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交换条件得酒楼

第六部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二十九章 交换条件得酒楼

啊?官家您能有什么事解决不了,您是一国之主,觉应该如何做,您说句话不就成了么?”

大小姐听皇上说有事情让他们做,觉得有些不妙,要是好办的事情皇上能不自己去办?绿野仙踪现在有什么?有点钱,是在成都府那里抄人家抄出来的,那皇上也不少啊,当初分的时候基本差不多,还有点护卫,训练的越来越严,也越来越厉害,那也没贪狼卫厉害呀,恩,尽量别答应。

“一国之主又能如何?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办的,比如我这还没说什么要求呢,你这丫头就开始往外推。”

皇上故作生气地对大小姐说道。

“那,那您说吧,可能不能使上力就不一定了,您别报太大的念想,绿野仙踪在京城还没有完全立足呢,自己的事情都没解决。”

大小姐见话说到这个份上,不好再推,嘟囓着自己的难处,双手端起杯子喝里面的果汁,用脚在桌子底下碰碰店霄让他帮着说两句。

皇上没看到她的小动作,叹了口气说道:

“现在秋收过了,抢种的也差不多了,过几天便要对外用兵,非是我炎华有意劳民伤财,而是他国在周边不断挑衅、滋事,掠我子民、**我妇女、夺我财产、屠我生灵,我乃一国之君,岂能认人如此?战,为我炎华子孙而战;杀,为我炎华尊严而杀,哪怕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也要让人知道。我炎华不容欺凌。”

大小姐一听。觉得对,绿野仙踪就是这样,不允许别人随便的欺负。一个人都是如此呢,更何况一个国家,点点头说道:

“官家您说的是,可您是想让我们去血流成河还是,还是那什么呀?要不,我绿野仙踪拿点钱出来吧?多打造些箭支。多做几件盔甲,小店子都跟我说了,您也挺不容易地,内忧外患,什么事都找您。”

“哦?店霄还说过这话?好,有人知道我不容易就好,现在就有一件内忧地事情,炎华的东西有许多都是在商人之手。一时不好征集,现在军马、兵器已足,就差一些其他粮草之事,这东京城中一些商人为了自己牟利。不肯把东西拿出来,就等着战起时抬高价格。零零碎碎的太多,若真都抓起来,炎华百姓势必受苦,是也不是?”

皇上见大小姐不再推委,便开始诱导地说道。

大小姐果然同意,说道:

“官家您说地对,都抓起来东西也未必就能马上到,到时其他商人就该往别处躲了,除非是特别几个,可以抓起来杀,不然一定会使那些东西更加短缺,百姓遭殃的,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说到这了,见店霄还在那看着桌上的菜一动不动,用脚又踢了他两下,提高声音问道。

“啊?是,是不能这么直接都抓了,应该让他们自己往外拿,或者用平价来卖,官家收,并且要还稳定一方的需要,那怎么办呢?就要找个领头的,把这些人都聚到一起,商量着如何安排才行,现在京城有些不安稳,连城卫兵和三省、六部、二十四槽都有人叛变呢,那些商人中,谁知道哪个是自己人,哪个是敌人?好在有咱绿野仙踪,有你这个杭州杨家的闺女,和我这个某位躲起来地大臣养的孩子,是吧?”

店霄嘀咕着形式,最后把自己和大小姐的身份也提了提,只是语气有些不满意。

“是哦!那小店子,是不是咱们应该把那些商人召集起来帮着官家?可人家也不听咱们的呀?也就会仙楼的那个裴文松能来,别人没打过交道,咦?我想起来件事情,南风阁的那个酒楼不是和先前剿灭的暗夜帮一起的么?光头跑了,剩下地抓的抓,杀的杀,酒楼呢?后面的院子还挺大呢。”

大小姐顺着店霄地思路往下说,突然想起了南风阁,当初买不到手的那个,面前就是条河,院子里还有引水渠。

“呵呵!霄说地没错,就是找这么个商人领头,绿野仙踪这么大名头,想要认识些人还不容易?现在也不急,三个月,三个月的粮草物质还能有,三个月以后再不能让商人自觉动起来,就只能下令全国个府路来上缴了,就象马匹一样,或是动用国库那些最后保命的钱,那暗夜帮的头领未抓到,始终是个麻烦,就怕他还有别处的根基,至于南风阁,那地方已经闲下来了,掌柜的早在水门哗变的时候参与其中被大内禁卫斩杀,你们若不怕暗夜帮残余势力报复,那就给你们。”

皇上打着哈哈不提姓店之人的事情,把别的到说得明白,问大小姐要不要南风阁。

“行,南风阁要了,就算不要,那些暗夜帮的人他也得报复绿野仙踪,多处地方正好用来干别的,然后商量商量,把后面的几家民宅也买下来,多给点钱,不然还是有些不够用。”

店霄答应下来,盘算着另一个买卖,大小姐则坐在旁边不再言语,把决定权交给店霄,她只知道那地方不错,还没想明白究竟能干什么。

“那,与商人来谈的事情你也答应了?”

