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比赛场上得消息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六章 比赛场上得消息

报,大同府已在我军控制之下,那边的禁军和厢军正墙,所余贪狼卫以城相托向四处绞杀,南京道、西京道辽国兵力俱都因失误所处战地不利,宁边州误听错误调令空虚也被我军成功夺取,时刻威胁辽国河清、金肃二军不敢妄动,一时救援不及,使得桑干河一线的应州、朔州、武州也被我军所占,现国内正从各地调集兵力充填后续。”

狄将军忧虑着眼前胶着的战线和儿子及公主安危的时候,从京城和大同府方向几乎同时传来消息,一个是让他尽量拖住这中京道的兵力,并找到雨露公主救回,一个是那大同府一路大捷的战报。

“怎么可能,那大同府集结了辽国两道军的兵力,怎么能如此轻易就失了主府?将军,不会是虚报吧?”

一个偏将不敢相信地问道,旁边的另一人则猜想着说道:

“是不是那边被他们给迷惑了,毕竟大部分的贪狼卫都在那里,论速度和战力都不在契丹精骑之下,他们只要搅和好了,或许就能把敌人给弄迷糊。”

“不用猜了,都不是,是绿野仙踪的那个小店子给弄的假情报,居然让辽国的人把军队调到最不利他们的位置,并且还安排了二百贪狼卫中的精锐渗透到了对方将领的护卫之中,这才让那边辽国人的调动出了大问题,只是即使这样,贪狼卫也损失惨重,对人家陆续反应过来的人有些兵力不足。”

狄将军双手有些发抖地看着那战报上的详细内容,眼睛睁得大大的,最后兴奋地塞给旁边的人,突然有些无奈地道:

“看看吧。这才是能耐,我与这中京道地耶律达达征战时若有这样一个人给我探听情报。并能调动敌人,我一定杀的更彻底,哪怕是仅仅调动他们一万人也好呀,来人,传我命令,给我强攻两次,其他后备部队拉成一线,打出虚假旗帜,向易水一线快速压上去,同时传消息给保定、信安二军。命其从东迂回,成半包围之势给耶律达达施压,让其不敢妄动。”

其他人也开始把细节地命令一个个传达下去,后面的安肃军也压到了前面,准备时刻补充广信军冲出去以后留下的守备力量不足之处。一场牵制、杀伤和救援的战争就要打响。

“笨蛋。一群笨蛋。那么多人怎么就被人家把大同府给夺了去?被层层保护的将领怎么就遇到了不知从何处来的偷袭而纷纷毙命?最可气的是居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完了,这下可完了。我还如何在这边放心攻打炎华?还让我去救?能来得及吗?我拿什么去救?”

大定府军帐之中。耶律达达看着迟来的求援信,懊恼地骂着。来回度着脚步,不时停下来向西边那大同府的方向看。

“大人,我决地也不应该由我们这边的人去救,那南京道现在有的人就是我们这中京道的,我们这边的是东京道过来地十万大军,一旦离开这边岂不是兵少了?让南京道救把,对应着他们地炎华军队都是些一般地人,不必担心,况且大同府被占了并不是人都死没了,无非就是缺了些将领,一时凌乱罢了。”

帐中的另一个契丹人考虑着说道。

耶律达达同意道:

“是呀,我们不能动,也动不了,那对面地狄将军若是发现我们动了,一定会派人全线进攻地,到时候成半包围之势,我军就被动了,传我命令,各地城县兵不准出去迎敌,骑兵不准小股出击,给我以千人为队绕着那前面一线的各城池来回巡防,对长城口那处地攻势不要停,再派出些兵,强攻三日,打乱他们的部署。”

“属下遵命,只是大人,那公主的事情怎么办?现在居然找不到他们行踪了。”

另一人领过命提醒道。

“恩,失踪的好,命令,各地地方乡勇给我挨着山的找,一定要活捉那个公主和狄小将军,我就不信他们能长了翅膀飞出去,可惜,这边的海冬青太少了,不然到是可以仔细查查,而他们既然离开了这一片地方,就说明只能深入辽国,还怕他们跑了不成,另,命令前面的军士高喊炎华公主被抓的消息,以乱起军心,我就不信他姓狄的不急。”

耶律达达阴沉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些旁边的人也都纷纷出声赞扬此计用的好。

果然,这命令一传下去,不到三天时间,各地的得到消息的乡勇便纷纷聚集起来开始寻山查找踪迹,狄将军那边也跟着焦急起来,不明真假的情况下,强冲了两次,皆被人家给打了埋伏,损失些人再不敢妄动,士气一时不震,只能采取守势。

“杀呀~!”

