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世间聚散东风破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四章 世间聚散东风破

小店子,你说那个县令是不是挺好玩的,一吓唬就怕哎!我还以为他能说什么宁死不从呢,你看看那些护卫也一样,都准备和衙役好好打一次,可惜了。”

已经回到大船上吃着晚饭的大小姐还不忘了白天的事情,对店霄说着,知道他爱把那螃蟹的两只钳子给留下来单独吃,早就吩咐在螃蟹端上来的时候把钳子都掰下给堆在那里。

“我到是觉得很正常,那县令一定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呆上七年了,看样子权利还不小,至少那边就没有其他势力的人,那苏老大一定是和当地的某个官员有接触,或者是几个、几十个也说不定,你听县令说的话就能明白,这边一些地方的官员都已经入了伙,他这是知道那边才是最大的,故此从新站了队。”

店霄撬开螃蟹壳,边说边把大小姐看着的那个诱人的黄,用匙子挖出来喂到她嘴里,看着她一脸幸福的模样觉得现在的生活太刺激了,应该平淡些才好。

“好吃,小店子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的,可惜我们在这边吃着,他们那些灶民只能在岸上守着,也不知道他们煮出来多少盐了?到时候收了我们卖吗?那算不算是私盐呀?”

大小姐见店霄又要把第二只螃蟹的黄给她,摆着手说不要了,听着海浪拍打在船上的声音,看向那岸边处闪烁晃动的火堆,想起有人或许还在饿肚子,神色有些黯然。

店霄也没什么好办法。挑出一块稍微大些的蟹肉沾到醋汁里。想想又沾了下酱油,吃到嘴中边嚼边说:

“不用担心,就这几天了。等准备好了咱们冲上去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恩,让他们中勤劳地人过上好日子,坐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地我可没办法,这片地经营好了都是钱呀,想办法都买下来。到时候做好了其他事情,盖上好看的房子,往外租卖,把官家拉进来,不然不长久啊。”

‘噗~!’

大小姐把沾了一圈调料的蟹肉吃到嘴里,还未等细细品味呢,就被那混杂地味道刺激地吐了出来,拿过旁边的茶水淑过口。点头说道:

“好,等上了岸就让他们过好日子,小店子,你说的那个比煮盐还好的办法是什么呀?朝廷知道么?还是你准备交上去?”

“比煮还好的办法是晒。这活就轻松了,还能空余出不少人来干别的。正好绿野仙踪在这边要开店、买地,不用从别处调人了,这个事情当然要告诉皇上了,当初可是说好地,我们用能够利国利民的事情来和皇上换特殊的对待,这盐的事情关乎整个国家,其他的一些地方也一样影响不小,谁敢自己独占了?要命呀!至于现在收上来的盐不用卖,留着自己吃吧,到是省了不少钱。”

店霄从来都不敢想着绿野仙踪把晒盐的事情独自占了,若真那样就得把所有咸水边上的地都给买下,然后就被皇上发兵给灭了,估摸着就算是傻子皇帝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现在中间转一手就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至少绿野仙踪自己用盐不用再买高价地。

“哦,这样啊,没见过晒的,不过小店子你说行那就绝对行,我要让黄师傅给造一艘大大的船,然后没事的时候就跑到这边来,坐在船上往更远地地方走,走到天边,天边是什么样子的呢?你知道吗?”

大小姐看着海地远方,想象着以后的日子。

店霄摇摇头说道:

“天的尽头我不知道,我知道海的尽头是陆地,或许运气好,还能撞到冰山上,跑到更冷的地方看一种黑白两色的,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东西,还有浑身都是白毛,在水里游泳的熊,咦?那边的船上怎么了,不少人来回跑什么?”

给大小姐说着新奇动物的店霄看到旁边的一只船上不少人来回跑动,还有放下船往这边来的,疑惑地问道。

“是哦,那艘船上好象除了几个负责给训练的人,剩下的都是我爹新安排上来的人,过来了,那边的小船过来了。”

大小姐也不明所以,从包中掏出看很远望去,依旧没看懂,好象都挺慌张的样子,并有人被抬到了甲板上,只好等那边的船过来再说。

“大小姐,不好啦,兄弟们不少都得病了,是喝那水喝的,上吐下泻的,大夫正在给忙着治呢,一些人觉得在船舱中吐得厉害,都被抬到了甲板上。”

来人刚爬到船上就跑到大小姐和店霄桌子这里焦急地说着。

“啊?有多少人?快把别的船上的大夫也找过去,再看看其他船还有没有人出这样毛病的?喝水?喝什么水?那船和我这只船是用的同一批水吧?为何我这边没事呢?那可是刚换过的新水,照顾他们那些新来的才给的,还都是因为他们的家人有在杨家做工,难道是那边的厨子下毒?”

大小姐分析了一下,最后觉得最大的可能是厨子的毛病,不然同样的水为何这边无事?

