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生死荣衰终有地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八章 生死荣衰终有地

?似专门为了遮挡住世间的杀戮一般,破晓十分那浓浓地随着继续赶往陆地的风离去,西沉的月亮留有一个淡淡的影子挂在那里,直到太阳升高,变亮变小,于是告别了一片的漆黑,海仍然是那么蓝,天依旧广阔。?

出来觅食的海鸟似乎发现了某些不同,一声声叫着却没象往常那样寻一只船舷落下,徘徊着观察这突然多出来的船,最后终于厌烦了,或是饿了,远远地飞开,不经意间看到今天这边水中的鱼要比昨日的多,都追逐着吸允海水消退中带着的些许腥味,觉得可以与它们同样饱餐一顿。?

“表姐你快来,我这边有好吃的,就是这个,你看,一盆呢。”?

大小姐拉着林皛瑶往厨房里走,昨晚的夜宵丑时四刻才吃,现在还不是很饿,想找些零食,发现就海瓜子多,端出来一盆摆在两个人的中间,又拿出两个杯子倒上葡萄酒,算是早上的饭食,至于螃蟹,动都没敢动。?

“萱儿你怎么不拿个钳子和小钩子吃呢?还有这酒,你以前不是一喝就迷糊吗?”?

林皛瑶见这个表妹用牙直接咬坏海瓜子的一头,转过来用嘴一吸,麻利地把东西吃到了肚子里,又端起杯喝一口酒,不由的好奇问道。?

“这个呀?以前用钳子来着,后来发现一点都不硬,轻轻一咬就坏,就不用了,费劲,这酒也没什么,小店子说一天喝一些对身子好。还说我喝完酒脸红红的漂亮。我就喝了,刚开始也迷糊,船动的时候我觉得动。船不动地时候我自己动,现在也不能多喝,不然看到那对儿鸟就会变成四只。”?

大小姐被酒劲一冲觉得舒服多了,说着话,脸上带起笑容体验着胜利地喜悦。?

林皛瑶抬头看了看那只还在寻找伴侣的孤独海鸟,又看看自己的表妹。深深地觉得,她是真不能喝,点点头左右看看问道:?

“小店子哪去了,先前他还在呢,这打仗是不一样,一晚上不睡觉都不觉得困,他不会是困了找哪躺着去了吧?”?

“没睡觉,他上岸了。找那些当地地人说事情去了,他说什么等深刻理解了林家船队和水军的厉害后再回来,你刚上船问了他多半个时辰‘林家船队如何?’后,把他给问怕了。等会收拾的差不多了,我让人到远处的海中捕点鱼、虾、蟹什么的让小店子给咱俩烤着吃。表姐你是不是知道咱们会有麻烦?来的太及时了。”?

大小姐怕表姐不好咬,特意挑了几个大地放到她那边,用手指指岸上说出了店霄的行踪。?

‘嚓~嚓~’?

一锨锨的泥沙把这岸上带有血迹的地方掩埋住,尽量地把昨夜的杀戮遗忘,四下里寻找知府和苏大当家的灶民依旧没有消息,反到是把那些个平时欺压他们的人给抓了起来,一个个身上的脚印充分说明了灶民们对他们地恨,平时看着华丽的衣服,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碍眼。?

店霄挨个地看过,发现他们生活的都不错,家里面一定是有钱,点点头,又把目光看向那些生活普通的人,他们这次哪边都没站,就是一直保持中立了,最后就这些帮着忙地灶民们,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

“小二哥,您不急啊,那知府和苏大当家的还没找到呢,派出去搜查他们府邸地人还没有回来,离这有些距离,他们不会是骑快马跑掉了吧?”?

从昨天晚上就一直跟着店霄的小黄门也来到了岸上,陪在旁边用蔑视的眼神看了看被抓住的那些收盐的人,担忧地问关于嘉定府知府下落。?

“急什么?记住了遇到事情不能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们不会骑马的,容易被发现,只能走,平时坐惯了轿子享受的人能走多远?安排人下去到附近其他县找,沿途打听旁边的茶馆等地方看看有没有这样的人出现过。”?

店霄对小黄门说过后,对着旁边一个护卫吩咐道:?

“让船上的厨子师傅们多做些早饭,昨天晚上只顾着自己人了,这边还有不少灶民没给弄,也不用管什么应该如何吃了,多做些肉菜,记得油别太大了,不然容易把经常不吃荤腥的人吃坏肚子。”?

听店霄说吃的,小黄门摸摸肚子感到又有些饿了,昨天吃的那半生不熟的牛肉,觉得十分恶心,勉强吃下去一小块,感叹着小二哥真能折腾那些新护卫,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小二哥,到不是怕他们掀起什么风浪来,主要是他们手中应该有不少钱,是这几年他们卖私盐和贪墨盐税的钱,有一任过来巡查的人都已经查出些苗端了,说他们把东西用别的身份卖出去的,待几年后再收钱,可惜,还未等核实、查明呢,那个人就因到青楼找姑娘脱阳而死了,哎~!其实怎么死的,大家都明白。”?

店霄想了下这个事情,点点头表示明白,安慰小黄门说道:?

“无妨,他们跑不了的,就算跑了,你的功劳也不会变,官家不就是想多弄点钱,好让国库充盈一下么?好办,这边的煮盐亭场交给我绿野仙踪收第一手盐,今年的盐税可以比以往正常时候最少翻十倍,多运一些到成都府,还能打压一下那边盐贩子。”?