雨露公主坐在已经上了锋利刀刃的绿野仙综车子中高声地喊道,那沙哑的嗓音让周围拼命保护的军士们一阵阵难过。

此处是最后一个可以放车的地方了,再往前除非是走那坑洼不平而又时刻被伏击的大路,不然就要弃了车从更密集的林间走,原来跟出的一千军士现在仅仅剩下不到四百,特种部队的也只有十一个人加上刀疤还活着。

“给我死,还谁来?来呀!兄弟们,跟我杀过去,追,想跑?打不过就给我死,我看谁还敢拦着,一帮乡勇也敢跟我们动刀,让他们死!一个都别放跑了。”

狄千钧拦腰砍倒一个人以后,看那剩下的三十多个往回逃的人,把

就追了下去,已经杀红眼的那些军士同时跟着非要一

“啊,又都杀光了?好呀!千钧哥哥,我们继续上路吧,这回车是真的扔了,大家拆一拆。有用的就拿下来,其他就烧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雨露公主走下车,一脸麻木地看着那些永远不能站起来的人,和受了伤轻轻哼着的士兵,怀中抱着一些车中地东西,命令不要车走别的路,那些士兵一听纷纷上前把刀卸下来,又把能烧地木板拆开,一阵忙碌过后发现居然没剩下什么,暂做休息后再次进到更加难走而没有路的树林。

“对呀,这里是什么地方?好象这山丘都是连着的。不管了,转一转再说,我们还有吃的,还有五十匹的马可以杀,还有抢来的那些粮食可以吃。这粮食可是一百多兄弟用命换来的。”

狄千钧接过雨露公主抱着的东西。跟在旁边四处看着说道。

“恩。是用命换来的,可却是因为那些看着很老实的人欺骗了我们地原因。都说给他们钱买了。他们居然找来了几千人来杀,我们带着这些粮食拼杀出来。马还大部分都丢了,小姐,咱们要是活着回去,一定带兵来杀光他们,你说好不好?”

风儿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着,这时也悲愤地说道,原本最是弱弱的她,此刻却是咬牙切齿地喊着杀。

“是,一定要杀光他们,千钧哥哥,这次我也不准备活着回去了,杀,能杀多少就杀多少,这一路上我们也没少杀,想来辽国也是损失惨重。”

雨露公主使劲地点头,有些悲壮地说道。

“好,杀,只是我们现在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还有我们的盐没有了,杀马喝血、吃肉仅有的一点也不够啊,实在不行,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村子,抢一些也好。”

狄千钧心疼地看着公主,指挥人转到一个更难走的方向,无奈地说道。

“好吧,既然不准备活了,那我就让重重自己走吧,可惜还没跟着享几天福,就又要活不下去了,来重重,把我地这个牌子带上,如果你有能耐跑到炎华他们一定会对你好地,哦,我写封信你也一同带去。”

雨露公主把那条已经长胖了些地狗给搂在身边,从怀里摸出个牌子,又找到一小段碳,扯下身上的衣服衬子,一笔一画写着,旁边一直没出声地刀疤这时也从怀里拿出个牌子,一同挂在狗脖子上,说道:

“走吧,如果与到绿野仙踪地人想来过的能更好,天天都有好吃地。”

那狗好象明白大家的意思,依依不舍地缠在公主身边就是不肯离开,最后雨露生气地说道:

“你还不走?跟着我等死吗?你快走吧,乖,万一遇到了炎华的人,说不定还能来救我们呢。”

‘重重’这时才呜呜叫了两声,走出去一段距离一回头,直到消失在树林当中。

“快呀,快呀!”

世外桃源专门的用来比赛的场地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纷纷给自己看上的人鼓着劲儿,为了有更多的人看到,大小姐不得不命人把周围的那一圈遮挡之物给卸下去,原本是打算收门票钱了,只是看着这些人有些不忍,更怕坏了这些日子积累出来的慈善名声。

“小店子你看那个人,多有意思,和我当初一样,往前滑可以,转弯就不行,完啦,他又遇到弯道了,诶呦!真往防护栏上撞啊,哎?没事?还能继续滑,他跑直线是快,又追上了,还是第一,下一个弯道,又没事儿,还能追,哇!居然能得第一?这一组的其他人太笨了。”

大小姐和店霄坐在一个视野宽阔的‘高地’上,来回评价着下面比速滑的人,刚才比过的一组,一个转弯就撞栏的人,居然靠着直道时的爆发力,撞撞追追的得了个小组第一,周围响起无数人的喝彩、欢呼之声,店霄则看的直愣,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小店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那个人也算是个人才?用不用招进来?”

大小姐就喜欢看店霄这种表情,在旁边用手捅了捅他问道。

“不用了,我可不想某一天因为他撞死了而带着钱去赔偿给他家人,就算他不死,我也损失不起那些被他撞坏的东西,找人的话,还是看看明天的花样滑冰吧,那里应该有适合的。”

店霄坚定地拒绝道。

“好吧,那就看花样,我都想好那个比赛的人必选的曲子了,都是你给我唱过的,有一个是‘你就象那冬天里的一把火…。’还有一个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还有一个是,咦?小店子你头疼?”

大小姐说着见店霄紧捂着脑袋,关切地问道。

“我不头疼,明天比赛的人才头疼呢,走吧,出去溜达溜达,这边没什么看头。”

“好,我去堆雪人,哎?小狗子,你怎么过来了?领着谁家的狗呀,挺好玩呢。”

大小姐还没下去台子就见小狗子慌张地领着条狗过来。

“哪好玩呀?出事儿了,您看看吧,上面写着什么。”

小狗子把从狗脖子上卸下的两个牌子和一封信递给了大小姐,待那信展来开,凑过脑袋一起看的店霄和大小姐浏览了一遍,不由得大惊失色。