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云涌潮升杀戮起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五章 云涌潮升杀戮起

庆十三年七月十四日夜,云渐聚,风略急,趋近于圆挂在天上,抬头望去,一团团、一丝丝各种形状的黑云来回地把那皎洁的光遮住又露出,海上的浪依旧没有停息,比起平常来到显得更急、更大一些,呼啸着向岸上扑去,击打在礁石之上,溅起无数泡沫,又被后面的跟随者带走,附着在沙土上。

大小姐和店霄感受着晚上带着潮气的风中那丝凉意,忽明忽暗的月光让人的心情也一样跟着来回变换,仅有的一点困顿也因这感觉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店子,我现在就想带着人冲上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那些新来的现在还都没好利索,太让我生气啦,看来只能让他们守船了,你说月亮上的嫦娥总在那呆着,一个人不寂寞吗?”

大小姐张开两只胳膊感受着海风吹来时的劲力,到现在她也没弄明白那天店霄到底说的是什么感觉,抬眼看看天上的月,想起嫦娥是一个人在那。

“哪是她一个人,还有一砍树的吴刚和兔子呢,他们两个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唠嗑,唠着唠着吴刚就忘了砍树了,结果树又长了回去,嫦娥呢也偷懒,什么都不干了,假装在那织补衣服,欺负个兔子天天给捣药。”

店霄陪在大小姐旁边逗着玩。

大小姐则认真地点点头肯定道:

“是呀,那兔子怪可怜的,其实他们都不容易。月亮变圆变大的时候他们还能多溜达一下。要是剩一点点了,岂不是要挤在一起?兔子在两个人中间会被挤扁地,我地兔兔就不怕。是绣在衣服上的,你看看,哦,没穿,那个是睡衣。”

大小姐心疼玉兔,想到自己也绣了一个在胸前比画了一下。发现穿的不是那个衣服,店霄却不敢多往她胸前看,怕受不了另两只渐渐长大、成型地玉兔的诱惑,犯错误,上火呀!目光连忙转到海中,借着露出来的一丝月光看到有船接近开口说道:

“快安排人去接应一下,他们这次应该弄来不少盐吧?真不容易,再等等吧。过了明晚一切就都好了。”

“小二兄弟,咱们来了,看看,这些都是挑出来最好的。那些剩下不好的就应付他们吧,这次的可多。那天回去后,我们就挨家地去找、去问,没直接说,那人要是说还是原来的黄钱眼好,我们就不跟他说实话,若是说他不好,想要有更好的人来的灶户,我们就告诉他实情。”

阿苏爬上大船顺下条绳子和旁边的人边往上拉盐,边对站到旁边的店霄说着那边的事情,与他一起合力的那个阿霸也在旁边兴奋地补充着:

“那些人刚开始听了都不信,最后我们把那一块块地银子拿出来,他们都被吓坏了,原来的那些凑盐让我们出来的人就好说话多了,知道盐卖了,银子有了,二话不说就回家把所有人都招呼起来连夜的煮,这一次地可多,咱们这些人都商量过的,绿野仙踪一次拿不出钱可以慢慢给,那黄钱眼有时头拖过两个月,咱们这些没钱地人就只好到处賖帐,也都过来了。”

店霄脱下外衣交给大小姐抱着,凑过去帮忙,并对他们说道:

“别说这点盐,就是这边所有亭场攒下一年的盐,我绿野仙踪也出的起,你们今天晚上回去就跟那些人说,明天晚上千万不要在堵在岸上了,我们准备上去,你们躲远点,别到时伤了人,刀枪无眼啊。”

刚爬上来负组织渔民划船的文叔听到店霄的话,眉毛当时就高兴地飞扬起来,往这边来要接替店霄的位置欣慰地说道:

“真的明天就动手?太好了,说实话这边他们不单是欺压阿苏这些煮盐之人,连我们打渔的也一样不放过,那黄钱眼养了一批打手,每月都会找我们要钱,想拿鱼顶替都不行,就是现钱,哪个嘴谗了还过来白拿,我们是怒都不敢怒呀,你们来了就好,听说你们在京里面是开饭馆的?我这鱼都便宜卖给你们,把活给我吧,你这身子精贵,可不能累到。”

“我有什么精贵的?一起干,这两天你们都没打渔,赔了不少,没关系,等一会儿给盐钱的时候把你们这些天耽搁的也都补上,绿野仙踪是开饭馆的,可不缺这点买料钱,放心,到时这你们可要换大船打渔才行,不然跟不上我们收的数量,有多少要多少,价钱只高不低,千万要记得,明晚都在家中呆着,哪也别去。”

店霄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并没有离开,双手麻利地拉着绳子,想到以后这边的鱼应该能派上不少用场,对打渔的文叔描述着以后的样子,提醒他们这些人明天晚上都躲在家中。

一袋袋的盐被送上来,累了的人自有绿野仙踪的护卫来接替,有人递过来茶水和糕点,一番推让最后以让他们尝尝绿野仙踪的东西为由,他们才吃上几块,一下一个咽到肚子里,也不知道品没品出味道来,竖起大拇指就说好。

“好吃是吧?等着,等绿野仙踪到岸上开店后,请所有的人吃一顿流水席,继续吃,不用客气的,来人啊,去厨房看看,刚才我见有几个师傅在那弄烤鸡呢,问他们烤怎么样了,行的话拿过来给大家尝尝。”

大小姐听别人夸绿野仙踪的东西好,高兴起来劝他们再吃些,承诺上岸、开店给摆流水席,知道他们日子过的苦,让人去找烤鸡,给加些荤腥。

“大小姐您歇着,不忙操心,咱

都商量好了,等你们上岸的时候各家把犀利的东西都要是不让,咱们就冲上去和他们拼了。只要你们真的能按说的那样办。死些人都值呀,明晚是吗?咱们先躲在远处,看情形。只是他们要是派了官军来,你们真能有皇上命令来压他们?”