“这个,大小姐,这不是厨房师傅们的事情,他们做的菜一直都是最好吃的,是有些兄弟没听劝,并没有用那白矾粉沉淀水,也没等煮开了再喝,结果就这样了,那些个没病的是听话的人。”

那个人见大小姐怀疑上厨子了,马上过来澄清,把得病的原因也说了出来。

店霄明白了,点点头有些生气和无奈地说道:

“怪不得这船没有

这船上都是跟着绿野仙踪最早出去闯荡的人,最让人听话,都是和贪狼卫在比,遵循的是军令如山。而那边的都是新人。觉得自己并不比别人差,觉得身体好,故意这样喝水。该!让大夫给他们弄药地时候,尽量往难喝地上面弄,看看都有谁,这个月的月例钱没有了,告诉他们再有这事儿,死了一文抚恤都不给。”

“恩。小店子说的对,就要这样才行,出来时还信誓旦旦说要保护我呢,就这么保护呀?对了,也派人看看那水,一定有问题地,查,从打水的地方查。看看毛病出在谁身上,决不轻饶,恩,和苏老大估计有关系。让其他人做好准备,三天后的月圆之夜就上岸。”

大小姐听了这个消息再也吃不下去了。把面前的东西一推,站起身生气地吩咐着。

“大哥,那边的毒已经下过了,这回他们可完了,咱们是不是马上就动手,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金山县县令的最好府邸中,苏大当家地听过下面的人来报告后,对他那个知府大哥高兴地说着,一副着急动手的模样。

“不急,现在还不行,那边是下到的井中,结果那个井下面有条暗河,只有一小部分的药起了作用,估计顶多就是上吐下泻,可惜了这么个好机会。”

这个知府也得到了消息,有派人在绿野仙踪的人走后从井里打上来水给别人喝,结果发现并没有致死。

“啊?原来如此,哎!看来老天爷是不长眼啊,居然毒不死他们的人,那可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再多安排人给他们多下点毒?一日不除去他们我就一日不能安心,月梦阁还在西湖中停着帮他们赚钱呢,我的亲弟弟也被他们给弄走了,现在生死不明,我就等着抓住杨家地丫头来换人呢,还有那个店小二,若是能收买就更好,不行就杀了,这样的人不为我所用就不能留下。”

苏大当家的神情有些落寞,担心着自己的月梦阁和弟弟。

知府见他有些急,过来拍拍他地肩膀劝道:

“贤弟现在可不能乱了阵脚,只要你一日没有事情,你弟弟就绝对不会被害,现在咱们要好好想想如何对付绿野仙踪,金山寺的海盗头目都在那了吧?先让他们好吃好喝呆几天吧,咱们这边把钱都准备好了,到时一起动手。”

“恩,大哥,我听你地,现在先不想别的事情,就一心把这边的盐攥在手中,辽国那边好象也缺盐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派人来买盐,这回定要多赚一些,最好是换些马匹和皮毛,现在因打仗,这样的东西都缺,到时候两边买卖,几年下来就能富可敌国呀。”

苏大当家的压下心中所有的担心,想着以后的好日子,准备要发一笔战争财。

“报~!”

两个人谈论时外面有人高声喊着军报,只有军队上有事情才会如此喊的,知府马上来到门前把来人给让进来。

“报大人,朝廷有令,因战事已起,惟恐前方征战人员有损,各路各州下辖厢军、禁军及城防军不准再由当地官将调遣,从两浙路杭州和秀州当先施行,违令者以反叛罪论处,将派兵围剿诛九族。”

来人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朝廷的安排。

“什么?不让用兵?这?还从两浙路先来?这明显是对着我们的呀,大哥,怎么办,咱们强行调动?”

苏大大家一听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响上了,在旁边焦急地问着。

知府到是不象他那样,脸上的表情都没变,点下头对那个人说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有事再来报。”

那人走后,他又转过身看着苏大当家的安慰道:

“贤弟不用担心,这点事情还难不到我的,那些人是不能调,一定有人在看着,只要一调朝廷就会派大军过来,可我还有些府兵,不多,整整一千人,用的武器都是最好的,要不是前些年货钱都没回来,我还可以招更多私军,这次就用他们吧。”

“真的,那好,那咱们就等到月圆之时,把这些兵安排到岸边,那边海盗一行动,绿野仙踪打水仗绝对打不过的,只有往岸上来,到时两面夹击,一战定胜负。”

苏大当家的长出口气,觉得因这绿野仙踪的关系,把他都给弄的不沉稳了,忿忿地说着。

“什么?紫萱表妹他们去嘉定府那边的盐场了?还是走的水路?在海上漂着呢?那可怎么办?哦,那我就不再这呆了,我家新船下水,试船呢,继续试去,那姨娘我就走了啊,对了,我爹、我娘让我给您和姨夫代声好,船上还有一些特产也是给您的。”

林皛瑶带着试船的浩荡船队来到杭州找到杨家宅子,问到杨紫萱的时候听说去了秀州那边马上起身告辞离开,命令装着货的船留下来卸货,其他船加快速度也走水路迎着东风去那边的海上。

“小姐,咱们是不是走得远了?”船队上路了,一个下人过来问着。

林皛瑶摇摇头说道:

“不远,咱们这船队中不少都是战船,听说那边海盗多,正好练练,也让那个小店子见识下我林家水军,加快速度,我要和他们一起体验那海上升明月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