皇上给南风阁是带条件的,见店霄答应要地方,便问到是否接着个任务。

“恩,房子都要了,事情当然就定下了,正好成都府那边还有事情需要大量银钱投入,把粮草谈妥了后,再让他们出点钱,挪到二郎山那边,顺便多赚些零用。”

店霄同意了

情,并把自己的打算也说出来。

大小姐见还能赚钱,马上在旁边说道:

“小店子,干这种事情还能赚零用?那得赶快安排,过几天冷了。有些东西便不好买呢。”

皇上也有点懵。不明白店霄凭什么能做到这些,别人都觉得是个辣手的事情,他还能谋取到好处?看向白老头和陈老头。

陈老头点点头道:

“我觉得听到了就行。不用多琢磨,小店子某些事情上是能够按他说的去做地。”

白老头摇摇头:

“我觉得这事不好说,或许难办一些,或许小店子还谦虚了,好处应该更多。”

“大人,这次咱们多亏没动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还是您说地对,忍一忍,暗夜帮那么厉害,结果就因为仇恨,一时不查,中了人家的计。多年来打通的关节基本上全没了,可惜那么多人喽,想要东山再起,难呦。”

京城一落院子地书房中。一个下人打扮的人对着坐在书桌前身穿月白色衣服的人报告着,话中还带些奉承。

“我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知道绿野仙踪厉害。我是知道你们这帮办事的人到现在就没办成过什么事情,开始时去杀人家,结果都被人家杀了,还搭进去两个收买的衙役,然后下毒,结果花了那么多钱买猪和弄毒药,最后白给人家还没毒死人,这次你开始时不是也说,京城兵力调动中,应该直捣黄龙么?这要是去了,我这处的黄龙就得被捣。”

这个大人一边说一边气地直用巴掌拍自己脑门,尽量镇定一些,看着那个低头一副认错模样的人无奈的又说道:

“如果不是知道你一家都忠心耿耿,我真猜不出你到底是哪伙的?你可把我给坑死了,我上面的也在等我的好消息,可从绿野仙踪过来后,我光提心吊胆了,难怪当初的成都府知府于正袁来信说什么别看绿野仙踪就一开酒店的,却特别让人担心,现在我也感受到了。”

“谢大人信任,大人您说地对,那绿野仙踪和别的作买卖的商人不一样,透着股邪呼劲,他们就好象,好象不是做买卖,是玩儿,一个大小姐一个店小二,领着一帮人在玩,你要是想搀和进去,那你要先会玩才行,上两次咱们就没玩好,被他们给玩进去了,这次他们是带着皇孙去游玩,结果暗夜帮也想跟着玩个大的,最后全玩完了,要不,咱们再忍忍?等打起来再想办法?”

那下人谢过大人地信任后开始分析绿野仙踪,结果得出个玩的结论,劝大人再等等。

白衣人沉思了片刻,认命般地长出口气同意道:

“你说的对,他们小孩玩,大人玩,老头也玩,凡是不和他们好好玩的人都得倒霉,好吧,等打起来时看看他们还有闲心玩没?你再安排人去联系联系苏家的那个大当家的,最好是在他呆的那边多找几拨海盗,炎华想打仗,后面的粮草势必要走不少水路,还有那个鬼脸,你不是说他一定会去报仇么?多安排人,先找到他,给他些钱,告诉他别急,带起一伙人再来。”

“是大人,小的马上就去安排,大人,一旦战事起来,各种物资就会有缺,是不是联系些商家,以别的名义给炎华弄些麻烦呀?”

这下人答应着又想起一个招。

白衣人想了会同意道:

“绿野仙踪不是还没玩到这里么?那咱们就来玩,按你说的办,尽量找些大的商家来,告诉他们如果需要,可以帮他们弄些马匹、毛皮等东西,就不信他们不上套?”

广备桥南岸,紧临着河边的一栋酒楼三楼处,几张桌子摆在不远处,一帮人坐满了正在吃喝着,最靠近窗户这里的一张方桌上,宋云鹏和马官贴着窗户对坐,另一个公子哥和生子则搭个边陪着。

“宋公子,马公子,这次真的是让您二位失望了,我也没想到田鼠队的人不象以前那样,一撞一个跟头,强壮了不少。”

生子觉得拿了人家好处,比赛却没赢,有些过意不去,诚恳地道着歉。

“不怨你们,是我们想的太简单了,早就知道绿野仙踪不好对付,却还轻敌了,这是比的早,再晚些日子的话,咱们输的更惨,半个月能吃出这样子,那得下多少功夫?你们不要多想。”

马官还算可以,知道这时候追究谁的错误没有用,不如留着精神都放在其他方面来算计绿野仙踪,大度地摆摆手,不在提此事。

宋云鹏也在旁边帮腔:

“就是,大家别难过,以前不是赢过不少次么?没听人家唱的那个‘没有胜又何来败,没有去,哪有来。’吗?蹴鞠暂时不行了,可以想些别的,是不是?”

“是,可别的有什么?我们不会呀?就会踢蹴鞠,要不,您帮着想想,非报了这个仇不可。”

另一个陪着的公子听到这话恢复点信心,追问着别的比什么。

“比猜谜,需要多找些人来,并且还要是银牌以上的绿野仙踪会员,你们能找来不?”

宋云鹏把合计好的事情说给他听。

“猜谜?好,能找来,我们还认识一些人,绝对不会差,两天时间。”这个人保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