们绿野仙踪的都要给题字,还有那些文人,你说的那个让他们游玩给准备文房四宝的地方已经修着呢,到时就按你说的办,每一段时间评出好的给奖,并且印到绿野仙踪的册子里给宣扬。”

大小姐听到可以不用白给皇上吃东西后,觉得心里平衡了,高兴地盘算着利用上所有的人,再次把注意力放到比赛上。

此时场上的形式对于虎豹队特别不利,那刚才受到绿野仙踪的助威团的压力还没有缓过来呢,他们哪见过如此阵仗,田鼠队却是越战越勇,各种平时没有把握的动作,这个时候可能是因为自信吧,一个个做出来不带任何停滞,陈大牛更是边踢边喊:

“兄弟使劲呀,别给支持咱们的那些人丢脸。”

“小店子,咱们真没白准备,你看他们踢的?这次赢定了,我就说嘛!他们平时练的那么刻苦,绿野仙踪怎么能

大小姐两个小手攥成拳头在店霄旁边兴奋地挥舞着。

店霄也高兴,点头感慨道:

“是呀,因为有五百人的助威团。因为有绿野仙踪的人站在他们身后。所以他们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拼,他们其实是太朴实,太容易知足了。区区这点人就能如此,真想看看如果在几万人地人浪呐喊中,几亿人的支持下他们能踢成什么样。”

“哪里有那么多人啊?也就是想想吧,真要是那样的话,可吓死人了,我想他们可能连睡觉地时间都会舍不得而玩命训练的。”

大小姐听店霄说的话后。眨着眼睛也向往着说到。

“也许吧!有两个人好象没劲了,让人换下来。”

店霄不再想这个事情,看见有两个田鼠队的人都没有力气了,还咬着牙和人家冲撞,连忙站起身对旁边的人说要换人。

被换下来的人马上就有大夫过去用药酒揉捏,用针灸医治,帮着缓和酸疼地身体,还有给扇风的。给擦汗、递水的,把虎豹队和周围看着的人给弄的直发呆。

“看到绿野仙踪怎么做的没有?马上给我安排人也照着样子弄,不能比他们差了。”

马官看到绿野仙踪这一番动作,再看看自己这边。开始着急了,士气呀。本来就被那个助威团给打压的低了不少,这一比较,虎豹队更没有信心了,若是差距被拉大,以后可怎么办,原来人家虎豹队都能赢,自己这边一来结果就输了,还不被笑话死,不敢再犹豫,对着自家带来的下人喊着,也同样来做。

宋云鹏显得无精打采,林、柳二位小姐是来了,可却进到一辆车中不再露面,虎豹队也比不上田鼠队了,自己哪还有理由去搭话,用失败者地身份去?丢人都丢不起,闷闷不乐地说道:

“官兄啊,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绿野仙踪,他们的动作是怎么做的呢,看着那么漂亮和舒服,尤其这些人一起动,我浑身都痒痒的想跟着比画,还有那曲子,听着就大气,他们总能想到不寻常地方法,你是没见过啊,当初在大江上和月梦阁比的时候,那种团结、机智、顽强与不屈,看着都震人,不知道再把猜谜拿出来和他们比,是否也会象今天这样,又在某些想不到地地方输给他们。”

“我就不信这个邪,他们还能什么都会?什么都行?云鹏兄你别丧气,这次咱们也好好谋划一些,不急着动手,把该想的都想到,绝对不能让他们好过,我和他们有,有那个…。”

马官劝慰着宋云鹏,并想强调一下自己和杨家的仇,却不好说出口,支吾着。

“我知道,有夺人妻没成之仇,我也有仇,是被那个小二给问的丢脸面的仇,哎!想起来那天人家笑的样子,我这脸就红。”

宋云鹏替他说了出来,表示自己也有仇。

比赛越踢虎豹队的士气越低,这次都不用绿野仙踪再领头,不少围观的人都在给田鼠队鼓劲,田鼠队终于找到了感觉,个人技巧发挥的更好,配合的也更默契,最后在让着虎豹进一个球的情况下,以五比二彻底赢了这场蹴鞠,一个个都不顾身体的酸疼,发泄般地高声喊着。

虎豹队则觉得输的有些憋屈,垂着头不敢看曾经支持自己的这些人,聚集到马官和宋云鹏身边,想说点什么又无从开口,还是宋云鹏想得开,安慰众人道:

“没事儿,下回咱们也让助威团这么干,你们也得多连连技巧了,只生子一个人可不行,看看人家,一旦和你们对抗上,那你们马上就没有办法了,根本抢不到,我如果不是站在这边的,都想给那些漂亮的动作叫声好,以后有机会的,一定让你们把这个仇报了。”

绿野仙踪的汴水店,皇上挥退了其他人,只留下柴老头、孙老头、白、陈两个老头和大小姐、店霄,说是赐宴,在大小姐不满的嘀咕声中就开始了。

“我许久没有看过如此激动人心的蹴鞠比试了,今日又见到一次,当是绿野仙踪的功劳啊,尤为突出的是你们的助威团,让我看后顿觉年轻不少,想来诸位都是如此吧?”

皇上知道用人家绿野仙踪的菜再赐给人家主人有些不好,先是把蹴鞠的给夸了夸,几个老头俱都表示赞同,纷纷说年轻了不少,大小姐却嘟囔着:

“我这边等着再长大些好嫁人呢,还让我年轻?”

话的声音不大,可众人都听到了,皇上尴尬地咳嗽一声,马上转移话题:

“紫萱丫头是吧?好,和你娘一样漂亮,和你爹的性格也像,能把这绿野仙踪打理成这样也不容易呀,今天你们赢了,我看着高兴,应该奖赏,赏什么呢?恩,在金明池旁边那有一个园子,那里呀…。”

“谢官家赏赐,不过我们现在不缺园子,不如官家赏幅字画吧?来人啊,把那套最好的文房四宝拿来,官家要用字画作为对这次赢了比试的赏赐。”

本来不想说话的大小姐一听皇上提园子,使劲摇着脑袋说不要,让别人去把文房四宝拿来,逼着皇上用这个作为奖赏。

“唉!好吧,就写幅字,其实还有些事情需要你绿野仙踪帮着做一下。”皇上叹息着答应写字,并又提了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