文叔又拉上一袋,端起茶碗‘咕噜噜’灌下,把他们这些人地决定说了出来,有些担心官军参与,问绿野仙踪是不是真要皇上撑腰。

“小黄门。小高班,人呢?快出来,把这次官家地旨意拿过来给他们看,要不是怕这边的厢军里有他们的人,就应该由我地小店子亲自调度了,他们敢动一下,别处的大军就攻进来,他这边都不如了成都那边。还没把所有的兵都掌控在自己手下,官家昨个圣旨就到了,让我的小店子统辖两州厢军,他们顶多有点私兵而已。你们就不要上啦,以免伤亡。”

大小姐见他们担心这事。怕说不明白出岔子,喊着小黄门拿圣旨过来,这边给说着兵都归到小店子身上,用手指指店霄示意。

“啊?那他不就是将军了吗?那这样,你们把一些不用的兵器给我们,我们派些精壮的小伙子守在远处,万一他们有人跑了,我们好给拦下,不然我们就只能用其他东西了。”

文叔对这话一点怀疑都没有,提出要些武器帮忙,一脸坚定地神色。

*

凉爽地夜晚,金山寺后山海盗头目呆的园子中依旧四***通明,喧嚣之声充盈在整个地方,现在吃的东西已经改煮为烤了,一坛坛的酒摆在那里,谁要是醉倒了,困了,躺在地上就睡,醒过再喝,每次要出去干活的时候都是如此,出工之前使劲吃喝一次,抢了东西再使劲吃喝一次。

“大哥,这周围方圆百里就属你这一伙人多,也就是你这一伙人厉害,你给说说,那绿野仙踪到底咋样?咱们这些兄弟们冲上去能活下来几个?”

一个头目从烤着的狗腿上面割下一大块肉,塞到嘴中使劲吃着,端起碗酒晃荡着走到这群人里最有势力,人也是最多的、最厉害的海盗头目旁边,敬了一下喝到嘴中有些担心地问着。

‘啪!’

一个象箭矢前面地那个铁头疙瘩落到了地上,这个最有势力的头目指着这个足有三斤的玩意说道:

“这几天我派出去六只船过去试探,可将将看到他们的大船,他们就已经发现我们这边地小船,派过人来围剿,也不知他们的船是怎么弄地,就是比我们的快,最后六只船被打沉五只,还好赶上大风,他们操控的差了,剩下这一只才侥幸逃了出来,而这个东西就是他们射穿船只的弩箭头,攻城弩的弩箭。”

“啊?那我们的人岂不是送死去了,还没等接近呢人家一阵弩箭过来,船都射漏了,难道游着打。”

旁边侧躺着的一个海盗头目酒劲当时就去了不少,摇晃着脑袋坐起来吃惊地说着。

另一个人看他这样不满意了,用眼睛翻了他一下,‘刷刷’两刀就就剔下来一羊排骨上的肉,把刀墩在羊身上,咬着撕下一条来,边嚼边说道:

“有攻城弩又如何,派些兄弟下去,凿穿他们的船,他们还能如何?比起水性来,咱们的兄弟一个抵他们仨,那弩箭不能那么准吧?总有用完的时候,再者,晚上过去他们还怎么瞄准?”

那个势力最大的头目比较欣赏这个人,点点头说道:

“对,他们别看有厉害的东西,可那些玩意毕竟不能有太多,咱们的水性好,小船多,躲到水中划着船他们想射都射不到,这可不是被他们小船围上探察时了,看样子明天应该有云,这样对我们更有利,大家都记住,这绿野仙踪不比别的,他们真要占了这处地方,绝对不会让我们容身的,他们是皇上派来的,都要做好拼死的准备,谁也不准耍奸。”

“是!”

那些头目醒着的齐声应到,这时都已经知道事情严重了,需要齐心才可以。

十五的月,似圆非圆,让人总觉得还能更圆一些,只是今天晚上的月是不能好好观赏了,漫天的乌云吝啬的不肯让一丝月光透出来,而漂在海中船上的人也无暇再去看月。

“天黑了吧,列队吧,放小船下去准备强行上岸,大船上的投石车和弓弩都准备好,我总觉得今晚不会那么顺利的,海盗到现在还一个没有出来,有些蹊跷啊。”

店霄站在主船上,看着那依旧燃着火堆并且没有人的岸说着,那些个灶民在今天白天偷着跑来告诉了,今天晚上,有人让他们拿着趁手的东西暂躲在暗处,等绿野仙踪上岸时冲出去,这样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对方知道自己这边今天上岸,要不就是他们也准备动手了。

“报~!除预留小船外,其他的小船都.也都上到了船上,随时可以行动。”

一个护卫过来对店霄报告,那些小船已经密密麻麻地漂浮在了大船的周围,八个人一条船,一次就放下去二百条。

“恩,知道了,上。”

“上,杀呀!”

‘哗’的一下小船涌了出去,与此同时海上漆黑的地方也同时有人喊着:“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