说着话的时候见一个收盐的人两腿叉着站在那里,满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数了数,他身上的鞋印是最少的,穿的衣服也不算太好,并且还没象别人那样绑着,知道他在?

目中还算不错,几步走到他旁边,把另一个身上鞋印给抓着脖领子拉出来问道:?

“平时收盐多少钱?都卖给谁了?知道最后那些盐的去向不?”?

“绿野仙踪是吧?猖狂吧,不要以为你们这次冲上来就能翻天,告诉你吧。看到这些人没有。都不是本地的,可为什么能在这呢?没办法呀,朝中有人。怎么?想在这边赚钱?呵呵!给你钱你都赚不去。”?

这人满不在乎地样子,斜个眼睛看着店霄嘲笑般地说着。?

‘啪!’?

店霄一巴掌就甩他脸上,把他打地顺着手煽的方向,‘噔噔噔’跑出去好几步,才一屁股坐在那里干嚎。?

“你出来,刚才那个头发弄的太难看。实在看不下去了,打了他一下,你别怕,刚才问地你都听到了吧?说不说?”?

—?

把这个没绑着的人另一边的人也拉了出来,店霄甩着手腕子问道,那个人连忙晃晃脑袋,眼睛尽量往上看,琢磨着自己的头发是否也不顺眼。?

“行了。他们都是些不重要的人,连绿野仙踪有多大势力都不知道,问他们有什么用。”?

这个人终于说话了,他好象觉得有人在他旁边打人不舒服。?

“哦?他们没用。那不知道你有没有用?”?

‘啪!’?

店霄说着,还是给了这个看头发的人一巴掌。打到了另一边,马上就有几个灶民又上去踹了几脚。?

“小二哥,这个是何善人,这些收盐地人就数他好,哪个灶民要过不下去了,或家中有人生病,他就会用收盐的方法悄悄多给些钱,要是没有他,咱们不定死多少人了呢,哦,何老爷,您身上这脚印是几个人不小心踹上去的,您别见怪,这个也是善人,绿野仙踪的小二哥。”?

那个渔民的文叔知道的还挺多,过来给说着,还给这个何善人拍拍身上的灰。?

“善人?那好,就请船上一叙吧。”?

店霄觉得这个人知道的东西能多,正好借着这个话儿,带到船上询问,说罢直接向船走去,那何善人也明白事理,不用别人来架,自己跟上。?

“啊~~~~舒服,诶呦,小朵呀,来,今个老爷我高兴,带你起一去吃顿人世间地美味,快起来,让老爷我再好好亲亲。”?

芦沥县的刘县令从床榻上坐起来伸个懒腰,看着旁边躺着的侍妾小朵那睡梦中含羞的俏脸,伸出手来意犹未尽地在她身上来回挑逗、摸索着,并把嘴凑到胸前,含住诱人的美妙之处,直到小朵忍受不住睁开眼,哼哼出声,这才又好好温存一下催着起来要带她去吃好东西。?

“恩,老爷,我地好老爷,您别动了,我侍侯您穿衣服,恩,是不是就吃那次办寿时人家都说好的东西?”?

小朵听到有吃的,想起那天办寿主桌上人人都夸的菜了,可惜她却吃不到,麻利地起身,一边忍受老爷的挑逗一边给他穿衣服,好快点去吃,那轻咬着嘴唇,双目含露,两鬓微红的模样,让刘县令好悬没再次搂着她躺下,最终还是绿野仙踪的菜占了上风,穿好衣服,长出口气等待小朵。?

“刘青云,刘青云。”?

坐在轿子中晃悠悠行进时,再次把手伸到小朵衣服里面的刘县令突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并且还有些熟悉,把手从已经快要变成一滩烂泥的小朵身上抽出来,挑开轿帘往外看,只见两个浑身脏兮兮的人在轿子后面也往他这看,好象有些面熟,一个激灵想起来是谁了,马上喊道:?

“停轿,快停轿,调头,回去。”?

轿夫按照他的吩咐又往回走,等到了两个人站的地方他再次喊停,仔细打量着两个人确认。?

“刘青云,是我呀,你不认识我了?”?

知府大人在沾着泥巴的脸上抹了一把,凑近让刘县令看,旁边的苏大当家的也跟着往前来。?

“呦!大人,程大人?您,您怎么这副模样啊,这个是,苏老板?您帽子哪去了,这,您二位这是?哦,等一下,下官马上下去。”?

刘县令吃惊于两个人的打扮,拍拍小朵粉嫩的脸蛋示意她在轿子上等,挑开前面的帘子便走了出来,看着程知府施礼说道:?

“下官拜见知府大人,不知大人乔装到此可是有何吩咐?”?

“免礼,免礼,哎~!说实话吧,刘青不下去了,这一次能不能躲过可就看你了,若是能帮着我们挺过一些时候,咱们就能有机会东山再起,不然,不然你以往给我送过的东西和做过的事恐怕也要给你连累进去呀。”?

知府拉着刘县令的手把这些日子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最后盯着他的眼睛说被牵扯到就会株连九族。?

“那,那怎么办?大人,在我心中您一直是我的大人,您说吧,让青云我如何,我便如何。”?

刘县令睁大个眼睛不知情般的听过后,拍胸脯保证着。?

“找个地方,让我们躲起来,等咱们手中这些凭据都变成了银子,就是我们从头再来的时候。”?

未等知府说话,旁边的苏大当家的就拍着怀中的东西告诉着。?

刘县令点点头道:“好,您二位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